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29章 最真诚的敌人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234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及阳和憨憨在周围随便采摘了一些果子,坐在第六关的门前开始吃了起来,及阳没有开吃,憨憨已经等不及了,使劲一口咬了下去,香甜的果汁让憨憨大喊“好吃”。

及阳微笑着看着憨憨,心中涌现着不尽的思绪,无论是无尘,还是自己的父母亲人,过去的一切都在头脑中不断地显现。

“及阳,你也吃啊?!”

“嗯,好!”及阳拿起一个果子,刚要咬下去,突听到门里传来一个声音“别吃,果子有毒!”及阳一怔,看着眼前的果子,不知刚才的话是真是假,更不知这个声音是否可信。

及阳站了起来,冲着门喊道:“你是谁?”

“如果以你的角度看的话,我是你的敌人!但从我的角度,无论是谁,只要有我玉清值得钦佩的品质的人都是我尊敬的人,都是我的朋友!”

“这么说,你是把守这关的了?”

“是的,可以这么说,这是我的职责。”

“那我们凭什么相信你?”

“你可以不信,但是最终的结果可以证实一切,你们可以尝试!”

“甭听他的,及阳,你看我都吃了这么多都没事,你……”突然憨憨的脸部出现极其痛苦的表情,而后捂住了肚子,“我的肚子——”眼看着憨憨被痛的变回了原型,及阳急的不知怎么办才好,只能用自己的第三眼暂时帮它稳住。

“你的能力帮不了他的,因为他是从狗化身,而不具备和你一样的人类的灵气。”

“那我该怎么办?”及阳边用第三眼治疗憨憨,一边着急的问道,却全然忘记了他询问的可是他的敌人,一个想要他死的敌人。

“给,把这个给他吃了,暂时定住毒气的扩散,进来之后我帮它把毒气全部驱除出去!”说着,从门里飘过来一个东西,及阳伸手接过来,发现是一棵极其黑的豆子,闻之,其味难闻至极。及阳犹豫了一下。

“怎么?不放心吗?怕我给的是让他死的药吗?”

“不,我放心!”说完,及阳扒开憨憨的嘴,稍一用力,就将黑色豆子甩在了憨憨的嘴里。

“哇!什么东西,这么难吃!哇——”憨憨一下子将刚才吃的东西,吐了个八九不离十,就差将胃吐了出来。

“好你个什么狗屁玉清,竟然给我这等难吃的东西,你想害死我啊?及阳,你也是,怎么不管我的死活就往我嘴里噻这个东西,万一我死了,你怎么办?我主人宋霞怎么办?——”

“你不是还没死吗!“及阳一句话就将憨憨还要说的话压了回去,憋的他一瞪眼。

“你,好你个及阳——”

“走了,如果你不想死的话!”

憨憨还想说什么,只见及阳已经走了出去,前面的大门不知何时已经打开。

“喂!你个死及阳,等等我!”憨憨变回原形,撒腿跟去。

里面却是别有一番情趣,就像置身于古典的画面之中,让及阳有种欲仙欲死的感觉,这是一种超脱世俗的感觉,是一种真正的情谊融于其中的感觉。

“果然是个至情至性的好汉子,你体会到了我的风景中的那份情了,是吗?”

及阳没有言语,只是在注意着这个声音的发出者,一位清俊的中年男子,身着古式的长褂,手拿展扇,徐徐微风吹动缕缕长须,真是一位难得的清雅之士。只是不知道他是何时来到了及阳的身边,这让及阳着实吃惊不少。

“不说也罢,还是让我来瞧瞧他的病情如何!”说着,玉清,就伸出手去摸憨憨的肚子,憨憨突然一个蹦子跳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难道想和世界上最聪明,最英俊的狗过过招吗?那来吧,我不怕你!”一边说着,憨憨已变成了人形,准备着攻击。

“哈哈哈——你还真是有意思的狗,难怪连幻光此等人,也会喜欢上你跟着他!”

“少跟我提那个什么幻光,我才不认识他,我只认识及阳和我的主人!少废话,来吧,我不怕你!”

“我可不是跟你打架,而且你也打不过我!”

“什么?!竟然我打不过你,你这个干瘪的老头,以为拿了扇子就当诸葛亮啊?!你有什么了不起的,竟敢瞧不起我?”

“不信,你试试啊!”

“来就来!”憨憨刚要冲过去和玉清拼上一把,却被及阳一把拦住。

“别拦我,我要教训这个干瘪的老头!”

“憨憨,他没有恶意!”

“他没有恶意,我看他全身都是恶意!”

“你老实点,他是给你来治病的!”

“治病?治什么病?我才没病,要他治什么?!”

“你忘了刚才的痛苦,是怎么从痛苦中出来的吗?”

“这个……”憨憨一下子耷了下头去,因为他知道是刚才那颗东西,让他把吃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才感觉好多了,现在提起来,肚子似乎又开始痛了。

“我——我肚子又痛了!”憨憨突然又载到了下去,及阳一把拉住他。

“快,看来毒快攻到心了。让我来驱毒。”玉清喊道。

及阳略怔了一下,点了点头,让玉清走了过来。

玉清摸了摸憨憨的肚子,略微思索了一下,从衣袖中掏出一把针,这种针及阳只是在书中看到过,却不曾现在见到,真是让及阳打开眼界。

只见玉清,找准穴位,一针又一针地刺了下去。不知过了多久,憨憨的指甲中,针孔中,流出了黑红的血,及阳吓了一跳,着急地而又有些愤恨的看着玉清。这个家伙倒是不紧不慢,“没事了,他已经没事了!”

“没事了?!”及阳指着仍在流血的憨憨。

“别急嘛!等他的毒血流干,他的毒就已经去除干净了!”

及阳带着怀疑的心情,一刻不离的守在憨憨的身边。

大约有两个小时的时间,玉清摇着扇子,若无其事地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看着及阳,而及阳正着急地等着憨憨醒来,一旦憨憨醒不过来,及阳就会拼尽全力打死这个家伙。

突然一声“哼”声从憨憨的口中传来,血已经是红色的了,玉清走了过来,将憨憨身上的针都拔掉。

憨憨微微睁开一点眼睛,“及阳?我是不是死了?”

“不,你没死!”

“真的吗?”

“嗯,是真的!”及阳看到憨憨又醒了过来,心中的快乐顿时涌起。

“喂!幻光,把他弄到那个地方休息两天就好了,你饿了吧!等吃完饭,我和你要好好的比一场!”

及阳回头一看,远方玉清所指的方向有一间别致雅亭,似乎有人在那里住,想必就是玉清住的地方。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等下!”

“什么?”

“我要和你做个约定!”

“什么约定!?”

“生死约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