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章 臭豆腐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413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芜娘一走开,上官月儿便抱着坛子走进了酒楼,小厮一看有客人进门赶紧的迎了上去,“客官,几位啊?”

“我找你们掌柜的有点事情相谈。”上官月儿拍了拍坛子,“这是我祖传的一道秘方菜,想让掌柜的掌掌眼,品尝品尝。”

小厮很是狐疑的看了看上官月儿,还有上官月儿身后跟着的一个粗犷男人,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小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来谈事情的,难不成是掌柜的有什么私情,人家找上了门?

还好上官月儿不知道这个小厮的想法,不然肯定以为他是小说看多了想象力太丰富。

醉玲珑有一条规矩就是不能对走进大门的客人无理,更不能将客人赶出门,小厮就算有想法也只能去喊掌柜。

这掌柜正在楼上的雅间跟一名年轻男子说着话,那态度看上去很是谦卑,“少爷,这些就是青城这边这半年来的账目,请少爷过目。”

身着一袭暗纹红服的男子懒散的靠在窗台上,白皙分明的手指无意识的敲打着窗棱,嘴角轻佻,凤眼微抬,衬着他如玉的面庞就像是一漩涡,看一眼就要将人吸进去。

夜倾羽回过头来将桌上的账目拉近了一些翻看着,不说一言,却还是让掌柜的不敢随意抬头。

眼前的男人是水云王朝有第一皇商之称夜家的大少爷,更让人惊讶的是他从十五岁起便已经一个人承载起夜家的沉浮,这些年更是将夜家发展到垄断了整个水云王朝所有的贡品都出自夜家的地步,这样的一个男人散发出来的气势一般人还真抵抗不了。

小厮上楼敲了敲门,夜倾羽淡淡出声让人进来,门开的瞬间,掌柜的感觉那种压迫感瞬间轻了许多。

“怎么了?我不是说一般的事情你们自己处理就行了?”

“但是底下的客人点名要见掌柜,说是有祖传的秘方菜式想让掌柜看看。”小厮小心翼翼的说着话,他看得出来掌柜的对于他的打搅有些不悦。也不知道那个年轻男子是什么来头,能让掌柜这么重视。

掌柜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一边的夜倾羽,夜倾羽低头看着账目,过了几秒才开口道:“有生意送上门来还让人等着,夜家似乎还没有这么大架子吧。”

“我这就下去,少爷您慢慢看,等我处理好了就过来。”掌柜的不由得深吸一口冷气,赶紧的跟着小厮下楼去。

上官月儿几人还站在大堂里,小厮带着掌柜走过来,“这就是我们掌柜了,小娘子你有什么是直接跟掌柜说就可以,我先忙去了。”

“我听小厮说,小娘子你有祖传的秘方菜式想要给我瞧瞧。”掌柜的并不以为意,要知道在整个水云王朝能超过醉玲珑的菜式几乎是没有的。

上官月儿也并不生气掌柜的态度,只是淡淡开口,“可以借贵店的厨房一用吗?”

“自然是可以的。”掌柜拍了拍手,先前的小厮走了过来,“你带这位小娘子去西边的小厨房。”

“是。”

紫上官他们都想要跟上去,却被拦住了,“不好意思,厨房是我们醉玲珑的重地,一般人不能进出。”

“可是……”紫上官还想要说些什么,上官月儿回过头来,“没事,紫上官你和大力哥他们就等在这里,我很快就出来。”

上官月儿跟着小厮去了后厨,这边很是冷清,有很多间小厨房,每个厨房里都有几个人在忙碌着,小厮带着她走到最里边的一间,屋子里的炉灶上大部分都是炖着汤,想了想,也可以理解,毕竟每个店里的菜式都是秘密,只不过没想到古人的思想这么先进,都能注意到避免偷师的问题。

“小二哥,麻烦你安排人帮忙生个火煮一锅热油,拿一些小碟子过来。”

小厮也不多言多语,上官月儿说要怎么准备他也配合的安排人,油锅在灶上烧着的时候,上官月儿将带过来的几根小葱切成葱花,等油锅烧热了,上官月儿将坛子放在桌上,然后打开坛子上的木塞,取出一包深色的东西,一时间一股子味道弥漫在整个厨房里。

小厮不由得捂住了鼻子,这东西能给人吃吗?

就见上官月儿不慌不忙的打开那个深色的布,里面有一堆正方形块状的白色又沾染着乌黑色的东西,上官月儿拿了好几块那东西直接扔进了油锅里,然后用一双长长的筷子翻了翻,直到两面金黄了就盛起来放进小碟里摆放好,最后洒上刚开始准备好了的葱花,一盘臭豆腐就成了。

她重复操作,直到将拿出来的臭豆腐都炸完了,才停了下来,然后让小厮安排人放进了木质的托盘里,一共有九小碟,每碟里面有六块,呈金字塔排列,在最顶端一小撮葱花衬着,色泽格外的诱人。

大堂里的客人已经问到了那一股子味道,纷纷都在询问,掌柜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正准备着人去问,就见小厮还有上官月儿出来了,那味道正是从上官月儿手里的托盘上传出来的。

掌柜顿时就有些不悦,“小娘子,试菜试的让小店到处都是一股子臭味,这就是你合作的诚心?”

“是不是,掌柜尝尝就好了。”上官月儿依旧带着帷帽,就算是在后厨也没有影响她的操作。

“这么臭的东西怎么吃啊,这小娘子是故意来找茬的吧。”

“就是,不过也不看看醉玲珑是什么地方,也敢随便来找茬……”

小毛却是从人群里跑了出来,站在上官月儿面前,“俺姐姐做的东西是最好吃的,你们不吃,俺来吃!”

说着,小毛连筷子都没用,两手端了一小碟然后用手拿了一片塞进了嘴里,没想到这一吃进去就停不下来,“唔唔……真好吃,好吃,姐姐做的东西就是好吃……”

大力和紫上官看着小毛的样子也走到他身边,在他端着的碟子里一人拿了一片吃进了嘴里,“这东西闻着臭,吃着挺香的……好吃的不得了……”

“嗯嗯……好吃……”紫上官也是含糊着不住地点头。

众人在一边看着他们的模样不由得吞着口水,有些胆子大的,拿了筷子夹了一小片,尝了一口之后,立马都感叹了起来。

“原来是豆腐啊……”

“这豆腐怎么弄的,这么好吃……”

“好吃……”

掌柜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发着懵,上官月儿却是端着最后一碟笑着说道:“掌柜的再不试一下,可就没有了。”

在掌柜还在犹豫的时候,楼上却是传来一道清贵的声音,“端上来,我试试。”

上官月儿抬起头看过去,就见入目的红色衣衫,一名男子慵懒的靠在栏杆上看着底下,准确来说是看着她。

掌柜的闻言立刻端起了木制托盘里最后一小碟臭豆腐上楼去,底下的人没得吃了都看着楼上那名男子,就见他抽出一双银制的筷子,然后夹了一小片臭豆腐放进了嘴里,跟随着他的咀嚼,底下的那些人都跟着咽着口水。

过了一会儿,夜倾羽才缓缓说道:“请那名小娘子上来。”

掌柜不由得从上往下看了一眼依旧带着帷帽的上官月儿,见夜倾羽进了雅间的门,这才反应过来,急忙下楼去,一改先前傲慢的态度讨好的看着上官月儿,“小娘子,我们东家有请。”

上官月儿侧过头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三个人,掌柜的立马会意的补充说道:“因为东家比较喜欢清静,所以只能您一个人上去,您的朋友们本店会好好招待的,小娘子尽管放心的上去就好。”

“紫上官,大力哥,你们在楼下等一等我,我谈好了事情就下来,等会儿芜娘来了也让她一起。”上官月儿跟他们说好之后就淡定自如的往楼上走去,掌柜的在前边带路。

到了楼上雅间,掌柜很是谨慎的敲了敲门,“少爷,小娘子请上来了。”

“你也一起进来吧。”夜倾羽看着面前的那一小碟臭豆腐,又夹了一小块细细的品尝着,这东西的确是一开始闻着臭,吃在嘴里却又别有风味,外酥里嫩,尤其是这独特的味道,竟然连他也无法辨别完全。

门开了,上官月儿跟在掌柜身后走了进去,夜倾羽抬起头来,看着上官月儿依旧带着帷帽,“小娘子来醉玲珑是想卖掉这道菜的秘方,不过,谈事之前是不是把帷帽取了,这样才显得有诚意。”

上官月儿透过白色的纱幔看着眼前的男人,红色的锦缎衬得他如玉的面庞愈发妖冶,他的话很是平易近人,但里边的语气却暗含着一股子冷漠疏离,上官月儿并不认为眼前的男人好相与,毕竟身边站着的那个掌柜的在他面前连头都不敢抬起来。

她波澜不惊的开口,“在水云王朝,君子之道颇为推崇,民妇虽然不怎么在意,但也难抵悠悠众口,出面来卖秘方已是无奈之举,若是还敢大张旗鼓的露脸,实在是不敢想象之后的事情,我自是相信醉玲珑,也相信东家不是那多事之人,但民妇此来只是谈合作,东家只需要知道我们合作的东西,至于民妇这张脸自是没有这道菜重要。”

夜倾羽难得的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般的民妇会有她这样的胆识和智慧?还能这么条理分明的回掉他的话?

不过,他的性子本来就淡薄,也无意去打探眼前人的私事。“你说是合作,不是卖掉配方?”

“是。”上官月儿点了点头,不过折腾了这么半天整个人都有些吃不消,到现在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没有让他们坐下,便开口道:“东家既然有心,不妨让我先坐下来再好好聊聊。”

夜倾羽看着上官月儿,那眼神却似乎想要穿透帷帽看清她的表情,他挑了挑眉,能在他面前说出这样话的人,他还真是没有见过。

就在一边的掌柜偷偷替上官月儿捏了一把汗的时候,夜倾羽淡然开口,“坐吧,我倒是想要知道你想怎么个合作法。”

掌柜的不由得愕然的抬起头来看向夜倾羽,夜倾羽扫了一个眼神过来,“掌柜的也辛苦了,一起坐吧。”

掌柜身子一僵,连忙讪讪的说道:“不辛苦不辛苦,我站着就挺好的。”

上官月儿侧过脸去看了一眼那掌柜的,眼前这个男人有这么可怕吗,她觉得还算好啊,也不理会掌柜了,她直接坐在了夜倾羽的对面。

“这盘豆腐叫做臭豆腐,做法很是简单,只需要把这豆腐放到油锅里炸至金黄色就可以了。我说的跟醉玲珑合作,是我为醉玲珑提供这种臭豆腐,所有的原材料由醉玲珑提供,我只负责加工成半成品,运到醉玲珑后只需要油炸即可。”

夜倾羽见她停顿了下来,把玩着手里的茶盏,“听起来只是对我们有利,那小娘子你想要什么?”

“我需要这道菜的三层利。”上官月儿淡淡的开口。

“三层利?”夜倾羽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玩味的看着上官月儿,“这不过是道豆腐做的菜,能卖到什么价钱,小娘子应该很是清楚,醉玲珑里豆腐这样的菜基本等同于白送。”

这夜倾羽不愧是做生意的,一下子就将话说到这个地步,简直就将条件压回到最低。上官月儿却是很平静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几口润了润嗓子,“但我的豆腐并不是普通豆腐,不是吗?不然东家也不会请我上来了。”

夜倾羽很是兴趣盎然的看着上官月儿,很有种想要扯下她面前那白纱幔的冲动,棋逢对手的感觉他好像很久都没有遇上了,“就算不普通,它也还只是豆腐而已不是吗?”

“话是这么说没错,一个人出生在富贵家庭,但只懂得享乐挥霍,最后家道中落成为乞丐;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十年寒窗一举高中,那你能说他还是那个一文不值的穷书生吗?可见一个人的出生并不能决定他的价值,”上官月儿缓缓的开口,然后抿了一口茶,“东家应该也吃出来了,这道豆腐里面的味道,光是材料的价值就值不少银子,更何况它可是从醉玲珑里出品的,怎么说也只会更值钱,东家觉得呢?”

“有趣。”夜倾羽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拿这样的比喻来说一道菜的价值,不由得多看了上官月儿两眼,“这道黄金豆腐只能出现在醉玲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