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7章 成人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406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自从上一次赵辛梅对及阳的意外发现,闹的全局上下议论个不停,这样也好,及阳就不必再遮遮掩掩,就当是长的样子怪了一些而已,也不会让人联想到什么。

“云阳啊!”这天,韩涛无所事事地痛及阳闲聊,“你说就你这样子,不用说黑夜,就是大白天不也得吓死人啊?”

“你懂什么?人家的那发型,那眼睛才叫帅呢!”辛梅反驳道。

及阳发现最不爱说话的纪雪兰也向自己瞅了瞅,令他感到有点难为情。

“不好了,不好了。。。。。。”林冰急匆匆地从外面拎着盒饭冲进来大喊道。

“什么不不好了,小林?”老局长问道。

“真没想到,就在昨夜,那个望洋楼,你们知道吧?”

“知道啊!那可是咱县数一数二的豪华酒楼,怎么了?”韩涛问道。

“就在昨天晚上,从上到下全被杀了,连一个活口都没有。”

“什,什么。。。。。。?”其他除及阳外所有人都惊得连话都说不好了。

老局长发现自己有些失态,于是略显严肃地问道:“那你可知道是何人所为?凶手留下什么证据没有?”

“局长,这可是大伙一起该干的活,我只是才听说,就跑回来报信了。”

“赵局长,从昨天到现在没有一个人报案,是不是有点奇怪啊?”平时不怎么说话的纪雪兰分析道。

“有什么奇怪的?现在的人谁想惹得一身麻烦?有报案的才奇怪呢,是吧,局长?”林冰接着说道。

老局长思考了一下:“的确有些蹊跷,走,到现场看看去,这可是咱县,乃至全省最大的案子,上级一定会派人来的,在人未到之前,一定要弄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完,老局长拿起衣服,带头先走了出去。

“局长,这盒饭。。。。。。?”林冰抱着盒饭喊道。

“回来再吃!”

“回来恐怕您就吃不下去了,哼哼!”等老局长他们走远后,林冰独自一个人自语着。

现场是一具具血淋淋的尸体,透着杀手的残忍和毫无人性,两个女刑警和韩涛早已不知吐了多少回,他们虽说是刑警,可一个小县城哪里会有如此大的案子,老局长眉头深锁着,他无法明白这个凶手究竟是怎么做到一夜之间如此不动声色地杀了如此多人,更奇怪的是,路经此地的人竟全视若无睹,似乎他们根本没看到这里有座酒楼。

而及阳在不经意间又开启了第三只眼,金色光芒若隐若现,他看到那凶手,手拿一支十分奇怪的武器,如轮、如卐,在霎那间结束了整座楼的人的生命,而且他身着古代刺客的黑衣,根本看不着脸,同事,在他走时,似乎在楼周围又撒了一些东西。但及阳却记住了凶手的一个特点,手腕上刻着一条黑龙,而且龙嘴有一“冰”字。

“真他妈的邪门,门本来就在这里的,怎么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变成死胡同了呢?”韩涛与及阳在绕了整座酒楼都找不到一个出口时,韩涛气愤地说道。

“老局长,你看是怎么回事?不会是闹鬼了吧?”韩涛有些紧张地向老局长问道。

老头子毕竟经过一些大场面的,虽然也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古怪的事情,但仍然很沉静,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只是向四周张望着。

韩涛闹了个没趣,转身想向其他人寻求与自己同样想法的人,突然,他瞪大了眼睛,不知何时,就在离他不到五米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身着黑衣,这倒没什么,吓到韩涛的二十他那血红的双眼。

“你们快看,那是谁?是他。。。。。。是他杀的,肯定是他杀的。。。。。。这座酒楼的人。”

老局长和辛梅他们顺着韩涛指的地方茫然看去,那边什么都没有,一片黑暗,只是如果没有窗户的光线,那里就是纯粹空荡荡的黑暗,这倒提醒了老局长,“对,从窗户出去,我倒要看看这座酒楼究竟有什么名堂!”

辛梅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了,恨不得马上离开这个鬼地方,拉着纪雪兰的手就奔去和老局长弄窗户。

韩涛更是害怕,他使劲地揉眼睛,但是没用,那个可怕地人仍在,并且一步一步向他走来,他跟别人解释,可根本没人理他,他有些抓狂,一下子瘫倒在地上,眼看着那怪物拿着一把似刀样的东西向他颈部砍来,他闭上了眼睛。。。。。。

韩涛等了半天,也没什么感觉,“难道自己已经升天了?”他琢磨着,更或许刚才那个只是自己的幻觉。可当他睁开眼睛时,吓了他大叫一声,那双眼睛只在他前面半米不到的地方,只不过他的手被另一双手抓住了,他才无法砍下来,韩涛顺着那双手看去,他看到了令他无法相信的一幕。是云阳,他那第三只眼闪着耀眼的金光,头发白的几乎照亮了周围的一切,脸型也在变化,向着一种根本不像人的脸型转变,因为那脸太卡通了。

这时,黑衣人双腿向及阳扫来,及阳一提身躲过这一脚,黑衣人趁机把手抽出去,可它算错了,及阳不知何时已到了他身后,只见他轻轻一掌打在他的脑后,那黑衣人顿时消失,韩涛看得目瞪口呆,因为他看到及阳根本没动,而是突然,在另一个地方分出另一个及阳来。

“局长、辛梅、纪雪兰,你们看到了没有?他,他。。。。。。”韩涛喊了几句都没人应,他回头一看,发现他们三个早已昏倒在地,不知是吓昏的,还是被那黑衣人打昏的。

“云阳,你。。。。。。你不是人!”韩涛惊恐地向及阳喊道,似乎在下判断,又似乎在询问。

“现在,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人了,但从那个梦以后,我想我或许还是一个人吧!”及阳若有所思地说道。

“那,那你。。。。。。”未等韩涛说完,及阳第三眼一下子向他看去,韩涛突然头脑一片空白,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喂!韩涛同志,上班睡觉,这个月的奖金你还想要不想要?”韩涛迷迷糊糊地从梦中醒来,好像有什么事情,但他却想不起来,就问局长:“局长,咱们一直在局里吗?”

“啊!是啊!怎么了,你小子是不是睡觉睡糊涂了?”

“啊,没什么!”

“再这么偷懒,连工资一起扣。”

“别的,局长我绝对不会再有第二次了,我向灯保证!”韩涛赶忙陪笑道。

“呵呵,还是这招好使!”老局长心里暗喜道。

“不过,韩涛,你见到云阳和林冰了吗?林冰上了这么多年的班,有什么事来不及通知,就去办还有情可原,但云阳是新来的,又会有什么事情呢?这小子太不老实了。”老局长有点愤怒。

“年轻人,睡点懒觉来晚了很正常的吗!”韩涛此时装起勤奋、老成来教训人了。

老局长想也是那么回事,就不在问韩涛,“去将今年这个月的犯罪案件整理一下,现在人也不知怎么了,生活比过去好了不知多少倍,犯罪的人非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多了,真是的!”老局长也没在意韩涛那苦涩的表情,吩咐完就回去泡茶喝去了。

“又是我!总是弄那么一大堆文件让我弄!咦,这是什么?”。。。。。。。

林冰怎么也没想到新来的这个家伙竟是这么厉害的角色,逼得他非得自己真身出马,“小子,看不出来你挺有两下子吗!“林冰望着站在仓库对面的及阳冷冷的跑出一句话。

及阳没答他话,眼睛同样冷冷注视着林冰,好半天才问一句:“林冰在哪里?”

“哈哈。。。。。。,真是可笑,不就站在你面前吗?”

“我再问你一遍,林冰在哪里?”

及阳的目光如寒霜般投在还在笑的林冰的脸上,令他笑容一下子僵了,“既然瞒不住你,那我就不在掩饰什么了,林冰那个笨蛋被我用美人计就弄的一愣一愣的,哈哈。。。。。。他说他要给我他的心,所以我按他的意愿就取了他的心了,要了这副臭皮囊。”

“他的心现在在哪里?你究竟是谁?”及阳冷冷地问着。

“他的心?嗯,应该现在被你们的同事发现了吧!至于我是谁,反正你也要死了,告诉你也无妨,本来还打算换个辛梅那个臭丫头的皮囊,老是做男人不好玩,不过我现在改变主意了,我估计不错的话,你那个身体更应该会有利于我视力的发挥。没错,我不是林冰,我是来自黑暗世界的摄魂者,名叫依尸。”说完,做了一个令及阳崩溃的POSS。及阳笑的直捂肚子。

“严肃点,对待取你性命的人应该尊重!我这要杀你呢!”

及阳终于停了下来,“既然你告诉我了这些,你也该死了。”说着,及阳就一圈向依尸砸去,依尸轻松地躲了过去,及阳不停地攻击,但是都被依尸一一躲开。

“难道你只会这些吗?我以为还可以好好玩玩儿的,看来没有必要了。”依尸一边躲着,一边讽刺着及阳。

“少废话,我要为那死去的二十五个人报仇。”及阳依旧挥动着双拳用力地向依尸砸去。

依尸一惊,心道他怎么会知道我杀了二十五个人,即使是暗界的朋友也顶多知道我杀了十三个人,这怎么可能。就在他一分神间,突觉头后一阵风,心道不好,可好似已来不及,他忘了及阳在处理掉他的分身时就用的那招,后脑勺重重地挨了一击,依尸扑通一下倒在地上。

及阳转过身,刚要走,突然胸口一痛,看时,一双似鹰爪的手透过他身体,穿过胸膛。只听依尸冷冷的笑声:“就这么点攻击,真是没意思,看我这招掏心如何?哈哈哈。。。。。。”说完,一下子抽回他那变成爪子的手,血一下子从及阳的胸中如流水般淌下来,及阳愤怒地捂住伤口向依尸看去,只见他完全变了模样,血红的双眼,尖利的虎牙,尖利的爪子与浑身青红色的皮肤,令人不寒而栗。

及阳在意识恐怖的笑声中,意识渐渐的模糊,眼前竟然出现童年的时光,大学中痛苦的岁月,孤独绝望的自己,梦中的无尘和韩爷爷,父母与亲人,他还不能死,至少他要保护自己的朋友、亲人与自己所爱的人,他已经是一个不孝子了,但不能就这样败下去,突觉心中一热,双眼竟渐渐睁开,浑身似乎充满着一种不知名的力量。

依尸兴奋地刚想挖出及阳的心,突觉被一股强大的气弹了出去,而后就惊讶地发现已死去的及阳有站了起来,而且模样彻底变了,雪白的长发护着脸侧,三眼均现金光,脸型也变了,浑身有一股像水一样的金光护着。

“呵呵!你小子还真是命大,远远超出了人类的极限了,不过还是要做我的口下之食。”依尸说完又向及阳扑去。

及阳略微向依尸看去,只是手指一指,一股强大的气流顺着他的手指射出,一下子击在依尸的胸前,依尸一下子飞出几丈远,口中突出一口绿液。

“我说过,我要为那二十五个人报仇,接下的二十拳就了解这笔帐吧!”未等依尸反应过来,及阳如闪电般来到依尸面前,一击重拳打在依尸的脸上,依尸的一颗虎牙就掉了,三秒不到,及阳打完,。又恢复了常态,转身走了,而他身后的依尸却是面目全非,早已魂归西天,而在他们上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任务完成,及阳要走了,没有人会料到及阳会这么短时间内,不到一个月就要离去,而且没向任何人道别,只留了封辞职书和一个地址------林冰死尸的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