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8章 生命的游戏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70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及阳看着面前的两扇门,这凭空出现的门就是那个孩童弄出来的,真不知道那个家伙到底是不是个孩童,如果是,也是个可怕的孩子。

面前的门几乎一模一样,及阳想着刚才他说的话,第一关是选择,你有五次的选择,如果有哪一次选错了,那么憨憨或者灵预就会有生命的危险,所以每个选择都不能错,也绝对不能错。

“肯定有不同之处!但是从哪里下手呢?“及阳绕着两扇门,走了一圈又一圈。

“唉!我告诉你,我可没那么多的耐心,快点做出选择,否则,我就会送你一双耳朵。”

“耳朵?”及阳发出一声疑问。

“对,是你的那两个同伴的耳朵哦!你可别以为我会让你们那么轻松地就死去的!”

及阳似乎没听到他的说话,而是转而走到两扇门的两边,分别用手摸了摸门框。

“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我可是说真的!”

“我知道怎么选择了!”

“什么?”

“听起来你似乎不太相信是吗?那我就做出选择吧!”及阳说完,毫不犹豫地走进右边的门。刚迈进去,忽然眼前开始发白,闪的人眼睛发疼。及阳只感觉脚空空的,就像漂浮在空中一样,心道不好,赶紧打开翅膀,可是很奇怪,即使打开翅膀,还是感觉在空中下降一样。

“算你猜对了,可你是怎么知道的?”孩童甚是不解。

“因为你的提醒啊!”

“我的提醒?”

“对,因为你说要送我耳朵,我才想起两扇门为左右摆放,那么两扇门的门框肯定不一样,所以,我才摸了摸,确证了我的猜想!”

“但你怎么知道一定是右边这扇门呢?”

“因为你的声音在右边啊!”

只听扑通一声,估计那家伙被及阳一句话晕倒了。

“其实,是那门告诉我的,因为左边的门框向里摸的话,很刺手,而右边却很光滑,门总是向对面走的方向才是光滑的,所以我才好不犹豫的进来。”

“嘻嘻!算你猜对!他们可以暂时保留性命了!那么下来,你可要选择好啊,因为这可是真正的选择。”

及阳只觉眼前突然一亮,自己似乎正站在一个村子的地面上,而一群人正向他跪拜。

“这是怎么回事?这是幻觉吗?”及阳咬了咬嘴唇,感觉很疼,应该不是幻觉,但是——及阳忽然看到远方似乎有许多将死之人。

他扶起以为老人,“大爷,这是什么地方?你们这里怎么了?”

老人含着泪说道:“这里是四川省的一个偏僻山村,此时正在闹瘟疫,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上个月开始就一个接一个得先是如同感冒一样,而后不是休克而死,就是慢慢的虚弱病死。神仙,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神仙?”及阳感到迷茫。

“对啊!你不是上天派下来救我们的吗?”老人又跪了下去。

及阳看着周围那些人,心中感到无奈与彷徨,他不知道该怎么救他们,更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

“你可以用你的血救他们啊!”那个孩童的声音又想了起来。

“这是不是你干的?”及阳有些愤怒。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现在可不是一两个生命需要你救援的啊,可是整个村子啊!嘻嘻!”

“你?!——”及阳气得真想把他撕碎,可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你说用我的血,是吗?”

“对啊!因为你是特殊的身体啊!你的身体内有很多有用的东西呢!”

“那好,我会这么做!”

“即使用干也不怕吗?那么你会死去哦,而且你不想救你的无尘和那两个伙伴了吗?你要想好哦!”

及阳觉得头发痛,这个选择真的好难,如果救了这个村子的人,自己就会死去,那么无尘和憨憨他们谁来救?但是弃这里不顾,这可不是及阳的风格。

“我决定了,即使自己死了,我也要救这里的人们,至于无尘他们,我想无尘会理解我的!没想到要死在这里,真感觉不太值!”说着,及阳已经拿起个碗,拿起一把菜刀,将自己的脉搏割断了一根。

鲜血流了下来,夕阳的红色与血的红色融在一起,就像是离别的痛。

“再见,无尘!对不起,不能去救你了,我真的很爱你!”及阳越发感觉自己的眼睛沉重,渐渐的眼前一片漆黑,之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神仙!神仙!”及阳听到似乎有人叫什么,慢慢地睁开眼。

“太好了!他活了!”一群人欢声叫起。

“我死了吗?”及阳微弱的问身边的一位老人。

“神仙,我们不会让你死的,是你救了我们全村的人,我们不会让你死的!”

“这怎么可能?”及阳不相信,自己的血流光了还可以活着。

“我们村有一个镇村之宝,据说是祖先遗留在这里的,世代的村长都告诉后人,如果有一天有个人救了全村的人,那么就该把那个宝物交给那个人。就是这个!”说着,村长用手指了指及阳胸前。

及阳略微抬起头看了看,有一个血色护符挂在自己的胸前,此时正闪闪发光。

“本来我们以为这个没什么用,只是一个纪念的东西,可是当你将血都献给我们时,它开始发出血色的光芒时,我才知道它找到了它的主人,而且要救他的主人!”

“这样啊!”及阳微弱地回了一句,感觉眼睛还是很重,就又昏昏沉沉地睡去。

“怎么?要睡多久啊?还救不救你的伙伴呢?”孩童的声音又想起,及阳猛地一下子做起来。

“刚才的一切难道是梦吗?”及阳自语道。

“当然不是,要不然我怎么玩呢?”

及阳一愣,摸了摸胸前,果然那个符还在,只是自己怎么又回到这个鬼地方了。

“当然是我了,我能送你到那里去,当然能送你回来了!好了,进行下一个选择,这次如果你选错的话,我就直接送你两个人头。”孩童的声音忽然变得恐怖起来。

“难道刚才我选对了吗?”

“嗯,算是吧!废话少说,看你前面!”

“什么?”及阳往前一瞅,顿时愣住了,眼前竟密密麻麻地绑着和憨憨与灵预一模一样的家伙们。

“这,这——”及阳真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你只有三次的机会找出真正的你的伙伴哦!要不然——”

“要不然怎么样?”

“笨蛋,我不是说过要送给你两个人头吗?!”

“可是为什么只有三次机会啊?这么多人,我怎么可能就三次找的到呢?”

“因为你已经用掉了两次,选择只有五次,我说过的!”

“我靠!有这么算的吗?”及阳骂了一句。

“说话要文明!你不是个好孩子!”

及阳快被这个家伙弄疯了,“好吧!你确定憨憨他们一定在这里吗?”

“确定、肯定以及相当的一定!”

及阳不再理会他的话,径自走到那些人前面。

“及阳,救我!救我!……”不绝于耳的救命声让及阳心烦意乱。

及阳慢慢地看着,他注意到只有在前面稍微不远处那个憨憨与灵预没有喊救命。

“没错,肯定是他们了!”及阳心中确定,快步走过去,就要松开绳索,忽然,眼前的憨憨与灵预消失不见,只留着空空的绳索,及阳愣住了,“难道错了吗?”

“还有两次机会哦!如果你还是没找到的话,我只能让这里的一切都毁灭的,包括你,幻光!”

“错了,冷静!想想憨憨平时的特点,说不定就一定会找出来!”想到这里,及阳考虑了一下,旋即喊道:“憨憨,你再不滚出来,我可不给你找饭吃了!”

这句话果然有效,只听到几声绳索的挣断声,而后就出现了一阵烟尘,肯定是憨憨那个家伙到来了。

及阳刚要说道你输了,眼前的景象让他迷惑了。眼前有一个灵预没错,可是怎么有两个憨憨啊?!

“憨憨,哪个是你啊?”及阳只好如此问道,因为无论是样貌还是气,及阳都感觉不出有什么异样。

“我就是我!还哪个是,及阳你太伤我自尊了!”

“是啊!你太伤我自尊了!”另一个憨憨随着附和。

“算了,我们还是先出去这个鬼地方再说。”及阳刚想走,却听到孩童的声音又想起,“你还有一次机会哦!如果你就这么走出去的话,那么我很难保证,你们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你——!”及阳真想将这个家伙抽出来,狠狠地教训一顿。

“及阳,这是怎么回事啊?”灵预忽然说了话。

及阳很是诧异,“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不知道啊!我只是记得好像是你叫我们躲到后面,你去对付那个恶心的鬼,但是后面的好像我都在睡觉了,等醒来就看到自己被绑在那里,但是绳索被憨憨弄断了,自己也就稀里糊涂地跟着憨憨来到这了。”

“这样啊!”及阳听完灵预的话,还是在思考到底哪个是真正的憨憨。

“你在想什么啊,及阳?”灵预问道。

“我在想这两个哪个是憨憨!”

“这个啊!太简单了!”

“简单?”

“对啊,看我的!”说着,灵预就走到两个憨憨的面前,及阳似乎感觉有什么不太对劲。

果不其然,只见灵预抡起她的拳头照着两个憨憨的头就是一人一拳。

“好你个死猴子,你干什么啊?痛死我了!”憨憨从地上爬起来。往旁边一看,下了一跳,旁边那个和自己长的很像的家伙竟然被灵预打得不成了样子。

“怎么?怎么会这个样子?”憨憨甚是不解。

“嘿嘿!因为你被我打过啊!”灵预神秘一笑。

“你这是什么意思?灵预,你是不是在我身体上做了什么手脚?快告诉我!”

“不!”灵预一扭头。

“你!“憨憨气的直咬牙。

及阳此时正冷冷地看着那个假憨憨,“你到底是谁?”

“嘻嘻!被你们发现了呢!好吧,就让你们进入第二关吧,也是最后一关,那就是我要杀了你们!!”

及阳看着眼前的这个孩子,真的想不到他也会是魔鬼的一族。水灵的大眼睛中似乎那种幼稚还没有完全消去,惹怪的动作中依旧浮现出他的孩子气。

“孩子,你的父母呢?”及阳问道。

那孩子正嬉皮笑脸的冲及阳他们拌鬼脸,及阳一问,他突然也不笑了,脸上似乎露出十分痛苦的表情,话也没说,忽然就向及阳冲了过来。

及阳一闪,才看清他拿的似乎是一个轮子,轮子上似乎还有一股红色的火焰,及阳心想真是个奇怪的孩子,还拿着奇怪的武器,到底这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啊?

那个孩子不断地向及阳攻击着,就像是发泄心中的痛苦一般,及阳不断地闪着,他不愿同一个孩子交手,即使是敌人!

“孩子,你究竟叫什么?你的父母究竟是谁?”

及阳不问还好,一问,那个孩子更加猛烈地攻击着及阳,及阳闪躲的开始有些吃力,没想到如此小的孩子竟有如此强的力量。

“及阳,你在干什么啊?为什么不还击啊?”灵预看着及阳不还手,心里不舒服,就喊了出来。

“你知道什么?及阳从来没跟孩子打过,你让他这么大个人去欺负一个小孩子,像话吗?”憨憨紧接着为及阳辩护道。

“你敢说我不像话?!”灵预脸一绷,吓得憨憨一下子跳出好远。

“哼!懒得理你!”说完,灵预继续看及阳的战斗。

“你到底是谁?”及阳开始有些不耐烦,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还要及早救出无尘才是。

“你杀了我父母,我要为我的父母报仇!”孩童的眼睛已经变作了血红的颜色,那颜色让及阳想起一个人,那就是他自己。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

“你问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睛?那我先杀了你再说!”说着,只听他喊道:“出来吧!憨憨!!”

憨憨一愣,“是在叫我吗?我又不是跟他在一面的,干吗喊我?”

“谁在喊你,你好好看看!”灵预一指。

憨憨往上面一看,吓了一跳,那个孩子竟然不知从哪里弄出一只比憨憨变化之后更大更凶狠的怪物。

“喂!憨憨是及阳给我起得名字,你个小屁孩别瞎夺别人的名字好不好?”憨憨刚喊完,那个孩子一回头,一双血红的眼睛吓得憨憨立即闭了嘴。

“幻光,我要杀了你!!”说着,孩童放出怪物憨憨,怪物猛烈地向及阳冲去,只可惜这个地方太狭窄了,及阳向四面躲避,已经没处可躲,只有被撕咬的份了。

一阵浓烟滚滚而起,怪物狠狠地撕裂着什么。

“完了,及阳这下完了!”憨憨有些丧气地说道。

“完个屁!“说着,灵预给了憨憨一巴掌,疼的憨憨龇牙咧嘴,“你看好了,及阳怎么会轻易地就倒下呢?”

憨憨向浓烟渐渐消失的地方看去,惊奇地发现一个人完好无损地站在那里。

“及阳!你没事啊?!”憨憨高兴的几乎要跳起来。

及阳向憨憨微微一笑,随即将左手一甩,那个怪物憨憨一下子被甩出很远,而半个被冻的身子一下子碎裂开去,怪物最后深情地向那个孩子望了一眼,转而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那个孩子愣愣地看着死去的怪物憨憨!

憨憨跑过去,一脚踹在那个怪物憨憨头上,“谁让你和我抢名字?活该死!”憨憨正发泄着不满,却全然没有发现一个东西已经向他飞来。

“憨憨!!”灵预发出一声惊叫。

憨憨一转头,只看到有一团红红的东西向他冲来,吓得他不知所措,忽然一个人影冲了过来,一下子挡住了红色的东西,憨憨一看是及阳,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

“及阳,你太好了!”憨憨用快哭的声音说道。

“你跟灵预离远点,我感觉这个孩子不简单!”

“嗯,知道了!”说着,憨憨拉着不知怎么回事的灵预跑到很远的一个地方躲了起来。

“哼!竟然杀了我的憨憨!确实可以嘛!”那个孩子终于恢复了平静。

“你到底是谁?”及阳再一次问道,“我的忍耐也是有限度的!”

“哦,是吗?那我就告诉你吧!”那个孩子向及阳笑了笑,那种笑令及阳很是不舒服。

“我可是你的弟弟啊!我的好哥哥!”

及阳一愣,“弟弟?你在说什么胡话?”

“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哦,看来确实不记得了!那好,我就慢慢跟你说吧!”说着,那个家伙竟坐在了半空中开始了他的故事。

“大约在几万年前,我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父母都很疼爱我,而且我的家境又不是很差,那时候我们的生活就像是天堂的生活般,有吃、有穿,还有我的憨憨与我为伴,整天过着悠闲、无忧无虑的生活。蓝蓝的天空下,爸爸在耕地,母亲在织布,偶尔的几声鸟鸣,透着山间的清泉的流声,告诉我这个世界时那么的平静与安宁。”

此时憨憨听的流着哈喇子睡着了,灵预轻轻地在它耳朵那里用手指划了划,痒的憨憨一下子醒了,愣愣的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而灵预在旁边一直在笑。

“可是就是因为你的出现,一切都改变了!我恨你!”孩童突然又情绪有些失控。

“那是个雨天,父母刚开门,就发现一个人浑身是血地躺在门前,父母的善良却惹来了杀身之祸。”

孩童擦了擦眼中的泪水,继续述道:“父母将那个人扶进屋,惊奇地发现他有三只眼睛,虽然我们都知道他不是很寻常,但是毕竟是一条人命,父母不能见死不救,于是让我去找大夫,可是当我把大夫找回来的时候,我的父母已经死了。”

“死了?怎么会这样?”及阳有些不解。

“对,就是你害死我父母的,是你杀了我父母,你就是那个人,我认得你那三只眼睛。”孩童的情绪又有些激动。

“可是你怎么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是上天要我成为这个样子!”

“上天?”

“对,上天怕我对付不了你,于是就派了使者赋予我这种强大的力量,让我在此等待,终有一天我会报了仇,为我的父母洗刷冤屈。”

及阳听的有些蹊跷,可是,来不及及阳思考,孩童又冲了过来,无奈及阳只好弄出了个分身,而自己来到灵预的身边。

“灵预,你能否看出这个孩子的来历,与曾经发生在他的事情吗?”

“我试试吧!”说着,灵预闭上了眼,浑身散发出一种自然之气,慢慢地向那个孩童扑去。

“嗯,我知道了!”

“怎么一回事?”及阳有些忧虑地问道。

“这孩子没说谎,但是杀他父母的不是你,及阳,而是另有其人,他的能力还是你给他的呢!”

“我?”及阳有些不可相信。

“对,这个孩子有段记忆似乎被消除了,但是,对于我来说,恢复那段记忆很容易,所以,我知道他看到另外一个人杀了他的父母,而你救了他,他希望你教他功夫,拜你为师,但你不愿收徒弟,于是你们结拜为兄弟,而那个孩子叫幻月,是你给起得名字,但是为什么他只记得你是他的哥哥,却不记得你曾经救过他的事,这个我就看不出来了!”

“原来是这样啊!”憨憨在旁边装的一副明白的样子。

“憨憨!难道你明白其中的缘故吗?”及阳问他。

憨憨瞅了瞅他们,点了点头,“不明白!”一下子起得及阳他俩无语到尽头。

而此时,及阳的分身已被幻月打得不成了样子,而幻月仍旧不停的攻击着及阳的分身。

及阳来到幻月的后面,“幻月,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既然我的前生是你的哥哥,我就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幻月转过身来,那种血红的眼睛令及阳的确有种亲切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我叫幻月?”

“因为那是我起得名字啊!”

“你起得?你胡说!”说着,幻月又冲向及阳,及阳左手祭起寒冰之龙,轻轻地抓住幻月的攻过来的双手,“你忘记了吗?我们是结拜的兄弟啊?你的那双眼睛不是我给你的力量吗?”

幻月愣在了那里,头开始迅速地旋转着,及阳的话似乎令他想起了什么,他痛苦地捂住了头,“不,不是这样的,你,你是我的杀父母的仇人,我不会饶了你!”

“如果这样的话,那就打过来吧!那样能让你消气的话!”

“什么?”憨憨与灵预都不敢相信刚才及阳的话。

“及阳,你傻了吗?他现在可是会杀了你的!“憨憨喊道。

“是啊!及阳,别做那种傻事啊!“灵预也担心地喊道。

“如果,他变成这样,一切都是我的错,既然我收了他作为我的弟弟,那么前生就不该留下他一个人不管,而让他一个人面对危险,我作为一个兄长,是不合格的,所以,即使我死了,也是罪有应得。“

“但是,及阳,你难道不救你的无尘了吗?”灵预问及阳。

“这些天来,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为了无尘一个人,我失去了很多、很多的亲人,我不知道是否是值得?而且最终我追求的到底是什么?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吗?那也太自私了,直到我看到那个村子所有人即将死去,我才明白人活在这个世上,终究会死去,只不过如果自己的死能换来更多人的幸福,那么我的死才有价值,而对于自己一人的幸福,或许我注定一生就不该拥有。”及阳望着远方有些伤感地说道。

“及阳!”憨憨不禁有些为及阳伤感,真不知道及阳的心中还有这么大的思想包袱,只知道他为了无尘不停地向着前面前进,可是如今才知道,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及阳在不断地思考,不断地在成长!

“这是及阳吗?”憨憨不禁发出一声感慨!

“来吧!弟弟,如果我的鲜血能让你恢复记忆,就请使出你的力量使劲的打过来吧!”

幻月怔了怔,随即,毫无保留地用尽全部的力量向及阳猛烈地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