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6章 奇特刑警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295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及阳也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从一死囚变成了一名刑警,他只是将那次食堂案件场景用他那新生的第三眼在屏幕上回放了一回,那伙国家机密的刑警就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他,接着,他被宣判无罪,但要成为一名机密刑警,没有真实的姓名、身份。及阳提出了一个条件,就是将赵洋放了,否则,他将每个人的罪回放在法庭上,于是,赵洋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不明不白地被放了,两个人在一个地摊买了几个大饼,打了二斤散白酒,痛饮一番后,赵洋给了及阳一个电话就散了。

不过,及阳并未真正获得自由,只要国家需要,他就必须效力,而且每个知道他身份的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只要及阳犯错,就可以杀了他,及阳就这样被分配到一个县级警局工作,去完成他的第一个人物。

“听说,又要来个同事,是不是真的啊,老赵?”一女警官趴到一位看似领导的老头前问道。

“辛梅啊!我说你能不能不喷那个香水啊?呛死你老爹我了?”老局长向女警官责备道:“一个警察喷香水成什么样子?”

“到底是不是真的啊?”

“是,是,是,行了吧?”我真服了你了!“老局长无奈地说道。

“把你老子叫‘老赵’,你这傻女儿啊!”

“谢谢老爸!”辛梅吻了一下他老爹,就向同事们宣传去了。

及阳真没想到,他被分到的地方竟是自己的家乡,坐了一天的火车,自己根本没钱,身上还是那伙刑警给的三千块钱劳务费。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及阳发现自己的头发渐渐变白,而且越长越快,今天剪了,明天准又长的比剪前还要长,一头白发就像卡通里的动漫人物,容貌也变了许多,及阳自己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心想管他呢,只要活着就好。只不过越看镜中的自己月觉得像一个人,但像谁,及阳又想不起来,也不再想了。

及阳下了火车,到服装店买了套衣服,自己以前的衣服早已破破烂烂的,身上一直穿警服也不是办法,谁知在试衣服时,不小心碰掉了帽子,白发一下子散了开来,惹得许多人观看,及阳就匆匆买了逃也似的跑了。

刚到警局,及阳有些紧张,虽然从小在这个县区内长大,但在县城上班时头一次,正在向里张望,没注意后面,一下子撞到一个人身上,只听那个人喊道:“我说你这个把门的怎么回事啊?不好好看着外面,老向里面看啥啊?”

“辛梅,你说谁呢?”已中年警察从守卫亭伸出了头来问道。

“你,你。。。。。。,他,那他是。。。。。。”辛梅有些尴尬地诧异道。

及阳转过头,看到一女警察正指着自己,手中拎着几盒盒饭,及阳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

“你是哪儿的?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啊?”辛梅从吃惊中缓过来说道。

“我是新来的,刚被分配到这里来工作,我叫云阳,请多多包涵。”及阳客气的说道。

“我叫辛梅,你还没报到呢吧?跟我来吧!”

“我还以为是帅哥呢!没想到也是一个平凡的大众吗!”辛梅心里悻悻地道。

及阳看到这个局中总共不过五个人,算他才六个人,局长是辛梅的父亲,叫赵海金,另外还有两男一女,男高瘦,挺英俊的叫韩涛,有点胖,但也不乏英气的叫林冰,另一女警似乎不太爱说话,叫纪雪兰。逐一认识之后,未等及阳坐下,突听辛梅喊道:“那个新来的,叫云阳吧!怎么地也得请我们弄一顿吧!总得表达一下你对我们老同志的尊重吧!”

“是啊,是啊!”另外两个家伙附和道。

“辛梅,你们闹什么?”老局长假装怒道。

及阳一看,知道这一顿是躲不过去了,只好豁出去了,拿最后的钱大吃了一顿。一直吃了很晚才散开。

及阳一个人回到局中,现在他无处可去,即使是家,他也无脸回去啊,坐在椅子上,看着圆圆的月亮,突然发觉已经五年没回家了,今天是八月十五,该吃月饼了啊!也该团圆了,父母都怎么样了呢?及阳正想着,门突然开了,手电筒一晃,及阳发现是那个成天嘻嘻哈哈的辛梅,“这么晚他来干什么?”及阳忖道。

“咦,云阳,你怎么不回家?”辛梅显然对发现及阳还在局中显得很是惊讶。

“哦,我还没有找到住处,暂时在这里凑合一宿吧!你怎么这么晚了不回家?”及阳编道。

“我来取点资料,啊,找到了,那我走了?”

“啊!”

辛梅刚要出去,又转回身,“要不,你到我家来吧!我家正好有一间空房。”

“可以吗?你家还有别人吗?”

“有啊,老赵啊!”

“什么?”及阳显然没明白过来。

“我爸,明白了吧?”

“那你妈,你的爱人呢?”

“你干吗问这么多啊?我妈死了,我还没有结婚,行了吧?走了!”辛梅没等及阳答应就拽着他走出了警局。

辛梅的家离警察局并不远,不到十分钟就到了,家中和及阳想象中城市的人家差不多,老局长正看着报纸,喝着茶,及阳向他问候时,他一愣,显然,他没想到及阳会这么晚到他家来。

“你……。?”老局长刚想问,辛梅说道:“是我拉他来的,他刚来,还没个住的地方,我就让他来了。”辛梅边说变给及阳倒了杯茶。

“打扰了,局长,若是不方便的话,晚辈还是另寻他处吧!”

“来都来了,还走什么,那就住在那间书房吧!辛梅,你领他去吧!”老局长带着有些怨气的吩咐道。

“那多谢了,赵局长!”老局长不再理会,继续看报。

“我爹就那样,甭理他。”辛梅说道。

“你就住在这儿吧,以前是我老爸和老妈生气时,我老爸住的地方,现在我妈走了,他也不用再来这里了。”

“那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了!”

“谢啥?都一个局里的同事。。。。。。”

及阳突然发觉头像被重物砸了一样,一阵疼痛,隐约间只看到辛梅像一个人,但头疼的他一下子昏了过去。

清水、绿叶、红花,及阳又回到了童年,和伙伴们一起爬山,采杏花,挖野菜,掏鸟窝,玩儿的好开心,突然间,他看到一个人向他走来,白发,二十左右岁的脸,一身白衣,红靴,尤其头前有三只眼睛,及阳害怕了,他没命地跑,一不小心就掉下了山崖,却听有人呼唤:“云阳,云阳,你怎么样了?”

及阳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眼中还带着泪水,辛梅坐在他旁边。

“我怎么了?”

“你刚才一下子昏倒了,吓我一跳,得回我老爸懂点应急的办法,你才保住命。”

“哦,那多谢了!”及阳感觉头胀胀的,一摸头一惊,“我的帽子呢?你看到了吗?”辛梅看着他笑,笑的及阳直发毛。

“老赵一看到你就知道你与众不同,所以,才在吃饭时在你酒中加了一些作料,不过谁知道你那么长时间没睡,只好让我把你请来了。”

“说吧,你到底叫什么,究竟是不是卧底?”

“我不是。。。。。。”及阳还是痛,连话都说不出来。

“那你染个白发,弄个跟杨戬似的假眼睛干啥?肯定是什么窃听器。“

“我,我真不是。。。。。。“及阳现在时欲诉不能。

“辛梅啊!你干啥呢?又欺负人呢吧?”

“没,没有啊!吧,我在问他要不要吃宵夜!”

及阳现在才明白,是这个疯丫头在耍他,而他却被他蒙了,有些怒道:“你,你。。。。。。”

“我怎么了?作为一名刑警,连这点判别真假的能力都没有,还算什么刑警啊?”辛梅调侃道。

“不过,你这头发和眼睛是真的、假的?为什么刚才你的模样改变了许多?告诉我,你怎么做到哦?教教我。”

“我本来就这样,天生的,行了吧?”

“不告诉算了,我明天告诉所有人你像个怪物一样。”

“大小姐,我服了你了,我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

“辛梅,该睡觉了,让云阳睡觉吧!”老局长喊道。

“知道了。”“这次饶了你,迟早我会知道的”

说完,辛梅得意地走了出去,及阳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