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章 孤单、但并不孤独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385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一天之间,李军消失不见,及阳心想这个家伙跑的够快的,而白雪在整理好自己父母的后事后投奔香港的舅舅家,无尘与她爷爷可应了那句“神龙什么什么”啊,突然来,突然去!

及阳打理好行李,其实什么也没有,最多剩一个白雪送他的一条手链,还让无尘弄断了,只能装在兜里,却戴不了。

回到宿舍,钱世书和火田都围上来,询问他怎么样,有没看到鬼。

“有,当然有啊!尖牙。长舌头。红眼,专吸人血,你们可得小心啊!”

及阳一番话令他们有点发毛,及阳心里好笑,那些怪物还在,我还能活着回来吗!?

离开了齐阳县,及阳孤单地走在路上,他可以飞,但他宁愿,这么走着,以前总幻想着有一天像小鸟般在天空飞翔,而如今能飞了,却又羡慕儿时的童真,人,就是矛盾的吧!

其实,现在及阳离开国家机密组织,谁也拦不住,不过他认为还有钱,还可以全国玩儿玩儿,何乐而不为呢?“也不知TMD这伙家伙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我刚完成这第二次任务,又一个任务来了,还是那个我最讨厌的城市——重庆”及阳悻悻地想着。

登上列车,嘈杂的人群令及阳反感,“他妈的,国家那伙人欺负我一个普通民众,只给我几千块钱,除了吃。住,想坐一回飞机都要思忖半天,还不可能坐。”

真是没想到,这一回竟是作为母校的驻校警察,走在熟悉不过的校园道路上,及阳心道:“我这也他妈的算衣锦还校了吧!虽然比别人砢碜点。”

许多同志,看到及阳从来不摘帽子都感到奇怪,不过时间一长,也就习以为常了,因为及阳除了工作时间都去上网了,自己买了一台不错的笔记本电脑,也算了结了当年的一个心愿吧!及阳在这两年都以匿名形式向家中寄了贰万多块钱,算作个补偿吧!

也不知父母收到钱后会怎么想。及阳很少与人说话,因为他不但话少,还因为他实在是不愿与这里人说话。

这天,走到校教学楼前,及阳眼前一亮,眼前竟是曾经大学中的唯一好友,及阳走上前,打了个招呼“韩风,你还好吗?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韩风朝及阳瞅了瞅,扶了扶厚厚的眼镜:“请问你是谁?”

及阳心一凉,突然又想到现在的自己连父亲都认识不出来,更何况于他呢?

“我是及阳啊!”

“不像,怎么证明?”

及阳一声吼:“小弟别怕,大哥来也!”

“通过!”韩风紧紧抓住及阳的手,“你怎么退学了呢?你一走,我就少了一个可以倾诉的好友了,话说回来,这么多年你怎么过的?”

“我也不想离开这美丽的校园啊,可是,谁让我不争气呢,挂了那么多科?!”及阳无奈地说道。

“你可以试读啊!最起码将学位证弄到手啊!”

“其实我自己已经厌倦了这种生活,所以,我想出去闯一闯。”

“那你闯的怎么样啊?”

“怎么样?你也看到了,弄了个警察当当!”

韩风转着及阳看了一圈,赞叹道:“嗯!不错!这也不错,你小子行!”

“那你呢?”

“我?我比较保守的,读完本科,读研,再读博士,最后留了校也成为了当年咱们鄙视的那种老师。”韩风苦笑着说道。

及阳不知道他这是幸福,还是痛苦,有美好的明天,虽然枯燥些,但终究不必像自己一样流浪。正在此时,远方一漂亮的女生,暂且及阳是这么认为的,向韩风招手,看来不是他的妻子,就是恋人。

及阳耸了耸眼,“是妻子,还是女朋友?”

“我不跟你提过,在图书馆遇上的那个女生。现在不过是比朋友更亲密那么一点罢了!”韩风傻笑着,看来是在有意掩饰他们间的关系。

“那你去吧!改天有空咱们再聊!”

“那再见,有空我请你吃饭啊!”说完急匆匆地跑了过去,只见那位女士一脸不高兴,及阳苦笑,最后,最亲的朋友在自私面前也会分别。

及阳独自一人又走在了那条后山的路上,及阳记得一共走过三次,第一次是刚来时,对大学充满了期望而浏览校园。第二次,是走的前一天,他要记住这个让他伤透心的地方。而这次便是第三次,物是人非,令及阳感到人生无常,人活于世,真的好孤单。

“或许自己也该成个家了。”及阳想到这里苦笑,“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无房无车,四无相貌,五无正当职业,五无之人谁会喜欢上我呢?”

及阳走着,路过湖畔,就找了个空椅坐了下来,看着水中自由自在的鱼儿,特别地羡慕,思考着这人一生一世的意义,不知何时,在及阳腿边靠着一只小狗,肉嘟嘟的头,白胖的身体,弄得及阳脚好痒,及阳一转头,看到它睡得正香。及阳不禁感到可笑,伸手去摸了摸它的胖脑袋。

小胖狗突然翻了个身,吓了及阳一跳,没想到它四脚朝天继续睡去,逗得及阳不禁乐了,“不知道谁养的小狗,真可爱!”及阳心想到。及阳知道大学生中有不少的同学养了一些花花草草。小狗。小鸟,所以对于这只小狗的出现并不奇怪,所以迟早会有人将它带走。

及阳就在那里坐着,小胖狗睡醒了,就倚在及阳腿边,不叫也不吠,似乎和及阳甚是投缘。直到夜幕降临,也不见有人来领,及阳腹中饥饿,刚走出几步,回头一看,小胖狗仍旧跟着他,似乎认定及阳为主人了。

及阳没法,只好将其抱起,等狗主人来寻它了。

回到住处,及阳打了些肉菜和饭给它吃,它像饿急了般狂吃,及阳心想怪不得它这么胖。

三天过去,仍旧没有人来找,及阳与这只胖狗混熟了,及阳给它起了个名字叫“憨憨”,意其憨态之意。自此,及阳算是有了除父母外第三个牵挂的情结。

对于那不知名的任务,及阳只知是在这个地方,何种模样,何种形式,都不清楚,也罢,反正钱是国家出,何乐而不为呢?无事时就陪憨憨一起逛逛校园,憨憨倒是好人缘,到哪都有一群女生大呼可爱,喂食给他,可怜及阳被冷落,离开也不是,只能羡慕地看着,觉得自己真失败,连只小狗都不如。

这天周末,及阳带着憨憨在外面散步,不知怎么,及阳感到有点困,抱着憨憨就在长椅上睡着了,也不知何时,反正及阳感到饿了,一睁眼,伸了个懒腰,突然心中一抖,憨憨不见了。及阳着急地赶忙要去旁处寻找,突然,想到自己不再是个普通人啊!于是睁开第三眼,透过时空,及阳看到有一个女生向憨憨招手,再看憨憨跳跃般向她扑去。“这或许就是它的主人吧!”及阳想道。待仔细看时,及阳发觉这个人好熟悉,一时竟想不起来。

没了憨憨,及阳又是一人回到宿舍,感觉很冷清。很孤单,没心情去吃饭,嚼着饼干,一头倒在床上,正无聊间,只听门外有声音,不像是敲门,倒像是有人在挠门,及阳一惊,莫非那怪物来主动上门,这不可大意,国家那伙家伙透漏说,此次的这家伙非同小可,曾派出多名特异功能者,都被其干掉,不可掉以轻心。及阳将气都释放出来,血红的头发与血红的眼睛透视着及阳的强大力量,及阳轻轻开了门,刚要先声夺人,给予敌人一个重击,却停住了,只见门外站着一只胖乎乎地小狗,摇着尾巴,汪汪地叫着,正是憨憨,及阳一下子消了气,抱起憨憨“你这臭家伙,只管你主人,却不管我,真是重色轻友。”憨憨也舔着及阳的脸,弄得及阳好不开心。

这时,却听门外一个声音:“及阳,你好吗?”

及阳一诧异,看时,只见一羞涩的女生正站在门外,普通的连衣裙映衬着她单纯的目光,及阳一愣“你,你是哪位?”虽然及阳知道她就是憨憨的主人,但总想不起在哪里好像见过她。

“我是宋霞啊!你不记得握了吗?”她有些失望地说道。

及阳突然想起大学中好像的确有一位叫宋霞的,可是自己什么班集体活动从来不参加,课也没怎么上,记得她才怪呢?!于是及阳略作恍然地说:“哦,原来是你啊,请进来说话吧!”及阳将其请进屋里,倒了杯茶。

“那憨憨是你养的吧?”及阳问道。

“嗯?什么憨憨?”

“就是它啊!”及阳一指旁边正大吃二喝的憨憨,这时憨憨正吃在劲头,见及阳指它,一瞥眼,意思是别指我,没看我正用餐吗?

“你……”及阳心想没你主人在这,瞧我怎么收拾你,及阳没想到会和一只狗较上劲了。

旁边宋霞一下子笑了,及阳一愣,“看来它与你挺有缘的吗?我管它叫Merry,憨憨,听上去不错,叫它憨憨吧!”

及阳心想,“没想到有文化就是有文化,狗名都是英文名。”

这半天,同宋霞聊了半天,及阳感到从来没讲过这么多话,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或许这就叫做缘分?及阳知道了宋霞结过两次婚,但又离了,是因为她丈夫有了情人,“这他妈的世界,有的男人一生跟七八个女人,有的男人一生一个也没有,真他妈的不公平!”及阳这样心里咒骂着老天爷,老天爷听了后估计会回骂道:“你小子脑袋被锈住了?这关我毛事,是你们人类自己的选择,你没钱。没权,活该你一辈子孤单。”

宋霞说改天请及阳吃饭,及阳心想:“真他妈地邪门,都是一见面就请吃饭,好像有事只能在肚子里进行似的。”但不得不回道:“改天我请你,让我也展示一下男士的风度”。

“好,一言为定!”及阳没想到她答得这么快。这么绝,可怜了这个月的工资了。

憨憨终究是跟着主人走了,临走还恋恋不舍,这真让及阳感动,可及阳一瞅,他眼神竟瞪着及阳的晚餐,及阳心想:“臭小子,还惦记我的饭呢?走吧!走吧!不会想你的!”

及阳心想这件事就此完了,却不知宋霞在周末就打过大话来,要及阳兑现诺言,“好吧,去吃火锅怎么样?”及阳问道。

“家乐福,别的不去。”及阳心想还真挑剔,难怪她丈夫要搞外遇。

及阳订好桌,待宋霞来时,及阳四处乱瞅,令宋霞迷惑,“你找什么呢?”

“憨憨没来吗?”

“它来干嘛?是你请我吃饭啊,又不是请它!”宋霞有些生气地说道。

“是,是!”及阳只好坐下,心中总有一些失落,但很快被宋霞的快乐感染,及阳没叫酒,因为他不会喝,也不想喝,他讨厌喝醉酒的人,但宋霞说没酒不助兴,重庆是啤酒加火锅,没酒怎行?于是,及阳不得不陪她喝,谁知,没几杯,及阳没醉,她自己倒醉了。

“及阳,你知道吗?如果当年你不走的话,该多好啊?你走后,我哭了整整一个晚上,你知道吗,我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