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5章 是你吗,及阳?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54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憨憨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傻傻地就看着眼前这个人,憨憨不知道究竟该不该相信眼前的这个人就是及阳,虽然他的气是那么地像及阳,然而,他的面貌跟以往及阳的任何的时候都不一样,那是怎样的一种面貌啊?

是兽,的确是兽,是怎么样的一种兽啊?无以用言语来表达,只能让人的恐惧来描述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模样,因为即使是灵预能预料到这一切的到来,但他也没料到及阳的变化会带给他如此的一种恐惧。

“及阳你怎么了?及阳?!”憨憨跑去到及阳的面前,灵预想拦已经拦不住了,憨憨眼看就要跑到及阳的面前时,突然被一股强大的力量弹了回来,憨憨一下子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嘴角出现了血。

这时憨憨感到有一双手扶住了自己,而且一股香气飘来,令他心神一荡,回头一看竟看到一张美丽的脸,一下子让憨憨看呆了。

“看什么看?不认识我了?”

“嗯?你是?”憨憨搜遍了整个记忆,也想不到在哪里见过这个美丽的女孩。

“好你个憨憨,竟然这么快就把我给忘了,你死了算了!”

“可是,我的确不认识你啊!”憨憨很憨地回了一句。

“我是灵预,知道了吧?”

“啊?!!!!”憨憨惊得张大了嘴,夸张的程度你可以自己想象,有多夸张就有多夸张。

“嘻嘻,见到时间如此美丽动人的女孩,是不是很激动啊?我可是时间最美丽,最聪明,最善良,最——”她想了半天想了半天想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又看到憨憨那一双色咪咪的眼睛,狠劲瞪了憨憨一眼,“反正我是时间最好的女孩了!是不是?”

“嗯!!”

灵预以为憨憨会反驳一两句,却没想到他只是哼了一生,仍然紧紧盯着她看,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憨憨正看得入迷,突然一张毛茸茸的猴脸出现在他眼前,吓得他“妈呀”一生,后退了好几米。

“哈哈哈!这回吓到了吧?我成功了,欧耶!”灵预高兴地跳了起来。忽然她停了下来,看着憨憨的后面表情有些不太自然。

“怎么了,灵预?虽然你现在不好看,但是你变成人的样子真的很好看!你——”憨憨此时看到灵预用手指着他的后面,表情相当地恐惧。

“怎么了?你在指什么?”憨憨一回头,“啊”地一声又被吓回了灵预的面前。

“他又是谁?”憨憨指着眼前的那个极像及阳的家伙。

“你怎么连你的老朋友都不记得了?”那个极为像及阳的家伙这时开口说了话。

“老朋友?为什么你的气和以前及阳的气完全不同,分明就不是及阳,别以为你的样子像他就认为是他!”憨憨此时正理直气壮地说着,因为他知道灵预正看着他。

“是吗?那要不要看看他狂暴的时候的样子啊?”

“什么?难道你知道他——?”憨憨觉得不可思议。

“你不信吗?那么你看看这个是什么?”说着,那个家伙伸出了左手,一股寒气瞬间传来,冷的憨憨一哆嗦。

“怎么样?信了吧!”那个家伙得意地笑着。

“哼!这算什么,你要是——”憨憨刚想说你要有三眼的话,忽然看到那个家伙的两眼中间的正中脑门张开了第三眼,这让憨憨登时愣在了那里。

“怎么样?要不要再看看我的右手啊?不过看到我的右手的时候也就是——”

“是什么?”

“你们的死期!”

“你不是及阳!”憨憨严肃地说道。

“我当然是了!只不过是他的另一面罢了!”那个家伙不羁地笑道。

“另一面?什么另一面?”憨憨抓了抓头表示不明白他的话。

“你还真是一只笨狗啊!连另一面都不知道,当然是他人格的另一面了!”

“你是他的另一面?”

“当然,虽然及阳那个家伙整天装的跟个好人似的,但他的内心却是极其想解放的,解放他的力量,解放他自己的自由!就是这样!”

“那么及阳的另一面在哪里?”这时站在憨憨身后的灵预说了话。

“你是谁啊?小妹妹?”那个家伙极其猥琐地问灵预。

“我迟早会让你知道我是谁的!”灵预也不甘示弱。

“现在你告诉我们及阳的及阳在哪里?”灵预接着问道。

“我告诉你们了,我就是啊!”

“我说的是他另一面,善良的一面,而不是你这个混蛋!”

“呦!呦!我可也是及阳的一部分啊!谁没有缺点呢?你说是不是,憨憨?”

憨憨愣愣地点了点头,“嗯,说的也没错!”

灵预气的一下子捶了憨憨一拳,疼的憨憨一咧嘴。

“你干吗打我啊?”憨憨无辜地看着灵预。

灵预扭过头,不理憨憨“我愿意,你管不着!”

“你——”憨憨被灵预好气,“不可理喻!”

“喝!还用上了词了!”

“我用怎么了?你管不着,小猴子!”憨憨朝灵预办了个鬼脸。

“你叫我什么?”此时灵预被气得脸通红。

“你管我叫你什么?”

“你——”灵预又要抬手砸憨憨。

“你们还有完没有?那个傻傻的家伙就在那里啊!难道你们没有看到吗?”那个家伙用手一指一直呆在一旁,没说一句话,只是看着他们的那个怪兽。

“怎么会?”憨憨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及阳无论如何也是人,根本不可能变成这个样子的。那可是妖兽的模样。

“怎么?不相信吗?要不要我把他给拉过来让你们瞧一瞧啊?”说着,他突然冲了过去,未等那个怪兽及阳反应过来,已经被这个家伙拉到了憨憨他们面前,吓了憨憨他们一跳。

倒不是因为怪兽及阳的模样,而是那个家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跟本无法看清他怎么过去的。

“好及阳,你说句话啊!让他们知道你是谁,否则我杀了你,都没有任何的意义。”

那个及阳抬起了头,脸上一道重重的红色骷髅图案,衬着血红的双眼令憨憨和灵预心中一冷。

“憨憨!你找到吃的了吗?”

憨憨一愣,旋即清醒了过来,这个怪兽及阳才是真正的及阳,因为只有及阳记得他出去找吃的去了,而那时及阳还好好的。

“及阳,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及阳没回答憨憨的问题,而是冷冷地看向灵预,“你是谁?”

“她是我在找东西吃的时候遇到的一个朋友,她不是坏人!”憨憨急忙解释道。

“我又没说她是坏人,我只是想问她,她是谁!”及阳的口气还是那么冷。

憨憨还想说什么,被灵预拦了下来。她走到及阳面前,“你看到了吧?”

及阳点了点头,“但为什么会是这样子?”

“因为是天命,无可抵挡的天命,连我这个知道一切的人都被天命玩弄着,更别说你们这些对未来一无所知的人们!”

“是吗?我倒不这么认为,我不信任何的命运,我倒是更相信自己的拳头与力量,只有这两样才能救出我的无尘!”

“这样啊!那你就太可悲了!”然后,灵预与及阳两人开始对视。

憨憨听的云里来雾里去的,“你们在讲什么啊?我怎么一点都不懂啊?及阳,告诉我你究竟怎么回事啊?”

“憨憨,这事不关你事,最好你别插进来!”

一句话把憨憨憋得哑口无言。

“如果我把你杀了,命运是不是就会改变呢?”及阳突然说出的话令憨憨一惊。

“在这之前,你还是先试试能不能过自己的这关吧!”

“那好吧!我把他收拾掉,就来找你!”

“随时欢迎!”灵预微微一笑,及阳冷冷地走开。

憨憨这时才迎了上来,“灵预,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没事,你看着就行了!”一下子把憨憨又憋了回去,急的憨憨四处乱走。

及阳拖着厚重的腿来到那个嘻哈哈的家伙面前,“你就是我心中的另一面?”

“不错啊,不过现在谁是真正的及阳,倒还不一定说的清呢!”

“是吗?要不要试试?”

“试试就试试!”刚说完,那个家伙左手的寒冰龙就已经冲了出来,急速地向及阳冲去。

及阳似乎极其的笨重,一下子就被冻在了冰里。

“还真是没用呢!”那个及阳冷冷地笑道。

“你说谁没用呢?”冰中传来一句话。

那个家伙并没有惊奇,“我说嘛!要是这种程度就完事的话,那就太不配做我的前身了!”

“试试这个怎么样?”说着,他右手中的死生已经开始变化,凌厉的刀锋,明显让人感觉到一股杀气。

及阳刚从冰中破冰而出,忽然感觉到一股杀气冲来,急速地换了个分身,自己跳到空中。

那个家伙咧嘴一笑,“果然有两下子,这下子有的玩头了啊!”

“玩儿?难道你觉得这只是玩儿吗?”及阳还是那么冷的口气。

“对于我来说,这就是玩儿,我才不会管会杀了谁,即使杀了自己也无所谓!”

“是吗?那无尘呢?”

“那个女人,你已经为她付出够多了,我才懒得管她的死活呢!”

“这样吗?”

“是这样你又能怎么样?”

“那我可以不要你了——————”

及阳面对着对面的那个家伙,那是曾经的自己吗?或许是,或许不是,自己的内心竟然是这种样子吗?那是不是自己是在是太可怕了呢?

这个世界总会有些东西或者事情,或者人,上帝总不会给他十全十美,或是有着美丽的外貌,却有着肮脏的心灵,或是有着美丽的心灵却被赋予一副丑陋的面貌,就像现在及阳所面对的自己一样,及阳知道这个拥有着像怪兽一样的外貌的肉体才是真正的自己,而另外的那个家伙虽然保持着自己的原来外貌,但是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他的心的存在。

“怎么?舍不得杀我吗?”那个家伙讥笑道。

“还是你根本不敢杀我!”他又凑近及阳冷冷地说了这么一句。

及阳邪眼看了他一眼,“你说我不敢杀你?!”

那个家伙一惊,随即又恢复了冷笑的样子,“你以为你杀了我,你自己还能好的了吗?告诉你,你将永远保持那个样子不再回复,永远,是永远,我的好伙伴,哈哈哈!”那个家伙说完大笑了起来。

及阳皱了皱眉头,没想到这件事情是这么的复杂,或许没这么复杂,只是自己还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而已,还是……及阳突然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些,不由自主与眼前的一切联系了起来。

憨憨和灵预正聚精会神地观看着他们,忽然,及阳转过身来冲外面跑了出去,令憨憨他们一愣。

“无尘!无尘!无尘你在哪里?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你能出来见见我吗?你为什么不肯见我?我究竟做错什么了?上天为什么这么对我?”说着,说着,及阳竟哭泣了起来。

天空是否真的如心情一样,及阳在哭,天空也开始飘起了小雨,雨水混着及阳的泪一起滑落下来,低落在地上,变作思念!

“及阳!是你吗?你在哭泣吗?为什么要哭泣?你不是来救我的吗?”一个声音从空中传来,是那么的柔和与熟悉。

“无尘!无尘真的是你,我就知道你就在这附近的,你能出来见我吗?”及阳高兴的像个孩子一样差点跳起来。

“不,我不能!”

“为什么?”

“因为只有你能听到我的声音,而别人是听不到我的声音的,这是因为我在用心和你通话,及阳我知道你的心,你也明白我的心吧?”

及阳点了点头。

“那也知道你不该放弃的!”

“什么?!”及阳显然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我感受的到你在恐惧,你在害怕,你到底在害怕什么?我知道,你是在害怕你会像你在那扇墙上的画一样,控制不住自己而伤害了自己身边的人,尤其是我,对吗?”

及阳呆了,因为现在无论他在想什么,无尘都会感觉的到,而且即使是一点点的隐瞒也逃不过心灵的透漏。

“及阳,你爱我吗?”

及阳再次听到了这句曾经让他后悔一辈子的问题,毫不犹豫地就说了出来:“爱!无尘,无论是等待多久,无论是经历多么大的艰难险阻,我一定要救出你,而且,无论是到海角天涯,无论是海枯石烂,我都会一直爱着你,到永远!!”

“呵呵!及阳,你知道吗?曾经有一个人也曾经对我这样说过,但是,他却抛弃了我一个人离去了,我不想再孤独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你知道吗,及阳?”

“我知道,无尘,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一定答应你,我不会死去,更不会轻易地放弃,永远不会让你一个人肚子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谢谢你!及阳!!”

及阳还想说些什么,却感觉这个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弱,最后完全消失在了及阳的心海中。

“及阳,你没事吧?”憨憨和灵预跑了出来。

“嗯,没事!还有更大的挑战等着我呢,我怎么可能会轻易地死去呢?你说是吧,憨憨?”

憨憨一愣,心想:“这个家伙傻了吧?怎么说出的话竟莫名其妙!”

及阳回到分身的那个家伙那里,没想到那个家伙竟没走,老老实实坐在那里等着及阳回来。

“你怎么没走啊?”及阳故意问那个家伙。

那个家伙头一转,坏坏地一笑:“我干嘛要走啊?难道你不想打倒我吗?那个叫什么无尘的不是要你勇敢地面对我吗?”

及阳一惊,想不到这个家伙不只是自己的分身或者是自己的另一面那么简单,而且自己的所思所想,所遇与所认知,这个家伙统统的都知道,这让及阳感到有些棘手,也是,人们最容易面对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既然你什么都知道的话,那么我也就不会再废话了!“说着,及阳就迈着沉重的步伐向那个家伙冲了过去。

“哈哈哈!笑死我了,原来缺少了我,你竟是这种无能的家伙!“说着,那个家伙一闪身,已经来到及阳的身后,重重地给及阳来了一脚。

及阳只觉得有股强大的力量从身后传来,及阳站立不稳,狠狠地来了个狗啃屎。

“喂!你只有这点力量啊?难怪我被你这种无用的性格压抑这么多年!”那个家伙冷嘲热讽的对着及阳。

“哼!还没完!”及阳说着,就站了起来,又再次冲那个家伙冲了过去。

“我不是说过没用了吗?”那个家伙很是不耐烦及阳这种执着的样子。

“就是因为你这样没用的执着,才让最心爱的人离你而去,才会被他人利用,最后落得孤独而死,而今生你又如此的执着,你到底为了什么?为了什么?幻光?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那个家伙突然将幻光的名字说了出来,及阳一愣。

“你到底是谁?是我心中的另一面吗?为什么——?”

“你是想问为什么会知道幻光吗?”

及阳没回答,只是看着他。

“哼!不说,我也知道,我告诉你,我是你前生与今生共同拥有的一面,我潜在你们的灵魂中已经很久、很久了,我一直在找个机会逃出,哦,不,应该是掌握我自己的命运,你们一直在承受着命运带来的一切,可是我不,我才不会让命运来主宰我的一生一世,告诉你,我要霸占你的整个灵魂,还有幻光那个家伙的整个灵魂!”

及阳听的发怔,他不明白这个家伙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但他知道这个家伙不再是自己的另一面,也是自己前生幻光的另一面,而此时面对的对手简直就是对自己最大的考验。

杀之,则自己永远无法回到当初为人时的模样,不杀,一旦自己的灵魂被其占据,后果将不堪设想。及阳就在这种思想下,不停的思索着,到底是该杀他,还是不该杀他。

“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哦,你应该想想该如何伤的了我,因为你现在连跑起来都那么费劲,笨的简直跟只鸭子没有任何的分别!”

“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去救无尘,会不会好好地陪在他身边,不让他受一点伤害,不让他孤独、寂寞?”及阳竟问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反正憨憨他们进来的时候,及阳说着这么一个让他莫名其妙的问题。

“无尘?我会杀了他,因为他让我的心好痛、好痛,我可受不了这么样的痛!”

“是这样吗?”及阳冷冷的再次问他。

“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可以让我先杀了你,你就知道我做的是什么了!”

“那我就是非要保护好自己不可了?否则,无尘就会受到伤害,是这样吗?”

“可以这么说吧!!”

“哼哼!!”及阳发出了几声冷笑。

“你笑什么?难道你还认为能杀的了我吗?”

“不,我在笑我自己,怎么内心中会有你这种东西出现!”

“你说我是东西?”那个家伙有些恼火。

“你不是东西吗?”

“你才是东西,我不是东西,哦,不,我是东西,不,我不是东西——”那个家伙说了半天,骂了自己半天也没搞明白他到底是不是东西。

及阳微笑着,憨憨和灵预已经笑的不行了。

那家伙看他们一笑,才反应过来,“你才不是东西,你个笨蛋!”说着,他就急速地向及阳打了过来,及阳很艰难地躲过了他的第一下攻击,但是第二下、第三下,……一拳又一拳地全部打在了及阳的身上,及阳的嘴角边开始流出了血。

“及阳!”憨憨有些担心,灵预却在一旁拦住它,“这是他自己的战斗,让他自己来完成!”

“怎么了?花不了了手了吗?”那个家伙一边打着,一边问道。

“那你就去死吧!最后一击,让你魂归天堂,”说着,他举起右手,凶猛地向及阳捶去,只见一声巨响,一股尘烟飘了起来,一个人落地的声音传来。

及阳的头开始有些发晕,“这样不行的,这样我会死的,这样我就救不了无尘的,这样我就不能实现我的诺言,陪伴无尘一生一世的!”及阳的头脑中所有与无尘在一起的画面开始一个又一个地浮现,从开始到现在,无尘的影子就想一根绳子一样拴住了及阳的思想。

那个家伙很是得意,“没想到,你竟如此的脆弱,不堪一击,奇怪了,为什么我要你这种家伙来支配?难道——”忽然他从烟雾中看到一个人走了过来,而他的气与他的样子令及阳的这个另一面吓得有些颤抖。

“你是谁?”他的声音有些颤抖。

“难道你连我都不认识了吗?你还真是健忘,又没眼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