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1章 傻死的憨憨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886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死吗?”冷风似有所思的望着天空,对于及阳要杀死他这个话题似乎毫无感觉。

及阳瞬间来到冷风的身前,一把抓住他的喉咙,“告诉我,现在无尘在哪里?”

“哪里?你应该知道的!”及阳身后传来冷风的声音,而此时及阳手中的冷风已经化作一片烟雾随风飘散。

“我知道的?什么意思?”及阳心中虽然对于他的能力甚是惊讶,但是他的话更是令及阳感到惊讶。

“既然这个你都无法知道,真无法想象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冷风嘲讽道。

“这个你不用管,我只要知道是不是把你打倒,那么无尘就会得救了?”

“这个吗?似乎很是难说哦!”冷风很轻摇地说着。

及阳不再说什么,而是转瞬间又来到冷风面前,右手祭起死生,向冷风砍去——

憨憨看着及阳和冷风的大战,而此时灵预还没有醒,沉睡的灵预也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

憨憨回头看了看熟睡中的灵预,发现她似乎有一些别样的美丽,竟让憨憨看的呆了,突然,一股风向憨憨扑来,憨憨感觉到此股风很不善,猛然转身,用双手挡住了攻击。

“哈哈哈哈——”被及阳挡住了的家伙大声地笑了起来,憨憨一愣,待仔细看时,竟傻了。

“你不是被那个冷风杀死了吗?”憨憨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人。

“谁能杀的了我影魔?那个家伙杀的只是一个我的影子罢了,这个你都信,你也太笨了吧?!”影魔嘲笑憨憨。

“名字真俗!!”

“什么?”影魔没想到憨憨竟来了这么一句,气的他影子都竖了起来。

“我说你名字真俗!还不如我的名字呢?”

“你叫什么名字?”

“Merry!怎么样?敢跟我比吗?”憨憨有些得意。

“卖水?你是卖水的啊?”影魔显然不懂英语,气的憨憨直踱脚。

“你才是卖水的呢!这可是我主人辛苦给我起的名字,我可是保留的最后底牌,像你这样的乡巴佬根本不会懂!”

“那么说这张底牌很厉害了?!”影魔显然很不懂憨憨所说的一切。

“算了,跟你这种粗野之人也没办法说了,喂!”憨憨喊了他一声。

“什么?”

“你复活了跑到这边来干什么?怎么不去帮助你的主人啊?”

“你说他是我的主人?!!哈哈哈——”影魔大笑了起来。

“难道他不是吗?那为什么你那么怕他?”

“我怕他?!”影魔又冷声地笑了起来。

“我才不怕他呢!我只是装的害怕而已,连这个你都信,你真是笨的无可救药!”

“你竟然说我笨,除了及阳、灵预和我主人,任何人不准说我笨,你去死吧!”憨憨突然发起火来,向影魔冲去。

“就凭你?!”影魔显然对憨憨很是藐视,这着实令憨憨更加来气,变作兽的姿态向影魔疯狂地冲去。

眼看着憨憨一把就要抓住影魔,而影魔的身体明明已经被憨憨抓住,可是憨憨却感觉像是什么都没抓住一样,是那样的空,那样的无处施力。

“你这只笨狗抓哪里呢?”影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憨憨再一看手中的影魔,一切都没有了,就像刚才只是抓住了一片影子,而此时阳光照来,影子转瞬之间消失一样。

“怎么会这样?这该怎么办?如果这样攻击攻击不到他,那么又该怎么办?”憨憨不禁擦了把冷汗,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地难缠。

“怎么样?是我将你杀了呢?还是你自己了断自己呢?”影魔挑衅道。

“少废话,等我把你撕碎,你再看你自己是怎么死的吧!”憨憨说着又冲影魔咬去。

“呵呵,难道你还没发现吗?你是打不到我的,而且连碰都碰不到我的!”影魔转瞬又离开憨憨很远、很远。

“不可能,他肯定有什么破绽,不可能没有什么生灵是不死的!”憨憨急速地想着,想着怎么对付这个家伙。

“咦?”影魔似乎看到了什么。

憨憨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心感不妙,果然,那个家伙正盯着灵预的位置,有些奸笑着。

“你想干什么?”憨憨此时再没心情跟这个家伙开什么玩笑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女子应该有预知的能力,如果把她吃了的话,说不定我的能力又有很大的提高,嗯!应该是这样!”这家伙竟顾自地说了起来,完全不管憨憨。

“你说灵预?”憨憨心中的火不停地往上冒,而且现在在光芒下看到影魔的脸,那张脸更让憨憨冒火,因为那是一半是人脸,一半是鬼脸的家伙。

“哦,原来她叫灵预啊!嗯,就让她作为我的晚餐吧!”说着,影魔快速地向灵预扑去。憨憨感觉不好,以最大的速度回到灵预的身边,挡在了灵预的前面,憨憨只感觉胸口一痛,一股鲜血顺着憨憨的身前流了出来。

“真是傻啊!干吗挡呢?这样的话你就必须死了,本来还打算放你一条生路的!”影魔就站在憨憨的前面,而他的一条很长的影子已经插到憨憨的胸口当中。

“憨憨!你——”憨憨听到后面似乎是灵预的声音。

憨憨一回头,惊喜地发现灵预醒了,高兴的憨憨忘了痛,忘了背后还有敌人。

“灵预你醒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憨憨高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话了。

“不!“灵预惊恐地望向憨憨的身后,可是已经晚了,影魔的第二次攻击再次插入憨憨的身体,憨憨一下子觉得身体重了许多,头也开始重了许多。

“可惜啊!可惜啊!下次一定瞄准心脏再刺的!”影魔还悠闲地似乎责备自己的失误。

“你——”灵预又气又伤心,她醒来的第一件事竟然是发现憨憨被别人所伤,这令她心中很是气愤。

“你要为此付出代价!”灵预不顾刚恢复一些的身体,将憨憨慢慢放下,一下子跳到空中。

“呵呵!没想到你还有两下子嘛!竟然可以浮空啊?!”影魔的赞誉就像是一种鄙视。

“你伤了憨憨,我要替他报仇!”

“等等,可不是我要杀他,而是他自己非要挡在你前面,我本来是想吃了你的,看来那个家伙真是愚蠢啊!”

“傻憨憨,你干吗要这么样呢?”灵预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只是感觉到酸甜苦辣各种滋味都有,轻声低语之后,猛地向影魔冲去,而此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剑,那剑就像蛇一样随着灵预的动作变幻莫测。

“好剑!”影魔说着,轻轻一闪就闪过了灵预的攻击,而灵预的第二剑紧接着就又来了,她的剑就像无数条蛇一样,不断地滋长着攻击的个数,满天的蛇头不断地向影魔咬去。

及阳正苦战着冷风,但是无论怎么样都无法伤到冷风,更别提要他的命了,就在刚才那感觉到憨憨的灵气已经降低,知道事情不妙,但是眼前又脱离不掉,后来感觉似乎有一股熟悉但是很强大的力量在和另一个家伙战斗,心中就放了一下心,继续与冷风战斗。

“冷风,我想知道一件事情!”及阳挡住冷风的攻击,随口问道。

“什么?你问吧!你问什么我都会告诉你!”此时冷风停止了攻击,倒是显得很大气一样。

“那好!我的能力为什么和你的几乎完全一样,我们是兄弟吗?”

冷风一愣,而后大笑着:“我和你是兄弟,别扯淡了,如果你真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真相。”

“真相是什么?”

“因为我的能力是你给我的啊!我的再生父母,哈哈哈——”冷风的笑声很奇怪,极度快乐中似乎带着很深的悲哀!

“我给你的?我为什么给你?”及阳很是奇怪。

“为什么给我?难道你那个前生没告诉你吗?”

“你说的是幻光吗?”

“嗯,看来他留了一手啊!他到底要做什么呢?”冷风独自思考起来,完全忽视了及阳的存在。

“那好这个问题先放下,那我的前生是不是和你生活在同一个时代?”

“这个没错!”及阳没想到冷风的回答态度那么好,令他感到很是奇怪。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无尘吗?”及阳终于将自己心中最重要的疑问问了出来。

“我就知道你要问的!因为他是我的妻子啊!”

“什么?!!”及阳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瞪着冷风,一股寒风吹过,两个人的头发都动了动。

“虽然我不知道我的前生到底做了什么,但我可以感觉到他自生至死一直爱着无尘,他根本不会抛弃无尘,怎么会让无尘成为你的妻子。”

“你以为他一个人爱着就够了啊?无尘喜欢的是我,而不是他,所以他才离开了无尘。”

“不可能,无尘告诉我她一直是等待着幻光的,可是幻光却丢下她自己走了,让她自己一个人生活在世间。”

“是这样吗?”冷风似乎有些失望。

“没错,是这样!”

及阳突然感觉一股风划过,及阳赶紧用左手的寒冰龙祭起一座冰墙,挡住了攻击,整个山谷发出一阵巨大的响声。

“呵呵!我看你还是乖乖让我吃了吧!这样下去多痛苦啊!”影魔看着浑身是伤的灵预。

“你伤了我的朋友,我宁可死,也要拉上你!”说着灵预再次拿起剑向影魔冲去。

“我说过了,没用的,彻底没用的!”影魔像发狂了般不断地用影子向灵预攻击着,灵预一下子吐出了一口血,绿色的血这样顺着灵预的嘴边滑下。

“绿色?你是妖怪?”影魔显然有些诧异。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真没想到,一个妖魔竟然为了人间的一个灵兽而这般的拼命!想不到啊!”

“想不到你就去死吧!”灵预已经濒临死亡的灵气全部发挥了出来,天空霎时变了暗了起来,天空乌云密布,无数的闪电在像蛇一样寻找着鞭笞的对象,狂风哭啸着。

憨憨勉强地抬了抬头,惊讶地发现灵预的周身放着彩色的光芒。

“你要干什么?莫非你想——?”影魔的声音有些发抖。

灵预狠狠地瞪着眼前的这个家伙,“没错,我要杀了你!”

“那样的话你也要死的,你傻了吗?”

“我才不管,我要救我的同伴,在这里我已经呆了几百年,可是却没有我和憨憨他们在一起这几天快乐,我遇到他们之后我才知道生命原来也可以这么快乐,可以痛苦,可以悲伤,更可以相互追逐打闹。但是作为一个妖魔,又有什么快乐呢?只是吃掉生命吗?”

“你是个疯子,彻底地疯子,你去死吧,去死吧!”影魔祭起大地无数的影子向灵预攻去,眼看着灵预就要死在这无数的影子攻击之下,而对面那个家伙却狂笑着。

灵预闭上了眼睛,泪水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憨憨,及阳,永别了,如果可以,来世我一定会做个人,和你们再在一起玩耍,一起走路!”灵预心中涌起无数的悲伤。

灵预只感觉无数的影子向自己冲来,可是到了自己的身边却没了气息。

“怎么回事?”灵预睁开眼,一下子傻了,只见无数的影子都被一个庞大的身影挡住,而那个身影就是憨憨。

“笨憨憨,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是妖怪,而你是灵兽,我们不同路,我们根本不会再一起的!”

“灵预,我知道你是妖魔,但是我想告诉你我喜欢你,只是这样,无论怎么样,我都要保护你,永远保护你,直到我死去的那一天!”

“什么?”灵预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傻憨憨,你在说什么啊?你都快被杀死了!”灵预带着泪水大声喊道。

“我说我喜欢你,还要我说几十次吗?”憨憨转过头来冲灵预笑了笑。

“所以——”憨憨转过头,“在我没死之前,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们,所以——”憨憨猛地抓碎了影魔的影子,令影魔吃了一惊。

“你这个只会使用烂影子的家伙,我要把你撕碎,而后让你在火焰中永生不得好死!”说完,憨憨已经冲了出去。

“笑话,你以为你能打的到我吗?”影魔又祭起无数的影子向憨憨攻去。

而憨憨却毫无闪躲的意思,每一条影子穿过它的身体,都溅出一片的鲜红的血迹,可是憨憨仍旧将影子撕碎,而后不停地向影魔冲去。

灵预看着从空中往下飘的血雨,泪水不禁不停地流了下来。

“憨憨,你个笨蛋,我不要你死,及阳,你快救救憨憨!死及阳,你快来啊!!”

“憨憨!”及阳心中总是感到不安,虽然和冷风战斗着,可是那种不安的感觉使他无法使出全部的精力去对付冷风。

“你在想什么?要是这样的话,你很容易就会死的哦!”冷风的话倒是提醒了及阳。

“不用你管,我只要杀了你就可以了!”

及阳刚想顺身来到冷风的身后,却见他比了个暂停的手势。

“你什么意思?”

“我不会和有牵挂的人战斗的,因为他无法发挥出他最大的力量,知道我为什么把你引领到这里吗?而且曾经发生过许多奇异的事情,你都不想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那都是我的命运,我的命运如此,我就该如此的走下去!”

“呵呵!可笑,什么是命运?”

及阳无语以对。

“命运不过是你我口中的话语,不过是你手中滑过的东西,不过是你曾经吃过什么,又做过什么罢了!而真正掌握我们自己一切的还是我们自己。

“虽然我不太懂你在说什么,但是你想告诉我什么?”

“哦,我只顾着自己思考了,忘了要告诉你什么了!”冷风接着说道。

“你还记得又一次你被一些妖魔绑架的事情吗?”

“嗯!”及阳顺着他的话想起曾经自己在完成第一次任务后,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家伙绑架的事情。

“其实那是我安排的!”

“你安排的?”

“嗯!难道你从来没怀疑过吗?”

及阳没有回答。

“算了,我这样做的目的就是只有一个,我要让你的能力被逼出来,让幻光那个家伙能重新复活,因为我一生的目标就是要打败幻光,要雪耻那次的失败!”

“你败给过他?”及阳有些诧异。

“这有什么奇怪的?可以告诉你我的能力就是他给的,不过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练,我知道我现在可以和他拼个痛快,可惜你的能力太差了!”

“你说我能力——”及阳忽然感到心中似乎有人在喊他。

“好像你的伙伴被攻击了呢!你不去救他们吗?”冷风略显嘲讽地冲及阳说道。

及阳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那咱俩的战斗——”

“我会等着你,不过现在的你还是太弱了点,等你身体里哪个幻光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再来找我吧!”说着,冷风已转瞬不见。

“那我在哪里找你?”

“等你身体的他醒了时,我自会找你!”

及阳莫名其妙地听着声音远去,忽然一股死气传来,及阳一哆嗦,莫非——及阳赶紧向憨憨那边飞去。

憨憨不顾一切地向影魔冲去,身体已经千疮百孔,而他却不肯闪躲,灵预大声喊着憨憨,让它停下,可是憨憨像没听见一样,而影魔却在颤抖着不断向憨憨发动攻击。

憨憨眼看着就要被满天的影子覆盖,灵预欲哭无泪,忽然发现天空一个亮点出现。

“及阳,及阳,真的是你啊!快救救憨憨吧!他快——”没说完,灵预又哭了起来。

“我知道了!”及阳随即用左手寒冰龙祭起一片冰墙,所有的影子都被挡在了外面,及阳慢慢抱起憨憨。

“及阳,对不起,又让你来救我!”憨憨虚弱地说道。

“不,你表现的很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吧!我会让这个伤害我同伴的人付出代价!”

憨憨看及阳时,他的三眼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令人看去感到莫名的恐惧。

及阳将憨憨放下,灵预扑了过来,一把搂住憨憨,“笨憨憨,谁叫你那么做的?!”而后泣不成声。

“我给你们治疗一下!剩下的就有你照顾憨憨了,灵预!”

“嗯,知道!”灵预狠劲地点了点头。

影魔被刚才及阳的寒冰墙挡住很是郁闷,现在看到及阳正给憨憨他们治疗,心想天助他也,满天的影子再次向及阳扑去。

然而,影魔却惊讶地发觉每个到及阳身边的影子都在快碰到他时,转瞬不见。

“怎么会这样?”影魔不得其解,“算了,那么我直接攻击算了!”

影魔直接向及阳的身后攻击过去,而此时及阳正集中所有的精力为憨憨与灵预疗伤。

“及阳,你身后——”灵预想提醒及阳。

“没关系的,集中精神接受我的力量,这样也让我少操些心。”

灵预疑惑地看了看及阳,发现他的面部表情是那么冷静,知道及阳早就有所准备,也就闭上了眼睛,不再打扰及阳。

“哈哈!这是你自寻死路,幻光,这不可怪我!”影魔心中暗自冷笑,伸出黑色的双手向及阳插去。

眼看着及阳的命就那样被影魔拿走,忽然影魔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拉住了,无论怎么样都无法向前,他回头一看,吓了一大跳,自己的身后竟然又出现一个及阳,而那个及阳竟是全身都是黑色,就像那个及阳才是影子一样,而他影魔则是个垃圾一般。

“你是谁?”影魔回头问道。

“我是你要杀的人啊!”那个家伙似乎眼睛都不眨地看着影魔。

“你的身体——难道?”

“你猜的不错,我的身体受自影子杀手的力量,是他给了我这个能力,同样如果你认为用影子能杀掉我的话,那你就试试!”

“影子杀手啊!那个垃圾啊!”影魔似乎很不以为然,“那么早就被你干掉了,肯定是好不到哪去!”

影子及阳笑了笑,“他当然垃圾,但是想不想尝尝我拳头的味道呢?”

“好啊!我看看你跟这个垃圾的能力有什么区别!”影魔忽觉背后的影子立起,心中感到不妙,化作数条影子向四面散去。

“闪的够快的嘛!”影子及阳冷笑着。

“哼!你那笑容什么意思?难道你认为我就只有这点程度吗?”影魔有些气恼。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既然你自己承认了,我只好默认了。”

影子及阳的话令影魔更加发怒。

“你给我死去吧!”说着,影魔祭起数万条影子向影子及阳冲去。

“嗯?这么多啊?看来我的伙伴还真是不少呢!”

“什么?”影魔听着及阳的话里有话,还未等他来得及反应,所有的影子竟然翻过方向来向影魔冲来。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的!”影魔被数万的影子包围着,向割草一样将他所有的身体划分成一条又一条,而后被带到光芒所在的地方,瞬间化为虚无。

那个影子般的及阳慢慢飘到及阳的身边,笑嘻嘻地看着及阳给憨憨和灵预治疗。

“我就知道冷风不会那么简单就走了的,是他派你来的吧!”及阳冷冷地问那个家伙。

“是又怎么样?不过,我答应过冷风只要了你的第三眼,绝对不会杀了你,所以,我不会杀了你,而你只要忍耐一下,我就会将一切办好的!”

“你要第三眼干什么?”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成为你了啊!而且力量可以提升数百倍!”

“是吗?那么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你啊!”那个家伙仍笑嘻嘻地说道。

“我心中那个邪恶的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以为他死了吗?不,只要你生在这个世界一天,你心中那个邪恶的你就不会死去,而只会不断地变化着,你知道什么是邪恶吗?”

及阳仍给憨憨与灵预治疗,没有回答他的话。

“看来你对自己的内心相当的不了解啊!邪恶就是一切无法让你平静下来的东西,就像你一直想和无尘在一起,这就是一种邪恶,还有你想杀掉所有阻碍你救无尘的人,这也是一种邪恶,它就像种子一样,不断在你内心成长着。”

“那么,你是怎么跑到外面来的!”

及阳的话令影子及阳有些莫名其妙。

“在我在你的身体里时,我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召唤我,于是我就出来看看了,没想一出来就看到你被那个无用的家伙偷袭。所以,顺便帮帮你杀了他。”他说的很是轻松。

“这样啊!那现在你等什么呢?为什么不直接过来挖掉我的第三眼?”

“你以为我傻吗?你的周围有很多灵气的结界,而且又有那么多的分身在周围,我过去不是送死吗?”

“哼,算你厉害,你说你见过冷风了!?”及阳似乎对于他能看清自己的布局很是不以为意。

“咦?难道你不想知道我是怎么看穿你的把戏的吗?”

“不想!”

影子及阳差点摔倒在地。

“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冷风有一种能力就是窥探别人心中的黑暗,在刚才你与他战斗的时候,他已经进入你的内心寻找我了,那时,他就让我拥有挣脱你的力量,而我答应不杀了你,而只是要你的第三眼而已!”

“原来冷风这么可怕!”及阳心中不禁有些犯愁。

“其实你不用害怕的,我可以代替你去救无尘的,怎么样,做个叫唤吧?”

“什么交换?”

“把你的能力都给我,我替你去救无尘!”

“那我岂不是亏死了?”及阳微笑道。

“嗯,不亏!不亏!”忽然影子及阳用影子向及阳攻去,及阳却纵身跳了出去,将憨憨与灵预放到了一个相当安全的结界之中,而后又飞了回来。

“你不是动不得吗?”影子及阳很是纳闷。

“那我治疗完不就可以动的了吗?”及阳微笑道。

“哼!最讨厌你的笑,难道刚才你的分身维持时间和你的治疗时间是一样的?”

“不,我的分身不会消失!刚才只不过试试你的器量而已。”

“哼!那算什么?”

“果然你是那么的沉不住啊!”

“果然?难道你早就知道吗?”

“呵呵,因为对自己太了解了吧!”

“哼!竟说大话,好吧,先将你杀了再拿眼睛吧!”

“你不说不杀的吗?”及阳有些诧异。

“我变主意了,而且我不愿守那个什么没有用的信用。”影子及阳看到及阳毫无防备之意,转身化作一道树叶的影子飘落过去。

“咦?人呢?”及阳很是迷惑地向四周张望着。神情似乎很是迷茫。

“好机会!”影子及阳这样想着,随着风的飘动向及阳慢慢靠近,眼看着就要到了,影子及阳祭起无数的影子向及阳攻击去,而此时的及阳正茫然地找着影子及阳的痕迹。

“及阳,你的一切都属于我了,包括你的无尘!”影子及阳心中暗自喜庆,就在所有的影子将及阳圈在里面的时候,影子及阳恢复了原样哈哈哈地大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啊?”

“我在笑及阳这个大笨蛋!我——”影子及阳一惊,回头一看,差点吓得跳了起来。

“你怎么能逃出我的影子围捕的?”

“逃?我根本就没动啊!”及阳仍是微笑着看着他。

“不要再笑了,你的笑太让人上火了!”说着,影子及阳又祭起无数的影子向及阳攻去。

“你打不到我的!因为我对你太了解了,因为你就是我嘛!”及阳仍是微笑着说道。

“你——”影子及阳突然嘴角撇了一下,“既然杀不了你,那么他们呢?”

及阳顿感不妙,转头向憨憨他们望去,惊讶地发下他们完全在树的影子下,而及阳的结界憨憨他们又无法打开。

“糟糕!”及阳赶紧收起结界,冲憨憨他们一挥手,意思让他们逃跑。

“咦?及阳向咱们招手呢?是不是问咱们好不好啊?”憨憨一脸幸福地问灵预,而后同样向及阳挥手。

“及阳,你放心吧,我们好着呢!”憨憨大声喊着。

“什么啊?”灵预过来一看,脸差点被憨憨给气歪了,“那是及阳告诉咱们快逃跑,你个死憨憨!”

“啊?那快跑!”

憨憨他们还没来得及跑,影子已经将他们覆盖上了。

“呵呵!及阳,你现在该怎么办呢?要不这样吧,我们来做个交易,用你的第三眼和我交换他们怎么样?”

及阳此时再也笑不出来了,“卑鄙的家伙!”

“我可是你自己啊!你不说了解我吗?怎么骂起我来了?”

“你要为你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

“当然,我这是不在跟你在交换吗?!”影子及阳似乎很是轻松。

“你想要我的第三眼是吗?那就给你!”

“什么?!”影子及阳没想到及阳会这么轻易地久答应了,而当他正惊讶时,一颗眼睛已经扔到他面前。

“哈哈哈——我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了,及阳你跟你的伙伴们就去死吧!”影子及阳竟然祭起影子要杀了憨憨他们。

及阳用手捂着流出的鲜血,“你这个卑鄙的家伙,我根本不会有你这样的家伙在我的身体里,你去死吧!”及阳的怒火像火焰一般要燃烧周围的一切,而影子及阳却仍在笑。

突然他笑不出来了,因为他发现及阳又发生了变化,就像是那种从心中最深处的恐惧从影子及阳的心中涌出,而眼前的及阳吓得他呆在了那里。

“你,你还是人吗?及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