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1章 宴会开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2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目前她还真无法做出什么隔离芜娘的事情来,她还是想着能好好的处着的,“嗯,先看看吧。”

朱雀取了衣裳回来的时候,楚非离已经离开了,上官月儿一个人坐在窗前发着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小姐,东西取回来了。”朱雀将一个方形的木盒子摆放在桌子上。

上官月儿这才回过神来,走到桌边,将盒子打开,映入眼帘的是荷花花瓣般的水红色,那衣服质地柔软如蝉翼,却一点也不透明。

上官月儿将衣服拿起来打开,水袖从肩到底部红色渐渐淡去,裙身也是自领口往下到下摆渐渐淡出自白色,那颜色比现代工艺要自然得多,真不知道是怎么得来的。

裙身没有多的修饰,只有腰间的腰带采用金丝锈成的花蕊,看上去与裙身融为一体,更有画龙点睛的作用,摆动间,腰间的刺绣划出一道金色的轨迹。

上官月儿不由的感叹,这样的工艺真的是罕见,反而现代的那些衣服批量生产,失去了灵气。

朱雀也被眼前的衣裳惊艳了,睁大着眼睛迟迟没有出声。

“小姐,月娘说宴会所需的衣物也都齐全了,已经着人送去雅舍了,这莲花裙是夜家珍藏的一匹浮云锦制作而成,小姐穿上它一定会让心上人铭记一生。”朱雀将月娘的话转述给上官月儿听,当时不觉得怎么样,可在见到了这身裙子的时候就知道月娘说的话定然不会作假。

上官月儿对这衣裳爱不释手,“这浮云锦很难得吗?”

“浮云锦倒也不难得,楚王府里就有皇上赏下的两匹,只不过是因为小国进贡的,一年到头也没有几匹,基本上都在皇宫里别的地儿都没有,只不过,夜家的这匹珍贵在于它是花费了十匹浮云锦浸染才得了这一匹独一无二的。”朱雀因跟在楚非离身边,所以对于这些事情都有了解,便仔细的说给了上官月儿听。

上官月儿不由得觉得这样的衣裳自己穿着,而且就穿这一次是不是太浪费了,这可真的算是奢侈浪费了。而且,夜倾羽将这夜家的珍品拿出来没问题吗?

不过她一开始就给说清楚了的,直接支付所有的银子,真不知道这件衣裳要花掉多少银子啊!

现在也没时间了,明日就要用上,而且她看到这身衣裳的时候就想到了一件首饰,那是楚非离前些日子送给她的,用罕见的月光石打造的。

一夜很快就过去,上官府里的人还没起来的时候,上官月儿已经带了东西跟朱雀偷偷从府里离开了直奔雅舍而去,毕竟宴会开始了,她还得从头到尾的看着点。

上官月儿走的时候跟芜娘说过让她在海棠院里照应着,但同时也留下了从上官家村那边回来的青龙,就怕到时候上官府里哪个人想起不对要来院子里寻她。

上官月儿走后没多久,芍药居里就亮起了灯,上官清的闺房里,那架势比之出嫁的场面不会低多少,几个嬷嬷和丫鬟仔细的伺候着,就连林姨娘也是亲自在一旁嘱咐着。

上官清是被从美梦中叫醒的,先是被拉着泡了花瓣澡,然后仔细的绞了面,上妆,穿上一早就准备好的衣衫,梳了个极其繁琐的发型,发髻间藏着半露的珍珠,插上红宝石做成的簪花和流上官。

这些首饰一看就是新做成的,花费了不少林姨娘的体己银子,那衣衫也是在如意坊做的,用的最好的宫料,与首饰看上去是一套,一袭红衣将上官清的明艳衬托的更加的娇媚,的确很是夺人眼球。

用芍药花露浸泡后的衣裳,在举手投足间带着一股子自然的花香,清清淡淡的,比那些香膏胭脂不知道好闻多少倍。

雅舍里早就忙活了起来,上官月儿到雅舍的时候,雅舍沿路上的红绸缎已经系好,每隔一段路上就有一盏琉璃灯盏悬挂着,灯盏下缀着五彩的丝线,在这春日里煞是好看。

从雅舍的大门口一直到正院,大红色的地毯一路蜿蜒,无需人指引便可以到达正院,而正院里位置宽广设了不少的桌椅,正院的大门敞开,走过草坪不远处便对着湖泊,湖面水光粼粼,倒映着两岸的红绸缎和琉璃盏,看上去五光十色,一片繁华。

楚非离一早就从小岛那边过来了,在后厨里跟着上官月儿混着。

楚王府的管家一早就领着楚王府里的几个下人在门口准备着接待来往的官员和家属,等人来的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了。

一番登记收礼后,那些官员便带着家属进到里面去,这一路可真是让人看花了眼。

上官敬炎带着上官清来的时候,不早不晚,朝中不少官员已经来了,上官敬炎下了马车后站在原地等着上官清,翠儿从后边的马车上下来后,搬了矮凳放在车边,然后对马车里的人说道:“小姐,可以下来了。”

上官清这才伸出手来将车帘子打开,探出头来,然后出来在马车上站定环顾了四周一圈,再迈出步子踏在矮凳上扶着翠儿的手下了马车。

一时间原本拥挤的有些嘈杂的门外瞬间安静了下来,不少公子哥频频的看向上官清这边,就连那些夫人小姐眼里也满满的全是惊艳。

“父亲。”上官清款款走到上官敬炎身边,一副上官敬炎就是天的姿态,让那些公子哥们眼睛都险些看的掉了下来。

有朝中与上官敬炎熟悉的官员道:“这位就是左相府上的二小姐吧,当真是国色天香啊,难怪左相大人一直藏在闺中,让我等一直不得见。”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纷纷的感叹,让上官敬炎很是满足,上官清则是一直娇羞的半缩在上官敬炎身后,亦步亦趋,上官敬炎笑着道:“小女在家被我宠坏了,大家多多担待着。”

众人在门口寒暄一阵后,便一起进了雅舍,上官清被眼前的景致惊住了,这么一个别院竟然用了这么多盏琉璃灯,这雅舍的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跟在自家父亲母亲身边的小姐们时刻的注意着自己的仪态,因为不少人都注意到了,这一次进来的不仅仅有官员还有一些德高望重的隐士画师,往日里表现的再好,也比不过这些人的一句话来的容易。

等到客人都来的差不多了,管家才进门去请楚非离出去主持大局。

楚非离腻在上官月儿身后看着她忙忙碌碌的将烘焙好的蛋糕拿出来,然后放进小碟子里面,摆放在托盘里,厨房里的每个人都没有停歇。

上官月儿转身,楚非离挡在她面前,她扶额,“这位爷,能劳驾您移个位置吗,挡着我了。”

楚非离没有动,直接接过她手里的托盘放在身后的案台上。

“外边官员应该来的差不多了,你不用出去露个脸的吗?”上官月儿对于他一大早就跟在自己身后像个甩不掉的小尾巴很是无奈,他这个样子自己还怎么准备专程给他和元宝的惊喜。

楚非离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她为了自己的生辰宴忙忙碌碌的样子心情很是愉悦,宁愿赖在这里跟她待在一起也懒得去应付那些带着面皮的人。“左右来了,让他们自己唠叨唠叨,总归有人陪着,本王去了那些人反倒不自在了。”

“那你作为主人也得去打个招呼吧,快去,快去,你这样我都没办法做事了。”上官月儿说着便把他往外边推。

楚非离这才顺着上官月儿的推势往外走去,管家在外边这才松了一口气,要是王爷不过去,自己还得应着头皮去面对那些人,实在是压力山大啊。

楚非离到了前院,那些官员就跟蜜蜂见着花似得拼命地往前想要在他跟前露个脸,只可惜楚非离一脸的冰寒,就算是到了跟前也不敢近身,只是说了些恭维的话就退下了。

那些女眷们一进了门实在是不好跟着自家男人们凑活,便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着话,与男人堆之间有些距离,远远的透过树丛间看上一眼,便被惊艳到不行。

上官清本在与那些夫人小姐说着话,众星捧月一般的被围在中间,只是大家听见楚王来了,有些不够矜持的姑娘们都散开来凑近树丛那边偷瞄,上官清站在原地想要过去,却又一派清高的站在原地,心里纠结的要命。

水云王朝谁都知道,当今圣上的几位皇子中,楚王爷是最俊美的一位,完全继承了他娘亲的美貌和皇上的英武,上官清一直没有出席过宫宴,所以也没有见过,如今机会摆在眼前,却又不能做得太过,毕竟父亲属意的人是二皇子。

上官清这么想着,却在不经意间下意识的惦着脚尖,想要窥探一番,功夫不负有心人,楚非离走向正院的时候,那一丛花枝比较矮,到真让上官清瞧见了楚非离。

头顶是如火般的红绸,两边琉璃灯盏在阳光下折射出绚丽的光彩,五彩的丝线垂下在微风下摇曳,楚非离一袭玄色的衣衫,如画中天仙般的侧脸,完美的线条,一身清贵冷冽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气质,让上官清不由得脸红心跳。

蓦地,楚非离因着花丛边的动静往这边一瞥,那一眼不知道击中了多少少女的心房,有几个官员家的女儿被这一眼愣在了原地,重心不稳的摔在了地上,好不难看。

上官清却是心里在想着,刚刚楚王的是看到了自己的吧,她连忙问了身边的翠儿,“我发型还好吧,脸上没有脏东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