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章 大学、人间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43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时光如流水般消逝,及阳长成了个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个子虽比黑子矮了一些,但也如同个大人般,他也成为了村子中考上大学的幸运儿之一。多年的山中生活,早让他有些烦倦,他急于渴望到外面世界去看一看、闯一闯,临走的那天,父母和爷爷他们都在村子中唯一的道站旁送他,他只是不以为意,认为这根本不必要,但当他不经意地发现当年的父母竟衰老的如此之快,黑发变成白发,皱纹爬满了脸,而站在骄阳下的爷爷却不知何时能再见,还能否再见,他的眼角冲击了大脑,那种感觉再次冲入大脑,泪水模糊了双眼。

他不懂,为什么这种感觉老跟着他,自从儿时有记忆起,他就一直被这感觉所困,有时,这种感觉如此强大,竟能让他准确地预报天气,但并非每一次都准。

不过,贫困的生活与农民朴实的性格,使他渐渐淡忘了这种感觉,只会偶尔会想到。

车开动了,父母的身影渐渐模糊,他知道这一别不知有多久才能回来,也许四年、八年或更久。

重庆的城市气息不是很浓,也许是太多的山与树所造成的印象,及阳第一眼从火车上看到重庆,就感觉有些不舒服,他印象中的大城市应该是车流往来,高楼林立,一眼望不到山,而这里,似乎用欺骗在装饰城市。

及阳满腔热情的来到大学报到,拥挤的人群令他有些厌烦,恍惚觉得人在这个拥挤的世界好可怜。及阳依靠贷款与家中的父母血汗钱勉强将第一年的学费交齐,

可对于下一年学费,他却不知如何,也许只能挨一天是一天了。

及阳与所有的农村孩子一样,内向羞涩,人前根本说不太多的话,只是年龄的成长,迫不得已才说许多话。办完了入学手续,及阳拖着疲惫地身体回到宿舍,宿舍好像来了两个舍友,只见行李在,却不见人,及阳没管太多,爬上了床,倒头便睡。

正迷糊间,一阵吵闹声使他醒来,及阳起来揉了揉眼睛,发现宿舍此时多了三个和他年纪差不多的人,看来就是他的舍友了,他下来,问了一句:你们啥时候来的?或许他们聊得太投入,又或许是及阳声音太小,他们仍是聊得热火朝天,及阳心理有点难受,不过他也没再问,只是洗了洗脸,而后,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

那三个家伙也许聊够了,这时才过来和及阳说话,及阳仔细看了他们一下,一个略微胖,一个比较矮,另一个像是经常打篮球的身体。及阳淡淡地答了一句。那三个家伙也没在乎,他们又继续聊了起来,及阳听了一会儿,知道那胖子叫王辉,那矮子叫黄奇,那穿球衣的叫赵磊,他们从名牌电脑聊到球星到各种品牌一副、鞋子到国际大事。及阳听了一会儿,也没插上一句话,他根本对那些不在意,只要衣服能穿就行,还分什么牌子,于是无聊地又看起了书。

日子也就这样过下去,及阳几乎天天一个人吃饭、上课、自己走,而那三个一起却打得火热一片。及阳看着他们苦笑了一下,觉的自己活在这个世上真的好孤单。

不知何时,及阳渐渐地喜欢上了网络游戏,于是他不再认真听课,有时间就去上网,眨眼间大一半年就过去了。及阳钱包瘪了,奖学金、助学金在这个年代更与他无缘,他知道寒假他回不去了,况且他也从没想过回去过。如果回去就等于向人们证实他的无能。

考完了试,及阳并不在乎分数的多少,只要不挂就可以了。最后一科考的是高数,等及阳回到宿舍,宿舍没有一个人,也许早早地都回家了,及阳站在阳台上望着远方的天空,心中有些想家,低语了一句:“我想回家!”说完,感觉有两滴水珠滴在地上,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竟流泪了。

“及阳,你真的不回家啊?”不知何时王辉回到宿舍,边收拾衣服边问道。

“哦,不了,你什么时候走啊?”及阳正常的回了一句。

“我今天晚上到网吧泡一夜,明早八点的火车。”刚说完,只听有人喊王辉。

“我走了,晚上好像就你自己一个人了。”

及阳点了点头。

说完,王辉拎起书包,冲了出去,一阵喧哗后,就没了动静。

及阳看着空荡荡的宿舍,似乎有一种惆怅笼罩在心头。最后,偌大的校园只剩下寥寥几个人。及阳也想过去找份兼职做,但一想到上两次的被骗,就感到犯怵,但整个假期不能总闷在学校啊,于是,他背上背包,简单地打理了一下,就走进了这个城市。

虽然是刚直辖不久的城市,此地人的消费水平可堪比大城市,及阳被那花花绿绿的男男女女和物品弄得头晕脑胀,他有些后悔出来,本想乘车回去,但又一想车费都花了,怎么能不继续做下去呢,没办法,硬头皮慢慢找吧,如今的大学生遍处是,本来及阳想找份家教,但看着那一个个把自己吹的上天的博士生、硕士生,只好退了下来,没办法,找个服务员当当吧!

及阳在路边看到一则广告,于是按着地址与电话寻到了那个饭店,饭店的规模不大,人也特别的稀少。

及阳仔细地看了看地址与店名,确认无误后,怯生生地走了进去,一个比较年轻的服务生迎了出来,张口就问:“来了,吃点啥子?”及阳硬生生地憋出几个字:“我找工作”。

服务员小姐一愣,随后才会意,来了个皮笑肉不笑:“这里人够了,不要人了。“啊!”及阳答了一句,赶紧逃也似的走了,这可是他第一次找工作,心情紧张之急可想而知。

这一天,及阳在大街上转了好几圈,引得无数人看着他,可他也没再第二次迈入另一家门,夜深了,及阳坐在公共椅子上,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或回家,或住店,而只有他与冰冷的长凳为伴,也许太疲惫了,不知何时,及阳竟睡了过去。

及阳回到了童年,那么天真地笑着,同他的好伙伴们一起爬树、抓鱼、堆雪人,内心却是无比的欢乐,而突然一下子,他长大了,他看到了,他的同学为了他们自己有时冷漠自己,有时竟形同路人,他伤心,而他的父母也渐渐变老,直到有一天他发现自己竟孤独地活在这个世上,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什么都没有,他哭得好伤心,哭着、哭着,他就醒了,睁眼一看,原来是个梦,想想人一生也直如梦一般,不觉又无比伤心,泪水不断地流了下来,正当这时,突然他感到肩上有一只冰冷的手搭在上面,他吓了一跳,问道:“谁?。。。。。。谁?”

“娃儿,干啥子呢?哭的那么伤心?”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慈和地问道。

及阳转过身,在路灯的光芒中,发现时一个老乞丐,脸上布满了皱纹,身上的衣服破的不能再破,一个大包放在身边 ,看来纯粹是一个乞丐了。

“没,没什么!”及阳刚哭完,还不住地抽泣地说。

“是不是没钱吃饭啊?肚子饿了吧?”及阳听老乞丐一说,本来就一天没吃东西了,肚子不禁叫了起来。

老乞丐慈和一笑,“来,给你吃这个。”说着老乞丐伸手递过一个纸包,及阳打开一看,竟是六个还带着热气的包子,及阳未想什么,刚想一口咬下去,却见老乞丐有些渴望地瞅着。

“老伯伯,你吃了没,给你 !”及阳这才想到老乞丐不一定吃过。

“我,我不饿,你吃了吧!”老乞丐咽了一口口水说道。

及阳哪里肯,非把包子还给老乞丐吃,最后,老乞丐不得不分成一人三个吃了,及阳吃完,感觉肚子不那么饿了,一看老乞丐仍在吧唧着嘴,似乎有无限的香味值得品味。

“老伯伯,你从哪里弄得包子啊?”及阳未顾及老乞丐的心情,诚恳地说道。

老乞丐一愣,寻思这小子怎么这么说话呢,平常人买包子吃再平常不过了,别看他是乞丐,也是有自尊的,不像那些假乞丐,但又一转念,看到及阳淳朴的样子,知道他并非是侮辱他,便微笑道:“前面有家饭馆刚开业,今日免费让人吃饭,我寻思这是好事啊,就进去先塞了六个包子在怀里,刚要吃,哪知道。。。。。。哎!”老乞丐无奈地摇了摇头。

“是不是那老板赶你,老伯伯?”老乞丐点了点头,皱着眉道:“你赶走就算了,我也不会记得这么清楚,而是那狗娘养的竟抓起一个包子,吐了几口唾沫在上面,然后扔在地下让我趴下吃。”

“什么?!那家伙简直不是人。”及阳有些听不下去了。

“老伯伯,那你绝不能吃,要是我在,非上去给他几拳。”其实,及阳也不知道能否敢打人,从上小学后,他再也没有打过架。

老乞丐点了点头,心想这个年轻人心地还可以,继续说道:“我当然不会吃,转身就走,谁知那家伙还不放过我,非让我交出那六个包子,我一气之下上去就拿起一个满啤酒的瓶子向那个家伙脑袋砸去,一下子就将那狗日的砸蒙了。”

说到这里,老乞丐有点得意地笑了笑。

“那后来呢?”及阳有些担心,但他看到他现在好好坐在这,也没受过什么伤。

“后来,我也有点蒙了,等那伙人拥着去看那老板时,我趁他们不注意就跑了,还跑掉了一只鞋,再后来就到这,遇到你这个傻蛋在这哭呢。”

及阳一听这六个包子来之不易,自己却无缘无故地就吃了三个,是在过意不去,向老乞丐歉意地道:“老伯伯,我实在不知道这包子来之不易,我这还有十块钱,您拿去吧。”说着,及阳就掏兜里的仅剩的十元钱。

老乞丐眼一瞪:“我是看你和我有缘,才给你,别看我是乞丐,我才不稀罕那金钱什么的,要是别人,我才懒得理他”说完,老乞丐转过身去。

及阳一怔,放下手,站起身向老乞丐鞠了一躬,“那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呢?”老乞丐这时转过身,伸手在那破的打包力掏了好一会儿,及阳看他掏的龇牙咧嘴,于是想上前帮他一下,却见老乞丐突然嘻嘻一笑,吓了及阳一跳,心道:“莫非这老头突然疯了。”更加急道:“老伯伯,你没事吧,你没疯吧?”

老乞丐略一板脸:“说什么呢?傻小子。“

及阳一愣:“老伯伯,你没病啊?”

“谁疯了,你这话说的,给,拿着这个”。说着老乞丐扔给及阳一本皱巴巴的书。

“这是什么?”及阳疑惑地翻了一下,发现那里好多古字,自己根本不懂。

“这是本武学秘籍,你若想报答我的话,咳。。。。。。”

“是不是让我给别人送去,送给谁啊?在哪里啊?他是干什么的啊?多大岁数啊?男的女的?”及阳一下子问了一大串,只听得老乞丐愣愣的看着及阳,突然,一巴掌拍在及阳脑袋上。

及阳委屈地揉了揉头:“就算我说的太准了点,您也不至于打我吧?”老乞丐眼睛又瞪大了一圈,骂道:“臭小子,我这可是宝贝,怎么能随便送人?你用你那颗不开窍的脑袋想想。“

及阳想了想也对,都怪自己笨了一点,连这点都想不到。

“好,你拿纸笔来!”老乞丐说道,却等半天及阳没动静,一看,及阳正皱着眉,“怎么了?”

“我没带纸笔啊!”

“什么?你还是个学生呢?好吧,那你快去买,你不是有十块钱吗?”

及阳心想这他倒记得相当清楚。

“快去啊!还愣着干嘛?”老乞丐俨然一副老爷支使仆人做事的样子。及阳赶快跑了去,再不走,又要挨骂了。

老乞丐望着及阳跑去的身影,微笑了笑,有种说不出的神秘。

及阳好不容易大半夜跑了半天,买了纸,等回来一看,老乞丐正睡得香呢,这下子令及阳来了气,大半夜为你跑着买纸,你倒好,在这里呼呼大睡。但及阳仍旧走近老乞丐,将纸笔放在他破包上,刚想走开,忽听老乞丐打了一个哈欠,坐起身来,问道:“纸买来了?”

及阳不悦地点了点头。

老乞丐没看及阳的表情,翻开那本皱巴巴的书说道:“我念你记,不许问为什么!”及阳刚想问为什么,被他一句话给生硬憋了回去。

“为武之道,重在为德,德者为先。。。。。。”

及阳一边记,一边想这是许多武侠小说中的惯用语了,这大串早在小说中见得多了,顾及这个疯老头子,不知在哪个垃圾堆捡的,让我陪他一起疯,但还是耐着性子记下去,足足记了三大篇,才完事。

老乞丐像先生教学生般仔细看了看及阳写的,一看一皱眉:“什么垃圾字,连我老乞丐都比它好看多了。”

及阳心想有这么比的吗!但仍诚挚地说道:“老伯伯,您念得太快,我不得已才乱了起来。”

“那好,我慢点念,你把下面的记清楚点。”

及阳点了点头。

老乞丐继续摇头摆脑地念着,但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气,乃意念之驱动,正所谓无为有,有内气,即有意念,意念串动四肢,游走全身,五官七脏皆为气之所要。。。。。。”

及阳听着不对劲,没在小说中看过这样的话啊,难道这老头要诚心弄弄我,不可能啊,我又与他无冤无仇。。。。。。

这样想着,不知不觉竟天已破晓,而及阳已记录了将近大半本的“武功”心法。

老乞丐看了看天,又瞅瞅对面卖早点的中年人,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天亮了,该吃早点了,及阳皱起了眉:“昨天晚上,买纸笔花光了所有钱,其实也就那十块钱,如今他兜里只剩下五角钱,也怪他走进一家黑店,生硬一张纸要一角左右。

及阳的表情全看在老乞丐眼中,老乞丐微微一笑,道:“你瞧我的!”只见他一眨眼,钻进人群就不见了,不一会儿,捧着六个热乎乎的包子笑呵呵地走了回来。

“老伯伯,你从哪里弄来的?”及阳刚问一句突然后悔起来,这句话昨晚他就问了一句,而结果是他被拍了头。

“这你不用管,仙人自有妙计。”老乞丐仍笑着回答。等吃完,他们继续一读一记,白天里引无数锅炉的观看,及阳好难堪,而老乞丐却神态自若,依旧读着。

及阳手越来越慢,最后根本不知道老乞丐读哪里了,耳朵里只有路人的讥笑声和喧哗声,突然一记巴掌狠狠拍在及阳的头上,他愤怒地一抬头,发现老乞丐正怒目而视,而路人早已散去,偶尔剩几个,也是买东西吃的。

及阳纳闷,老乞丐一声冷笑:“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将来还怎么做大事?”及阳惭愧地低下了头。

“他们都去看车祸去了,中国人啊!”老乞丐一声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咱们记到哪儿了?继续!”

“记到‘以柔克刚,柔中为顺’”。

老乞丐不再看及阳,继续念着。

如此,直到第二天黎明,及阳才记完,整整一百二十页,没想到那么薄的书竟有如此多内容。

“我看你已经记完了,但你记住,记在纸上不算什么。”

“那是,一定记在头脑里。”及阳顺口回了一句。

“错,大错特错,一定要记在动作里,心中虽没内容,但动作却正确使出才行。”

及阳一怔,他没想到,这竟真是一本武术之书。

“你我该分开了,我们若有缘,今后再见吧!”及阳未反应过来,只见老乞丐背起大包蹒跚地消失在人群中。

及阳突然想起还没问老伯伯姓名,可早已晚了,及阳有些惆怅,这两天虽然被老乞丐拍了两下头,骂了好几个“傻小子”,但终究是唯一一个能和自己如此亲近而不带任何欺骗的人,及阳心想:“人离人合,真是无常!”

整个寒假及阳没再走出校门,他时而去上网,时而看看那本书,却忽略了书本,早忘了上学期呆头呆脑地学了些什么。

过年了,独自一人在异乡过年,及阳总是感觉到四年与悲伤,看到远方的炮火,心中好像回家,但不能了,因为他暗自发过誓,不闯出一番事业绝不回故乡。

下学期开始了,同舍的人都回来了,看他们高高兴兴的,及阳却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虽然,校园里变得热闹起来,可及阳走在道路上,就感觉世上只剩下他自己一般,好孤独,好寂寞。

而这时,唯一的消遣方法就是上网与看武侠书,时间飞快流逝,及阳没有一个好朋友,不是没人同他好,而时他觉的他就应该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独自征程。整个学期转瞬而逝,及阳根本没去上过几回课,他发现这里的人怎么那么的古板,那么的幼稚,看着老师,就想吐,听到同学们随老师大呼小叫也想吐,好几次,他当堂课上就要吐出来,没办法,他只有逃课,而他经过高考,早已对那些所谓的教科书厌倦至极,可想而知,这后果是什么。试是考完了,除选修课外,闷闷挂红灯,及阳看到成绩后,头翁地一声,差点晕过去,他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开除或休学。

偌大的校园又剩下寥寥数人,及阳伤心地打理着行囊,辅导员的话仍在耳边:“你有两条路选择,开除或自动退学,你自己看着办吧!”。及阳知道无论开除还是休学回到家乡都是无颜见亲人和邻里的乡亲们。他伤心地摔碎了买的手机,撕碎了所有曾经的美好的梦想,他准备自己走,永不再回到这个伤透他心地校园。

他回忆着所有关于这个校园的记忆,希望能发现一点能让他重新回到这个学校的理由,但没有,一丝也没有,“同学们见他如同陌生人,从不打招呼,室友其他三个玩的火热,他羡慕地看着他们同玩、同乐,而自己就像不再那个宿舍般,没有人注意他,老师们几乎对他是同一个态度:恶劣批评。无论他怎么用心做过了,而结果仍是失败,他恨那些封建的老师,唯利是图,爱听好话,只欺负他不会应变世故,外人对他接连的欺骗,将他父母的血汗钱骗取好多、好多。。。。。。”及阳越想越伤心,泪水终于沿着它平凡的面部流了下来,“一切都结束了”及阳低语着,拎起背包,慢慢消失在车流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