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血兽变 共4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9章 二次任务

  • 书名:血兽变
  • 作者:盘腿的小僧
  • 本章字数:609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5:06

眨眼过了十天,及阳除了吃、睡,就是陪韩爷爷下棋,偶尔无尘过来,先是一顿巴掌拍脑袋,接下来一句一个呆瓜,一句一个笨蛋,虽不再叫他傻瓜,可任何一个人都知道,呆瓜、笨蛋好不到哪里去。可无尘不在时,及阳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是什么自己也不清楚。直到接到国家机密组织发给及阳第二次任务,这种生活也就结束了。

及阳与韩爷爷、老神主和杨星河等众人辞别后,仍是无尘带他回到地球。

“无尘,你不陪我去吗?”及阳突然在走时来了这么一句。

“哈哈,笨蛋,本小姐乃尊体凤身,怎陪你一个凡人去俗世,再说,你长那么丑,又那么傻,说不定还会跟你倒霉呢,我才不会去呢!”无尘傲慢地说道。

及阳想了想,也是,转身低头走了。

直到及阳转过山道,不见身影,无尘却突然趴在树身上哭了起来,而韩爷爷出现在她的身后,抚摸着她的头,无尘一头扎进韩爷爷的怀里,哭泣不止,韩爷爷不禁老泪纵横。

无尘的话令及阳有些伤心,又开始自卑起来,“我是什么都没有,没有英俊的相貌,又没有聪明的头脑,什么都做不好,生与死又有什么意义呢?”正自卑间,不小心,一头撞到一个人,一抬头,知道这个人是谁,是村里有名的地痞子,欺软怕硬,及阳上小学时还被他夺去过文具盒,此刻他又长高了许多,高了及阳一头多,正叼着烟朝及阳坏坏地笑。

“让开!”及阳对他有说不尽的厌烦,而且此刻心中正无处发泄。

“嘿嘿,小子,看你瘦不拉几,长得跟个矬子似的,还弄了个白头发,纹个眼睛,有个性,看来你也有不少钱吧!哥们今上网没钱了,借几百块来用用!”

“我没钱,快让开,不然我发火了,可别怪我!”及阳忍了好几这小子,今天更是烦不胜烦。

“呦呵,臭小子,敢跟老子我这么说话,找死啊?!”说完他一拳向及阳挥了过来,及阳没躲,只是同样向他拳头砸去,只听惨呼一声,及阳手上沾满了血。“二驴子,你不认得我了吗?”及阳冷冷地向疼的发抖的人说道。

“你,你是谁?是人是鬼?”

“我就是你的好同桌啊!哈哈。。。。。。”及阳说完留下愣在那里的二驴子扬长而去。“我同桌,我好同桌,怎么会是他?不肯能,根本不可能。”二驴子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他只上过小学,而他的同桌只有一个-----风及阳,而且风及阳是那么的懦弱、胆小,怎么会变成如今的样子?”

“怎么不可能?”突然间二驴子背后传来一句冷丝丝的话,二驴子一转身,一下子吓呆了,未等他反应过来,那人已向他扑来。

及阳有些后悔,不该将二驴子手打残的,可是他已把力量控制的最小了,还是打碎了二驴子的右手,正想间,身后传来一声呼喊,似乎在叫及阳,及阳一转身,只是一惊,见是二驴子,跑过来一下子拥住及阳,“老同学,我刚才走了眼,我给你陪罪了,有时间到我家喝几杯,叙叙旧,怎么样?”未等及阳回答,二驴子风似的拽着及阳就到了他家。

到了他家,二驴子的妈从屋中迎了出来,兴奋地招呼道:“呦,这不是及阳吗?找二驴子玩儿啊?我给你们做饭去啊!”二驴子妈刚想走,及阳冷冷地说了一句:“不必了,你们究竟是谁?二驴子怎么了?”

二驴子他妈一愣,继而二驴子走上前笑呵呵道:“我们不就是二驴子的一家子吗?看你说的,是不是刚才我打你你记恨在心啊?”

及阳一下子甩开了二驴子的手,冷冰冰道:“别装了,刚才一看到你我就有些奇怪,二驴子普通的人怎么会将那手在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就自行复原,还有刚才我故意加快脚步,你却也跟的上,普通人是绝办不到的,二驴子妈早在我离开家乡时就死了,二驴子不孝顺,连他妈死都不知道,只知道欺负软弱的人,吃喝嫖赌。”

二驴子先又是一愣,继而嘴角泛起冷笑:“及阳,没想到你还真有两下子啊,也算是我的疏忽,既然这样,本来想让你慢慢死去的,不过现在就不用那么麻烦了,让我了结你,为我们的大哥报仇。”说完,只见他挤迫人皮,露出恐怖的面容和躯体,血红的眼睛、尖利的爪牙,青红色的皮肤,尖利的虎牙,及阳似乎很熟悉这个怪物的样子,突然一惊,想起来了,是依尸,他杀死的依尸就是这个样子的。

“纳命来!”前面一个怪物刚想下手,及阳突然喊了一声“慢!”

怪物一愣,“你小子死期将至,还有什么话说?”

“你叫什么啊,小弟弟?”两怪物一愣,前面说道:“我是依尸之弟,摄魂者---依骨,他是依尸的三弟依明。”

“嗯,答得不错!”及阳似乎很满意他们的回答,而且舒意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看得两怪物一愣一愣的。

“喂!你刚才为什么叫我们小弟弟啊?我们又和你没有亲戚!”依骨问道。

“啊?!这你都不知道,难道妖怪不分公母吗?就是你身上的那个东西啊!”及阳说完哈哈大笑道。

“二哥,他说的那个身上的东西是什么东西啊?”依明愣愣地问着铁青着脸的依骨说道。

依骨没答他的话,而是突然向及阳冲去:“气死我了!”爪子暴长了两寸多长向及阳抓去,及阳立刻打开第三只眼睛,金光乍现,照的四周一片金色,瞬间,及阳就消失在了空气中,依骨一呆,心道:“好快的速度!”突听身后冷笑:“我在这儿呢!小弟弟!”依骨刚想回身,已经来不及了,回身一看,只见及阳举着拳头,但身前有一双爪子从身后向前贯穿着,依骨大笑“三弟,有你的!”依明微一笑,突觉不对,一看,抓中只剩下一块巨木,而及阳不见。

“怎么?不打吗?”突然及阳的声音在他们前面响起,两兄弟一惊,只见及阳头发更白,三只眼均闪金光,脸形也变了。

“难道,难道,这就是杀死大哥时的样子吗?”依骨吃惊地呆在了那里。依明没什么反应,只是那血红的眼睛盯着及阳。

“管你有多强,尝尝我的掏魂掌的厉害”依骨刚想上前,突觉眼前一花,胸口重重地挨了一拳,却见及阳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他没考虑,就又冲了上来,与那个及阳斗在了一起,而另一边,依明则与另一个及阳大战了起来。

少时,却听两声惨叫,却是依骨、依明都被及阳打碎了一只胳膊,痛心疾首,转身不知用什么妖术眨眼就没了踪影。

“我还以为多厉害呢!不过如此吗!”及阳悻悻地想着。

又是那条路,还是那个村庄,有好多人家都盖上了新房,而在最西面仍有一老式的房子独立挺立着,那就是及阳的家,那个养了他二十年的家,及阳走到门口,却无论如何都走不进去,脚下像灌了铅一样,老二是及阳家的一条黑狗,别人不知道是及阳回来,而老二却摇着尾巴向及阳跑来,及阳蹲下身,轻轻抚摸着老二的头,老二用舌头舔及阳的手,头往及阳的怀里钻,惹得及阳呵呵地发笑。这时,只听见有人在喊“老二,回来,别咬着人家!”及阳一怔,多么熟悉的声音,二十年的岁月中,这声音伴他长大,对,父亲,这是父亲的声音!及阳激动地差点就哭出来。却呆呆地站在那里愣住了,因为太激动了!

然而,却见黑子一把拽住老二的锁链,连声对及阳说不好意思,及阳只是愣愣地看着黑子,黑子感觉眼前这个人有点不对劲,就问道:“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没事!。。。。。。。”及阳慌不迭地回答。

“孩儿他爸,你在和谁说话呢?”听着这个人咋这么耳熟呢?”

黑子一转头见是媳妇二妞,“我怕老二咬了人,就出来把他拴住,谁知老二跟这位小兄弟挺有缘的!”

“人呢?我看看,是不是熟人儿?”二妞急着看看这熟悉的声音究竟是哪一个人,怎么那么像自己的儿子及阳的声音。

“这不,在这儿呢。。。。。。”黑子一转身就是一愣,人早已不见,“刚才明明在这的!”黑子有些急道。

“黑子,你说会不会是我们的儿子啊?”二妞问道。

“怎么可能是他?要是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记得他,他敢回来,回来我打断他的腿!”黑子一提起及阳就气的不得了。

“你这个人啊!什么时候能改改这个倔脾气啊!不知道及阳怎么样了!?”二妞冲天叹了一口气。而只见老二冲着空中吠了两声,似乎在跟谁道别。

及阳漫无目的地走着,他无颜回家,而且父亲的话深深伤害了他,刚才他知道,如果母亲看到他,肯定会认出来,情急之下他竟然能飞了起来,这让及阳惊讶不已,但又很沮丧,正好今天似乎是集市,街上摆摊的、购物的密密麻麻,及阳记得小时候,母亲老者他的手在集市中买东西,他总觉得母亲限制了他的自由,东瞅瞅、西望望,总想找个机会溜出去,想到这,及阳不觉一笑。

一阵风刮过,及阳突觉有好多的奇怪的目光投过来,自己的白发与第三眼已经遮盖的很好了,怎么。。。。。。。及阳突觉不对,后被好像有什么东西,一回头,有时一惊,怎么长出一对白色翅膀啊,“噢,My God!”及阳正发愁如何掩饰,这时,一小女孩跑了过来“叔叔,你那翅膀能借我玩儿玩儿,好吗?及阳一瞅,她眼角还带着泪水,竟是一个人大胆地跑来。

“你爸,你妈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我找不到他们了,我想有你那翅膀,就可以回家了!”

“那你家住在哪里啊?”

“柳树村第二家!”

“叔叔带你回去,好吗?”及阳不知怎么对这个可爱又大胆的小女孩很是喜欢。

“好啊!叔叔带我飞了!”小女孩高兴地连手中的雪糕也扔了。

及阳一笑,也不顾许多人的惊诧的目光,抱起小女孩一下子飞了起来,小女孩开始吓的“啊”了一声,她没想到真的飞了起来,后来却慢慢睁开眼,兴奋地喊:“我飞了,我飞了。。。。。。”而在下面一群人跪倒在地,他们以为是神仙下凡,但中间有两个买东西的却气的发抖。

及阳带着小女孩转瞬间回到了柳树村,刚放下小女孩,及阳突然头痛的厉害,看着小女孩兴高采烈地向屋中跑去,边跑边喊:“爸、妈,神仙带我回来的,你们快出来看啊!”而后,及阳眼前一黑,再也不知道什么。。。。。。。

阴暗的环境,只有水滴的声音才让人觉得自己还在人间,及阳睁开眼,什么也看不见,想伸手摸一摸,却听见锁链的声音和身上的剧痛,及阳心中一凉,原来身上、脚上、手上都被人用锁链穿透,什么力气都使不出来,头上的第三只眼也被人挖了,完好的双眼也被人弄瞎了。及阳想到在这个世上也了无牵挂,死也无憾,怎知自己如此惨状竟未死。

这时,外面传来一阵古怪的笑声,“怎么样?及阳?假灵神主,被废的感觉如何啊?”

“大哥,不是假灵神主,是真灵神主啦!”

“笨蛋,他都被咱俩给废了,还称什么真的?”

“oh,原来如此,大哥,有文化,有见识!”

“二哥,你说这小子也够结实的,这样都没死,真是奇了怪了!”

“嗯,有些奇怪,你说老大干吗要这小子的那只眼睛啊?”

“老大的事,你俩少管,小心让咱们生不如死,跟那臭小子似的,我可受不了,是吧,假灵神主?”

及阳听这话一愣,“封真灵神主一事除了无尘他们,别人谁也不知道啊,为何他们会知道,难道老神主哪里出了内奸,不行,我得告诉无尘,这臭丫头,撇下我不管!”及阳想的气了,竟将最后一句说了出来。

“咦?大哥里面好像还有别的人啊?”一个尖而嘶哑的家伙喊道。

“还愣着干什么,进去看看啊!”

及阳心想这三个家伙真是搞笑,刚想喊:“你们过来啊,有人在这里呢!”反正一切也不顾了,逗他们一逗,突觉一阵风从身边从上而下穿过,似乎是一个人,而且是一女子,身上的香水味令及阳想起一个人——无尘,“无尘!是你吗?”及阳惊喜地问道。

“嘘!呆瓜,刚才是不是骂我了?”无尘似乎有些生气地问。

“没,没有,没有啊!谁敢骂你啊,”虽然及阳不怕穿骨之痛,但不知怎么的却害怕无尘的巴掌拍自己的头,虽然不痛,但心中总感觉异样。

然而,这次等了半天,无尘也没拍,却听那三兄弟有一人一惊讶“咦?果真有人,你-------”还没等他说完,就听另一个人喊道:“这是什么?大哥,咱们小心点啊!怎么这么困啊?”接着就听着扑通、扑通三声,及阳有些纳闷:“无尘,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呵呵,我只不过放些让人困得粉面,谁知他们这么快就躺下了,怎么样,呆瓜,你。。。。。。。”无尘突然不说话了,及阳一怔,问道:“怎么了?”

“呆。。。。。。及阳,你的眼睛怎么回事?”

“没什么,不过看不见东西而已,咦,刚才你叫我什么?”及阳突然感觉无尘刚才好像叫他名字了,而没有叫他呆瓜。

“当然。。。。。。当然是呆瓜了!”无尘哑着嗓子应道。

“你嗓子怎么了?”

“没什么,大概是不适应这里的环境吧!我替你解绑。。。。。。”说着无尘过来摸及阳手上的锁链,当她碰到锁链时,突然不动了,及阳感觉她的手有些发抖,“无尘,你怎么了?帮我解绑啊!”等了半天,及阳却听到了无尘的哭泣声,“你,你干嘛哭啊?”及阳有些莫不着头脑。

“谁,谁哭了?你才哭。。。。。。。哭了呢?”无尘边抽泣边反驳及阳。

“好,我哭了,大小姐,帮我解绑吧!我都快被绑垮了!”及阳真感到有些可笑,但心中不知怎么暖暖的。

好半天,及阳才感觉锁链慢慢从身上抽出,疼的及阳浑身冒汗,而也不知是汗水,还是什么,一滴又一滴滴滴在及阳的手上、脚上。

“无尘,我们走吧?”虽然及阳知道他自己根本走不了,但仍咬着牙想站起来,却突觉一只手伸过来,扶住了他,然后背起了他,只觉一阵熟悉的荷花香扑鼻而来,“我能走,放下我,放。。。。。。。”及阳还想要无尘放下他,然而,无尘的抽泣声已令他,明白,那是不可能的。不知过了多久,及阳感觉四周有了鸟鸣,有了河水声,似乎也有一些嘈杂的人声,饭香扑面而来,肚子也不争气地叫了起来。

“你饿了吧?”无尘此时才说话。

及阳点了点头,谁知及阳只觉一阵风,而后就是香喷喷的饭菜味道,及阳坐在那里,想伸手接过,却发觉手已经不听使唤。

“呆瓜,连饭都不会吃,你真是笨蛋!”无尘似乎好了一些,“让我来喂你吧!你这个大呆瓜!”

而后,及阳只觉一股饭菜香送到自己嘴边,及阳呆住了,从小就没有任何一个人喂过他,一切都是自己默默地吃,哪怕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的一只手肿了,也只是独自一个人吃,而如今。。。。。。。

“张嘴啊,呆瓜,要我拍你啊?”

及阳赶紧张开了嘴,夕阳西下,一女子手捧一碗饭,仔细地喂一双眼已失明,脚、腿、手都废了的人,眼中的泪水不停地滴在饭中。这是何等地凄凉,又是何等地感人,又是何等地幸福,如果及阳能自己看到的话估计他死亦无憾了。

夜色来临,在这盛夏,露宿于山野,也并不见得有什么不好,躺在软软地草坪上,及阳很快睡着了,他做了一个从小到大不知做过多少次的梦,一双温暖的手握着他的手,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这似乎就是爱,而突然间,一切都没了,只剩下一群狂吼的恶魔,及阳逃啊逃,直至跳到一个悬崖下面,及阳一惊,突然醒来,天已将亮,空中星星闪闪,远处的鸡鸣声不绝于耳。微露撒上脸庞,空中偶尔飞过一两只麻雀,及阳一转身,发觉无尘正靠在他身上,静静地熟睡,泪花仍挂在脸上,映衬着如荷花般无尘的美,时而在梦中自语:“老神主爷爷,求求你救救他吧!无论怎么样,我都愿意,只要让他好起来。”及阳心中正暖和着,突发现自己的双眼好了,而且双手、双脚完全康复,并且连头前第三眼也完全正常,甚至超过了以前,他看到了一边流泪,一边喂自己饭的无尘,看到了静静看着自己,为自己驱逐蚊虫的无尘,看到了轻轻吻了自己的无尘,他才知道,原来自己竟是如此地幸福,及阳本想脱件衣服给无尘盖上,一看,哪还有好衣服,身上衣服破的无法形容,及阳只好轻轻拢住无尘,这时,无尘慢慢睁开了眼,黑乎乎的眼睛盯着及阳,一动不动,及阳也盯着她,这样足足两分钟,突然,她大喊了一声:“啊!色狼啊!”而后一下子蹦了起来。

及阳真是又可气,又可笑,只见无尘气呼呼地道:“呆瓜,原来你还是个色瓜,瞧等我告诉爷爷把你脑袋拍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