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42章 最后的兽变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86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7

那是什么感觉?是恐惧?还是死亡的气息?所有的生灵似乎都感受到了这一种感觉,所有的人都在向着一个方向望着,似乎看到了什么,却又什么都看不到,只是他们内心都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那种感觉就像是本能的恐惧,就像本能地害怕死亡一样。

“爷爷!你们在看什么啊?”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老人的手单纯地问道。

老人一愣,转头看了看身边自己的孙子,“你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啊?我只是害怕爷爷生气的样子,别的没什么可怕啊!”

老人环顾了四周,有的孩子已经躲在父母的怀中哭泣了起来。

“难道是神的愤怒吗?”

“爷爷你说什么?”小男孩没听清老人说什么。

“哦,你还记得你的名字吗?”老人问了一个让小男孩摸不着头脑的问题。

“当然记得,是你给我取得啊!叫风及阳!”

老人点头笑了笑,“嗯!等到你的孩子出生时告诉他你的名字,而且你的孩子一定叫风尘阳!”

“嗯,记住了,我一定会的,但是爷爷,为什么要这么取名字啊?”

“这是天意!”老人望着天边血红的彩霞慢慢地说道。

影子及阳仍在发抖,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只是感觉到害怕,那种恐惧一直钻透自己的内心,无论怎么样抑制都无法克制,他知道这是一种恐惧,是一种生灵真正的恐惧,就像畏惧自己又回到从未存在的时刻一样。

憨憨傻了般看着及阳,围在他们周围的影子已经不见,而此时灵预忧郁地望着天空。

“始终还是来了!”灵预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话,令憨憨一愣。

“什么来了啊?灵预,你知道什么吗?快告诉我!”

“这个告诉你也无意义的!”

“为什么?难道及阳这个样子真的跟什么有关吗?”

“是的,及阳最后的变化是回到了最初的状态,是他内心,也是所有生灵内心最深处的样子,他的这种变化的到来,就意味着整个世界要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难!”

“什么?!灵预你是不是在开玩笑啊?及阳只是个普通的人,更何况他也是个好人啊,怎么会给世界带来灾难呢?”憨憨简直不敢相信。

“谁好谁坏,真的分的那么清楚吗?”

“这个——”憨憨一下子没话说了。

及阳现在只感觉心中只是愤怒,无限的愤怒充满了全身,他要发泄,无论是哪个惹了他,他都要将其撕碎!而就在面前,那个渺小的影子及阳已经抖得站不起身来了。及阳一下子将他抓在手中。

影子及阳突然感觉到自己身子一紧,本能地想变作影子逃出及阳的手,但是却恐惧地发现,自己所有的术都无法使用,而现在就像一个凡人一样在及阳的手中任他宰割。

“难道就这样完了吗?”影子及阳恐惧地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家伙,他还是人吗?脸部已经完全看不出真正的眼睛与鼻子,只有最似乎还可以清晰可见,第三眼的地方长出一个闪闪发亮的圆球,而那个不是很圆的圆球就像是——地球。

巨大黑色的翅膀在及阳的身后慢慢地摆动着,右手已经是无数的骷髅般围成的一个人形剑,与其说是剑,更不如说是一棵枯萎的苍树,给人的感觉就是死亡,左手的整个手臂已完全成为了冰的透明,一条龙不断地围着手臂在环绕,那种寒气足以冻死所有的生灵。

“恶魔!你就是恶魔!”影子及阳不甘心地最后喊了句,而及阳低头,用那不像眼睛的眼睛看了看他,手心突然一紧撰,只听一声惨叫,影子及阳化作一片灰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一下子将憨憨和灵预吓傻了,他们不知道及阳会这么厉害,更恐惧他现在的心狠手辣。

及阳转过头向憨憨他们招了招手,似乎让他们到他那里去。

“去不去,灵预?”憨憨发抖地问道。

“当——当然过去了,及阳是咱们的朋友嘛!”

“那你为什么发抖?”

“谁发抖了?我只是太兴奋了而已!及阳,我来了!”说着,灵预已先憨憨向及阳跑去。

“明明是害怕发抖了吗!为什么——?”憨憨搞不懂她在想什么,只好跟着出去了。

憨憨正低头走着,猛地撞到一个人,抬头一看竟是灵预。

“你站在这里干什么啊?及阳不是叫咱们过去吗?”

“不是,你看!”

憨憨顺着灵预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及阳似乎有一些不太对劲,他正对着自己的头部猛捶,而眼睛完全变成了红色。

“听,他似乎在说些什么!”灵预让憨憨侧耳倾听。

憨憨侧耳一听,猛地拉起灵预就跑。

“你干什么啊?”灵预被弄的很是迷茫。

“我看过他那种眼神一次,那是发狂的表现,现在及阳叫咱们跑,说明他快控制不住了,赶紧跑吧!”

“哦!”他们两个刚要撒腿跑,却感觉身后一股寒风袭来,憨憨心想不妙,回头一看,差点吓得半死,及阳已经追了过来,而且就在身后,说明他现在已经完全发狂了。

憨憨变作兽形,叼起灵预就是一顿狂奔,可是无论怎么样都无法甩掉身后的及阳,憨憨刚伤好,此时的速度明显降了下来。

“遭了,及阳,你快点清醒啊!我的天啊!主人,你在哪里啊?救救你的憨憨啊!”憨憨忽然被一块硬的东西绊了一下,来了个狗啃屎,而就在这瞬间及阳已经追了过来,硕大的身影站在了他们身后,而一只巨大的脚已经抬了起来。

“完了,没想到最后竟然死到自己最信任的伙伴手里!”憨憨绝望地想着。

“咦?!”灵预惊叹了一声。

“什么?”憨憨站了起来,回头望去,却见一个身影站在了及阳的面前,而及阳的脚就在那一瞬间停了下来,不是不踩了,而是踩不下去了。

“冷风,是他!他为什么救我们?”憨憨有些奇怪。

冷风看着眼前这个巨大的家伙,冷笑地冲他说道:“怎么?变身了,就控制不住自己了吗?你也还真是不配做万物的领主啊!”

及阳愣愣地看着冷风,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知道这个家伙很厉害,就是这样而已,他要将他撕碎,撕的粉碎。

“看样子,你还没有恢复意识啊!给你看一下外面的世界吧!”说着,他随手一挥,半空中出现一道裂口,而裂口的画面显现的竟是外面的世界,那是个怎样的世界啊?所有的火山都在喷发,大陆在慢慢沉没,所有的道路都在裂开,人们叫苦不迭,而所有的生灵等待的都是死亡,是末日的死亡,更是生命的终结。

“这就是你要的结果吗?及阳,或者说是幻光,你忘了你的使命了吗?你要将你一手看着长大的世界毁灭掉吗?还是要那些生命受着恐惧的死亡而慢慢的死去吗?你到底要怎么做呢?亲爱的及阳!”

及阳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些画面,那些影像就像是钉子般一颗又一颗钉进他的脑海中,及阳的记忆在渐渐恢复,在逐渐地变的清晰。而头脑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样,痛的及阳狠命地捶着头,浑身一半是极端的发热,而另一半却是极冷,极冷与极热的交替让及阳生不如死。

冷风仍是那样笑着看着及阳发狂的样子,及阳的拳头已经控制不住地捶向冷风,而他只是轻轻地躲过,似乎在等待,但是他究竟在等待什么?无人知道,只有他自己知道。

“灵预,你说那个家伙在做什么?”憨憨吧不解地问灵预。

“我怎么知道?你个笨蛋!”

“哦!“憨憨挠了挠头,傻笑了一下。

“我问你,憨憨,那时你挡在我前面时说的话是真的吗?”

“嗯?什么话?”憨憨愣了一下。

灵预顿时拉了下脸来,“不记得就算了!”

“哦!你看!及阳好像又变化了!”憨憨故意将话题转开,他知道当时自己说了什么话,可是现在想起当时一时着急,怕自己死去就再也没机会说了,可是现在又活了,感觉很是不好意思,根本没想到及阳究竟有没有变化,只是随便一说。

灵预回过头去看,却怔怔地看在那里。

“怎么了,灵预?我只是随便说的,没这么夸张吧?”

“不是,你快看!”

憨憨顺着灵预指的方向望去,也是一惊,那个巨大的及阳已经不见,而眼前的那个家伙虽然和及阳的身高差不多,但是身上所发出的那种力量,就连憨憨站在那么远的地方都感觉到压抑。

金红色的头发一直垂到脚边,前面的两眼血红色透着一股死的气息,而第三眼却是纯白色,让人感到平静的那种白色,右手与左手虽然颜色依旧,可已经恢复了正常,而及阳的气却是让憨憨感觉更加的强大。

“你终于苏醒了,我等了你好久了!”冷风静静地说道。

“是吗?你只是为了等我的这种形态的出现吗?”及阳面无表情地回道。

“嗯,应该是,又不应该是!”

“什么叫应该是,又什么叫不应该是?”

“应该是说你的确是以这种形态出现,不应该是是说你的力量似乎被封印了很多,现在我只感觉你只有四分之一的力量流漏在外,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我还是不明白!”

“无尘在哪里?”及阳忽然问起这个来。

“嗯?看来是那个幻光惹的祸啊!他没让你的力量全部苏醒!”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如果你的力量全部苏醒的话,你应该知道无尘在哪里的!”

“那我的力量怎么才能全部苏醒?”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吗?如果追求力量,更重要的是救出无尘!但是,如果那样做,我岂不一切做的没有了任何的意义,世上只剩下无尘与我两个人,那不是太寂寞了吗?!”及阳望着镜像中正在经受痛苦的人们还有远处的憨憨与灵预。

“怎么?你下不了决心吗?那样的话,你是打不倒我的,而且即使打得倒我,你也找不到无尘,更无法救出她,你想怎么样呢?好及阳!”冷风的话像一根根刺一样刺进及阳的心中,令及阳很是烦躁。

“我不会做那种不仁不义的人!”及阳狠狠地说道。

“哦?那你不救无尘,就是仁义了吗?”

“我——”及阳无言以对。

“我才不管你说的那套呢!谁知道你使不上是骗我的!”及阳骤然抬起脚,猛地不见了踪影。

冷风仍是微笑着,就像是这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一样。

憨憨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脸上的表情暗淡了下来。

“憨憨,怎么回事啊?那个冷风对及阳说了什么啊?”灵预实在不解。

“他说及阳现在只是拥有本来的四分之一的力量。”

“啊?真的?那及阳要是全部发挥出来,那就能打败那个家伙了吧?”灵预相当兴奋。

“可是——”

灵预听到憨憨的一句可是,心中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什么可是?”

“可是要咱们被及阳杀死,还有所有的人都被及阳杀死,及阳才能发挥全部的力量!”

“什么?”灵预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憨憨,为什么会这样?”灵预十分不解。

“我怎么知道?!你别问我!”憨憨痛苦地将头抱在了怀中。

灵预也慢慢地平静了下来,此时,及阳的踪影已经不见,而煞是,只见冷风轻轻一伸手,及阳的脖子竟被他抓住了,灵预看的胆战心惊,索性闭上了眼睛。

“我说过的,凭你现在的力量还是打不过我的!你要将所有的力量发挥出来,好好跟我打完这一场,这是你我的宿命,可怜的幻光,你以为你将自己的力量封印了起来,就以为我与你的羁绊没了吗?太可笑了,太可笑了!!哈哈哈哈——”冷风突然撒开手大笑了起来,而随着他的笑声,一股强大的气逼迫及阳而来,使及阳情不自禁地退了几步。

“既然这样,你不肯杀他们,那我就叫你尝尝什么是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及阳一愣,瞬间,冷风分出了几十个分身,而及阳感觉的到,每一个分身都比自己厉害,要想战胜这么多分身,根本不可能。

“难道你还不懂吗?及阳,你还不懂我们的实力差距吗?我本以为你的最后的变化会带来最后的强大的力量,却不想幻光那个家伙封印了自己的力量,而解开那道封印的钥匙竟是要杀死最亲的人与最想保护的万物众生,真是可悲啊!幻光,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冷风此时比刚才及阳变成巨人的时候还要疯狂,其中一个分身瞬间抓住及阳,几十个拳头就在极端的时间打在及阳的胸口上,及阳的血从口中流了出来。

接着,第二个分身接着打,然后第三个。。。。。。

憨憨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他现在似乎明白了该怎么做了,而且也知道也只有这么做了。

“灵预,你怕死吗?”憨憨突然问道。

“怕,当然怕,你个傻憨憨!问这个干吗?”

“如果你怕死,你就回去吧,回到你那个安静的林子去吧!”憨憨的语气是那样的平静,不是在命令,更不是驱赶,而是更像是一种关怀。

“你要干什么?难道你。。。。。。?”灵预不敢想象了。

“对,我要用我的血将及阳的力量唤醒!如果你害怕——”

“谁会害怕?!我才不怕,我要和你一起!去唤醒及阳的力量。”

“你——”憨憨认真地看起灵预来。

“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吗?”

“嗯!确实没看过这么勇敢的美女!”憨憨调侃着。

“哼!快去吧,要不及阳该不行了!”

“灵预,你真的不怕死吗?”憨憨又问了一次。

“你烦不烦啊?走了!”说着,灵预已经跑了出去。

“好!我明白了!”说着,憨憨也跟着跑了出去。

及阳现在也不知道是身体在痛,还是心在痛,在无法选择的选择面前,及阳无法做出了选择,他一直都在犹豫,犹豫了今生的一生一世。无论是离开家乡,无论是选择离开学校,无论是成为真灵神主,无论是选择救出无尘,他总是在犹豫,这种犹豫也成了他致命的伤害与弱点。

“是最爱的人,还是最亲的人?到第该怎么选择?为什么要我来选择?为什么会有这样的选择?”及阳痛苦地问着自己,尽管身上已经千疮百孔。

“及阳,你还没体会到痛苦吗?快做出抉择啊?快啊!”冷风叫喊着,而他的分身更是猛烈地攻击着及阳。

“为什么啊?到底为什么啊?”

“因为这是你的命运,你一定要做出个选择,没有人可以真正做到忠孝两全,更不会有人会是真正的仁义之徒,因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做出选择吧,既然你已经下定绝誓救出无尘,就不要让你的誓言成为空虚,知道吗?”一个声音在及阳的心中想起。

“你是谁?”

“我仍是你的灵魂,是你最信任的灵魂!”

“我最信任的灵魂?”

“对!因为我就是你应该走的路!”

“这样啊!我知道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好!”

及阳猛地睁开眼睛,冷风的分身正要举拳头打下来,及阳一下子抓住了他的手,而后死生狠狠插进了他的心脏,身后,一阵风穿过,及阳随手将一条寒冰龙甩出,龙一下子冻住了背后来的人。

骤然间,及阳的力量迅速地提升,就像弹跳的感觉一样,所有的力量似乎都在向他汇聚,所有的灵气都在向他靠拢。

“怎么会这样?”及阳甚是不解。

“看来,你做出了选择了呢!”冷风站在半空冷冷的笑道。

“与你无关,我只知道只要将你杀了,什么狗屁力量都该封印不了我的!”

“哦?你这么自信啊?那你看看你刚杀死的是谁!”

及阳听他的话一愣,瞬间感觉到不好,回头一看,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及阳抱起憨憨与灵预的身体,灵预已经被他的寒冰龙冻的没了呼吸,而憨憨气吁吁地似乎想对及阳说些什么,及阳含泪将耳朵贴在他的嘴边。

“及阳,我——我不能——陪你了,这也——算——算是——我最后的——,告诉——我——我主人——”憨憨话还没说完,一口血喷了出来,鲜血染红了及阳的第三眼,而后憨憨永远的睡了下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及阳嘴里不停地重复着这句话,脸上的表情不断地抽搐着。

“天!为什么这样对我!为什么?!!!”及阳仰天狂啸。

慢慢地,及阳低下了头,金红的头发盖住了及阳所有的脸庞,也不知道他是在哭,还是在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及阳突然狂笑了起来。

“憨憨,你们走好,我会为你们报了这个仇,也会为自己的罪过付出应有的代价的!”

及阳慢慢地转过头来,冷风吓了一跳,及阳的全身覆盖着两种颜色,一种纯红的火焰的颜色,一种纯蓝的冰冻之色。

“太好了!你的力量终于恢复了!太好了!太——”没等他说完,及阳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臂,瞬间他的整个手臂被烈火与冰冻同时覆盖,世间最相反的事物却结合在了一起,这是永远无法有人可以破解的毁灭。

“啊!!你!——”冷风痛苦地想说什么。

“你不是说我很渺小吗?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就这么点能耐吗?”及阳什么表情都没有。

“是啊!你连那个分身都没看出来,太让我失望了!”及阳的身后传来冷风的声音。

冷风以为及阳一定会很惊讶,却见他不紧不慢地回过身来,微笑着面对着他。

“有什么可笑的?难道你还认为你能打倒我吗?看来我们的差距是注定不可能改变的了,即使你杀了他们,但你却没有毁灭你所要保护的那些人类!你注定还是无法和我的力量平起平坐的。”

“真的吗?”及阳仍是微笑着。

“有什么可笑的?难道你——?”冷风突然一惊,赶紧回头一看,惊愕地发现,那个世界的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而只剩下一片荒凉,一片寂寞。

“你怎么可能?”冷风不可置信这一切。

“有什么不可能的?难道你还以为我仍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吗?”

“你怎么能将你自己一手保护的世界都毁灭了,而没有任何的悲伤呢?”

“因为在我刚才十分悲痛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到了,越是我的悲伤,你的力量就会越大,对不对?”

“这——”冷风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可悲伤的呢?世界之生亦即有其死,更何况他们又不是真正的灭亡,只是暂时的离开而已!”

“你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还认为我是及阳那个小子吗?”及阳略微地笑了笑,笑容中带着的更多的是悲伤与无奈。

“幻光?你不是已经将自己的所有给了及阳了吗?怎么会?”冷风有些颤抖。

“那个憨憨看来还是没说出来啊!这也好,省的我的麻烦!我却是将自己的一切都给了及阳,甚至包括的我的灵魂,可是,你不知道吗?我们可是一个人啊!他就是我,我就是他,当我们在生死再次相遇的时候,我们就成为了一个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是吗?那也好!看来,终究我和你的一战是命中注定的了!”

“那是!不过,你要为你所作出的一切付出责任!”

“责任?那是什么?”

“就是你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