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8章 上天的安排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476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及阳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到了家乡,地还是那片地,山还是那片地,山还是那片山,及阳没有直奔回家,况且他现在的样子,即便是父母也不可能认出来。他来到了前山,在荒芜的山路上走着,还记得孩提时,在孩提时,在前面石洞中避雨、玩耍,还记得春天满山杏花时,他和伙伴们一同采摘杏花养到水瓶中,让家中增添春的气氛,还记得。。。。。。可是如今长大了,现在是有家不能回,内心的孤独可想而知。

突然从树丛中爬出一条蛇,吓得及阳一哆嗦,却听后面有人嘻嘻地笑着:“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竟然怕蛇,真是好笑!”及阳转过身却发现一白衣女子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身着古式的白衣,却令及阳感到似曾相识,突然脑中一道闪光,及阳想起来了,她是无尘,那个似梦般里的人,也是从那个梦开始,及阳的命运才彻底改变了。

“无尘------”及阳轻轻唤了一句。

“啪”无尘清脆地一巴掌打到及阳头上,“你真是个笨蛋,还记得我呢?”无尘笑嘻嘻地问道。

及阳捂着头,龇着嘴心道:“难怪我忘不了那个梦,而且头老是疼,肯定是这疯丫头拍的。”

“笨蛋,想什么呢?”说着,无尘又一巴掌要拍下来。及阳赶紧捂住头,喊道:“没什么,没什么,什么也没想,”“想什么也不能说”及阳后一句很轻的低语了一句。

“哼,我就知道你不敢,你怎么不问问我怎么来了?”

“噢,我倒忘了,那天,我一觉醒了,你们怎么都不见了啊,而且我怎么又回到原来的样子?”

“啊?你还没想明白啊?”无尘一副惊讶的样子。

“我想明白什么啊?我又怎么想啊我?”及阳有些窝火。

“噢,也是,凭你那笨蛋是不可能明白滴!”无尘似乎在做一结论,“滴”拉的很长,就像古代的教书匠一样。

“我笨也是你打的!”及阳小声嘀咕着。

“你说什么?”无尘柳眉一竖,手就抬了起来。

“没,没什么,我说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及阳连撒谎都不会,直接照搬无尘的话。

“这个吗。。。。。。说来话长,我只是告诉你,有个任务你必须接。”

“任务?什么任务?”

“跟我来就知道了。”说着,无尘拽着及阳的手就飞了起来。

“啊!我不会飞啊!会摔死我的!!”及阳惊恐地叫着。

“叫什么,抱住我,不会摔死你的,等会让人看见,还以为我把你怎么地了呢!”无尘心里好笑,表面却十分严肃的警告着及阳。心想:“原来这个大笨蛋还这么胆小啊,下回好好逗逗他,但不知道老神主为何选他作为接班人呢?”

及阳还真闭了嘴,虽然他害怕高空,但他跟不愿让亲人看到如今的自己。

“唉?及阳,你那头发跟头上的眼睛是怎么一回事啊?”无尘突然问道。

“我也不知道,渐渐就变成这个样子了,啊-----”

及阳被无尘一晃,看到下面,头昏目眩,险些又叫出来,生冷被无尘给瞪回去了。

“你也真够沉得,本来我一个人一会儿就到,这都一个小时了,还没到。”无尘抱怨道。及阳心想:“这才过没到五分钟啊,怎么就一个小时了?”

“这样吧,你抱住我腰,我要加速了”无尘等了半天,及阳还没动静,仍是拉着她的手。

“怎么回事啊,一个大男子汉,我都不怕,你怕什么?”无尘以为他害怕飞快了会掉下去,而及阳却不好意思抱无尘,既然无尘这么说,及阳只好硬着头皮轻轻抱住无尘的腰,一阵清香传向他的鼻孔,令他心神一荡,这可是他头一次如此近地接近一位异性。

突然,及阳耳边生风,微一愣间,竟已从地球来到了宇宙,蔚蓝的星球被抛在后面,一层层星光擦肩而过。开始及阳还不适应,完全真空高热的环境差点让他昏过去,可不长时间及阳竟完全适应了真空的环境,还兴奋地东张西望。

“我可告诉你,自己掉下去,被黑洞吸进去,我可不管。”无尘稍微恐吓,及阳就吓得赶紧抱紧无尘,一副害怕的如孩子一般。

“哎呀!都快让我上不来气了!”无尘抱怨道。及阳赶紧放松,连忙道歉,无尘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感到这傻小子笨的不但可以,而且胆小的也够可以。

转瞬间,及阳眼前一亮,一颗翠绿的星球展现在眼前,她就像是地球的复制体一样,只不过比地球的蓝色看起来更加健康,更像一座天堂。不久,无尘带着及阳来到地面,及阳这才发现,难怪整个星球都是绿色,地面上全是翠绿的草,连水下的都是翠绿的青苔,到处是鸟语花香,给人的感觉就是自己是树,是草,是风,总之,与这里的一切连为一体。

“杨大哥,你来接我的吧?”无尘此时正向一个身着金色衣服,披绿披风,头发也很长,但乌黑的人打招呼,及阳一看,心中嫉妒顿时而生,心道:“没想到世上,不,是宇宙中竟有如此英俊的人,真令人羡慕,难怪无尘那么甜地叫他。”及阳不知怎么地心中酸酸地。

“白羊,神主已经等候多时了。”及阳听他说的话不仅很生涩,而且冷冰冰的语气更让人不舒服。

“无尘,他怎么叫你白羊?”

“你少管”显然无尘对姓杨的冷漠很生气。

及阳与无尘来到姓杨的身旁,及阳礼貌地伸手:“你好,我是风及阳,请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叫杨星河,请随我来吧!”

没有任何表情的回答令及阳感觉很不舒服,真想上去给他一拳,但及阳还是克制住了。

穿过丛丛树林,及阳已然成了一个人跟在后面,无尘有说有笑地与杨星河谈着,及阳心道:“别以为长得帅就有什么了不起,我才懒得与这种家伙打交道。”

不知不觉经来到一座类似宫殿的房中,只见当中最高处巍然坐着一位老人,及阳一看差点叫出来,竟是无尘的爷爷。

“唉?!无尘,难道你爷爷就是神主?”及阳疑惑地问道。

“笨蛋,你看清楚了,我爷爷可没那么老,而且头发也不是红色的。”无尘低声怒骂道。

及阳再望向神主时,只见他冲自己招手,及阳不由地走了上去,旁边好多奇形怪状的士兵想挡住他,都被神主给撤下去了。那个红发老头总让及阳想起一个人,但那个人不是这样的,老神主示意及阳附耳听,“那六个包子好吃吗?”老神主神秘地一笑。

及阳终于确定,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那个分给自己包子吃、让及阳抄书的老乞丐。

“老伯伯,您怎么。。。。。。?”及阳对于他的现在样子惊讶不已。

“这些事情,今后我会慢慢告诉你的,现在我要封你为冥神之子-----真灵神主。”老神主庄严地对及阳说道。

及阳一愣,这也太意外了,呆呆地站在那里,这时,无尘凑上来,悄悄对及阳低语道:“傻瓜,还不叩头谢恩?你要当官了!”及阳茫然地望着无尘,说出了一句令无尘差点晕倒的一句话“我只跪父母和亲人,连天地都不跪,我跪他干嘛?”

无尘心中一沉,心道这傻小子犯什么浑,偷偷瞧着老神主,老神主也是脸现不悦,手一挥:“不跪就不跪吧,暂且你们先去休息吧,白羊,你领他到房间休息去吧!我与其他人还有事要商议。”无尘答应完领着仍呆呆地及阳下去。

到了外面,无尘就一巴掌拍在及阳的头上。

“你,你干嘛打我?”及阳一副委屈的样子。

“你该打,害的我也跟你受神主冷落!”无尘嘴一扁,转过身不理及阳,“跟我来,我可告诉你,走丢了被食人花吃了,可别怪我!”及阳一听,吓得赶紧紧紧地跟着无尘,无尘感到可笑,自语道:“胆小鬼!”

“你说什么,无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及阳有些胆颤地问无尘。

“我什么也没说,怎么回事,神主不是告诉你以后会告诉你吗?况且我又不知道。”无尘还是有些生气地说回答。

及阳不敢再问下去,怕她一生气又一巴掌拍下来。

转过几棵苍天大树,一座古朴有如生长出来的房间出现在及阳眼前。

“爷爷!”及阳突然向一个人扑去,及阳定睛一看,不知怎的,原本近视地眼睛如今恢复地如原本很好滴眼睛,眼前正有一位老人倚在椅子上,悠闲地晒着太阳,此人白发如故,正是无尘的爷爷,无尘如孩子般扑到老人的怀中,诉说着一路辛苦,及阳走上前施礼道:爷爷近来身体安康?“韩爷爷先是一愣,而后还礼道:安好,请问这位少侠是?”

无尘噗嗤一笑:“爷爷,他就是那个大呆瓜。”韩爷爷立即现出恍然的样子,略装斥责道:“这孩子,总叫人家呆瓜,多不好意思啊?那个,你叫什么来着?”

及阳以为他记住了自己,正暗自高兴时,突听这一句,晕了半天。

“爷爷,你就叫他笨蛋、傻瓜什么的就行了。”无尘笑哈哈地接道,弄得及阳更无语了。

“及阳,别在意,爷爷跟你只是开个玩笑,不过你那头发变白我倒理解,只是那第三只金眼时怎么一回事啊?”

“这,我也不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呆呆地就变成了这样。”

“奇怪了,算了,你们进去喝杯水吧!尘儿你带及阳去那间空房!”

“嗯,笨蛋,走了!”无尘也许叫顺了口,这一路上,不是笨蛋,就傻瓜地叫着,及阳无奈地跟韩爷爷道了声别,就随无尘去了。

别看外面古朴、自然,一道里面可让及阳看花了眼,现代化的电脑、电视机应有尽有,似乎就是不如了一个科学家的房子,及阳正看的出奇,突然,头“啪”地一声,打得及阳一咧嘴,“傻瓜,发什么呆,这时水,自己喝吧!”

“自己喝?”及阳被无尘那一巴掌大的晕头晕脑地问。

“怎么?不是你自己喝,还叫我喂你啊,真是个大笨蛋、大傻瓜。”无尘似乎怒道。

“不,不是,无尘,我想求你一件事,行吗?”

“什么?”

“别再叫我傻瓜,行吗?”及阳一脸祈求的说。

“嗯,好,我不叫你傻瓜了,叫你呆瓜吧,嗯!不错,就这么定了。”无尘还自得地点点头。

及阳听她一说,心中一高兴,突然又来了这一句,及阳这心啊,拔凉拔凉的。

不知怎的,这里的时间及阳有些不适应,同样是二十四小时,同样黑夜交替,连生物钟都差不多,课及阳就觉得缺了一种东西,一种让自己安稳睡觉的东西,半夜也睡不着,到房外散步,月亮好像比地球的大,而且有两个,或许这是同地球不同之处。

正观看间,身后传来脚步声,及阳回头一看,却是韩爷爷。

“韩爷爷,你也睡不着吗?”

嗯,你知道吗?我也是地球人。“及阳一愣。

“你是不是想问为何要到这里来!?”

及阳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和你一样,本是个普通人,在地球之中可算是再平凡不过的人,可是,从小我就有一个怪癖,就是喜欢胡思乱想。”

及阳更是一呆:“有思想好啊!为何。。。。。。。?”

韩爷爷无奈地摇了摇头:“有时太悟彻了人生与生命,也是一种痛苦。”

“那是为何?”及阳奇怪地问道。

“还记得,自己是二十二生日那天,别人都在为我的生日准备礼物,而我却看淡了这种俗套,终日躲在自己的房中,思考着一个问题,也就是这个问题,才让我来到这里。”

“那是什么问题?”

“死-----”

及阳更是愣了又愣:“这,这是为何?”

“我参透了人生死之境,突然,自己就脱凡尘而去,化作青烟,飘到此处。”说完,韩爷爷奇怪地笑了笑。

“哦!”及阳似明白了一些,突然一惊,打了个冷战:“那,那么我在这个地方岂非是天堂,难道我死了?”

“不,你并没有死,你是被神主召来的,凡体仍保留着。”

“那为何偏偏选择我呢?”

“这我也不知道,或许因为你练了那套武功,有了非同一般的能力吧!”

“哦,韩爷爷,我想问你一件事,是不是每个人练了那套功夫之后,都会变成我这个样子?”

“并不是这样,只有功夫在达到极致时才会使容貌发生改变,不过以你小小的年纪竟悟到如此深处,可见你资质非凡,不过你那第三只金眼,我却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韩爷爷,那无尘她,她们也是死人吗?”及阳不知怎么,总在心中不太愿意无尘与自己同处不同的世界。

“无尘的身世很悲苦,自小亲眼看着仇人杀死他全家,而且这个仇人不但没杀她,还哺养她,要她长大为娼,而且要她以身为他服务,无尘含恨二十年,终于在一个夜里将仇人手刃,她也看淡了世间,却不知不经意间悟透死生之界,归于此处,恰逢与我同路,于是我收她为干孙女,真是个可怜的孩子啊!”

“哦,原来是这样!”及阳为无尘感到伤心,他想不到整天呆在自己仇人身边,而且是杀父母的仇人,那该是什么样的痛苦的生活,心中充满了对无尘的可怜与敬意。

“时间不早了,去睡吧!”

“韩爷爷也早些睡吧!”

“嗯!去吧!”

打完招呼,及阳便回去了。却见韩爷爷低语了一句:“命中注定,可怜的孩子”却不知说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