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0章 生死之约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24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及阳望着远方的雅亭,看了看晕在一旁的憨憨,心中很是烦乱。虽然自己经过的生死之战有不下几十回,但为什么这次感觉这么不爽呢?无论是自己死在他的能力之下,还是他死在自己的剑之下,一切都不是那么的感觉良好。

及阳最后看了一下身旁熟睡的憨憨,狠劲的说了一句:“好!”

玉清轻轻地摇了摇扇子,微笑着同样说道:“好!”

“先让我把憨憨背到那边休息如何?”

“请便!”

及阳一纵身,背上的翅膀长了出来,抱起憨憨向亭子飞去,亭内的东西都那么的干净与整齐,给人的感觉这里就是一位书生的住处!

及阳轻轻的放下憨憨,随便扫视了一下这个不算太大的亭子,八角的形状,却有薄墙围着周围,一扇门,一堆书整齐的放在书架上,中间有一八仙桌,似乎还泡着热茶,这说明主人刚出去不久,正前方一幅画,画中是一美如天仙的女子,及阳一下子看呆了,如此美丽的女子或许只有在画中才能看的见吧?!

“她美丽吗?”玉清不知何时竟跟了进来。

及阳一愣,随即毫无思虑地说道:“太美了,是不是只有在画中才可以见到如此之美丽的女子?”

“你错了,她是我却妻子!”

“你妻子?”

玉清点了点头,“可是她死了,她死的很惨,而我却眼睁睁的看着她被那群禽兽欺负,无能为力!”

及阳彻底的愣了一下,“前辈,怎么会这样?”

“你少管!!!”玉清突然暴怒起来,这与及阳一开始看到他的形象反差很大,而且及阳感觉到了一种杀气,一种悲痛的视死如归的杀气。

也许发现了自己的失态,玉清赶紧向及阳道了个歉,“对不起,我刚才太激动了!请原谅!”

“没关系!您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啊?”

“这个——”玉清环视了一下周围,走到门前,将门锁了起来。及阳甚是奇怪。

“这个,要从我在为人的时候说起!”

“难道您现在不是人吗?”

玉清一愣,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有如此大的感应能力,“好吧!我承认我现在还是人!”

“但你……”

“请听我把话说完!”

“嗯,好!”

“当我还在人世间的时候,我觉得人世间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我中了举人,娶了如此美若天仙的女子做我娘子,一生是多么的幸福!我不羡慕别人的融化富贵,不倾仰别人的纵横江湖,我只是希望自己做一个平凡的书生,做一个平凡的官。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上天连这点机会都不给我!”

此时的玉清的情绪有些激动,及阳赶紧跟了一句:“前辈,请勿生气!”

“好,我不生气,就在那个傍晚,话说那个狗屁的知府要来我们这里,我作为一个县令,当然要去迎接。娘子偏偏也要跟去,无奈,我顺从了她,却不想种下了祸根。我在公堂上迎接知府,此时,娘子端着茶水走了出来,却不想被知府看的正着,从此他就一直心怀不轨,先让我这个县令免去了官职,之后将我关入大牢。

我以为我苦了也就算了,可是狗日的知府竟看我娘子誓死不从,便将她一起和我关在一起,那天晚上,他们那群畜生,将我绑在一边,就那样的侮辱我的娘子,娘子怕无颜见我,一头撞死在了墙上。”

“那后来怎么样了?您怎么到这里来了?”

“后来,我就在心底诅咒,我日日夜夜的诅咒这些该死的人们,这些该死的人类,我向天保证,只要我能拥有杀死这群畜生的能力,我宁愿下地狱,永不超生!”

及阳一惊:“难道——难道真的成了?”

玉清点了点头,“要不然我怎么在这里和你说话呢?”

“我的诚意感动了上天,它给了我无穷的力量,让我在一夜之间将所有的知府的人杀的干干净净!”

“但为什么你到了这里?”

“这是个只有神与我才知道的秘密,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因为我要你替我完成这件事,这样我就可以安静的去找我的娘子去了!”

“什么事情?”

“接近冷风,找到他的弱点,杀了他!”

“冷风?他是谁?”

“就是这群妖怪的头领,曾经被幻光这个伟大的战士封印起来的人。”

“哦,我答应你,不过我不敢肯定就杀死他!”

“不,你一定能杀死他,我已经等了你一千多年!”

“等我?”

“对,因为你就是幻光!”

“前辈,你搞错了吧,我是及阳,风及阳,不是幻光,为什么——”及阳突然想到曾经在将要死时看到的一个人,那个人说自己是他的转世,而他就是幻光。

“难道,难道我真的是……?”

玉清点了点头。

“这些先不必说,来来来,你我来签生死条约!”

“前辈,既然你我都是人,何必又刀锋相见?”

“不,这是我的使命,况且,我还有另外的使命,你就成全我这个干瘪的老头子吧!玉清用起了憨憨的话。

“那,好吧!”

“爽快!来,我来写,你签个字就可以了!”

只见玉清一会儿的功夫就写了一篇字,及阳拿过来,一看,差点晕过去,一个字也不认识。

玉清看到及阳皱眉的样子,才发现自己和这个年轻人已经是隔了几十代的人了。

“我都忘了,你不认识我们的字,你只要写上你的名字就可以了!“

及阳拿起他的毛笔,费劲的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玉清一下子卷了过去,生怕及阳反悔似的。

“这边请!”

及阳心中总感觉这个老头有什么瞒着自己,但是却感觉不出是恶意的隐瞒,倒是好像是为自己好似的。也就跟着走了出去。

“好,来吧!”说着,玉清将扇子一折,骤然间,扇子变作一把银光闪闪的利剑,握在玉清的手中。

及阳情不自禁的赞了句“好剑!”

玉清微微一笑,“快拔剑吧!及阳!”

及阳没有拔剑,也跟着玉清飞到了半空。

“为何不拔,是不是瞧不起我?”

“不是,我怕伤着你老人家!”

“你这不是瞧不起人,又算是什么?快拔剑,否则你就让我杀了你算了。”

及阳迫不得已拔出了剑,却见这剑又盘在了及阳的胳膊上,但是却是那么的柔,似乎一种情在其中,跟似乎是天使的力量,而不是杀人的恶魔的力量。

“情剑——死生!好啊,及阳,你有了它就不怕救不到你的心上是、人了。”

“什么?”及阳还没来得及考虑他这句话什么意思,玉清的剑就已经刺了过来。

及阳用左臂的寒冰之龙一挡,用死生向玉清刺去,及阳以为玉清会轻轻的闪了开去,却惊愕的发现他根本没躲得意思。死生就那么轻松地刺进了玉清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