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6章 又一次的蜕变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65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凉凉的风拂过,憨憨打了一个寒战。

“灵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能预言未来吗?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难道及阳不是人吗?”憨憨急切地想知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看着就行了,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只能看到未来很短的一段,至于怎么走向,这可不是我能预知的!”

“什么?你都不知道?!!”憨憨似乎相当的惊讶。

“怎么?不行吗?”灵预一瞪眼。

“行!行!行!”憨憨可不愿惹这位大小姐。

而此时,那个家伙已经和烟雾中走出来的那个人对视了许久。

“哦!原来是你啊!我的好伙伴!”那个家伙哈哈大笑起来。

憨憨此时才知道那个从烟雾中走出来,如同恶魔一样的人竟是及阳,愣的他好久没换过神来。

“是我,我一直在奇怪为什么我的身体一直是那种笨重的样子,现在才知道,原来是为了成为这个样子而准备的!”

“那你认为这个样子就能杀的了我吗?”那个家伙冷冷地笑道。

“不试试又怎么知道呢?”刚说完,及阳忽然消失不见。

那个家伙感到后面似乎有人,快速用左手挡住了攻击,才发觉及阳已经来到了他的身后。

“不错嘛!速度有提升!”那个家伙竟然没感到吃惊,这令及阳感到诧异。

“是吗?你认为只有速度吗?”瞬间,及阳的力量急剧增长,压的那个家伙一步一步往后退。

那个家伙吃力地挡住及阳的攻击,感觉相当地不爽,一下子跳出了及阳的力量之外,“既然这样,看来有必要用用这个了!”

及阳一看,他的右手已经开始变形,一把剑出现了他的手臂上。及阳甚是惊诧,“没想到死生也跟着你?!”

“告诉你,剑只会随着强大的主人,而不会随着那些软弱心肠的人,像你,我的伙伴,你太仁慈了,总是在杀完一个生命之后忏悔,你到底在为什么忏悔,这太让我不爽,就连幻光那个家伙也是一样,你们到底在忏悔什么?到底有什么不敢的?到底在害怕什么?”那个家伙狂吼着,拿着死生向及阳砍来。

及阳冷冷地看着他过来,随手一抬,一下子拿住了死生的剑刃。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那个家伙无法相信自己眼前的一切。

“你知道这把剑为什么叫死生吗?”及阳冷冷地看着他。

“因为他是用来救人的,是让死的人获得重生的剑,而不是用来杀人的,他的本性不是杀人,而是救人,你懂不懂?”及阳狠劲地将剑拨开,一拳向那个家伙砸去,一下子将那个家伙砸到几丈远,红色的血从他的嘴边流了出来。

憨憨他们刚想喊好,忽然看到及阳的嘴边也同样流出了血,高兴的劲头一下子没了。

“灵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憨憨着急地问道。

“原来竟是这样!”灵预说着一句令憨憨摸不着头脑的话。

“是怎么样啊?你告诉我啊?”憨憨急的就像马上跳了起来。

“他们是同体,无论是哪一方受伤,另一方也会受到同样的伤,如果有一方死去,那么另一方也会同样死去!”

“什么?那及阳岂不是无论怎么做,都会让自己受伤吗?”

灵预无奈地点了点头,憨憨心中为及阳捏了把汗。

“怎么样?我的伙伴,你还不明白吗?你我是同体,即使我死了,你也难逃一死!”那个家伙大笑了起来。

及阳仍旧冷冷地看着他,忽然又冲了过来,一拳又一拳地向那个家伙砸去,那个家伙的身体不断地出现伤痕,而及阳也是出现同样的伤痕。

“及阳!你这是干什么啊?!”憨憨实在忍不住喊了起来。

而这边,及阳根本像没听到憨憨的叫喊,仍旧不停地向那个家伙砸去。

那个家伙开始还不在乎,反正你受同样的伤,最后你也不敢杀我,可是慢慢地他发现,及阳竟像是要致自己于死地,而全然不顾自己的伤是怎么样。

“你要干什么?你个笨蛋,这样我们都会死的!”那个家伙有些恐惧。

“没想到你也在恐惧啊?!”及阳擦了擦嘴边的血,冷笑着。

“我为什么恐惧,恐惧的应该是你,你没发觉幻光死后我都还存在吗?”

“哦!我正想问你这个问题?为什么幻光死后你却还存在着?”

“这个,因为我可以将所有的伤害转移到一个人身上!”说完,他大笑了起来,而忽然他的身体的伤全然不见,再看及阳时,却已经口中流出了更多的血。

“怎么样?及阳,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我不死了吧?因为我可以让我的另一面死去,而自己仍然好好地活着,因为另一面太善良了,就是这样!”

“是吗?”及阳轻轻地抬起了头,眼中仍是那种不会失败的样子。

“你这是什么眼神,难道你以为可以杀的了我吗?”

“不,我并不认为可以杀的了你,但是——”

“但是什么?”那个家伙有些诧异。

“但是,我可以将你永远的封印起来!”说着,及阳浑身周围开始冒起了一股强大的灵气,那种气,不是要杀生的气,而是要拯救人的气,是为了保护人才会有的气。

那个家伙开始颤抖,接着不停的颤抖,因为他看到了,看到了及阳的那个样子,而那个样子幻光也曾经出现过,那是为了封印冷风才出现的样子。

死去而无光的双眼,血红地罩着整个人的心,枯萎的表情,是送去地狱的呼喊,美丽的长发却是死的召唤。

“不,怎么会这样?绝对不会这样!”那个家伙怒吼着,但是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远,直至消失的无影无踪。

憨憨和灵预看着这不可思议的一切,直至及阳做完一切,回过头来冲他们微笑了一下,突然倒了下去,他们才反应过来,赶紧跑过来扶住了及阳。

“及阳,你没事吧?”憨憨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及阳有气无力地说道。

“及阳,你刚才那一招是什么啊?”灵预有些好奇地问及阳。

“哦,我也不知道,只是自己的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告诉我怎么做!”

“哦,这样啊!看来,你的身体却是与众不同!”灵预下了个判断。

“那是当然,要不然及阳和我怎么能奋杀到第七关了呢?”憨憨似乎很得意。

“切!你算什么啊?估计你都是在睡觉,而只有及阳冲在前面而已!”

“你怎么能这么说?我以我伟大的人格担保,我是及阳的最忠诚、最好的伙伴,要不是我,及阳早就陷到某个梦中已经不能自拔了!”

“得了,你吹吧!”灵预做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你——”憨憨还想与灵预争论下去,突然及阳痛苦皱起了眉头。

“不是吧!及阳,这点笑话你就忍不住了?!”憨憨不无调侃地说道。

“走,你们快走,离我远点,越远越好!”及阳大声地喊叫着。

“你怎么了,及阳?”憨憨不明就里,倒是灵预知道刚才那个封印似乎对及阳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拉着憨憨就往外跑。

憨憨一边咒骂着灵预,一边看着及阳痛苦地在原地滚来滚去,“及阳,你怎么了?”憨憨很是担心。

“头好痛,怎么会这么痛?难道我要死了吗?不,我绝对不能死,我连无尘都还没有救出来,我也绝对不会让她自己孤独地生活在人世间,我绝对不能死,绝对!”及阳猛地睁开眼,浑身有一股强大的气不停地膨胀着,几眼狂吼着,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气释放一些,自己的身体就会好受一些。

“我就这样死去了吗?不会的。怎么会呢?”及阳想着,心中似乎有一个声音传过来。

“你想就这样放弃了吗?”那个声音问及阳。

“不,我绝对从来没有放弃过!”及阳吼道。

“那看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你以为你不是在放弃吗?分明是受不了痛苦的折磨,才会想放弃的,你说是不是?”

及阳沉默半晌,“我知道了,我知道我该怎么去做的!谢谢你!!”

憨憨被灵预拖出去好远,他一直目不转睛地盯着及阳所在的方向看,他只听到及阳的吼叫,而现在却一切显得那么的安静,安静的令人害怕。

忽然,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及阳的那个方向传来,那个力量冲破了一切,不断地上涨着,直至那个闪避被炸的一片碎片,一切又归为了平静。

“及阳!及阳!”憨憨不顾一切地向及阳的那个方向跑去,灵预想拦已经拦不住。

灵预只好跟着憨憨又跑了回来,跟上来时,只见憨憨呆呆地站在一堆废墟前面。

“怎么了,憨憨?”灵预跑了过来。

憨憨用手指了指前面的一处地方,灵预一下子也呆了。

“难道——?”灵预不敢想象。

憨憨慢慢地走过去,拿起那个东西,那是一层皮,具体的说是及阳的皮,因为眼睛还有身上的一切都在那层皮上清楚地印记着。

“死了吗?”憨憨愣愣地问了一句。

“这或许是天意吧!”灵预不知该怎么劝憨憨,更不知道怎么解释这一切。

“可是——”

“可是什么啊?憨憨!”忽然后面传来一个声音,那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憨憨猛一转头,一下子呆在那里。

这里的天气果然是令人捉摸不透,明明好好的天气却突然下起了大雨,及阳看着身后跑来的灵预,心中微笑。

“你不说不跟我们一起走的吗?”及阳笑呵呵地问灵预。

“那个,这个,我怕你们对将要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而被敌人算计,为了保护你们才跟你们来的,你们别以为我是害怕才跟你们来的。”灵预吞吞吐吐地说道。

“看吧!就是害怕才跟来的,那个叫什么这个地方没银子几百两来着?!”憨憨一旁打鼾鼾。

“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灵预无意间接过来,突然觉得上了当,一下子捂住了嘴。

“我才不是呢!是吧,及阳?”及阳微笑着点了点头。

“你看,你看,连及阳都说我是为了你们好才跟来的!”灵预得到及阳的认可,得意地对憨憨说道。

“及阳才没说呢!是你自己那么想的好不好?”憨憨笑声嘀咕道。

“你说什么?”灵预作势要给憨憨一拳。

“没,没有,我说你真是为我们的安全而来,真是太辛苦您了!”憨憨吓的赶紧改口说。

“这就对了!乖,以后有骨头,大姐姐一定会第一个给你的啊!”

灵预的话令憨憨气的只得冲她叫了一声,没办法,谁让及阳都反对她来呢。

及阳此时将右手使劲地攥了攥,发觉似乎有些与以前感觉不一样,“难道是脱了一层皮的缘故么?”及阳心中甚是不解。

自从将自己的另一面封印,而自己脱了一层皮之后,及阳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及阳还真是想不出,也感觉不到。本来还以为灵预会知道,但现在看来,灵预也不可能知道。

憨憨与灵预一边绊着嘴一边走着,及阳忽然停了下来,害的后面那两位没注意,差点一下子撞到及阳的身上。

“怎么了,及阳?”憨憨有些疑惑地问及阳。

及阳没有回答,只是看着眼前的这座门,似乎这门的背后有什么在同样看着他们一样。

“憨憨,能把这门打开吗?”

“当然,就让你们瞧瞧我的力量,小瞧人的力量可是很可悲的啊!”说着,憨憨变回原形,身体急剧增长,不一会就变成了猛兽的模样,回头还看了看灵预一眼,那意思是怎么样,你不行吧?气的灵预瞪了他一眼。

憨憨使劲的抓紧地,将地面抓出了一个大坑,猛地向前冲去,伴随着猛烈的风,眼看憨憨就一头撞在门上,突然门开了,憨憨一下子扑了个空,来了个狗啃屎,笑的灵预前仰后合。

憨憨变回人身,摸了摸撞得生疼的头,再一看及阳他们已经走了进去,“等等我!”憨憨也顾不上疼痛就跟着跑了过去。

“这就是第八关吗?”及阳自语道。

“错,这仍是第七关。”一个声音飘然而至。

及阳向这个声音的方向望去,却是一惊,就在远方的一棵树上,一个家伙正坐在那里,悠闲地抽着烟,而他周围却是五六个美女相伴。

“还算可以吗!幻光,竟然将之前我施的法都过了,还真是了不起呢!”那个家伙说的很轻松,却让及阳听的出了一身冷汗。

“如果之前都是这个家伙施的法的话,那么他本身的力量究竟该有多高?他究竟又隐藏了多少实力?”及阳无从得知。

“是不是想知道我有多少的实力呢?”

及阳一愣,没想到自己想的他竟然能看穿。

“你到底是谁?”及阳问道。

“我?我只是一个无名小卒,我很弱的,因为怕我受到伤害与寂寞,所以冷风大人才给了我一个特殊的能力,哦,不,算是两个吧!”

“你什么意思?”及阳对这个家伙感到无语,因为他一直在烟粉中,美女相伴,却是逍遥自在。

“我可以创造更多的美女,可以创造人的梦境,这就是我的能力!”说完,他不忘冲旁边一妖冶女子微微一笑。

“那么,韩爷爷与我的另一面是不是都是你创造的?”

“也不完全是,生命就是虚虚假假,亦真亦幻,既有真实,也有梦幻,这就是人生的缺陷,也是你们人类的缺陷,总是希望真实变作梦幻,梦幻变作真实!”

“这样吗?但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只要救出无尘就可以了!只要杀了你,距离救无尘就应该很近了,是不是?”

“你以为你杀的了我吗?”

“那就试试!”说完,及阳瞬间不见,那个家伙一愣,随即感觉不妙,及阳已经勒住了他的脖子。

“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吧!”

“梦真!”他有些颤抖地说道。

“好,告诉你我叫及阳,风及阳,不是叫什么幻光,我根本不是他,记住,杀你的人是我,而不是他,再见,梦真!”说着,及阳狠命地一使劲,忽然及阳感觉不对劲,再仔细看时,却发现自己竟抱着一根树干,而树干已经被自己折断,而梦真却在远处哈哈大笑着。

“不好意思,跟你开个玩笑,没想到你就真的上当了!哈哈哈!”梦真笑的不亦乐乎。

“梦真?灵预,你听着像不像出家人的名字?我怎么觉得这是个法号呢?”憨憨来了这么一句,让梦真一下子停止了笑声。

“嗯!我也这么觉得,梦真,没准他是从哪个寺院逃出来的,你看看,他的头,连根头发都没有!”此时憨憨他们才看清梦真的头上果然连根头发都没有。

及阳心中一凛,心道不好。

憨憨他们正说的开心,忽然好像有什么东西抱住了他们,一下子跑出去好远。

“谁?是谁?竟敢对本小姐无礼?”灵预刚想发火,一看竟是及阳,再仔细看时,及阳的胳膊上正在流着血。

“及阳,你?”灵预不知道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憨憨保护好灵预,这个家伙不简单。”

憨憨狠劲地点了点头。

“我才不要这个笨狗来保护我呢?”

“你说我是笨狗?”憨憨有些气急。

“是又怎么样?笨狗!”

“你——!”“好狗不跟女人斗!”憨憨被灵预气的无语了。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可以吗?不过是不是太傻了呢?用自己左手的战斗力换取他们的性命,你认为这值吗?”

“你认为呢?”及阳反问了他一句。

“你问我?我宁愿他们都死去,也不愿他们成为我的累赘!”

“看来,你还真的不懂得什么叫做伙伴啊!”及阳似乎有些失望地说道。

“伙伴,是像她吗?”说着,他顺手抓起周围的一个女子,向及阳抛去。

及阳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本能地伸手去接,忽然及阳感觉到不对劲,可是已经晚了,再看时,及阳的右手已经被废了,鲜血顺着胳膊流了下来。

“哈哈哈!幻光,怪就怪你太仁慈了,无论是敌是友,你也不分辨清楚就去营救,这是你的弱点,已经被我看透了,你死定了!”

“你以为我一定会输吗?”及阳冷冷的语气传来。

“难道你认为你的双手都被废了,你还能做得了什么吗?”梦真似乎被及阳的那种不屈的语气激怒。

“手废了又如何?即使死了又如何?”

梦真听着这话就是浑身打了个寒战,此时一女子正要上来讨好梦真,被梦真一脚踹开,打回了原形,竟是狐狸所变,其他的女子一见也纷纷地变回原形逃之夭夭。

“那我就让你死个痛快!”梦真恼怒地向及阳扑来。

及阳一闪身,梦真早已来到及阳的身后,“死不怕,是吗?双手废了,也无关紧要,是吗?”梦真像疯了般狂怒着,及阳的身体瞬间已经被打得遍体鳞伤。

“憨憨,你快点想点办法啊!要不然及阳会被打死的!”灵预摇着愣愣的憨憨,憨憨没说话,只是向不远处指了一下。灵预顺着方向看去,竟发现及阳正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看着梦真疯狂地打着那个“及阳”。

“这,这是怎么回事?憨憨!”灵预有些莫名其妙。

“我加及阳可没那么容易就挂掉的,好像及阳在观看梦真的战斗方式,因为他的能力太特殊了。”

“哦,原来这样!”

梦真打着、打着,嘴边忽然微笑了起来,站在旁边的及阳一愣。

“幻光,你看够了吗?你是不是以为只要我将我的战斗方式全部展现出来,你就一定赢的了我,是吗?”说着,梦真跳了出去。

“告诉我,幻光,无尘究竟有什么吸引力,叫你如此地为她卖命,无论是幻光也好,还是你现在这个什么及阳也好,为什么都为这个女人宁愿放弃自己的生命,究竟为什么?”

及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对于你这种没有感情的生物来说,你不会明白的!”

“如果你想要她的身体,我可以满足你,看,怎么样?”说着,梦真瞬间变出一个和无尘长相一模一样的人来。

“还有,如果你要更漂亮的,我也会变出来,看看,快看!”说着,他已经变出了许多的美女,看的憨憨直流口水。

及阳仍是冷冷地看着这一切,似乎这一切都与自己无关一样。

“难道你对这一切都无动于衷吗?难道你对于这些美女没一点心动吗?”梦真似乎真的开始有些发怒。

“还是你已经失去了对女人的兴趣,真的成为了俗世出家之人?”

“不,都不是!”及阳轻轻地说了出来。

“那是什么?”

“因为,我的心中永远都只有一个人,也只会有一个人,永远不肯能有第二个人替代她,无论生与死,无论艰难与险阻,我都要陪她在一起,永远!绝对不会再让她孤独地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那个人是谁?”

“无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