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6章 我爱你 但我却失去了你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375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在夜空中飞翔,十五的月亮真圆,越是美得景物,越是曾经欣赏过的景物越让人思乡。

“我该去哪里呢?”及阳不知何去何从,只是无目的的飞着,直到累了,落了下来,才发觉自己竟不知不觉来到了无尘的家中。

“该死,怎么到这里来了?!”及阳有些懊恼。

“及阳,是你吗?你回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嗯!”及阳不知怎么好像有许多话对她说,却又硬憋了回去。

“你回来真是太好了,我以为你一走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呢,你知道宋霞已经没了,是吗?”

“哼!我不只知道她死了,我还为她报了仇!”

“什么?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我怎么就不能这么做,我为什么不能这么做,他们这些人罪有应得!”及阳蓦地一回身,却发现身后无一人,原来是自己的幻觉。而这时,憨憨正瞪着它那双蓝绿的眼睛看着及阳,心道:“你这人真有病,自己跟自己对话,还这么起劲!”及阳一瞪它,它赶紧缩回头,但仍忍不住偷偷地看。

“及阳,你回来了?”熟悉的声音又想起。“又来了,又是该死的幻觉!”及阳咒骂着,转身就要走。

“等等,及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接着及阳真切地感觉到有只手拉住了他的手,好温暖。好舒服!

及阳回过头,却见无尘蓬乱着头发,眼里全是血丝,显然一宿或者更多夜没有睡觉了,及阳本打算叱问她为什么不告诉自己宋霞已死了,可一看,心却软了下来,甩开她的手,“你有什么事吗?”

“你去给宋霞报了仇?”无尘关切地问道。

“与你无关!”

“你……呆瓜,傻瓜,笨蛋,你不知道人家多担心你被他们杀了!?”无尘竟然轻声的低泣起来。

及阳最受不了人家哭,尤其还是个女孩子,展翅一下子飞了开去。留着无尘一人站在那里发呆。哭泣。

“尘儿,不要伤心了,他命数如此,无法改变。”韩爷爷轻拍着无尘的肩,无尘一下子扑在老爷子的怀里像个孩子一般哭了起来。

及阳飞了不知多长时间,肚子饿得直叫,却听胸部的憨憨发出“啧啧”的声音,像在品尝什么,及阳一看,不知憨憨什么时候,从哪儿弄一包香喷喷的食物在吃,边吃还边瞅及阳,意思“看,多香啊!可惜没你份啊!”及阳这个气啊,不管什么颜面,伸手和它抢了起来,一人一狗在空中翻来覆去抢东西吃,让人看到,是既惊奇又好笑。

及阳无处可去,落在一个山坡上,靠在一棵大树旁,看着朝阳,映着粉红的云朵,广袤的山川,,不息的河水,偶尔飞过几只鸟儿,让人心怀荡漾,肚子仍呱呱叫着,毕竟那包食物主动权在憨憨嘴中,及阳凭抱着它才骗到一些,可怎么够,而且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或许都在通缉自己。

“嗨,呆瓜!”及阳只觉“啪”一下子拍到自己头上,而后就看到那个快活无比的无尘。

“你来干什么?”及阳仍旧冷漠,其实自无尘说出关心他的那句话起,及阳就已原谅她了,只是死撑面子不认罢了。

“难道你不饿吗?那我就把它扔了啊?”无尘有意将手中的包举的高高的做出要抛得姿势。

及阳一下子抢过无尘手中的包,打开来,狼吞虎咽起来,无尘微笑着看着他,“慢些吃,小心噎着!”

无尘将憨憨抱起,“怎么样?小胖家伙,我给你的好吃吗?是不是自己独吞了啊?”憨憨一个劲儿地舔无尘的手。

及阳一怔,那包食物原来是无尘给的,自己竟只为她的好心隐瞒而恨她,真是心胸狭窄至极,何况无尘不怪我对她的冷漠,又给我食物吃,我连一个女生的心胸都不及啊!真是惭愧,不禁暗自叹气。

“及阳,你现在去哪里啊?”无尘不经意地问道。

“是啊,我该去哪里呢?又能去哪里呢?啊,不好!”及阳心中一阵寒冷。

“无尘,你跟我回家吧,我要你去见见我的父母。”

无尘脸一红,“人家还没准备好呢,你总得给人家点时间准备一下吧!”

“准备啥啊!快跟我走,我怕那些人对我亲人不利!”

无尘一怔,心想:“原来是自己想错了,真是羞死人了!”

及阳没有看到无尘的表情,抱起憨憨,就腾空而起。

“唉!等等我!”无尘一回头,见及阳没了人影,赶紧喊道。

又回到了那片熟悉的土地,熟悉的山,熟悉的人们,熟悉的河流,熟悉的味道,只是物是人非,当年那个对未来充满幻想的小伙子已变成历经沧桑的成年人。

“我回来了,我的故乡,爸。妈!”及阳眼含泪水看着眼前的一切。

“呆瓜,你哭了?”无尘“啪”一下子拍到及阳头上,及阳被拍了一跳。

“怎么?这么害怕,什么妖魔你也见过了,人也杀过了,难道还害怕回家吗?”

“是啊!自己害怕什么呢?”及阳心里也疑惑着自己。

来到了家门口,一切似乎从来没有改变过,只是大门漆换新的了,家中房子与其他新的房子相比显得那么苍老无力。

奇怪的是,老二没咬,也没看到一个影,要是以前早就迎了出来。

“难道,难道陪伴自己十几年的伙伴……”及阳心中不爽。

“喂,呆瓜,想什么呢?这就是你的家吗?你也太抠门了,也不给你爸妈寄钱,看房子都破成什么样子了,你这是大不孝,实在是大不孝。”无尘数落及阳一大堆。

“对啊,我寄了钱,为什么爸。妈……”及阳突然向屋中跑去。

等无尘和憨憨跟进来时,发现及阳跪在地上,而前方竟是两个灵位,及阳就这么一动不动地跪着,不哭也不笑,如死人般。

“呆瓜,你要振作点,现在想哭就哭吧!”无尘劝着。

不知过了多久,突听及阳大声喊了声“不”,使劲向外跑去。

秋天似乎来得早了些,落叶已积满了道路,瑟瑟冷风吹着人,让人感到一阵阵的寒意,尤其是秋雨,更加凉,凉透了人的心里。而一个人却坐在山尖上,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在脸上滑落,不知已坐了多久,反正从雨下到雨停整整三天都在那里,他就是风及阳。

“憨憨,你说着呆瓜想不通该怎么办啊?”无尘抚摸着憨憨,而憨憨则正睡得香,眼也不睁一下又睡了过去。

“你,你真没良心,连你主人都不管!不行,我得再去看看!”

无尘刚想出去,却见及阳披着散落的头发,憔悴着脸,走了进来,微弱地说了一句:“我饿了,能帮我弄些吃的吗?”

“嗯!好!”无尘高兴地答应了便去准备了。

及阳狼吞虎咽地吃完,又要出去,无尘拦住他,“你要去哪?”

“我要查清我父母怎么没的!”及阳很平静地说。

“你认为这有用吗?说不定连你自己的性命都会赔进去”。

“我不管,即使是死,我也要查清楚。”及阳愤怒地说着。

“你死了,我怎么办?”无尘突然说出这句,及阳一愣,无尘脸又红了。

及阳发怔了好一会儿,还是迈出了门口,走了出去,无尘只呆呆地看着及阳走远。

及阳不知道无尘刚才那句什么意思,更不知道该从何查起,去找亲戚吧,他们肯定不会理自己,突然,及阳发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身影。

“赵洋!”及阳喊了一个他几乎要忘记的名字。

赵洋一回头,看见及阳却像老鼠看见猫般撒腿就跑。

及阳感到奇怪,瞬间追上赵洋,抓着赵洋的手,“赵洋,你跑什么啊,我又不吃了你?”

“及阳,我对不起你啊!对不起你父母啊!”赵洋几乎用哀哭的语气说道。

“你说什么,好好地跟我说说。”及阳一下子抓住了他的脖领。

“你轻些,我上不来气了!”

“那好,你说吧。”及阳放开了赵洋。

赵洋喘了口气,“还记得那回,我们最后分手,我就回了家,可谁知道黑老大已经在家里等着我,他用孩子逼我说出你的下落,我不知道你的下落,而他们非逼我,否则,就杀了我的女儿,我不得已说了你家的地址。”

“什么?”及阳眼开始发红。

“及阳你别急,他们最后都被警察抓走了,并没有伤害你父母,只是后来我听说你闯了祸,也就是前些日子,一些警察天天找我了解你的情况,我想警察吗,最起码不会去害人,也就说了你家的地址,况且我不说他们一查也就知道了,谁知——唉!”赵洋叹了口气。

“怎么了?”

“谁知你母亲受不了这打击,一病数日,不久她老人家就走了,而你父亲看到家破人亡,一灰心也就悬梁自尽了。”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及阳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这一句话,似乎整个人已经失去了大脑。

“及阳,你,你没事吧?”赵洋看着及阳,心中不安。

“我要他们偿命!”突然及阳说了这句话,腾空而去,赵洋吃惊地望着飞走的及阳,更有许多人吃惊地望着。

及阳发了狂般四下寻找部队,他要毁了所有的国家军队,杀死所有的警察,突然,就在一个山谷中,及阳看到驻扎着一支部队,及阳不顾一切地冲下去,到了眼前,才发觉那帐篷中空无一人,正当及阳发愣时,突然,四处枪声响起,更有飞机的起飞声和先进的激光枪声,眼看及阳就要在天罗地网的包围中烧死。炸死,及阳突觉身子后面有人挡住了致命的激光,及阳一回头,顿时傻了,是无尘,是这个“傻”丫头。

“你,你,你……”及阳想说话,却激动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看见无尘的嘴边流着血,全身被多处激光击中,惨不忍睹。无尘一下子靠在及阳怀中。

及阳一下子被激怒了,血红的三眼加上血红的头发简直是魔王在世,全身发出强大的气保护着无尘,而第三眼发出射线般光柱,将整个山谷炸成了平地。

“无尘,你不要怕,一定要坚持住,我一定会救活你的!”

无尘微笑着抚摸着及阳的脸,“呆瓜,不用了,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爱我吗?”

及阳一怔,犹豫了一下,忽然感觉无尘的手一下子沉了下去,一滴热泪滴到了及阳的手中,滴到了及阳的心里,“我明白了,原来那个在我心中流下泪的竟是一直陪伴自己的无尘,那次在梦境中唤醒自己的竟也是无尘的泪,原来我一直爱着她,一直那样深爱着她,曾经我不知道,而,如今我知道了,可是我却失去了你!”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及阳发狂地哭泣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