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5章 雅舍主人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雷凌儿看着手下碎成几半的石桌一下子知道自己有犯错了,有些懊恼的看着楚非离和上官月儿,“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一个石桌罢了。”上官月儿只是震惊,没想到雷凌儿还有这么厉害的身手。

“王爷,你太不厚道了,居然偷偷地藏了位小美人,也不提前跟凌儿说声,害得我出丑了。”雷凌儿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想象自己先前的反应,一定是糗到了极致了,皱着鼻子埋怨道,“我们确定要站在这里说话吗?”上官月儿居高临下的看着站在乱石堆里的雷凌儿,还有已经闪身在高台之下的朱雀说道,这个场合未免也太奇葩了点。

楚非离这时却是搂着上官月儿的腰也站到了乱石堆里,眼睛往宴会那个地方瞟了一眼,“走吧,去莲院。”

宴会的草坪上,二皇子若有所思的看着高台上那个看的不是很清晰的凉亭,当即便离开草坪往凉亭这边走来。

雷凌儿简直是想哭,好不容易歇了一会儿,又跟着三个步子飞快的人走了好一会儿,一进了莲院的大门,整个人都摊在了椅子上,偏偏那木制的椅子被她这么一摊散了架,好在朱雀在一边拉了一把,不然准得摔个跟头。

雷凌儿站起身后一脸的生无可恋,上官月儿看得尴尬的直扶额,“雷小姐,你这体重真要减一减了。”

“我也想啊,可不管怎么样都减不下来啊。”雷凌儿站在那里瞅着椅子却又不敢去坐,生怕再给坐坏了,可她又真的是累的不行,只要挪过去,慢慢的一点一点的坐在了椅子上,“你别叫我雷小姐了,跟王爷一样叫我凌儿就行。”

“以前我哥哥们跟我说不知道哪家的小姐能配得上王爷,等了这么多年,本以为今年依旧要上演的赐婚戏码,没想到王爷却自己早就找到了,看来今年的中秋宴是要无聊许多了。”雷凌儿瞅着楚非离那副模样不由得觉得整个屋子里都腻得慌,尤其是看到一向生人勿进的楚非离帮上官月儿倒好了茶然后递到她手里,再帮她将碎发撩到耳后,这样的动作仿佛浑然天成的时候,雷凌儿就知道这叫做上官月儿的女子定是入了楚非离的心,她倒是真心的为楚非离感到高兴。

上官月儿喝了一口茶看向她,“你来参加中秋宴就是为了看赐婚?”

“不是啊,那些大家闺秀们为了能被看中都跟什么似得急着展示琴棋书画女工各种,倒是让那无聊的宴会有趣许多。”雷凌儿接过朱雀端过来的茶盏也是抿了一小口,“不过,为什么上官月儿你不去参加宴会呢?你都不知道那些东西可真好吃,要是以后能天天吃到就好了。”

“天天吃只怕你这身肉就更加的掉不下来了。”

就在这时候,二愣子过来寻上官月儿,“东家,晚上的宴席所用已经全都清洗干净,还等着东家过去安排。”

“你且先去,我马上就过去。”

二愣子便直接回了厨房,莲院大堂里,雷凌儿整个人坐直了看着上官月儿,“你是雅舍的主人?那些宴会上的东西是你做的?”

“那种山楂汁很适合你喝,以后饭后都可以喝一点。”上官月儿放下茶盏起身,“我先回厨房了,你们去宴会吧,主人离开太久也不大合适。”

雷凌儿就看着上官月儿这么走了,半响都维持着一个姿势没有动,喃喃的对楚非离道:“难怪之前你说她性子比较古怪,不过十五未婚,你是不想让她暴露在众人面前把。”

楚非离不置可否的看了她一眼,低沉的嗓音说道:“我说的都是实话,别忘了来之前你答应过我什么。”

“我自然知道,不过我能不能不去宴会了,我要去后厨看看她是怎么弄出来那些东西的。”雷凌儿一想到那些东西出自上官月儿之手就忍不住激动,谁能想到这雅舍的主人只是一名十五岁的女子呢。

楚非离看向她,“你说呢?”

雷凌儿一下子就蔫了,“好吧,以后有的是时间,今日你生辰你最大。”

两人从莲院返回前院正堂,此刻其余的几名皇子也纷纷到了,没来的也派人将礼物送了过来,管家正绞尽脑汁的应付着,一看到楚非离的出现才松了口气。

楚非离刚一到正院这边,就有暗卫过来跟他说了二皇子去过凉亭的事情,此时正好看到二皇子投过来的视线,楚非离波澜不惊的敛下了眉眼,这几个兄弟里面,最紧追着他不放的就属二哥了,三哥四哥是二哥派系的,大哥属于中立,五哥与他关系最为要好,七弟无心皇权,八弟尚且年幼。

大皇子没来,七皇子带着八皇子来的,此刻正在听那些大臣说着之前宴会的盛况,八皇子听得目不转睛,甚至口水都要往下流了,一见到楚非离过来,立马就跑过去,“六哥,钰儿也要吃那什么披萨蛋糕。”

“等会儿你回去的时候六哥让人给你带点。”楚非离对于这个还存着小孩心性的八弟很是宠爱,皇家子弟原本就薄情寡义,兄弟之间过得比陌生人都不如,也就只有他还天真烂漫谁都相信了。

八皇子立马高兴地跳了起来,“真的吗?果然还是六哥最疼我。”

“你二哥有什么好的自己都没有看够就给你送去了,那时候你可是说二哥我最好来着的。”二皇子走过来听不清情绪的说这一句酸话,“八弟,你二哥可是有不少的好东西呢,你听到的还只是冰山一角,等会儿晚宴你就知道了。”

“二哥,八弟还只是个孩子。”七皇子自然是听出了二皇子话里的意思,“对八弟来说,我们这些兄长自然都是好的,是吧,钰儿?”

“嗯,钰儿最幸福了,有七个哥哥疼爱呢。”八皇子一脸纯真的笑容看向二皇子,倒叫二皇子也没法再说出这样的话来。

有了七皇子和八皇子在场,其余的几个皇子们也都像是融洽了许多,女眷那边的闺秀们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皇子,一时间个个粉面含羞。

几个皇子们都互相说着话,二皇子显然没什么心思,毕竟兄弟都在他也不好一直抓着楚非离去说些什么,只好自个儿喝着酒,郁闷难以消除的时候,一抬眼就看到远处湖边一袭红衣似火,那女子明艳如三月的骄阳,或做或站都娇俏无比,倒是令他心头的郁闷之气得以纾解了一番。

一边的四皇子看到他的视线一直追随着那名红衣女子便笑着说道:“说起来除了二哥和六弟,还有七弟四处云游,八弟尚未成年以外,我们这些兄弟们都有了家室,七弟父皇都拿他没辙,倒是二哥和六弟,父皇数次有意赐婚也未能如愿,还真不知道这哪家的女子能入得了二哥和六弟的眼。”

“今年的中秋宫宴只怕是会更加的热闹吧。”三皇子笑着道,“京中可是有好些女子属意六弟迟迟不肯嫁人呢,六弟可别辜负了那些女子的一片心意啊。”

“三哥可真是好,据我所知,京城风月场里的女子大部分都心仪三哥,三哥是不是要全部都娶回府上做侧妃?要真是这样,明儿进宫我可要跟父皇好好说说,让父皇成全三哥。”楚非离一手把玩着酒盏一边看向三皇子,明明说着玩笑般的话却仍人忍不住寒颤。

三皇子吃了一瘪,当下也不好怎么说,只是讪讪的说着:“六弟可别说这样的玩笑话,这种事情怎么能跟父皇说呢?”

“这怎么会是玩笑话呢,不是三哥说的不要辜负每一个女子的心意吗?难不成三哥只是喜欢玩弄女子的感情?”楚非离的嗓音低沉具有相当的穿透力,在座的几个皇子都听得清清楚楚的,怪只怪三皇子自己撞上了枪口,别人也帮不了忙了,楚非离显然不打算善了。

三皇子的脸色已经很是难看,别的皇子也不愿意多说,二皇子的心思也不再这上面,只有七皇子开口道:“六哥,这些话可不能说给三嫂听了,三嫂那个火爆脾气我们兄弟没有一个可以承受的,父皇也是没辙,为了不让父皇费心,今日这事还是算了吧,六哥难得办一次宴会,我们兄弟几个好好的聚聚。”

“咳,七弟说的是。”四皇子在一边附和道,“要说今日这雅舍的宴会是本王这些年来参加过的最好的,光是这自助餐就叫人大开眼界,更不要说这宴会上的布置和菜肴了,不知道六弟从哪里找来的奇人,以后本王若是要办什么宴会也这么来好了。”

“从到这边开始就听到了不少,八弟和我真是后悔没早点来,现在倒是期待着晚上的宴会是什么样的。”七皇子淡淡的笑着,整个气氛不知不觉中又缓和了许多。

没过多长时间,二愣子和红姑出来了,分别站在两边让男宾和女宾坐到了正堂里的圆桌上,男宾和女眷之间隔着一大扇双面绣屏风,靠近女眷这边屏风上精绣着一株桃树,桃花盛开,灼灼其华,给人置身在花海里的感觉。靠近男宾那边是一片竹林,竹子似随风摇曳,雅致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