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39章 真正的杀父母仇人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713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晴朗的天空本该给人的是种温暖的感觉,更何况在这种封闭的地方,可是,最后封闭变成了宽阔,温暖却带来了冷冷的寒风,憨憨与灵预同时打了一个寒战。

憨憨和灵预同时对视了双方一下,眼中充满的是一种悲悯与哀伤。

幻月颤抖地看着自己手中的血,红色的血,是真正热的血,而不是那种冷的分身的血,是及阳自己身上流出的血。

“你为什么不躲?”幻月颤抖地问及阳。

及阳嘴角含着血,他用手轻轻擦了擦,“因为你是我的弟弟,如果是前世我的原因你才变成这样,我宁愿接受一切的惩罚,无论是怎么样的惩罚,即使是死亡!”

“不,不可能,你是我的杀父母仇人,我不该被你的花言巧语所迷惑,绝不!”幻月喊着就又向及阳冲来,而且已经打开了第三眼。

“及阳,快点离开那里啊!”灵预喊着,而及阳却像听不到她的话,看不到幻月攻击过来,而只是呆呆地站在半空之中。

“及阳,你难道真的就那么容易忘记你的诺言吗?你说过的,你要无论如何都要救出无尘,为了无尘,即使是你的韩爷爷,你都毫不犹豫地刀剑相向,现在你怎么了?为什么要这么做?你不怕无尘一个人活在世上孤单吗?”憨憨不知怎么,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堆话,把灵预都听得呆在那里了。

“憨憨,这真的是你说的吗?”灵预不敢相信。

“那是!你看我是谁?”憨憨一副得意的样子,灵预一气之下给了他一下子,疼的憨憨直咧嘴。

及阳沉默了,他记起自己曾经答应过无尘的,不会让她自己独自一人在世上生活着,不会再让她比自己晚离开这个世上,他会一直陪着她,他也曾经承诺无论怎么样也一定要救出无尘。可是,为什么前世欠的情债这么多啊?

“好你个幻光啊!你害死我了!!”及阳低语着。

幻月头像是要爆炸一般,他头脑中似乎有一个影子在浮现,但是就是记不起,也看不清那个人是谁,自己的拳头离前面那个自称是自己的哥哥的家伙越来越近。

“这个家伙到底是谁?他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不,他是我的杀父母仇人,可是他说是我的哥哥,那么我在世上就有亲人了,就不会孤独了,不,他是我的仇人!”幻月头脑中两个思想不断地斗争着,眼看着自己这致命的一拳就要打在眼前那个浑身是血的家伙身上。

憨憨与灵预都不忍再看下去,因为及阳已经受到了重伤,再受那拳的话,后果无法想象,一声巨响在周围飘荡,憨憨似乎都闻到了血腥味混杂在周围的空气中。

灵预使劲地闭上了眼,眼泪禁不住流了下来,因为她感觉到及阳的气息已经不见,而且,那种空气中的血腥味已经证实了那个令人不愿接受的事实。

灵预感觉到有人碰了碰她,“别碰我,你个死憨憨,让我伤心会!”

“那个死憨憨是谁?”一个熟悉但是气息很陌生的声音传来。

灵预一愣,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而后一下子怔在了那里。

“这个,及阳先放到你们这里!你们帮他包扎一下伤口,我已经帮他恢复了一些元气,不会有生命危险!”

“你,你是?”灵预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又是你啊,幻光?”憨憨走了过来,还象征性地拍了拍眼前这个男人的肩膀,看的灵预一愣一愣的。

“还是你这条胖狗啊!”幻光微微一笑。

“我?胖狗?”憨憨无语地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你认为你还苗条怎么地?”灵预瞪了憨憨一眼。

“你这是嫉妒我有这么好的朋友!”憨憨也不示弱。

“我嫉妒?才怪,他跟及阳长的一样,我嫉妒什么啊?我有及阳呢!”说着,一把搂过及阳,幻光着急地看着眼前这位大小姐。

“看看,连他都嫉妒我了!”灵预得意地冲憨憨笑了笑。

“不是,你再这么使劲搂下去,我想我这个今生该挂掉了!”

“啊?!”灵预此时才发现已经把及阳嘞的快吐白沫子了,一下子松了手,还是幻光手快,一把接住及阳,轻轻地放在了旁边。

“我去了解我上世的恩怨,真是的,我这个今生也怎么跟我一样犯傻呢?”说着,幻光已经飞起向幻月而去。

“这个,这个就是及阳的上世?”灵预还是不可思议地问憨憨。

憨憨一撇嘴,“难道还会第二个人会从及阳的体内走出来,而且和及阳长的一模一样吗?”

“哦,可是这个幻光好有气质,好帅啊!”

“难道你喜欢上他了?”憨憨讥讽地说道。

灵预似乎没听到憨憨说什么,随意地点了点头,忽然明白他说了什么,脸一下子红了起来,“谁说喜欢他了?你个死憨憨!”

“哼!快点帮及阳治一下伤势吧!”

灵预还是一边看着幻光一边帮及阳治疗伤势。

幻月还在捂着头,“他是我哥哥吗?我杀了我哥哥,我杀了我哥哥!不,他不可能是我的哥哥,他是我的杀父母仇人,不,他也是我的哥哥,我杀了我哥哥,我该怎么办?我杀了我哥哥,可是我要杀了我的杀父母仇人,我究竟做了什么啊?”

“幻月!”

幻月听到有人叫他,他抬起头,三眼的血红与幻光乌黑的三眼对视,不知怎么,幻月就感觉一下子平静了下来。

“幻月,你长大了呢!”幻光微笑着向他说道。

“你是我哥哥?你不是被我杀死了吗?”幻月近乎疯狂的脸上有了一丝希望。

“我的确死了,但是不是你杀死的!”

“什么?你死了?你也死了,你也死了……”幻月又开始不停地说着那些话。

“幻月!”幻光大声地喊着他,“你听好了,你的杀父母仇人,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人,你知道吗?”

“另外一个人,是谁?”

“他是消除你记忆,你认为是神的那个人,他就是——冷风!”

幻月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你在骗我,你一定是在骗我,你要消除你的罪孽,不是吗?你个混蛋。”说着,幻月又冲了上来。

幻光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弟弟,让我带你回到那个时候吧!”

“什么?”没等幻月明白什么时,一道白光闪过,他似乎来到了一个久违的熟悉的地方。

“爹——娘——!”幻月竟然看到了自己的爹娘,兴奋地要跑过去,可是无论他怎么跑都无法移动一步。

“这是回到过去的影像,但是已经发生过的是无法改变的,我们只能观察他们,却不能改变,所以你是走不出去的!”幻光解释给幻月,可是幻月只是像个孩子似的跪在那里,哭着喊着爹娘。

幻光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有长大啊!幻月,我的弟弟!”

幻月突然停止了哭泣,因为他看到了,看到了他父母真正死去时的情景,一个人站在那里,手中的刀插进他父母的心口之处,现在一下子拔出来,血溅出好远,而那个小孩就是自己,正死死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幻光,我要你来世也要还这笔永远还不玩的情债,哈哈哈哈——”说完,他用他头上的第三眼一下子向小幻月望去,小幻月眼中一下子出现了空白。

“记住,是我给了你力量,你的杀父母仇人就是这个人!”一道影像在空中浮现,小幻月点了点头。

那个家伙狂笑着转过神来,幻月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个男人,一、二、三,他终于转过身,幻月一下子呆在了那里。

“是他,真的是他,我等了几万年竟然不知道我的杀父母仇人竟是他!!”

“幻月!”幻光轻轻地召唤着幻月,“你没事吧?”

幻光以为幻月会发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幻月竟似非常的平静。

“哥,他就是冷风,是吧?”幻月的口气相当的冷,冷的幻光都有些感觉不舒服。

“嗯!”

“我们回去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幻月似乎是平静,但幻光明显感觉到这时暴风雨前的宁静。

幻光没再说什么,将他带到现实中。

“哥,现在冷风在哪里?”

幻光皱了皱眉头,“幻月,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父母包括我在内只是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而不是为了复仇而痛苦地生存在这个世界上!”

“冷风在哪里?”幻月仍旧那么地问道。

“幻月!!”幻光用有些责骂的口吻喊道。

“哥!!难道你让我就那么地看着自己的父母死在自己的眼前,而无动于衷吗?你知道我有多痛苦吗?我宁愿自己已经死掉,而不是活了几万年,在这个世上我一个亲人都没有,每天都是自己看着星星睡觉,直到和那条笨狗在一起,我才算有了唯一的伙伴,可是憨憨也死了,你叫我怎么活下去?!”幻月终于爆发了。

“对不起!是我的错!但是,杀掉冷风不是你的责任。”

“那要谁去杀死他!”

幻光转头向憨憨他们望去,此时憨憨与灵预正帮及阳包扎伤口。

“他们?行吗?”幻月此时不再为谁杀冷风而争执,而是变得冷静了下来。

幻光静静地看着幻月。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

“你长大了呢!”

幻月苦笑了笑,“这么多年来,虽然我的身体只是长了很少,但是我也经常在跟自己做斗争,我的脑中一直没有忘记你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每天我都在反思自己,想着真正面临现实的时候该怎么办?本以为自己会很冷静,没想到真到了现实当中,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现在冷静了,我也知道凭我自己是无法杀死冷风的!”

“嗯,我知道!弟弟!从此以后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再离开你了!”

幻月一愣,“你说什么?”

“我说我会一直陪着你,会将你的力量解除,陪你到下一生,让你投胎到一个好人家。”

“这是真的吗?”

幻光点了点头,幻月一下子扑了过来。

“是时候把你的能力还给及阳了!”

“嗯!”幻月点了点头,就冲及阳跳了过去。

憨憨正给及阳疗伤,感觉一股灵气飘了过来,一回头吓了一跳,那个疯子过来了,憨憨一下子挡在了前面。

“你要干什么?我告诉你,休想动及阳一根汗毛,否则,我憨憨可饶不了你!”

幻月没理憨憨,而是径直朝及阳走去,灵预愣愣地看着他将手向及阳拍去,那股力量比刚才那一击更强大,灵预突然才反应过来,想冲过去拦下来,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完了!”憨憨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好热,怎么会这么热呢?”及阳慢慢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蓝蓝的天空,还有————

“啊!!”及阳吓得叫了一声。

“瞧瞧!灵预,都怪你,你离及阳那么近,难怪及阳会被吓到!”憨憨在一旁责怪灵预。

灵预的脸有些红,嗫喏道:“我只是想看看他和那个幻光有什么不同而已嘛,没想到他一下子醒了过来。”

“幻光?你说幻光?”及阳有些惊奇地问道。

“对呀,要不是他,你早就被你那个所谓的弟弟打死了!”憨憨有些添油加醋地说道。

“那他现在在哪里?”

“走了,跟他的弟弟走了!”

“走了,去了哪里?”

憨憨与灵预突然都不说话了,而是相互地对视了一下,表情似乎很是沉重。

“到底是去了哪里了吗?”及阳有些焦躁,而此时身体的热量似乎正在增加,就像是要把他整个人要燃烧了一般。

“那个——”

“憨憨!”憨憨欲言又止,被灵预把话给喊回去了。

“行了,我憋不住了!”憨憨终于爆发了,“他们都死了!”

“啊?!”及阳没想到怎么会这样,而且幻月是不死之身,幻光只是自己的前世灵魂,怎么会死呢?及阳不敢相信。

“灵预,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个,你的那个前世已经完全和你融在了一起,也就是说,他已经把所有的力量与能力都赋予给了你,而他永远的消失了!”

“那幻月呢?他怎么样了?”似乎是真的冥冥之中的亲情,及阳急切地想知道自己的那个弟弟的事情。

灵预又停下来不说了。

“算了,还是我告诉你吧,及阳。幻月死了,是真正死了,也不知道他的灵魂跑到哪里去了!”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快告诉我!”

“就在你昏迷的这段时间,你的前世幻光又出来了,他把幻月带到了过去,让他记起了所有的事情,他知道了杀他父母的不是你,而是另有其人,那个人叫冷风,而怀着愧疚,幻月将所有的能力与力量都还给了你,而他自己失去了那些能力之后,也就化为灰骨,灵魂随风飘走,幻光见此,只是叹息了一声,也将自己所有的能力都给了你,而他也就消失,但是,及阳——”

“但是,及阳他说你一定要救回无尘,否则他也死不瞑目的!”灵预突然抢过憨憨的话对及阳说道,而憨憨愣愣地看了灵预好长一段时间。

“看什么看?没看过这么漂亮的姑娘吗?”灵预冲憨憨拌了个鬼脸。

“嗯,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办的!”及阳似有所思。突然,及阳的表情变的痛苦起来。

“及阳,你怎么了?”憨憨不解。

“离我远点,越远越好!”及阳着急地说道。

“什么?及阳你不要我了吗?”憨憨傻乎乎地问及阳。

灵预一把拉过憨憨就跑开了,“傻瓜,你没看到及阳的力量正在不断增长吗?那是幻光和幻月的力量在充斥着及阳,让及阳一时间无法接受而已!”

“哦,原来及阳不是不要我啊!”憨憨傻笑了起来。

“真是个傻瓜!”灵预想着。

“哦,对了,灵预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那件事啊?”

“嘘!!这是件秘密,只有你知,我知,及阳坚决不能知道!”

“为什么啊?”

“到时你就知道了!”此时他们离及阳已经很远了。

及阳看着他们跑开,而眼前的事物在不断地变扭曲,越来越模糊,只是身体炽热的疼痛,才让及阳知道自己还存在于世。

“太热了!”及阳祭起寒冰之龙不断地向自己喷洒着寒冰,可是没等寒冰到达自己的身体,已经化作了滚烫的热水。

但是奇怪的是,及阳虽然感觉无比的热,但脚下的草依旧是生机盎然,似乎还生长的很旺盛,没有一点被毁灭的迹象。

轻风徐来,及阳咬着牙,这种苦热不知道何时才能停止,明媚的阳光照在身上,却让他感觉着更热,黑夜应该是凉爽的,但是及阳仍旧感觉到如烈火般燃烧。

不知道这样持续了多久,不知道及阳的寒冰之龙向及阳喷洒了多少的寒冰,更不知道及阳究竟是否还有意识。

“灵预,我们嗯不恩该如敢干及阳仍么样啊?”憨憨一边大口吃着水果,一边说道。

“嗯?!”灵预的目光告诉憨憨他应该将东西吃完再说。

憨憨赶紧地将嘴里所有的东西都一起咽了下去,噎的他直伸脖子,而灵预在一旁偷笑。

“我说我们是不是该去看看及阳怎么样了啊?”憨憨这回总算把话给说清楚了。

“嗯,好吧!”说着,灵预就起身走了,而憨憨赶紧抓了几个水果塞进自己的嘴里。

他们来到及阳所在的地方,晚风拂过,似乎这个晚上是那么的安静,安静的有些异常。

“咦?”灵预惊奇的叫了一声。

“怎么了?”

“你看!”灵预一指,憨憨顺着灵预所指的方向看去,同样也是咦了一声。

灵预转头看憨憨,“你干吗学我?”

“我没有啊!”憨憨很是无辜。

灵预一皱眉,狠狠地给憨憨来了一脚,疼的憨憨在原地转了好几圈。

“走了,别转圈了,看看到底及阳发生了什么事情!”

“哦!”憨憨仍旧咧着嘴,慢慢地跟着灵预来到及阳附近。

却看到及阳的附近有许多人围着,每个人都在为及阳输送着什么,温柔的灵气之光,让人感觉很是舒服,而更惊奇的是那些人都是美丽的姑娘,每个人都是那么的漂亮,连灵预都感到羡慕。

“憨憨,你说及阳从哪里弄来这么多人给他疗伤啊?”灵预问后面的憨憨,可是半天没听到回答,一转身,只看到憨憨正流着哈喇子看着及阳周围的女子。

灵预气不打一处来,又狠命地踹了憨憨一脚,憨憨“啊”地大叫了一声,无辜地看着灵预,灵预一白眼,“我在问你问题!”

“嗯,那个————”

“什么?”

“你刚才问我什么?”憨憨怯怯地问灵预。

灵预睁大了眼睛盯着憨憨,看的憨憨直发冷。

“那个,灵预,你想干什么?”憨憨声音极其地低的问灵预。

“干什么?”灵预照着憨憨的脚就是一脚,疼的憨憨大叫了一声。

“算了,我们还是快去看看及阳怎么样了吧!”灵预转而镇静地说道。

“嗯,好!”憨憨跟在灵预后面慢慢地向及阳方向走去。

及阳的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充满全身的那种热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温暖,那种令人昏昏欲睡的温暖。

“及阳,你怎么样了啊?”是憨憨的声音传来。

及阳睁开眼,惊奇的发现周围围着许多的美丽的女孩,而自己就在这些女孩围着的中间,而憨憨和灵预就在圈外,着急的看着自己。

“暂且看来很健康,没有任何的事情!”及阳回憨憨。

“欧耶!”灵预和憨憨两个家伙高兴的跳了起来。

“但是,你们是谁啊?”及阳向四周看去。

“嘻嘻,姐姐,他醒了!”其中一个看来年龄相对较小,但是最活泼的女孩说了话。

“嗯,是吗?”一下子,周围十几双目光向及阳投来,惹得及阳很是不舒服。

“那个,你们是从哪里来的啊?究竟是谁啊?”及阳皱着眉问她们。

“嗯,还是我来说吧,我们就是这片土地上的草,因为受你的灵力影响而产生了灵性,所以才能够变为人形,转而帮助你疏通你的气的通处。”其中一个比较沉稳的解释道。

“受我影响?”及阳甚是迷惑。

她们齐点头。

“换句话说,就是说我们是你的力量!你可以支配我们!”

“我可以支配你们?”及阳更是感到不可思议。

“不是吧!及阳,你要用这么多美女啊?”憨憨在一旁流着哈喇子羡慕道,灵预一瞪他,他赶紧将目光转向别处,但还是时不时地望向这边。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你们都是我的灵气形成的吗?”

“也不全是,只是因为你灵气的引领,我们才能幻化成人形,为了感谢你,我们才愿意帮你一次,但不会一直伴随于你!”

“哦,这样,那么你们能知道无尘在哪里吗?”

憨憨与灵预都一愣,心想这个及阳是不是想无尘想疯了,我们都走了这许多日,又战斗了这许多次,都没能找到无尘,况且她们。

“知道!”

“什么?!”及阳和憨憨他们都长大了嘴。

“我们知道,但是我们却没办法救出她,因为她被困在一个无法破开的束缚里,我们只能守护她不受侵害,却不能将她就出来。”

“那好吧,就请你们去保护无尘吧!多谢了!”

“嘻嘻!你是我们的主人,谢什么啊??姐姐,我们走吧!”

“嗯!”说着,十几个人转瞬不见,只留一片月光照在大地之上。

“及阳,为什么让他们走啊?”憨憨跑过来问及阳。

“你笨啊?整天被这些叽叽喳喳的家伙围着,不战死也被她们烦死了!是吧,及阳?”

及阳微笑了笑,“这是一方面吧!”

“看吧,看吧,我说是吧!”灵预得意地冲憨憨笑了笑,气的憨憨一脸的不服气。

“那另一方面呢?”

“另一方面,我似乎有些记忆,但是这个记忆很模糊,我只知道让他们陪着无尘肯定有益无害。但这个记忆究竟是什么呢?究竟是什么呢?”及阳一脸的愁容。

“别理那么多了,及阳,或许,那是你的第六感觉或者幻觉也不一定啊!”灵预劝道。

“嗯,或许吧!”

“那我们现在该做什么啊?”憨憨在一旁问。

“现在吗?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