历史

你暂时还没有浏览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书架

同步收藏,实时追更

你暂时还没有收藏记录

「 先去追一部 」
APP下载

黑喵文学APP

随时畅读小说漫画

回到清朝当驸马

回到清朝当驸马依尘小师 著

已完结 穿越架空

18.6 万| 4次阅读| 0次收藏| 更新至:第六十一章 乐逍遥(1个月前)

公主矫情道:“伟祺最坏了,是个偷心人。”   大小姐撒娇道:“祺祺,你把我的肚兜弄坏了,明天一定要买个新的还给人家哦!”   皇宫宫女小声道:“陈大人好坏哦,经常调戏人家。”   雍正宣告说:“陈伟祺,是我大清之福,也是朕之福,他是我大清的第一大将...........。”   陈伟祺,一个曾经因偷看女兵洗澡而被踢出特种兵军部的坏蛋,在一次擎天霹雳下,他穿越回到康熙末年,他清楚的知道康乾间的历史,康熙的各位阿哥不是龙就是虎,可能他一个很微妙的行为都会让历史面目全非,他会让历史有所改变么?还是会随历史而历史?陈伟祺最后选择的究竟是史称八贤王的八阿哥,还是面冷心热的四阿哥历史上的雍正爷,又或是出人意料的其他人呢?即使在那里有他最不舍的恋人,可待一切终了,等待他的是什么呢,等待一切平静之后,可以陪他看夕阳西下的是谁呢。纵使有万般爱恋,他会选择什么呢……

9.9
  • 作品介绍
  • 作品目录61章
简介
公主矫情道:“伟祺最坏了,是个偷心人。”   大小姐撒娇道:“祺祺,你把我的肚兜弄坏了,明天一定要买个新的还给人家哦!”   皇宫宫女小声道:“陈大人好坏哦,经常调戏人家。”   雍正宣告说:“陈伟祺,是我大清之福,也是朕之福,他是我大清的第一大将...........。”   陈伟祺,一个曾经因偷看女兵洗澡而被踢出特种兵军部的坏蛋,在一次擎天霹雳下,他穿越回到康熙末年,他清楚的知道康乾间的历史,康熙的各位阿哥不是龙就是虎,可能他一个很微妙的行为都会让历史面目全非,他会让历史有所改变么?还是会随历史而历史?陈伟祺最后选择的究竟是史称八贤王的八阿哥,还是面冷心热的四阿哥历史上的雍正爷,又或是出人意料的其他人呢?即使在那里有他最不舍的恋人,可待一切终了,等待他的是什么呢,等待一切平静之后,可以陪他看夕阳西下的是谁呢。纵使有万般爱恋,他会选择什么呢……
第一章 初入北京城(上)

北京的市区的一别墅,一个约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正翘着腿,嘴上叼着只烟,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脑屏幕,偶尔发出微微的笑声,偶尔还传来小声的赞赏声,“郑少秋真他妈的帅,难怪有人会说他是永远的乾隆了,我看啊,他不光是永远的乾隆还是永远的雍正,要是我有他那么风流倜傥就爽了。”再看看自己一副邋遢相,头发要有多乱就有多乱,全身上下还穿着睡衣,连他自己都不敢去照镜子。

突然外面传来了雷电声,风‘呼呼’的吹打着他未关的窗子,传来阵阵‘吱吱’声,陈伟祺狠狠的骂了一句‘Shit’,风一直这样‘呼呼’的吹着,闪电声、雷声搞得陈伟祺无法再看下去,只好站起来去关窗子,他的手刚触摸到窗子一道闪电直劈在了他的身上,他就这样凭空的消失在了自己房间,音响还在响起电视里的对话声和音乐声。

在陈伟祺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草地上,自己还穿着睡衣,头发一样蓬乱,他的大脑开始‘哄哄’的响,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脑海中不断的重覆着在家上网时的情景,自己明明是去关窗子又怎么会躺在这里?这里又是那里?一系列的问题盘绕着他,他爬起来疯了一般的跑,跑累了又躺在地上,踹着大气,绝望的望着天空,眼睛很空洞。特种兵的训练也让他很快的平复的心情,他像是想明白了什么?猛的坐起来,骂道:“妈的,老子这不是还没死吗?管它这是那里,只要老子还没死凭咱的本事还会饿死?不可能吧!”可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他马上就要为了自己的生计而去当一个乞丐。

陈伟祺站起来笑了笑,拍拍屁股上的灰尘大步沿着路向前走去。走了约一小时才发现前方上空有隐隐可见的烟,陈伟祺很是兴奋,终于有人了,可以问问自己到底身在何处。陈伟祺飞快的向刚才看见的那阵烟雾方向跑去,不一会他就看见有一农舍,陈伟祺来到农舍门外大声喊道:“屋里有人吗?屋里有人吗?”只听见屋里传来‘噼里啪啦’的声音,陈伟祺心理很奇怪,难道屋里没人?可明明又有声音?

陈伟祺刚要再喊,就在这时见一少女从屋里慢慢走出,少女衣裙渐短,袖子渐宽,带长过膝露出约一尺有余,走动时随风飘摆,也有将流苏缝于带端。少女发现陈伟祺穿着异样,明显有些害怕,不过看见陈伟祺那诚挚的笑容心理的不安也逐渐离去,少女对陈伟祺淡淡一笑,走去为陈伟祺开了小栅门,陈伟祺见如此,心理有些好笑,凭他的身手就是十几米的高墙那也是易如反掌。

少女为陈伟祺开了栅门后笑道:“公子,你穿着怪异,不怕被官兵抓住吗?”陈伟祺一听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的确与眼前这位少女的有很大的关异,陈伟祺马上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是那里?现在又是几年?”

少女见陈伟祺样子傻乎乎的,心理不只好笑,可她还是笑道:“我们这里是李家村,现在是康熙五十四年?”少女的话像根棒槌重重的打在了陈伟祺的脑袋上,他现在迷惑了,真的迷惑了,嘴里停的重覆道:“康熙,康熙,康熙,哈哈,他妈的老子回到了康熙末年。”少女一听这个居然直呼当今万岁爷的名字,吓了一跳,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急忙用手握住陈伟祺的嘴,然后四周望了望小声说道:“公子,你小声点,这样会被杀头的。”陈伟祺拌开少女的手,耐不住心理的恐惧,陈伟祺突然痛哭起来,边哭还边骂道:“老子这是什么狗屎运,这么倒霉的事情情都让老子碰见,哈哈。”少女见陈伟祺这样,心理有些害怕,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这样一个自己素不相识的公子,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陈伟祺身边,看着他哭泣,在他哭完后递给他自己绣的手绢。

过了好一会,陈伟祺的心情才冷静下来,他站起来抓住少女的手,问道:“那现在的太子是谁?”少女慌张的收回被陈伟祺抓着的手,然后摇摇头说道:“我不知道。”“那你知不知道雍正现在在那里?”少女也是摇摇头,少女从未走出过家门又何来知道将来的雍正是谁呢?陈伟祺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她都只是摇头,陈伟祺也知道再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只有自己出去到了城市才有可能问出些事情,于是又问道:“那你知道这里离北京城有多远?”

少女的脸色明显有些失望,她没想到这么快这位公子就要离去,可是她还是勉强的笑道:“不远,你沿这条路直走就行了。”“谢谢!”说完陈伟祺转身就想离开,可少女喊道:“公子,你这样去北京城会被官兵抓的,不如等爹爹回来想想办法,为你想想办法再去?”少女说完期待的看着陈伟祺,心理很想得到陈伟祺肯定的回答,她也不知道自己今天为什么会这样?心理总是有些舍不得陈伟祺。

“也是啊,不过我这样会不会太麻烦你们了?”陈伟祺想了想又看看自己的衣服,也觉得她说得很对,他清楚的知道清朝对汉人的要求,那就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

“不会,公子你先进来坐一会,爹爹他们一会就回来了。”少女见陈伟祺答应留下来,笑着让陈伟祺进了屋。陈伟祺进屋后看见屋里只有几件简陋的家具,少女笑道:“公子,你坐一会,我去做饭一会爹爹他们回来好吃。”说着人已经向厨房走去,留下陈伟祺一个人傻坐在那里。

陈伟祺坐在那里反复的想着这几个小时以来所发现的事情,自己无意来到了康熙末年,现在的自己应该何去何从?是去找到历史上的雍正皇帝还是其他阿哥,或者自己给他来个改朝换代。陈伟祺正坐在那里YY的想着自己当上皇帝的样子,突然一声大喊把他吓醒了。

“你是谁?你把我女儿慧真如何了?”一个中年男子手拿着根木棍狠狠的打向陈伟祺的头并怒视着陈伟祺,陈伟祺也被他这架势吓了一跳,这时少女从厨房跑了出来,“爹爹,女儿没事。”

“那他是谁?怎么会在我们家?”中年男子见女儿安然无事,心理的愤怒才小了些,中年男子来到女儿面前把女儿看了个遍,见她真的没事这才安心。

“爹爹,他是路过的,本来想去京城,可我见他这样打扮怕被官兵抓,所以把他留了下来等爹爹回来想想办法,看能不能帮帮他。”慧真笑道。

陈伟祺在听了中年男子的话才知道这位少女叫慧真,他对慧真微微一笑,然后对中年男子拱手道:“大叔,真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中年男子上下打量了一翻陈伟祺,见他说话还有些诚实,样子也不像是坏人,笑道:“刚才真不好意思,有没有伤着你啊?我看你穿着很怪异,一定不是本地人吧?”

“恩。”经过一翻的聊天,陈伟祺知道中年男子叫李明全,女儿叫李慧真,妻子在几年前就死了,家里就剩他们俩父女,所以刚才李明全见陈伟祺坐在自己家里才会那样。

“陈公子,我看我的衣服你是穿不了,我一会去到村里给你借一件和你身高差不多的衣服回来。”李明全看了看陈伟祺的个头,明显比自己高出一个头。

陈伟祺也发现了这严重的问题,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现在听见李明全自己说出来也怪不好意思的,陈伟祺摸摸后脑勺,尴尬笑道:“那真是太谢谢李大叔了。”

“没关系,慧真,一会你和陈公子千万别出去,万一被有心人看见了,报官那不得了了。”李明全又回头对在厨房洗碗的李慧真说道。

“哦,爹爹。”

“陈公子,那你等会我先去借衣服,一会回来再给你聊。”李明全和陈伟祺又聊了会,见天色也不早了于是站起来笑道。

“恩。”陈伟祺也站起来,看着李明全出去为他借衣服。

晚上李明全回来后给陈伟祺剃完头又给他找了根假辨子接在头发上这才安然的笑了笑。陈伟祺只恨现在没有镜子,很想看看自己穿上清服、留着辫子是什么样子。

陈伟祺第二天与李明全一家告别后,开始向大清首都北京城出发。

继续阅读

猜你喜欢

更多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