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章 首遇良师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196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我,我不是故意的”及阳感觉自己的脸在发烫,“既然你已看到了,那我就告诉你吧!其实你曾经遇到的那个和我长得很像的老头是我的双胞胎哥哥。”及阳吃惊地张大了嘴,无尘也吃惊地问道:“爷爷,这事你怎么没跟我说过?”

“因为有些事情要到一定得机缘才可以说的。”

“怪不得这俩老头子都喜欢拍人家头!’及阳很为自己这个发现满意。

“傻小子,又想什么呢?好好听我说话!”没等韩爷爷手抬起来,无尘风一样抢在前面,“啪”一下子拍在及阳头上,拍的及阳直咧嘴,无尘却偷着乐,“这孩子……”韩爷爷也没怪罪无尘,又问道:“及阳,那个老头子有没有给你一本秘籍?”

及阳正被刚才无尘拍那一下发呆呢,突然,又一声“啪”地脆响,无尘的小手又该在了及阳的头上:“爷爷问你呢?”

“啊?谁?哪个老头啊?”及阳无辜地看了无尘一眼,无尘更加幸灾乐祸地看着,好像意思谁叫你心不在焉呢!

“就是你在重庆遇到的那个老头啊!”

“啊!是给我,不是让我抄了一本胡说八道的书。”

“什么胡说八道!那可是不传的武功秘籍,看来在你手中也是浪费了,不如我来教你吧,你把书给我吧!”

“这个……”及阳有些犹豫,无尘的手又要抬起来,“我给,我给还不行吗?”及阳无奈地边掏书边嘟囔:“我的头又不是西瓜,拍完也不知道熟不熟,拍坏了,你也吃不到什么,干嘛老拍我脑袋?”

韩爷爷看了看,说道:“今天晚了,您们先回去睡吧。”

“爷爷,你呢?”无尘问道、

“我再看看这书,好教你们”

“啊!那我们回去了,走了,呆瓜!”

无尘边扯边拽地把及阳拉走了。

月光下,一位老人对月遥望,双手向天而举,突然电闪雷鸣,数以万计的生灵在嚎叫,他的头发与胡须渐渐由花白转向全白。

“终于成了,果然是神功啊,威力果然名不虚传。”老人发出一声朗笑。

“天怎么亮的这么早,头好疼啊!”及阳起来抱怨着,“都是那疯丫头拍的,再怎么地,我的头可是人头啊,可不是铁头。”

“呆瓜,又在说我坏话了吧?”不知何时,无尘已经跳进了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无尘已习惯了叫及阳为呆瓜,虽然韩爷爷说过她,但她总在爷爷不在时这么叫及阳。

“没,真的没,不信,我让你拍头。”及阳早就看到无尘的小手又要拍下来,说让她拍,其实,早就抱头躲得老远了。

“你躲我干嘛?我又不吃了你,走,跟我练武去。”说着抓起及阳的手就跑了,可怜及阳还没吃饭啊!

韩爷爷早就等在哪儿了,只是背对着及阳他们。

“爷爷,我们来了。”无尘高兴地喊着。

“来了啊!来了就好!”韩爷爷转过身吓了及阳一大跳,怎么一夜之间韩爷爷头发、胡子全白了,无尘也吃了一惊,直惊道:“爷爷……。”

“没什么大碍,只是功夫练到一定时候的迹象,过了这段时间就好了。”“哦!”及阳与无尘都半信半疑。

“好了,你们都吃过早饭了吧?”韩爷爷慈祥地问道。

“吃了!吃的饱饱的!”无尘拉住及阳抢着回答道。正在这时,及阳的肚子却“呱呱”地叫了两声,及阳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无尘却偷着乐。

“这丫头,没吃饭就把人家拉来,真是的,吃完了再来吧!”

韩爷爷看着他们跑去的身影笑着摇了摇头。

这样子又一年过去了,有一天及阳向往常一样醒来,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块空地上,韩爷爷和无尘他们都不见了踪影,就连整个村子都不见了,及阳一位自己在做梦,可是,用牙都把自己的手指咬出血了,自己的面前还是什么都没有。

“无尘,韩爷爷,你们在哪里啊?”及阳肚子站在山岗上一遍又一遍地呼唤着……。而只有飒飒的风回复他的声音。

不知道为什么,及阳身上突然发冷,一下子眼一黑,就晕了过去,等醒来时,却发现自己仍是穿着破烂的衣服,躺在街道旁。一场大雨刚刚过去,“原来是黄粱一梦”及阳喃喃自语道。

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右食指好痛,一看,竟是咬破了,“难道不是梦?”及阳试探着站起来,蹒跚着向郊区走去,“我要试试我的武功”。

“臭要饭的,给我站住,你弄脏了兄弟的地盘,把我的鞋都弄脏了,快点给你大哥我舔干净喽!”突然,一无赖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及阳转过头,发现身后有三个人,似乎是一群地痞。

“瞅什么瞅,快点把你大哥的鞋舔干净了!”

“对,小要饭花子,快把大哥的鞋舔干净”另一个地痞附和道。

及阳不想理他们,转身要走,哪三个地痞,跑上来就抓住及阳的胳膊,“你们要干什么?”及阳有些愤怒,又有些害怕地看他们,毕竟他从小就不爱打架。

“小子,跑,跑你个娘啊,找揍啊?!”上来那三个家伙就向及阳拳打脚踢,及阳开始忍着,每一下,似乎都有一团怒火在他心中燃烧,忍着、忍着,直到及阳再也忍不住,突然使劲挺开他们的手脚,抓住一个人,就是狠狠地一拳,及阳看不清打得怎么样,只是他感觉到自己的手上似乎有很多的“水”脸上也有很多。待及阳冷静的看周围时,只见另外两个地痞非常恐惧地看着他和他手中的东西,及阳一看,一下子傻了眼,他手中是一具头碎了的尸体……及阳突然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