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2章 卑鄙的关卡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214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一人、一狗、一片冷寂,构成的是什么寂寞的画面!

及阳就那样地从容地走进第三关的大门之内,就连及阳自己都感到有些奇怪,怎么这回就这么容易呢?而后面的憨憨却不知何时找了个舒服的石头上,仰天睡了起来!这让及阳皱了皱眉头,你还真是贪睡的狗,这点倒一点都没有变。

及阳无奈地看着憨憨,心想:“死狗,等你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你,刚才折磨我半天,现在自己倒悠闲地睡去了,害我被这一条不知什么的怪东西缠着,太难看了!”此时,憨憨却犯了个身,似乎在告诉及阳,我正睡得舒服呢,不要打扰我啊!气的及阳差点冲过去就要揍他一顿。

忽然,及阳似乎看到了一个相当熟悉的身影,是那么的熟悉,以致于从心底的某个角落就开始不停的催促着自己去看看到底是谁。

及阳悄悄地来到那片被树木挡住的地方,掀开层层的树叶,向里面望去,一下子愣住了,继而是忍不住地泪水在他的眼中噙满,而后一滴又一滴地落下——

“唉?外面是谁啊?是我们的儿子,是及阳,真的是他,孩儿他妈你快来啊!及阳回来了!”及阳不知怎么的就被稀里糊涂地拉了进去,没错,那里面的人是及阳的父母——黑子和二妞,那两个让及阳愧疚了一生的人。

“等着,及阳我给你去做饭,你一定饿了吧!”说着,未等及阳来得及回应,二妞已经走进屋去,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了饭菜香。

“及阳,你怎么才回来啊?你不知道我和你妈等的你好苦!”

“可是,你们——”

“你回来太好了,这样我们一家就又团聚了,你说是不是,及阳?”及阳还想问他们什么,但是被黑子一打岔就忘了。

“可是,你们——?”及阳还想问个问题,黑子却听到二妞叫他拿些柴火,就离去了,剩下及阳一个人莫名其妙的坐在那里。

“及阳,饭好了,来吃饭吧!”

“啊!”

及阳虽然还有些疑惑,但是无论外貌还是气息,及阳都感觉不到异常,也就没在意什么,进去了!

“来,这是最鲜嫩的小姐,妈给你夹,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二妞说着就夹了一大堆肉往及阳的碗里送。

“吃吧!哈哈!”黑子高兴地笑着。

及阳有些犹豫地往嘴里送那些肉,却在及阳刚要吃的瞬间,憨憨不知从什么地方蹦了出来,一口叼走及阳筷子上的肉,接着发生了让及阳相当痛苦的事情,憨憨毫无顾忌地上去一人一口,就把黑子和二妞给杀死了。

“憨憨,你这是干什么?你,你——”及阳气得说不出话来。

憨憨一转身变作了斑斑酷,“及阳,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这些都是幻觉,是种对人的内心的悔恨产生的幻觉,你醒醒啊!“

及阳马上揉了揉眼睛,这里的一切变了样,只见自己坐在一块很脏的石块上,而身边摆放的竟是各种毒物,吓得及阳冒了一身冷汗!

“怎么样?我说这是幻觉吧!“憨憨得意地说道。

“用你管,你就知道我被他们杀了?要是死在我父母的手中握也心甘情愿了,谁用你多管闲事?”

憨憨一愣,没想到救他一命还救出毛病了,“得,得,算我没救你,算我走了眼,你真是忘恩负义!”

“我就是忘恩负义又怎么了?你个懒狗、笨狗!”及阳气愤地骂道。

“什么?你叫我笨狗?叫我懒狗我承认,你竟说我笨?”

“说你笨又怎么的?”眼看着及阳和憨憨就一触即发。

只听憨憨大笑“那让你尝尝我超级绝招——放屁功”然后及阳就问道了这个世界上最臭的味道。

“我认输了!”及阳捂着鼻子丧气地说道。

“我就知道你不行!”憨憨大笑着,更让及阳无语。

忽然,及阳感到后面似乎有人攻击了过来,及阳一闪身,等到这个人转过身来时,让及阳更是惊讶,她是自己的姐姐风铃儿。

“姐姐!”

“少来这套,谁是你姐姐,你害死咱爸妈不说,而且连给他们一次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你不配做我弟弟!”

“刚才的难道不是假的吗?”

“什么假的?难道你不认识你父母吗?难道你不认识他们的气息吗?”风铃儿咬牙切齿地说着。

“我是感觉到了,可是后面这——”

“还有什么可是,你去死吧,不孝的东西!”说着,风铃儿就向及阳冲了过去。

及阳无法只得招架,却不敢还一次手,他怕一不小心,又上了自己最亲的人。

“及阳,你干什么呢?难道你没感觉出她是假的吗?快点动手啊!要不然你就挂了!要不我来帮你吧!?”憨憨大呼小叫地就冲了过来,想向风铃儿打去,却被及阳一把给拦住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解决!”

憨憨无奈看着这个家伙,心想“你真是有病!又不是真的,你干吗这么的小心啊?”正在这分神之际,及阳被风铃儿用剑砍了一下子。鲜红的血一下子流了出来。

“及阳,你还不还手吗?难道你想被砍死吗?”憨憨着急道。

“你下去,我知道该怎么做!”

憨憨气哄哄地跳了下去。

“姐!”

“你少叫我姐!!”风铃儿依旧怒气冲冲地说道。

“我不管你是不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欠你和爸妈的太多,我让你砍我三十剑,以弥补我的过错,但是三十剑过后,我就会不客气了,因为我还要救一个人,等我把她就出来,要杀要剐随你便!”

“少废话,看剑!”风铃儿又冲了过来,而再看及阳却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任凭那剑刺向自己。

“你个笨及阳,不是自己找死呢吧!”憨憨急的乱转,但是他又拗不过及阳,只是不住地看着及阳,不住地瞎唠叨。

血花在空中洒落着,让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红色的血映衬着红色的夕阳,是悲伤,是哀痛,是无法言明的哭泣。

及阳感到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粉碎,而此时,在一个深幽的地方,一个人正阴险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