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7章 为着一个人值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73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不知道这时间是否真的有真爱存在,是否真的可以与自己喜欢的人享受一生一世,但总有太多的时候,自己喜欢的人却不喜欢自己,但是自己却痴情的守护着那份情,直到有一天发现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新娘,这到底是痛苦,还是什么?总是在爱着的时候说着祝福她能过的更好,总是在爱着的时候说着只要她开心,自己怎么样都无关紧要,而当一切成为了现实,为什么心仍会痛?这是爱吗?

反正及阳从来就没有想过再去爱过另外一个人,即使是宋霞告诉他她在暗恋他时,及阳也没想过要真正地陪着她一生一世。

“无尘?那个傻丫头啊!没想到她这么有福气啊?!”梦真的话,及阳虽然很想听为嘲讽的话,但是却感觉不到任何的讽刺,倒是还有一些羡慕的意味。

“你这是什么意思?”及阳问道。

“你还没回答我刚才的问题呢!那个傻丫头究竟有什么吸引力,让你这么地为她卖命?”

“非要回答这个愚蠢的问题吗?”

“哼哼!不管你认为这个问题愚蠢不愚蠢,反正我要个答案,否则——”

“否则什么?”

“否则,我就舍不得杀了你,就只能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直到你说出答案的那一天。”

“我看不必了!今天就做个结束吧,你的术已经对我没用了!”

梦真轻蔑地笑了笑,“对你没用,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说完,他已转瞬不见。

及阳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只是盯着他消失的方向,憨憨注意着周围的一切,忽然发现就在及阳的身后,那个家伙出现了那里。

憨憨大惊,“及阳,你的身后,他在你的身后!“憨憨大声喊着,但令憨憨无法理解的是,及阳只是朝他笑了笑,而后根本没注意身后怎么样,仍是盯着前面的那个方向。

“怎么会这样?难道及阳听不到我的声音吗?不对,他听得到的,他还冲我笑了笑呢!那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憨憨百思不得其解,心想算了,我过去帮及阳,刚想冲过去,被一只手拦了下来,憨憨一看是灵预。

“灵预,你干吗要拦我?”憨憨苦闷地问她。

“别忘记了,如果如他所说,那么咱们之前也一直是在被他迷惑在一种梦境之中!所以,现在还未确定眼前是否是真实的情况下,先做打算再说。”

“打算个头啊!你没看到及阳都遇到危险了吗?”憨憨此时不知从哪里来的一股憨劲,竟然跟灵预吵了起来,狠命要抛开她的拦截,要跑过去帮及阳。

正在他们闹得难解难分时,却见及阳一下子冲向了空中的某个地方,而那个地方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就在及阳向空白处狠劲砸了一拳后,那个地方竟然传来一声痛叫,令憨憨和灵预相当的吃惊。

“刚才那是怎么回事?”憨憨一脸茫然地问灵预。

“我怎么知道?别用那种傻乎乎的眼光看着我!”

“傻乎乎?我这怎么可能是傻乎乎的,这可是很精明的眼神啊!是充满渴望探知的眼神啊!”

灵预一转头,“就是傻乎乎的,是事实,就是无法改变的!”

气的憨憨几乎要跳了起来。

“没想到,真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梦真调侃道。

及阳仍旧冷冷地看着他,看的梦真很是不舒服。

“你怎么老用那种目光看着我?如果这样,我宁愿不要答案也要你下地狱!”梦真被及阳的目光惹得发毛。

“地狱?那是什么地方?”及阳问了一个更让梦真火大的问题。

“看我杀了你!”没等说完,他已经幻化成无数的人影从四面八方向及阳涌来,而及阳仍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

“完了!”憨憨心中暗道不好。

“哈哈哈!看我怎么让你这个狂妄的家伙死掉!”梦真大笑着,无数的人影又出现,同时向一个地方攻去,那个地方就是及阳所在的地方。

“哦,我知道了,及阳肯定是用的分身,那个站在那里的家伙肯定是及阳的分身,而及阳已经在某个地方准备给这个家伙致命一击了。”灵预似乎很有把握地分析道。

“是吗?”憨憨有一万个不相信写在脸上。

“你敢嘲笑我?”说完,灵预就给了憨憨一拳头,把憨憨打出几米远。憨憨疼的只剩下哭笑不得了。

如果果真如灵预所说,此时梦真已经笑的不行了,因为他几百个,乃至上千个分身的伤害足以使十个及阳死上一百次了,因为他的攻击只要是分身就能连带到本体上去,而只要他有一个分身在,那么及阳就无时无刻不在遭受着攻击。

然而,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攻击之后,梦真却惊讶地发现,还是那个地方,还是那个姿势,似乎连表情都没换过,及阳仍是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没有人能挨得住我的攻击而不魂飞魄散的!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还是不是人?”

“以前我也一直问自己这个问题,我自己到底是不是人,可是终究我找不到答案,因为我发现即使我是人又怎么样?不是人又能怎么样?是人,那些人同样会害死我的家人,同样会害死好人;不是人,那些妖兽也同样会救人,同样知道去怜悯人。无论区分与否,还那么重要吗?”及阳伸出了右手,“自从上次的战斗,脱了一层皮,我就感觉到它有些异样,但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并没怎么在乎,直到你告诉我之前那些是梦境与真实的掺和之后,我似乎才知道这只右手正为着什么而改变。”

“为了什么?难不会为了救出无尘那个傻丫头才改变的吧?”梦真正要开个冷玩笑。

“没错,就是为了无尘!”

梦真一下子笑不出来了,因为他感觉到了及阳的右手的那股气,那股与其说是及阳那种人的力量,更不如说是魔鬼的力量,因为即使是梦真也会在这种力量的压迫下感到恐惧。

“哼!谁会怕你什么右手啊?别说一只手,就算你整个身体我又怕过哪里啊?”梦真说的似乎很勉强。

“是吗?那尝尝它的滋味怎么样?”及阳猛地举起了右手,深红色的光芒凝聚在其上,逼迫的憨憨与灵预都没法睁开眼睛。

及阳用力地向梦真的方向砸去,只见无数的光束冲去,无数的力量从四面八方冲向梦真,似乎就像无数的猎鹰要将他撕成碎片。

许久之后,憨憨与灵预才睁开眼睛。

“结束了吗?”灵预问憨憨。

憨憨揉了揉眼睛,“我就说嘛!我们及阳是最强的,没有人能打败他的!”

灵预心想你什么时候说过?刚才还要吵闹着上去帮忙吗?!也没再理憨憨,刚想站起来向及阳走去,及阳忽然冲他们凶猛地冲了过来,吓的灵预一下子傻到了那里。

“难道及阳要杀了我吗?难道怪我骗他们吗?如果让我活着,我再也不偏你们了!”眼看着及阳冲了过来,灵预吓得大叫一声,只感觉一股风吹了过去,睁开眼,发现自己完好地站在那里,而憨憨却莫名其妙地看着她。

“灵预,你叫什么啊?你看你差点就被那个家伙干掉了,还是及阳救了你!”

灵预一转身,此时及阳用左手的寒冰龙已经将梦真的双手冻住。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究竟为什么执迷不悟地去救无尘?”

“究竟是为什么?难道就是你们人类所谓的爱吗?”

“不!”

“那究竟是为什么?”

“因为她不仅仅是我爱的人,更因为她就是我的生命!我怎么能置自己的生命于生死不顾?”

无数的寒冰龙在呼啸着,几乎每一寸地方都成为了冰的天堂。

“谢谢你赋予我右臂的力量,那我就展示一下我作弊的力量作为回报吧!安息吧,梦真!”猛然间,所有的寒冰龙汇聚在一起,将冻着的梦真一直送到高空,而后变作漫天的冰花,飞舞、飘扬!

“这次真的结束了吧?”灵预心有余悸地问道。

“哈哈哈!幻光,你还是太幼稚了,你以为那样我就会死掉吗?死掉的只是我的分身而已,你————”

本来出现这个恐怖的笑声已经令憨憨和灵预感到恐惧了,又听到他的话断然截止,心想糟糕,一定是那个家伙太强大,追了过来准备了结他们。

可是等了许久,憨憨还是没感觉到那个人的气有什么移动,转头看时,忽然发现及阳不见了,他问灵预:“及阳呢?这个时候他怎么能走掉呢?”

灵预却是望着后面眼也不眨一下地看着。

“你在看什么啊?”憨憨一回头,也是呆在了那里。

那里,及阳完全变了样,血红的三眼,血红的头发,血红的右臂加上冰蓝的左臂,金色的衣服。

“这是及阳吗?”憨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家伙就是及阳。

“没错,是他!”

梦真不可思议地看着及阳,“你怎么会一下子找到我的本体?”

“我跟你说过,你的术对我已经没用,本来觉得可以放你一马,既然你这么想死,而且你已经知道了答案,那么你就可以安心地去了!”

“你说什么?”梦真此时才感觉到这一生当中最恐惧的时刻。

及阳再不说话,右手的红光泛起,美丽的死生已经开始生长。

“如果你还想问为着一个人而如此的努力、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到底值不值得话,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切都——值!”

红色的火光如同美丽的晚霞,照亮了整个地方,照亮了前方的路!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及阳站在晚霞的余光中,不知是感叹着时间的流逝,还是在哀叹生命的衰老。

“及阳,你在瞎感叹什么啊?快点进入下一关,早日救出无尘才是啊!”憨憨不解地问及阳。

及阳仍旧望着夕阳,半露的夕阳似乎在预示着黑暗的到来,也似乎告诉着人们过去的就已经过去了,已经无法将它重演。

“何苦呢?”及阳发出了这样的问句。

“‘何苦呢?’?及阳,你在问谁何苦啊?“灵预也很奇怪现在及阳的行为。

“我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我突然觉得越晚救出无尘,似乎更好一些!”

“啪!”的一声,及阳的脑袋已经挨了憨憨的一爪子,

“好你个及阳,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历经千辛万苦,经历数次的生生死死,到底不就是为了救出无尘,能够和她在一起吗?现在你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呢?”

“可是——”

“可是什么可是?连憨憨都不怕辛苦跟你跑来跑去,虽然他没起多大作用,可憨憨还在坚持,你泄什么气啊?”灵预教训及阳,憨憨在一旁听的怎么感觉怎么心里不得劲。憨憨心想:“这是夸我呢?还是教训我呢?”

“可是,如果那张画是真的话,那么,我越接近无尘一天,那么无尘就离生的边缘越近一天。”

灵预一愣,她差点忘了那幅画,其实那张画并非她所作,而是自从及阳来后凭空而生,或许真的就是所谓的天意吧!但不论怎么样,现在重要的还是先救出无尘才最重要。

想到这里,灵预骂了及阳一句:“笨蛋,那画是我画的,是用来吓你们的,憨憨是不是被我吓到过,我就是最能吓人的,人称——人称什么了,憨憨?”

憨憨一白眼,“人称什么,我哪里知道,而且你哪里吓到我了?”

“你个憨憨,就算没吓到你,我也做了努力是不是?”

“这个倒是——”

“是就行,看,憨憨都被我吓到过,更不用说那张画了,我随意弄一下就弄一堆来。”

及阳相当疑惑地看了看灵预,又看了看憨憨。

“我知道了,我会继续走下去的!不过,有个条件。”

“你爱走不走,关我们啥事?走,憨憨,咱们去救无尘,等救出无尘就告诉她,那个家伙不配她喜欢,她是个胆小鬼,是个懦夫!”说着,灵预拉起憨憨就要走。

“等等!”及阳叫住了他们。

“我的条件是如果我再有懈怠或者不愿走下去的话,请狠劲的批评我!”

灵预和憨憨都是一愣,随即相视一笑。

“你不说,我们也会这么做,虽然,及阳我和你认识不久,但我可以看到你的过去的一切,所以,我明白你的心,虽然你的心是好的,但如果那样做,痛苦的不只是你,还有无尘!”灵预劝道。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即使有一天真的要面对,那也只能是天意如此!”

“你知道就好!憨憨我们走!”灵预说着,拉起憨憨就向前面走去,及阳默默地望着夕阳好一阵,才转身而去。

前方的路是那么的远,远的好像无边无际,及阳他们朝前走着,前面的雾霭一直不退,似乎就像是无尽的深渊,要吞掉所有前来的人们。

“什么鬼地方啊?怎么走半天也走不到头啊?不说每一关都有门的吗?这关的门在什么地方啊?”憨憨累的开始抱怨。

“确实,这里的雾的确很奇怪!你说呢,及阳?”灵预砖头问及阳。

及阳转身望了望,“我们迷路了!”

“啊!?”憨憨差点跳起来。

“及阳,你这是什么话?迷路?怎么可能迷路?我们一直都在向前走啊!”憨憨无法相信。

“这个是我们吃剩下的果核。”说着,及阳从脚下捡起一个果核,伸到憨憨他们面前让他们看。

“咦?确实是啊!”灵预肯定的说。

“你怎么这么肯定?”憨憨不解。

“因为上面有你蛀牙的痕迹啊!”

憨憨一寒,心想:“不用这么揭我的底吧?”

及阳扫视着周围,因为在走之前这里一切都很正常,而就在他们走了一段距离之后,就似乎产生了异常,及阳回想着是什么时候开始产生了变化,总会有蛛丝马迹可寻。

“及阳,你在想什么啊?我们该怎么办啊?”灵预有些着急地问及阳。

“暂时先呆在这里,我想肯定有什么地方可以猜出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憨憨他们只好暂时找个地方休息下来。

夜,还真是奇怪,这里也有白天与黑夜,而且黑夜中还有圆圆的月亮与许许多多的星星。

“今天是农历多少了?憨憨!”

憨憨睡得正香,听到及阳的话只是翻了个身,稀里糊涂地答道:“可能初一吧!”

“什么初一啊!你家初一的月亮这么圆啊?”灵预一下子把憨憨给拍醒了。

“哎呀!疼死我了,灵预你干吗?干吗不让我睡个好觉?”憨憨睡眼朦胧地问灵预。

灵预脖子一转,不理憨憨,气的憨憨有理无处说。

“灵预,今天是初几啊?”

“这个应该是初十吧!”

“你确定吗?”

“嗯,我算这个肯定准!”

“那为什么月亮石圆的呢?”及阳用手一指。

灵预和憨憨都是一惊,向空中望去,果然,一轮明月高高地挂在天上。

“怎么会这样?”灵预不解。

“嘻嘻!被你们发现了呢!”忽然一个孩童的声音不知从何方传来。

及阳一下子站了起来,“你是谁?”

“我是你们的敌人啊!也就是第八关的守卫了,现在我们来做游戏吧!嘻嘻!”说着,那个声音已经远去,及阳想追似乎已经很难追上,况且,及阳他们所处的地方都很难辨清,轻易分开就很难遇上。

“及阳,现在该怎么办啊?灵预拉起还在迷糊的憨憨问道。

及阳打开了第三眼,扫视着周围,周围仍旧是雾霭蒙蒙,看来这个对手还真不太好对付,要是面对面的战斗,及阳倒是不怎么感到无所下手,现在及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也不知道,继续睡觉吧!”

“啊?!!”憨憨和灵预同时惊讶的大张着嘴。

“啊什么啊?我说睡觉吧!”及阳大声说了一句。

憨憨他俩虽然还是心中害怕,但看到及阳竟躺在铺好的草堆上睡了起来,也就将信将疑地躺了下去。

睡了一会儿的功夫,灵预忽然听到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靠近他们,吓的她轻轻地推了推憨憨,“憨憨,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东西啊?”

憨憨此时正发抖,被灵预一推,吓得他‘啊’地一声,差点跳起来。

“你干吗啊?我还没那么害怕,你还算个男人吗?”灵预对憨憨这种反应很是鄙视。

“我才不害怕,我是想去方便,我——你——”憨憨突然恐惧地看着灵预的背后。

“你干吗啊?憨憨,不要吓我啊!”

“有鬼!!”憨憨忽然大叫一声,吓得灵预一下子扑到憨憨的怀中。

“哈哈哈,逗你的!看你吓的!”

灵预一看后面什么都没有,气的狠劲地砸了一下憨憨,“你竟敢吓我,我要你死个好看!”说着,灵预就冲着憨憨怒气冲冲而来。

“你——你后面!”憨憨有恐惧地指向她后面。

“怎么?你还想吓我?没门!后面有什么?什么都没有。”灵预随手向后面拍了一下,感觉似乎拍到了什么软软的东西,灵预心里一凛,缓缓转过身,一张怪异的脸正看着她,吓的灵预又跑到憨憨的怀中。

那个东西浑身血淋淋的,脸部血与骨露着,令人看着恶心与害怕。此时正慢慢向憨憨他们走来。

“你不要过来,我可是很厉害的啊!”憨憨战战兢兢地说道。

“是啊!我可是吓大的!”灵预也装胆。

可是那个家伙仍是向他们走来,眼看就要到他们面前了,憨憨他们心想这下完了,眼一闭,却感觉一个人影飘了过来,挡在了他们前面。

“你们俩搞什么啊?吵得我都没法睡觉!”

灵预一听是及阳,兴奋地一下子扑到及阳的身上,“太好了,有及阳,我们就什么都不怕了!”

“得,得,你还是先离我远点,我要杀掉这个恶心的东西!”

憨憨与灵预向后退了很远。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又是什么东西,怎么这么恶心!”及阳心道。

及阳祭起寒冰之龙,几条龙冲向那个怪物,瞬间将其冻住。及阳右手握剑,挥起向它砍去。

剑落,冰碎,可是那个家伙却不见了。

“原来你有这种能力啊!怪不得前面那些家伙败在你的手中。”那个孩童的声音又想起。

“你究竟是谁?为什么不现身?如果你不是胆小鬼就出来好好地大战一场吧!”及阳吼道。

“呵呵!游戏才刚刚开始,你着什么急嘛?你快去找你另外的两个伙伴吧!晚了,他们可是性命不保哦!”

及阳一愣,急速转身去看憨憨他们,结果那个地方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及阳心中一冷,“难道在我未察觉的情况下抓走了憨憨他们?那么他的实力有会是多么强大啊?”

“哦,告诉你哦!这可不是你玩过的那些游戏那样,你可以有选择的余地。这回你没有,如果选错了,就是他们的生命将结束,你可想好是否要开始游戏呢?”

及阳心中急速盘转着,可是越想越乱,最后手一握,咬紧牙说道:“好,我跟你玩儿这个游戏,可是如果他们有分毫的损伤,我一定会将你打成碎片!”

“呵呵,那么游戏开始,第一关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