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0章 变化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府里也是收到了楚王爷生辰宴的请柬,上边明确的写着上官月儿和上官清的名字,虽说上官敬炎是二皇子党派的,可明面上的礼尚往来还是需要注重的,再者这样的宴会少不了王公贵族的参与,上官清也能得以露露脸。

想到这里,上官敬炎倒是有些担心了,不为别的,以前上官月儿那一副病怏怏的模样到也看不出有多惊艳,可眼下越长越开,身子也恢复了,看上去倒是比她娘亲更加的绝色,尤其是那一身清冷的气质,无论站在哪里都是惊艳众人的主。

上官月儿从小就没有参加过任何的宴会,所以这京城里都知道他有一个病怏怏的嫡女,却不知道这个嫡女究竟是什么模样,只不过完全凭借着当初林玉蕊的样貌做着猜测。

而上官清却是因着自己的可以安排而没有提前露过面,但人人却都知道,左相府的二小姐国色天香明艳照人,也算是美名远播的。

宫里的宴会还要等到中秋,现在的局势看起来,到那个时候太久远了,这一次楚王爷的生辰宴是最好的机会。

上官清想要出彩,上官月儿就最好不要去。

上官敬炎这边还想着用什么办法让上官月儿不去参加的时候,上官月儿在海棠院里却是听说了消息,着芜娘过来与上官敬炎说一声,这宴会她不去。

芜娘是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小姐怎么就不把握,就算是如今与王爷确定了关系,可王府是什么地方,小姐未婚先孕就算是跟着王爷那也是不好说过去的地方,而这宴会就是最好的机会,与京城里的权贵夫人小姐们多走动走动,到时候也有些底气后盾。

“小姐,这是个结交各大府上夫人小姐的好时机,小姐不去,就只能由着二小姐大放光彩了,小姐真决定不去吗?”芜娘苦口婆心的劝着。

朱雀却是插话道:“芜娘,小姐要是跟着老爷去了,那那边的宴会可就没人安排了,小姐才是这场宴会的制造者。”

“我自然是要去的,不过却不是为了参加宴会,而是为了给他庆祝生辰,你且去回了父亲,就说我近日身子有些不适不方便出门。”上官月儿在桌上放下笔说着。

芜娘想了想还是说道:“小姐,老奴觉着小姐如今的身份地位都已经足够了,完全不需要在外面抛头露面,不然到时候被发现了,小姐纵是有王爷庇佑,也堵不住这悠悠之口啊。外边的事小姐安排人去做就行了,女儿家总归是有个好归宿才是最好的。”

上官月儿的脸色有些沉了下来,她知道这些日子芜娘看到自己出门总有些情绪,可没想到她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自己灌输这些事情,当初自己明明白白的跟她说的很清楚可她还是不明白。在这个上官府,老老实实的人根本就活不下来,她那个娘亲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芜娘,你是我母亲身边的老人,你能跟在我身边护佑我长大,我心里对你总归是像长辈般的敬重着,只不过以前的那些日子让我想明白了,安静的在闺中待嫁不是我所追求的日子,如果楚王他不在意,就算外人再怎么说我也无所谓,如果楚王他连这点事情都压不下来,我要他又有何用?”上官月儿一字一句的说着,每一句话都突破了芜娘的底线,“对你们而言,权势富贵,妇道妇德是极其重要的东西,你们可以为这样的东西活一辈子,而我只想为我自己活着,恣意妄为,想做什么做什么,我之所以这般努力,为的就是以后不想做什么的时候也没有人可以逼着我去做。如果你们想要跟在我身边,就算是无法认同我,但也不要背离我,我可以容得了碌碌无为,却容不下违背我心意或者是背叛的事。”

上官月儿的这一番话出口,芜娘和朱雀都跪在了地上,这是第一次上官月儿说出的话如此严厉,可见她心里是真的生气了,她平素里最讨厌的就是打着为她好的旗帜随意的干涉她的生活,她的人生难不成是活给别的人看的?

“说得好,本王的王妃怎么样只有本王才有资格评判,那些个人谁敢多嘴就将舌头割了去。”楚非离的声音在房间里响了起来,上官月儿惊喜的回头,就看到男人俊美的容颜,还有那一双闪烁着戾气的眸子。

今日,他不过是将一些事情处理好了抽空过来瞧瞧上官月儿,听说她最近跟不要命似得为了宴会的事情忙碌着,没想到刚一到这里就听到了上官月儿的这一番话。

诚然,他虽然觉得震惊,却与朱雀和芜娘震惊的不同,这一番话让他更好的理解了上官月儿,更觉得自己能拥有这样的王妃而感到幸运。

“你怎么来了?”上官月儿过去站在楚非离的身前,眨着眼睛,嘴角带着笑意的仰着头看他,这厮老是晚上翻墙的,今儿个怎么都不避嫌大白天的就闯闺房了。

楚非离微低着头看向上官月儿的眸子里一片柔软,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脸颊,“瘦了。”

上官月儿将他的手拍掉,“瘦了正好,就是觉着胖了想减肥来着,难道你不觉得我瘦了更美了吗?”

“没觉着。”楚非离的手在她脸颊边沿摩挲着,“一直都很美。”

原本听可他的回答,上官月儿都要暴走了,可后边的这句话一出,上官月儿顿时便有些羞涩了起来。“我正准备出门呢。”

“嗯。”楚非离的手上动作依旧,只是微微的应承着。

上官月儿握住他作乱的手,“今日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明天就是生辰宴了,想着就有些难以抑制住那一股期待感,可有什么还需要准备的,本王自己让人去办了,他们说你经常熬夜不睡觉的忙,你的身子经不住这样折腾。”楚非离反握住她的手。

上官月儿却是笑道:“你自己的额生日宴自己去办像什么话,以前是以前,现在有我和元宝呢,你就等着惊喜吧。”

“是啊,真好。”楚非离说着便走近了一步,将她抱进怀里,“准备出门去做什么,我陪你去。”

上官月儿在他胸口笑着,“只不过是去如意坊取衣服而已,没什么大事,你来了,我就不去了,让朱雀去取回来就行了。”

“好。”

朱雀和芜娘已经从房间里退了出来,芜娘整个人很是呆呆的,心里一个声音不停地说着,这不是她的小姐,她的小姐怎么会说这样的话。

到是朱雀先反应过来,上官月儿的那番话在她的心里扎了根,以往做暗卫的时候时刻都是为主子做好牺牲的准备,可在上官月儿身边,她并没有把他们当做下人,更像是家人和朋友,为自己活着吗?朱雀问自己,现在的生活就是她一直渴望的,她已然觉得很满足了。

她难得的看向芜娘对她说道:“我知道你是为了小姐好,但那只是你想得到的好,真正的为小姐好便是知道小姐真正的喜欢什么,在背后支持她的选择和决定。”

朱雀不知道芜娘能不能想通透,反正她话已经说得这么明白了,想不明白也是没办法的事了。

上官月儿出门跟朱雀交代了几句,朱雀便出了门,芜娘在一边看着上官月儿,却觉得一阵恍惚,一个声音在她脑海里喊着什么,她也跟着说了出来,“小姐,楚王爷一个男子在房里被看到了不大好,小姐还是请楚王爷先回去吧。”

上官月儿不可置信的看着芜娘,这人的脑袋是什么构造呢,真是自己不想什么什么就来,“你先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人看着。”

楚非离的武功极好,有什么动静根本逃不出他的耳朵,就算是有谁来了也能瞬间离开,上官月儿很是放心。

芜娘在话出口的那一瞬间就明白自己又说错话了,可她真的觉得这些是为了上官月儿好啊,就算是小姐已经跟王爷生下一子了,可那也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啊,未婚先孕的女子嫁进王府,王爷难不成还能给个正妃吗?

眼下还没成婚,小姐就跟王爷这样堂而皇之的在房里,被人看了去,那绝对会谩骂啊,指不定还要将夫人也扯出来骂了。

芜娘心里乱成一团乱麻,却也只得讪讪的退了下去。

楚非离看着上官月儿的脸色有些不好,拨了拨她的发丝,“难受就不要去理会,将她安放在别出去吧,有些人是没有办法说通的。”

“她从很小的时候就跟在我母亲身边,母亲去后又一直守着我,对她而言,我或许跟她的女儿是一样的,她真心对我好我也是知道的,在上官家村的那些日子,紫上官少不更事,全靠芜娘一人撑着,没有银子来源,也是她将自己的东西变卖了换取银子。如果真要有人跟我生分,我是极不情愿那人是她的。”上官月儿有些沮丧,“可我不明白,过了那样的日子后,她怎么还想不通呢,我之所以会是这样就是因为按照她说的那种模式生活导致的,如果那个人不是你,一切就会看上去很丑陋了……”

楚非离揽住她的头,将她的头靠在自己胸口,“那些事就不要再去想了,你既然还念着她的情,那就先由着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