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4章 我就是你 我来战斗 新来的伙伴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38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韩老头看着眼前的这个人,他愣了,他的确应该发愣,因为此时及阳自己也在发愣,他没有说话,但是声音却从他体内发出,令及阳感到的不仅仅是一种幸运,而还有一种恐惧,就像是自己的东西要被人霸占一样。

“你是谁?”韩老头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不说想见识一下我的力量吗?”

韩老头一怔,“难道你就是曾经幻光的灵魂吗?”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能怎么样?反正对于你来说这一切已经毫无意义!”

“如果是的话,那么请受我一拜。”说完,韩老头向及阳深深鞠了一躬,令及阳感到甚是惊讶。

“如果不是——”韩老头话语一停。

“那又怎么样?”

“你就得为刚才的礼受死吧!混小子!”说着,韩老头已经拎起他的那把黑刀向及阳砍来。

却见及阳连动的意思都没有,却是很悠闲地看着憨憨,憨憨此时却急得叫个不停。

“这是你自寻死路!”韩老头喊着,已经冲近了及阳的面前,狠狠地砍了下去。只听剧烈的一声响,憨憨吓得闭上了眼,心中知道完了,及阳受了那么重的伤,又再接受这一重击,肯定玩完了。

憨憨不敢睁开眼,它害怕及阳就这样死了,害怕自己美没办法向自己的主人交待,等了半天,却听见那个老头颤抖着声音说了话。

“幻光?你真的是幻光吗?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

“因为一个人,哦,不或者是因为两个人吧!”

“无尘吗?那另一个是谁?”

“冷风!”幻光冷冷地说着,眼睛却在向远方看去,根本不在乎韩老头的存在,似乎他的存在只是空气而已。

“这样啊!看来,你真的藏在那个小子的体内!这样的话,我也只好让你过去了!”

幻光根本没在乎他的话,而是忽然间来到了憨憨的面前,用手指轻轻一点,憨憨立刻变作了人形,而此时憨憨却惊呆了般看着眼前的这个熟悉又不熟悉的男人。

“你的主人是宋霞?”

憨憨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样啊?看来前世的恩怨是无法因为一生就可以了断的!”

憨憨眼睛突然瞪大,因为他看到在不远方还有一个人,气息微弱的坐在那里,那个人是及阳。

幻光看到憨憨惊异的表情,回头看了看及阳,“不必害怕,他不会死的,因为今生的缘债未了,只有他的缘尽了,一切或许才能结束。”

幻光的话令憨憨云里雾里的。

“不懂也没关系,迟早我这个今生的家伙会懂的!”说完,幻光转身向韩老头走去,“谢谢你替我照顾了无尘这么多年,可是,有一件事情我不懂。”

“什么事情?”

“你是谁?”

韩老头一愣,“我就是我了,我还能是谁?”

“不,你不是这个身体的主人!这样的话,我只有将你杀掉了!”

韩老头脸色突然变的难看起来,“我就是这个身体的主人,我怎么——?”没等韩老头说完,幻光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韩老头连一点气息都没有感觉到,更别提去反应来逃脱幻光的攻击。

韩老头的汗不禁一点点的滴落了下来,身体也有些发抖。

“说吧,你究竟是谁?”幻光的声音是那么小,而且是那么的轻,在韩老头的耳中听来却是如晴天霹雳一样,不自觉地一下子跳离了十几米远。

“至于吗?那么地害怕?”幻光微笑着,但是在韩老头看来却是如死神般的欢迎。

“好吧,既然你知道了,我就不隐瞒了,我就是冷风!”

幻光一呆,“你是冷风?”

“哦,不是冷风本人,但是我是他的分身!”

“分身?你还真是搞笑呢?”幻光冷冷地笑了一下。

“你不信吗?”

“嗯,确实不信!”

“那好,你看好了!”说着,韩老头突然发出很大的一种气,那种气发出耀眼的光芒,照的憨憨眼睛发疼。

“你看好了,幻光!这就是我的真身,难道你还不相信吗?你——?”那个家伙突然发现幻光已经不在了那个地方,仔细搜看时,却发现他已经将韩老头的身体抱到了及阳的身边。

“你竟敢欺骗我,你个幻光?”

幻光回过头来,稍微愣了一下,原来这个家伙的确和冷风很像,但是,他的气却是那么的混乱,虽然有多种强大的气在他体内,但就像是一个破烂的容器一样,里面掺杂着火药,随时都可能自己毁掉自己。

“他就是冷风吗?”这时,及阳微弱地问了一句,虽然对于自己的前生与来世这种见面很不习惯,但是那种默契是无法改变的。

“嗯,不过只是容貌像罢了,其实,不过是个喽啰而已!”

“你要小心!我感觉到他的气很强大!”

“哼!我怎么可能死呢?你要记住你生存下来的理由,就知道我不会就这么地轻易被小喽啰干掉的!”

及阳忧郁地点了点头。

“罢罢罢,幻光,是不是对于今生的这个家伙有些依恋啊?还是你真的就不如从前了?”那个家伙嘲笑道。

“好吧!我这就来了!”说着,幻光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

还是依旧那副令人不爽的神情,那双邪恶的眼睛,血红的头发,加上长长的指甲,这就是令幻光几世不得安宁的家伙,曾今自己为了这个家伙付出了自己最珍贵的精血,而结果却被这个家伙多去了无尘,使得自己痛不欲生,想到这里,幻光的头脑开始发热,瞬间已经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思想与行动,疯狂地向冷风的分身打来。

“唉?幻光,这可不像你啊?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你怎么就动起手来了?”那个家伙轻而易举地久躲过了幻光的攻击,这令及阳甚是惊诧。

“算了,还是我自己说吧,我不把自己的名字说出来,怕你死了都没人知道怎么死的,那么我的名气岂不大大的降低?”

“告诉你,我叫冷尘!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吗?”

“为什么?”幻光不停地攻击着,同时也回了他一句。

“因为是冷风与无尘的结合啊!哈哈哈!”冷尘哈哈大笑起来。

幻光眉头一皱,“你要为你的话付出代价!”说着,及阳更加疯狂地攻击着,而冷尘脸上也现出了汗,他没想到幻光的力量竟是无穷无尽。

及阳和憨憨看着这场暴力的战斗,根本不讲究任何的方法与战术,只是凭借着力量和速度在战斗着。

可是,及阳越来越发现幻光的动作开始变的迟缓下来,而冷尘的动作却更加的迅速起来,及阳以为是自己的眼睛看花了,仔细擦了一下眼睛的瞬间,突听似乎有一个东西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哈哈哈!幻光,难道你没发现你的力量在不断减弱吗?”冷尘看了一眼幻光,发现他似乎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真是没用,万物的领主竟是如此的没用。我已经和那个没用的你的今生说过了,你越是愤怒,你的力量就越流失的快,而我的力量就越增加的快,难道当时你在沉睡吗?你没听见吗?还是你根本就是个没有用的家伙?”说着,冷尘就要狠劲地向幻光冲来,却突然停住了。

“哼哼!你说谁是没用的家伙?”此时,幻光竟然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似乎十分悠闲的样子。

“衣服又脏了,无尘在的话又该拍我了!”幻光竟自言自语起来。

“哼!你以为你活的了吗?”冷尘冷冷地说道。

“你认为我还是个活人嘛?”幻光反问了一句,令冷尘一下子没了话语。

“不管你怎么样?今天我要将你的魂魄从此打得云消雾散,我——”冷尘突然觉得身体不对劲,似乎身体充满了无限的战斗力,但是又好像有一股强大的气在自己的体内和另外的气在抗衡,弄的他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

“你?你做了什么?”冷尘恐惧地向幻光问道。

“没有什么,只是将我的力量送给你而已,就这么简单,而且是免费赠送,你说你得到的好处多不多?”

“我——你——”冷尘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身体突然膨胀了起来,越来越大,越来越圆,最后,就向充多了气的气球一样爆炸,而后一切都平静了下来。

幻光来到了及阳的身边,“你这个家伙,不知道爱惜我的身体,弄的我的肉体这么烂,要是无尘看到了该多心疼!”

“对不起!我只想——”

“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想干什么,这场战争我已经等了几万年,现在也是时候该有个了断的时候了。以后的路要你自己走,我还要养精蓄锐去接受冷风的挑战!好了,我治好你们,继续前行吧!无尘还等着你我!”

“幻光——!”及阳还想说什么,幻光已化作一旦光芒照在了及阳和韩老头的身上。

及阳感到这束光是那么地温暖,那么地舒服,令人不禁想要好好地睡上一觉。

“既然你累了,就睡吧!”突然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响起,这是第二次出现,及阳像是弹起的皮球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四处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只看到憨憨惊异地看着他和四处安静的一切。

天黑了,原来这里也有白天与黑夜,及阳真的累了,靠在一处石头上就那样地沉沉地睡去

天空似乎已经明亮,有几只鸟儿在轻轻歌唱,如果上帝能听到人们心中那个呼喊的话,我想他也会很愿意将人间只变的只有美丽而无丑陋,只有善良而没有邪恶,但是作为自然的规律,有生就必须有死,有善就必定有恶,有富有就一定有贫穷,这是自然的规律,是无法更改的。

所以,及阳从心里虽然极不情愿去伤害任何一个生灵,即使那个家伙是一只恶魔,即使他做过让人不能原谅的错事,及阳也不愿就此了结他的生命。

然而,要去得到什么酒必须失去什么,这是我们亘古不变的道理,但是总是有些人总想要得到一切,就像天下都是他一个人的一样,那么他必定会失去一切。

及阳真不愿起来,可是——

“憨憨!!!”及阳刚睁开眼,就大喊了起来。

憨憨半睁开眼睛,看了看及阳一眼,又靠在及阳的身边沉沉地睡去。

“你——你把你的口水都流在我的身上了,起来,快点起来,好恶心啊!”

憨憨依旧酣睡依旧。

及阳使劲地揪起憨憨的耳朵,疼的憨憨使劲地叫了起来。

“干吗啊,及阳?”憨憨不满地怨起及阳来,“你看看我都累成这个样子了,而且为了你,我抛弃了和主人在一起的机会,而且还好几次救了你,你不感谢我,还如此地残忍地对待一只弱小的小狗,你看我这么可爱,又这么讨女生喜欢,你竟对如此可爱的小狗如此残忍,你太无人道了。”

及阳足足愣了三分钟,心中急速盘转,忽然发觉不对,“好你个憨憨,在外面拼死拼活的可是我啊,而且是你自己自愿跟我来的,况且好几次都是我救得你!”

“算了,算了,那么小气干什么?不过你就是没我讨女生喜欢吗?!”憨憨一副原谅人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样子?”及阳很是不爽。

“哦,我饿了!及阳,弄些吃的嘛!你看我肚子都饿瘪了!”说着憨憨就要凑过来,及阳一躲,“你自己弄去,我才懒得管你!”

“别生气吗,我承认你比我受女生喜欢,可以了吧?去给我弄吃的吧!”

“你离我远点!”及阳大声的喊了一句。

憨憨一看,知道自己惹及阳生气了,只好自己灰溜溜地跑到外面寻找食物去了,要出门时,他看了及阳一眼,发现他正背对着自己,知道他真的生气了,只好垂头丧气地走了出去。

“憨憨,你看这是什么?”及阳一回头,发觉憨憨没有了。

“这个笨狗,谁会因为这点小事生气啊?真是的!”

及阳此时正对着一幅墙壁上的画发呆,画倒是没什么美感可言,可是画上却画了一个结局,一个女子紧紧抱着一个男人,男子已经失去了两只胳膊,嘴角流着血,旁边还站着一个人,但是似乎他不是人,及阳看到那个站着的家伙怎么感觉那么的熟悉,但又想不起哪里见过。但等到及阳再仔细看时,却惊异地发现画中的女子和一个人很像,那个人是——无尘。

而女子怀中的男子竟是及阳自己!!及阳愣了,彻底的呆掉了。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不可能是这样的!这绝对不是最后的结局!”

及阳又向旁边看去,眼睛一下子瞪得好大——

憨憨心中很是不爽,“臭及阳,烂及阳,死及阳,不给我找吃的,我怎么找的到,都快饿死我了!”

“咦?!那是什么?”憨憨突然发觉在不远处似乎有果子的模样,而且随之,诱人的味道与颜色同时向憨憨传来,憨憨迫不及待地跑了过去。

满树的果子,果子的香味飘满了整个四周,馋的憨憨的口水不停地滴落了下来。

“喂,你是哪来的笨狗啊?”一个声音从林中传来。

憨憨向声音来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猴子从一棵树上跳了下来。

“你哪里来的笨狗啊?”

“什么?你在问我吗?”憨憨四处望了望,似乎在说你说的不是我吧!

“就是你啊!在向哪里看啊?笨狗!”那只猴子似乎在故意惹恼憨憨。

憨憨果然恼羞成怒,一下子变回原形,巨大的躯体震动的四周也扬起了灰尘。

“好,我就是等你变身呢!”说着,那只瘦小的猴子突然也开始起了变化,身体在逐渐的变大,一点点的生长,不多时已经变得和憨憨差不多大了。

憨憨一怔,没想到还有和自己一样能变化的生灵存在。

“怎么样,害怕了吧?”小猴子,哦,不,是大猴子得意地看着憨憨。

憨憨面无表情地看着它。

“你这是什么表情,难道你不害怕吗?”猴子问憨憨。

“长那么大又有什么用?”憨憨的口气令猴子很不爽。

“大了没用?那我看看你究竟害不害怕?”说着,猴子,摆了一个相当难看的POSE,令憨憨差点晕倒!却同时,猴子的身体又开始生长,生长的程度完全超出了憨憨的想象。

“不要再长了!”憨憨说了一句。

“怎么?害怕了吧?我早就说过你会害怕的!”

“你把果子都弄坏了,我怎么吃啊?我还有一个伙伴没吃呢!”憨憨冒出这么一句话,气的猴子差点晕过去。

“就知道吃,你这条死胖的笨狗!”猴子又给憨憨加了形容词,可见他是生气了。

“嗯?难道你不信我能将你打倒在地上,让你不能爬起来吗?”憨憨眯缝着眼睛。

“什么?你不信我一脚能踩死你吗?你这么小!”此时的猴子已经长的比周围的山都要高。

“那就试试吧,小家伙!”憨憨信誓旦旦地说着。

“什么?你竟敢叫我小家伙?我可比你大了不知有多少倍,看我不踩死你!”说着,猴子就伸出他那只大脚向憨憨踩去。

“我踩,我踩,我踩不死你!”猴子似乎对憨憨有无尽的仇恨,使劲的踩着的同时,还不忘了口中咒骂着。

“你个死憨憨,我踩不死你!看我踩,我使劲踩!”

“你怎么知道我叫憨憨的?”在猴子的头顶上,憨憨正拿着一个水果吃的香呢!

猴子一怔,突然发觉自己脚底下似乎没什么东西,抬脚一看,果然什么都没有,而那只该死的笨狗竟爬到了他的头上。

“你管不着,你给我下来,你个死笨狗!”猴子气的乱抓自己的头,却仍听到憨憨悠闲地边吃边问他。

“小猴子,你变这么大干嘛啊?是不是看我够不到水果要帮我摘水果啊?”

猴子气的牙齿咬的直作响,“有本事下来咱们单挑,别东躲西藏的,我最看不过你这种人!”

“你看不惯,是你自己的事,与我无关,何况我又不是人!”

猴子这下子可真的发怒了,“好你个憨憨,别瞧不起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只见猴子突然一下子从那么高变回了原来那么小的模样,这到没什么,可怜了憨憨,突然悬在空中,手还抓着一个水果,从空中就笔直地做自由落体运动了。

“臭猴子,你干什么?我还没吃饱呢?快点再变回去,让我吃饱你再变小。”

猴子惊奇地看着憨憨那么大的一堆,从空中落下,却轻飘飘地落在了地上。

“看什么看,没看过这么帅的狗吗?”憨憨完全一副陶醉在自己的能力中了。

“我只是好奇你吃完了这里的水果,肚子就没有一点反应吗?”

“什么?你说什么?”憨憨突然感觉自己的肚子开始作响,不一会开始剧烈的痛起来。

“你到底对这里的果子做了什么?”憨憨捂着肚子痛苦地说道。

“没什么,只是加了一些作料而已!”猴子得意地摇了摇尾巴。

“你太卑鄙了!厕所在哪里?厕所——”

“你就去那个深谷吧!千万别在这里,弄的这里好臭的!”

憨憨忽然开始坏笑了起来,“我就在这里解决,你又能怎么样?”

“你?你太恶心了!”

“谁让你用这么恶心的招数。”

“算了,给你解药。受不了你了!”说着,猴子递给憨憨一瓶东西,憨憨竟什么都没顾,一抬头就喝了下去。

“你怎么知道我叫憨憨的?”憨憨喝完之后,果然觉得肚子很好受了。

“这个——”猴子有些犹豫。

“你是谁?”憨憨打算刨根问底。

“算了,告诉你吧,我叫灵预,能预测到即将要发生的事情,而且对于出现在我面前的一切生灵,我都能准确地知道他的过去。”

“哦,这样!那你——”憨憨猛然间觉得有一股气不对劲,是及阳的气。

“及阳怎么了?难道又犯了他的毛病了吗?”憨憨吓出一身冷汗。

“憨憨,你怎么了?”

“你是不是能预知要发生的事情?”

“是啊!怎么?”

“那将要发生什么,你知道吗?”

灵预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

“不,我知道,但是我不能说,因为这是一场无法抗拒的命运,是他的命运,也是我们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