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7章 生辰快乐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6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女眷这边,红姑也是介绍了一番盛世太平这道菜,紧接着也说到红酒,“这种酒是果子酿造的,各位小姐夫人和老太君都能适当的饮用一番,如果可以每日喝一点,还能延年益寿美容养颜。”

一时间,所有的夫人小姐盯着那红酒,就看到红姑站在雷凌儿身边替她舀上一杯,晃动后递给雷凌儿品尝,看着雷凌儿那满足的模样,那些夫人和小姐都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果然是好酒,寻常的那些没法比,等待会儿宴席散了我要找王爷要点去。”

那些个夫人小姐尝了之后,也是钟情不已,可自身没法和雷凌儿比,也只能在这宴席上过过嘴瘾了。

要说这京中平日里各种宴会都不少,却从来没有一个像今天这样震撼人心的,一如楚王这个王爷一般,总是能让人惊异。

一边是美酒佳肴,一边是歌舞升平,男宾女眷们都好不尽兴,心满意足的乘兴而归。

八皇子回去的时候,二愣子的确是拿来了一个食盒递给了八皇子,里面装着几种小孩子喜欢的点心蛋糕,八皇子兴冲冲的拉着七皇子的手叫嚷着要给父皇母妃尝尝。

少数官员留到最后准备跟楚非离告辞却到处都没有看到楚非离的身影,管家在一边说了些舒畅的话,那些官员也就纷纷离开。

唯独二皇子三人留到了最后,二皇子派出去打探的暗卫回来,并没有发现跳舞的舞姬去了何处,只知道那些后来跳舞的以及在整个宴会中端菜的女子住在离这边不远的一处别院里,是这京城红馆的那些清倌。

“这座雅舍里四处都有暗卫守着,属下无法太过明显的打探。”

二皇子这才带着三皇子和四皇子离去,离开前深深的看了一眼雅舍的大门,既然无法打探,那他就从这雅舍的主人下手。

从前院消失的楚非离早已进到了小岛内,上官月儿从跳完那支惊鸿舞之后便回了小岛,因为她的职责早就履行完了,后边也没有她什么事了。

此刻她早已脱下了跳舞时的那身衣衫,梳着寻常的涵烟芙蓉髻,头顶斜插着一支简单的花玉簪,身着一袭鹅蛋的粉霞锦绶藕丝缎裙,脚上穿一双软底睡鞋,正拿着一柄半透明刺木香菊轻罗菱扇逗着小元宝玩着。

这些衣服都是楚非离着人布置安放在雅舍里供她不时之需用的,每一件都是用最好的布料和绣娘织造而成,价值不菲。

可就算再怎么价值不菲,上官月儿只觉得穿着舒服就行了,所以选了这看似最平常的家居服穿着,其他的都太隆重繁琐,穿着她嫌累赘。

这孩子也不知道是不是早就感应到今晚上有什么大事,平常这个时辰早就睡了,可眼下却精神抖擞的看着上官月儿,时不时伸着手去抓那扇子,咯咯的笑着。

楚非离走到房里的时候就看到这样一幅温暖的画面,一时间脸上的线条也柔和了起来,走过去,将上官月儿连带着儿子都抱在了怀里。

“呀,前边的宴会都结束了?”上官月儿侧过脸去看他,此时的上官月儿早就卸去了做事时候的干练还有跳舞时候的魅惑,只剩下温柔似水,她皱着鼻子闻了闻,“喝了不少红酒吧,还有白酒的味道,这样可最要命了……”

楚非离伏在她的脖颈里,嗓音沙哑,“我的命早就被你勾了去了,这些酒下进肚里也都没了感觉。”

“还说没感觉,这不说着不着调的醉话吗?”上官月儿嗔了他一眼,“我让人煮碗醒酒汤过来。”

“你也太小瞧本王的酒量了,这么点果子酒怎么可能醉。”楚非离说着又抱进了上官月儿一些,“别乱动了,让我好好的抱抱你,你都不知道我忍了多久才忍到现在过来找你。”

上官月儿却是噗嗤一下乐了,“可我还有单独的惊喜要给你和小元宝啊,你这样我都动不了,你看,元宝都被抱得皱眉了。”

小元宝在包被里的确是皱着眉头,两只黑黝黝的眼睛骨碌骨碌的转着。

楚非离这才松开了手,“宴会上的那些就已经足够我惊喜了,月儿,我很庆幸自己能找到你。”

“宴会上的那些不同,我是打着想要雅舍一夜之间名声响彻整个天下的主意弄得,但接下来的这个,却是我单独只为你和元宝做的,这是我陪你度过的第一个生辰,也是我们给元宝做的第一个纪念,希望以后,我们的生辰三个人一直都在。”上官月儿只是说着自己一直要说的,并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煽情的,可眼前的男人却是被这番话感动到神色动容,他嗓音有些哽咽的应了一声,“嗯。”

上官月儿抱着元宝带着楚非离去了外边的大堂里,此刻大堂里灯火通明,最中间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大的心形的蛋糕,蛋糕上奶油挤成的花朵围在边上,正中间写着楚非离还有元宝的名字,用的繁体字,楚非离一眼就看到了,“楚非离生辰快乐!元宝健康平安!”

桌上还有一碗很是简单的长寿面,最上边放着几片青菜和一个荷包蛋。

“我不知道这边给人过生辰需要准备什么就随便弄了点,这面叫做长寿面,那蛋糕叫做生辰蛋糕。”上官月儿抱着小元宝介绍着,小元宝盯着蛋糕小手在半空里抓着,上官月儿点了点他的小鼻子,“等一下,等你爹吃完了长寿面就给元宝吃蛋糕。”

“快将长寿面吃了,吃不下就意思意思的吃两口。”上官月儿看向楚非离,想着他之前在宴会上估计也没少吃便说道。

楚非离坐到椅子上,将那一大碗长寿面全部的吃下,就连汤都没有半点剩下的,上官月儿都担心他撑着了。

小元宝咬着手指看着自己爹爹吃完了,这才又重新朝着蛋糕伸出双手在半空里抓着,嘴里还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好了,我们现在将蛋糕上的烛火点燃,有多少根就象征着多少岁。”上官月儿将元宝递到楚非离的怀里,然后将蛋糕上的烛火都点燃了,将屋子里的灯都吹灭只留下了一盏,昏暗的视线里只有蛋糕格外的明亮。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清灵而温馨的嗓音在屋子里回荡,这一局重复的话不同的语调传进了楚非离的心里。

上官月儿笑着看向楚非离,“许个心愿再将蜡烛吹灭,这样心愿就会实现。”

楚非离看了上官月儿一眼,然后默了几秒,一口气将蛋糕上的蜡烛都吹灭了,上官月儿这才将屋子里的灯再一一点燃,然后用长形的刀将蛋糕切成几块,放进了一边的小圆盘子里,插上一个小叉子。

小元宝已经迫不及待的一巴掌抓了上去,小手上沾满了奶油,然后又看着楚非离傻笑后,一下子拍在了楚非离的脸上,上官月儿笑着道:“这小子倒是聪明的,做了我想做却还没做的事情。”

说着上官月儿也伸手去沾了点奶油点在了元宝的鼻尖和脸颊上,“小元宝的满月娘亲没能热热闹闹的操办,今日算是你的百日宴,你与你爹一起双喜临门。”

楚非离看着她与孩子的互动,眼角眉梢都是温柔,他的嘴角也不由得随着上官月儿的笑容上翘,随后从身上取出一块墨色的暖玉,是长命锁的形状,两边刻着麒麟瑞兽。

上官月儿知道她那块暖玉就已经很难得了,而眼前的这块墨色的暖玉则更是罕见,“元宝还小,带着这个可别摔碎了,先收着吧。”

“做出来就是给他带的,这个是暖玉能强身健体,对身体有好处,而且做成之后,我放在普济寺里请高僧诵经七七四十九天才取回来,若能护我儿,就算是有点用处,如若不能,纵然价值千金,我要它又有何用。”楚非离说完便将这块墨玉长命锁戴在了小元宝的脖子上。

上官月儿心知这是他的一片心意,反而是自己什么也拿不出来,可他们之间又何须计较这些,只要她是全心的爱着元宝就是。

元宝倒是很喜爱那个长命锁,两只肉呼呼的小手紧紧的抓着不放,举起来两只眼睛好奇的瞅着,上官月儿点了点他的小脸,“元宝的爹爹给的,元宝喜欢吗?”

元宝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咧着小嘴笑的很开心。

楚非离看着这一幕,心里一阵暖意,真正家人的感觉应该就是这样的吧。

元宝又玩耍了一会儿就揉着眼睛想要睡觉,上官月儿将他抱在怀里轻轻的哄着,没多久,小元宝就睡着了。

此时天色已晚,上官月儿原本准备回去的,却被楚非离一把拉住,“今晚就歇在这里吧,在大婚之前我不会再做出出格的事情的。”

上官月儿回头笑着瞅他,自己都跟他生了个孩子,还有什么比这更出格的?但她也只是心里想了想没说出来,这个时候的确是比较晚了,回去很容易惊动上官府的暗卫,更何况今天又这样特殊,当下便点了点头,“嗯,元宝也跟我们一个屋吧,把他的小床抬过去,我顾着点就行。”

说完以后,上官月儿又想起这个时候带着元宝是不是有些不合适,但从出了月子之后,她就没有跟元宝一起睡过,一时间有些纠结道:“秀娘说过元宝夜里很乖的,而且也不用吃奶,完全不影响……”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