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0章 面对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816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夜空仍然是那么晴朗,憨憨睁大了眼睛望着天空,却怎么也无法入睡,谁知道是睡的太多,还是他也开始失眠。

“灵预,你睡着了吗?”憨憨开始打扰旁边那位同样翻来覆去的家伙。

“睡着了,别烦我!”

“你睡着了怎么还说话啊?”

“哎呀,你烦死了!要找打是吧?”灵预一下子翻身做了起来。

“嘘!小点声!”憨憨一指及阳,灵预愣了一下,终究没向憨憨发火。

“我只是想问你你觉没觉得及阳似乎有些不对劲啊?”

“没有啊!是你瞎想的吧,睡觉吧,我困死了!”

“可是我睡不着啊!”

“睡不着数绵羊!!”

“哦!”憨憨果然掰着手指数绵羊去了,灵预偷笑这个傻瓜。

及阳此时心中正翻滚着,他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想清楚,有许许多多的东西与人要认真的思考,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更不知道是否该走下去,总感觉这样走下去似乎是一个错误,是一个将一个循环的错误不断地持续下去。

“我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不想救出无尘吗?但是为什么又这样犹犹豫豫的,难道我在害怕吗?不是,经历的无数次的战斗,连死都不怕的我,还怕与无尘的再次相见吗?但是,为什么,我的心这么的不愿意走下去呢?本来可以马上启程的,可以更快地去救出无尘,可是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究竟在犹豫什么啊?”及阳不断地问着自己。

夜色渐渐退去,露出了可爱的阳光,暂且这样认为吧!

“该启程了!”及阳轻轻地说道。

憨憨揉了揉睡意朦胧的眼睛,使劲伸了个懒腰,“这么早啊?”

“太阳都升起一人多高了,你还不起来!”灵预站在一旁,边用清水洗脸,边责备着憨憨。

“太阳?”憨憨有些疑问。

“是啊,你看!”灵预一指,憨憨望去,却望见一个背影,一个落寞的背影,连憨憨都吃了一惊,“那是谁?”

“及阳啊!”

“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难道又打架了吗?”

及阳转过头,纯白的头发在阳光的映衬下显得那样的苍老,而他脸上也现出了几丝皱纹。

“及阳,你怎么了?”憨憨惊得都不敢大声说出话来。

“没什么,去洗洗脸,我们向下一关出发。”

“哦!”

憨憨走到灵预旁边,用胳膊捅了捅灵预,“及阳究竟怎么了?怎么感觉怪怪的?”

灵预一皱眉,“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及阳肚里的蛔虫,还有,憨憨,别用胳膊捅我,痛死了!”

“哦!”

及阳看着升起的太阳,口中喃喃自语:“太阳升起来了,万物也该苏醒了,一切都会在这个太阳落下的时候有个结果吧!”

下一关的门似乎很是奇怪,没有围墙却造着很高的大门,门上刻着一个人,等憨憨和灵预看到这个人,都是一惊,只有及阳仍是冷冷地看着门上的那个人,雪白的头发,几丝皱纹围绕额头,忧郁的三眼,左手寒冰之龙正吐着寒冰,右手死生正斩杀着恶魔。

“及阳,那是你啊!”憨憨先叫了起来。

“嗯!”

“可是为什么将你的画像刻在门上呢?而且斩杀的可是他们的同类,难道他这一关的家伙与他们的伙伴不合吗?”灵预猜测着。

“哈哈哈哈!没错,那个家伙就是你,幻光,我等你很久了,早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地就被前面那些家伙打倒的,怎么样?准备好了吗?”

“嗯!”及阳只是轻轻的答应了一声。

“准备好什么啊?及阳?”憨憨在一旁听的莫名其妙。

“那就进来吧!”

“好!”说着,及阳就向着门里走去,而那扇门慢慢地打开,及阳慢慢消失在里面。

“等等,及阳,我也去!”憨憨刚想跟着及阳一起而去,但是那扇门却在及阳进去的瞬间关了。

憨憨愣愣地看着那扇关上的门,泪水在眼中不停地打着转。

“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吗?”灵预嘲笑地问向憨憨。

“谁哭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似乎就是最后的相见!”

“去吧!你个乌鸦嘴!”

“对了!”憨憨抹了一下眼睛,“你为什么不阻止及阳呢?”

灵预一下子严肃了起来,“有些事情,就是注定的吧!虽然有些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了命运的轨迹,但那是极少数人的做法,大多数人还是服从了命运的安排!或者,换一种说法就是,命运是无法改变的!”

及阳知道自己面对的一切,该到来的还是到来了,所以他不用再为是否前进而苦恼,是否该走下去而苦恼,因为必须走下去。

周围都是黑暗的,但是前方似乎有些光亮,及阳并不着急向前走着,而是边走,边观察着周围,透过第三眼,一切都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及阳被这里的一切惊呆了,他停住了脚步,驻足仔细地看着这黑暗里的一切东西,那是记忆,曾经的记忆,一切关于他一生的记忆。

记忆中,有他出生时的情景,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接生婆微笑着看着他们姐弟俩,及阳想看清自己小时候的样子,慢慢地向他们走去,而接生婆正叼着大烟袋抽着正香,她似乎有些察觉什么,猛一抬头,及阳以为她看不到自己,也没在意。

“你是谁啊?”接生婆明显地看到了及阳,向他这个方向问道。

“你能看到我吗?”

“当然!我看你不像是妖魔鬼怪,但是为什么你会这个样子?”

“既然你看到了我,我就告诉你吧,我就是你接生的这个孩子!”

“啊?!”接生婆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个古怪的热竟是那个熟睡中可爱的胖娃娃。

“怎么会?”

“这个你别管,你只要告诉我的父母让他们不要太在意我,或许某一天我就做了对不起他们的事情!知道了吗?”

“嗯!”接生婆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那就好!”及阳认为这样或许能改变自己的人生,或许自己的父母就不会无缘无故地死去,或许自己就不会像这样走在这个充满黑暗的路上,或许有太多的太多的或许不该发生的!

转眼间,就来到了另一个场景,自己傻傻地站在一片雪地上,及阳童心骤起,变成一个雪人的分身,轻轻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个小时候的及阳转过身茫然地看着。

“你看什么看,你看不到我的。”及阳逗他。

“你是谁啊?”小及阳问道。

“我就是你啊,你想知道为什么你在一岁那年就开口说话了,而你爸妈他们为啥听不到吗?”

“不知道,啊,是你搞的鬼。”小及阳笑了。

“没错,这都是我做的,但你不想知道你自己是谁吗?”及阳仍旧逗着他。

“我当然是我了,你这个人真傻!”

及阳想干脆给他一个期望,逗他一下,“不,你不只是你自己,你还是暝神的眼睛和思想。”

“那是什么?”看来小及阳冷了,冲手吹了几口气。

“这你不必知道,终有一日你会明白的!”

“不告诉拉到!”小及阳有些发怒,这时有个声音叫小及阳。

“我走了,不跟你说话了。

“等等!”及阳不想让这个记忆留下,于是发动第三眼向小及阳望去。

“什么……?”小及阳被及阳的第三眼一望,一下子将刚才的记忆消除。而后只见久未谋面的父母奔来,风铃和小及阳的斗气,及阳看着这曾经的美好的一切,看着他们远去,而后微笑了一下,慢慢地离开了去。

及阳突觉得不对,猛一转身,一切都消失不见,而刚才的一切不就是自己童年那段失去的记忆吗?难道……?

“怎么样?及阳?看到了吗?无论你怎么样想去改变,命运还是会绕回来,回到原点,回到那你最初生长的地方。”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刚才是你带我去的过去?”

“不,是你自己去的过去,是你自己的心带你去的过去,因为有许多你不曾想清楚,也不曾做个决断,所以,你的心才会带你回到你失去的那段记忆里,从那一刻起,就注定你的生命与命运就是如此!”

“是这样吗?”

“对的,就是这样!如果你不愿面对的话,你可以选择逃避,那么命运或许会改变,你要不要这么选择呢?”

“那么无尘会怎么样?”

“既然选择了逃避,还在乎那个女人干什么?”

“你的意思是她将孤独生存于世,或者孤独地死去?”

“嗯,可以这么说!”

“既然这样的话,我宁愿选择命运,宁愿让命运为我选择这一切,而不愿让自己喜欢的人孤独地生存在这个世上,因为我答应过她,不会让她孤独地生存于世,更不会撇下她不管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但是你的内心为什么在犹豫,为什么你都感觉到离无尘越来越近了,可是你却停止了脚步?”

“这……”

“你的确是在犹豫,你在犹豫如果一切都结束了,你是否会真的和无尘在一起,你现在开始害怕死亡了,你害怕你死了,无尘就没了依靠,没了牵挂,就像你说的一样,你让她孤独地生存于世。”

及阳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言语。

“难道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不!”及阳坚决的回了一句,“我既然选择了去救无尘就不会放弃,即使最后的结果如何,我也会坚持下去,虽然你说的没错,我害怕了,我开始害怕了死亡,但是,无尘是我一生最爱的人,我绝不会抛下她不管的,绝不!”

“哈哈哈哈——那就好,你过去吧!”

及阳一愣,“你是谁?”

“我们迟早会相见,可爱的及阳,可爱的今生,看来幻光也会变啊!真是命运捉弄人啊!记住,我叫冷风!就是你要找的人,无尘就在我这里,你来吧,我等着你!!哈哈哈哈!”

及阳望着远方渐远的黑暗,蓦然间回到了一片绿色之处,而憨憨与灵预正坐在那里等着他。

“及阳!真的是及阳!”憨憨不顾一切地奔向及阳,但半途被灵预一拳头打了回去。

“你干吗打我?”憨憨很是无辜。

“你看看及阳现在的样子!”

憨憨仔细一看,才发现及阳已经没有了白发,没有了皱纹,一切又恢复了,一切又重新开始了。

“我们走了,憨憨,如果你不想饿死的话就跟着我!”

“嗯!知道了!”憨憨兴奋地跟着及阳跑来,多少时日的苦闷一扫而空,及阳终于决定要走下去,而不再犹豫。

“及阳,你真的要这么选择吗?”灵预似乎忧虑地自语着。

“灵预,走了啊!”憨憨煞是兴奋。

“知道了,你个傻瓜,就知道跟着及阳!”灵预清骂着憨憨,而憨憨则摸了摸头,憨憨地笑了笑。

三人,黄昏,路仍走,前面的路就在眼前!

虽然及阳已经恢复了战斗的勇气与信念,但他妈的下一关的门口在哪里呢?这确实让及阳相当的郁闷。

“憨憨,找到门口了吗?”

憨憨一耸脖,意思即没有。

“灵预呢?”

“没有!”

及阳望了望周围,除从来时的路,剩下的路也只有这一条,但是这个劲头竟奇怪地回转了回来,直接指向来时的路,这是什么意思,及阳百思不得其解。

“是不是有什么被漏掉了呢?但既然冷风要早些面对我,为何要设计这种圈套,难道要考察我的观察能力吗?”及阳仍旧思考着,这时只听“咕”的一声响,及阳随着声音望去,却看见憨憨不好意思地捂着肚子。

“你才刚吃了多久啊?又饿了!”灵预埋怨憨憨。

“又不是我想饿,是肚子不争气了!”

“灵预,你帮憨憨弄些吃的吧,你比较熟悉这里!”

灵预皱眉看了憨憨一眼,憨憨可怜兮兮地看着灵预,“好吧!好吧!既然及阳都这么说了,就再帮你一次吧!”

“欧耶!灵预你真是大好人!”憨憨兴奋地跟着灵预到一片林子里找水果之类的吃的去了。

及阳仍旧思索着这一关究竟是何用意,没有任何的危险气息,更没有一个像样的战斗地点,难道一切都结束了吗?

正在及阳思考间,突听,灵预着急地喊着什么。及阳赶紧张开翅膀向他们飞去。

远远地,及阳只看到似乎是憨憨倒在地上,而身上却流出了血,红色的血染红了憨憨的毛,此时憨憨已恢复了原形,胖乎的身体浸满了鲜血。

“憨憨!”及阳的心中不禁一抖,一种不祥的感觉笼罩在心头。

及阳慢慢地落了下去,“灵预,这是怎么回事?”及阳轻轻地扶起憨憨的身体,将它捧在自己的怀中,一股灵气向憨憨输去。

“我领着憨憨到这边来寻找食物的,看到一只兔子,憨憨就跟着追了过去,我没跟上憨憨,等我跟上时,就发现他——”灵预有些哽咽。

“你看到了什么了没?”及阳仍旧源源不断地将自己的灵气输送给憨憨,现在对于及阳来说,憨憨的生命比自己的生命都重要,因为他实在不想再让任何一个自己身边的人死去,即使是一只小狗。

“我,我好像看到一个身影,但是没看清楚!”

“那他向哪个方向去了?”

“那个方向!”灵预一指。

“憨憨暂时没事,你先照顾一下他,我去杀了他。”及阳话没说完,人已经没了踪影。

“哼哼!幻光,你以为你回来的时候还会看到你那只笨狗吗?”灵预诡异地笑了笑。

及阳顺着灵预所指的方向飞去,但是总感觉似乎有什么不对,越想越不是滋味,但到底哪里不对呢?及阳也无法说清楚。

路似乎变的越来越窄,及阳飞着、飞着,突然停了下来,“不对,我怎么忘记了这个呢?都怪自己太沉不住气了!”及阳拍了一下自己的头,忽然间觉得如果无尘能在身边该多好啊,拍一下自己,或许自己就能早些发现。

“憨憨,你要等着我!”及阳飞快地向来时的路飞回去。

“你究竟是谁?灵预呢?”憨憨靠着及阳给他的一些灵气勉强维持着变成人形与面前的这个家伙对抗。

“我当然是灵预了,憨憨,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灵预邪笑着。

“你不是,灵预不会伤害我的,更不会对及阳撒谎!”

“你怎么就这么肯定呢?你又不是我什么人,你怎么就知道的我一清二楚呢?”

“虽然我和灵预相处不久,但是我早已经当她是自己和及阳的伙伴了,所以,那种情是你不懂得!”

“我不懂?!可笑,你以为你和我能嬉笑打骂就是好朋友了吗?你以为及阳救了我,我就当他是朋友了吗?那太可笑了!”

“少废话!快告诉我灵预在哪里?”

“嘻嘻嘻——”

“你笑什么?”憨憨有些愤怒。

“我早告诉你了,我就是灵预,你不信,那也不怪我。”

“既然这样,对不起,我只有将你杀了!”说着,憨憨瞬间变成巨大的兽形,尖利的爪子与尖利的牙齿,虽然憨憨受了伤,但是,那种令人害怕的外形仍在。

“呵呵,就凭你吗?一只笨狗能伤得了我吗?”

“不试试怎么知道?”憨憨说着,已经扑向了灵预。

灵预笑嘻嘻地一转身已不见,憨憨一愣,突觉上方有什么东西下来,憨憨赶紧闪开,却见一巨石重重砸在憨憨刚才所站的地方。

“呵呵!你还真不怎么样呢?算了,杀了你吧!省的跟你玩费力!”

“什么?!”憨憨还没反应过来,四面许多巨石向自己砸来,无处可逃。

“这就完了吗?对不起,及阳,我不能和你一起走下去去救你的无尘了!我也不能完成主人的嘱托了!对不起,主人!”憨憨紧紧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痛苦的那一刻的到来。

只听周围几声巨响,憨憨身体一抖,“完了,自己肯定死了,但是怎么没感觉呢?可能是死了就是这种没有任何的感觉吧!”憨憨兀自瞎想着。

“憨憨你要闭眼到什么时候啊?我可没功夫管你,你跑远点吧!”

“及阳的声音!”憨憨惊喜地睁开眼睛,“我没死,及阳,又是你救了我,是吗?”

及阳微微一笑。

“哇!及阳你太好了!”说着,憨憨没顾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就向及阳扑去,及阳吓得一闪,憨憨顿时来了个结实的狗啃屎,疼的直咧嘴。

“憨憨,你离远点,我要问问这个家伙到底是谁?”

“好吧!好吧!又叫我远点,看来我是没有任何用处了!”憨憨愤愤地走开了。

及阳面对着面前的这个灵预,眼睛里露出的是一种冷漠与哀怜。

“你那是什么眼神?在可怜我吗?大可不必,我先要问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那条路应该有很多迷途的啊!”

“我根本没走到尽头!”

“哦?看来我低估了你!你是怎么发现我要杀了那只笨狗的?”

“因为你不是灵预!”

“嗯?!”灵预显然不明白。

“难道你不知道灵预有预知过去的事情的能力吗?她不可能不知道伤害憨憨的那个家伙的样子,如果不知道,那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啊?”灵预还是那么的悠闲。

“伤害憨憨的那个人就是你!”

“哼哼!看来我倒忘记了这个丫头有这种能力,也是我的失误,既然你明白了,你要怎么办呢?杀了我吗?”

“灵预在哪里?你又是谁?”及阳没跟着她的话。

“就在你眼前啊!我就是灵预啊!”灵预似乎还感到很惊讶。

“你说你就是灵预?!”及阳不可相信。

“怎么?不相信吗?那么你就来杀我吧!杀了我你就知道我究竟是不是灵预了!”

及阳一下子愣了,他忽然感到眼前的这个家伙不是开玩笑的,似乎灵预的身体被这个家伙控制着,所以才这样吗?及阳头脑开始变的有些混乱。

“来啊!怎么?下不了手吗?那我可要要你的命了哦!”说着,那个灵预已经向及阳冲了过来。

及阳快速的闪躲着,不停地在头脑中想着办法,可是无论怎么想,都想不出一个好的办法,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敌人,这种只在某某本小说或动漫中看过,而在这里可是第一次遇到。

“干什么?就知道躲吗?难道你不忍心杀了这个丫头吗?她与你又没有任何的关系!为什么下不了手呢?你们人类还真是可悲!明明很简单就解决的事情,偏偏要越弄越复杂!”灵预不停地攻击着及阳,而且是那种不要命的攻击方法,及阳一不小心,胸口被划了一道口子,鲜血顺着口子流了下来。

“还不还手吗?要是这样,那就陪着这个小丫头一起去阎王那里报到吧!哈哈哈哈——”

“你要做什么?”及阳突感不安。

只见灵预忽然向及阳冲去,狠狠地抱住了及阳,口中大笑着,而此时四面八方的巨石向及阳他们涌来,如果那些巨石一起过来,及阳和灵预不粉身碎骨才怪呢!

“你想和我同归于尽吗?”及阳冷冷地问道。

“不是我,而是你和灵预那个傻丫头!哈哈哈——”瞬间,只见灵预的头顶的黑光一闪,一个古怪的雾气随风而去,而此时的巨石已经来到了及阳的身边,发动任何的防御都来不及了。

“及阳!!”憨憨不可置信地看着及阳被灵预抱着而一起丧身与石堆之中,睁大了眼睛半天没喘半口气。

“哈哈哈哈——幻光,你也有今天,还以为你真的很厉害呢,不过如此,即使再厉害,你还是无法逃避人类软弱的一面!哈哈哈——”说着,一股黑烟骤然间变成一个黑影出现在上空。

憨憨愤怒地看着他,恨不得将他撕的粉碎,但是憨憨无法跳到空中,况且他现在也打不赢那个家伙,只能气的向他龇牙。

“呦!还有一只小狗呢!我这就来杀了你,那样你就不孤独了,可以和你的同伴作个伴吧!呵呵呵!”说着就冲憨憨冲了过来,憨憨愣在了那里,及阳为他输送的灵气已经用的差不多了,而此时连走的力气都没有了,眼看着又要再次命丧于此。

半空中忽然出现一个人,一下子拉住了那个家伙的手,那个家伙一愣,转身看时,顿时冒了冷汗。

“冷风,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告诉我这是我一个人的战斗吗?”

冷风将他一甩,那个家伙竟像一页废纸般飘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嘴角一下子流出了绿色的液体。

“你干什么?难道要帮他们吗?”那个家伙甚是不解。

“我要亲自杀了他,至于他的同伴,我没必要管,但是你将他杀了,我就杀了你!”

“你——”那个家伙不知现在该说什么,他似乎很怕冷风,又感觉十分的恨冷风。

“他就是冷风吗?”憨憨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家伙,却是一惊。

“第三眼,真的是第三眼,和及阳一模一样的第三眼。还有那个红色的头发,那种魔鬼的眼神,怎么会这样?难道他和及阳是兄弟吗?怎么会拥有相同的能力?”憨憨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幻光,我知道你没死,出来吧!我们做个了结吧!”冷风冷冷地说着。

“及阳没死?!”憨憨惊异地朝那堆石山望去,只见那堆石山在动,慢慢地越来越响,整个大地就像要震动起来一样,石头一下子炸开起来,纷乱的石块向四周飞去。

灰尘慢慢散尽,灰尘中一个人站在那里,雪白的头发加上那银色如天使的眼睛,那是及阳,真的是及阳,憨憨不禁心中暗暗地叫道。

及阳抱起灵预朝憨憨这边飞来,“憨憨,照顾好灵预!”

“可是我——”憨憨刚想说自己已无力量,突觉一股强大的力量向自己涌来。

“及阳你?”

“别说话,你的职责就是照顾好灵预,知道吗?”

“嗯!”憨憨狠劲地点了点头。

一道黑影忽从冷风眼前划过,冷风眉头一皱,随手将那个黑影抓起。

那个家伙冷汗直流,“大人,我不敢了!”

“我的话只说一次,没有第二次!”

“你——”没等那个家伙说完,只见他的身体已经被撕的粉碎,只看的憨憨心惊肉跳。

“及阳,完事了没有啊?我的耐心可没有那么久!”

“等不了就滚!”及阳的语气毫不客气。

憨憨甚是惊讶,没想到及阳对这种BOSS竟然用这种口气说话,而且毫不防御对着他,而且那个冷风竟然还等及阳治疗。

“真是奇怪的家伙们!”憨憨心中暗道。

“好了,憨憨你抱着灵预到那边的亭子休息吧!”

“亭子?”憨憨回头一看,果然有个亭子,而且看似很是华丽。

“嗯!好!”说着,憨憨活动了一下筋骨,抱起灵预就向那边跑去。

及阳飞到半空,对视着眼前的这个家伙。

“无尘怎么样了?”

“有你的灵魂保护,当然不会受到伤害了!”

及阳心中略感惊讶,连这个他都知道,那么自己所做的一切岂不——

“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冷风微笑着说道。

“哦,是吗?那也知道我来的含义了吧?”

“嗯,知道!”

“那么你想怎么办呢?”

“怎么办?凉拌喽!”冷风调侃着说着。

“那这样的话,你就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