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08章 心结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27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还没说完,楚非离就说了一个好字,反倒是她愣在了当场,看着楚非离很是轻松的将元宝连人带小床一起搬到了主屋里。

上官月儿心里虽然是觉得就算两个人发生点什么她也不介意,但真到了这个时候,还是紧张的要命的。

要知道,上辈子还没有跟男人亲密接触的经验,到了古代这娃就已经在肚子里了,可以说这才是真正的第一次吧,让她有种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的既视感。

尤其是楚非离已经安放好了小元宝,然后宽衣坐在了床榻上,薄醉的看向她,“月儿,你站在那边做什么?”

上官月儿硬着头皮坐了过去,整个身子都有些紧张的僵硬,还没做好心理建设的时候,楚非离已经一把抱着她躺了下来,上官月儿条件发射的挣扎,男人带着酒意的气息喷洒在头顶,“别动,月儿,我只是很开心,想要这样抱抱你。”

上官月儿整个人便放松了下来,躺在他的怀里,软了嗓音,“我也很开心,因为我所求的已经达到了,这一切不过是希望你开心。”

“谢谢。”楚非离有些醉意朦胧,紧了紧自己抱着上官月儿的胳膊,将她抱得更紧了些,他的下巴在上官月儿的头顶上轻轻的摩挲,“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好像是在做梦,突然间就有了你和元宝,就怕这一场梦醒了过来,一切都成了空。”

上官月儿刚准备说些什么,就听到楚非离又开口说道,“我小的时候,母妃很受父皇的喜爱,每天母妃就站在门前等着父皇,父皇来了她就开心,父皇不来,她就一直问,为什么父皇还不来。那个时候,父皇也很疼爱我,那么多个皇子里面也就只有我敢随意的出入御书房。”

“可这皇宫里面是吃人不眨眼的地方,母妃从来没有害人之心,却总是被人陷害,最后一次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不让我有一个瑕疵的母亲,她就那样在我面前吞下了毒药,父皇赶过来的时候,她抓着父皇的手,说着她是清白的,让父皇好好待我。”

上官月儿心里一颤,她不知道原来里面还有这样一层原因,她只知道皇贵妃死后楚非离被皇后抚养,却没想到这里面的缘由这般的让人心痛,完全无法想象当初那么小的他是怎么度过那段时间的。

“她死后,被父皇册封为皇贵妃,而我被膝下无子的皇后接过去抚养,一跃成为了正经的嫡子,可母后母族衰落,只是有着皇后之名,却没有皇后之实。我并没有想要那宝座的意思,却也不想她那样的委屈,就好像我内心里觉得如果当初我有实力可以保住母妃一样,我决意参军,长在威武将军府上,成年后独自领兵,立下无数汗马功劳。”

“这些都是我的赎罪,母妃的母族和皇后的母族因我而得以站住脚跟,当年……”

上官月儿翻过身子紧紧的抱住了他,楚非离不知道是陷入了回忆还是酒精作用醉的有些厉害了,说了一半之后直接转移了话题,“父皇对我的宠爱全是出于对母妃的愧疚,他并不愿意见到我,而母后按照一个皇子表率来教导我,可幼小的我当时只想着能在父皇和母妃身边跟他们说说心里话,就像其他的皇子一样。”

“我从不知道家是什么感觉,在我去了漠北之后,看到威武将军夫妇相敬如宾,底下的孩子们天真烂漫,随性所为,那就是我所渴望的家的感觉,可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我真正的渴求,并不是那么一个地方,而是你在,元宝在,不论哪里都是家……”

上官月儿抬起头看向他,黝黑深邃的眼里浓到化不开的深情。

吻,缠绵悱恻悠远深长的吻。

上官月儿只觉得与他之间似乎又近了许多,想要更靠近许多。

楚非离全身的欲望都在叫嚣,却在最后关头按住了上官月儿滑向自己底下的小手,上官月儿意乱情迷的抬起头来,歪着头,两眼浮着雾气,嗓音酥软道:“嗯?”

“月儿,再忍耐一段时日。”

楚非离也极力的克制着自己的欲望,这句话说给上官月儿听,其实也是说给自己听的,更加要忍耐的似乎也是他自己。

上官月儿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脸上尽是羞恼,什么叫让她再忍耐一点,弄得像是她迫不及待了似得。

楚非离起身到外边去不知道做什么了,上官月儿则是打开了窗子,外边的凉风让她一下子就褪去了情欲,摸着自己的小脸,想着刚刚是不是太主动了点,把楚非离都给吓跑了。

不一会儿,楚非离回屋的时候已经换了一身衣裳,身上也凉冰冰的,上官月儿缩了缩身子,“你不会去洗凉水澡了吧,赶紧的盖上被子,可别感冒了。”

上官月儿说着便伸出手去将他推到了床上,弯着身子去够里边的被子,却没想到自己是趴在他小腹的位置的,摩擦间楚非离刚灭下去的火又窜了起来。

上官月儿的身子也顿住了,小脸窘迫的看向他,有些尴尬的眨了眨眼睛,“我不是故意的。”

楚非离恨不能将她就地正法,只得黑着脸闷声道:“别动。”

可底下不受自己的控制,上官月儿咬了咬唇,想着21世纪普及的那点儿知识,狠下心来直接伸出手去……

楚非离闷哼一声,“月儿……唔……”

上官月儿勤勤恳恳的卖力了半天,终于出了成果,整个胳膊都累的抬不起来了。

楚非离满脸轻松愉悦的起身将战场清理了一番,此时的酒意已经完全的清醒了,两眼黑黝黝的看向上官月儿,这让上官月儿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月儿,这些事是哪里学来的?”

上官月儿噤了声,脑子不停地转着,想着该怎么圆场,最后在楚非离似笑非笑的表情里说道:“红馆里面有不少的画本,有一次偶然的看到……”

上官月儿实在是不好解释啊,只得让红姑背个黑锅好了。

“真的?”楚非离狭长的眉眼一挑。

上官月儿慢慢的拉着被子,想要直接盖住脸,总不能告诉他自己看过真人上演吧,被他眼神瞅的发毛了,陡然间说道:“哎呀,你爽了不就行了,干嘛非得问个究竟!”

楚非离挑了挑眉,上官月儿话一出口就瞬间知道自己死定了,连忙拉着被子盖上了脸,将自己卷成一道茧。

楚非离三下五除二就将被子剥光了,上官月儿整个人就暴露在他的视线里。“明儿我倒是要去让人查查,红馆那些清倌们手上到底有没有这种东西。”

上官月儿只好讪讪的笑着,露出可怜的模样,“红姑她们不容易,你堂堂大王爷就不要计较了。”

“可她们带坏了本王的王妃,这么大的罪过可不能就这么算了。”楚非离定定的看着她。

上官月儿索性也不再跟他周旋了,“坏也没坏到别人身上去,不是就对你使坏了嘛,你要是不喜欢以后不弄不就行了。”

“怎么,你还想对谁使这样的坏?”楚非离的眸子更加的深邃,隐隐透露着危险。

就在这个时候,小元宝在摇篮里哭了起来,上官月儿立马跳了起来,麻溜的跑到摇篮边,一边摇着一边哄他,嘴里哼着不成调的调子。

小元宝睡着后,上官月儿一直偷偷的拿眼瞧着楚非离,只希望他忘掉那档子事好好睡觉算了,要不然,早知道会这样,一开始就不让他这么爽了,明明受苦的是她,怎么到头来心虚的也是她,这太不公平了。

楚非离在一边看到她的反应有些哭笑不得,站起身来,准备去再拿一床棉被过来,不然这个样子,一整个晚上都别想睡觉了。

哪知上官月儿时刻警惕着他的动作,一看到楚非离往这边走过来,立马转到要蓝的另一边站着,“元宝才睡着,你别又吵着他了。”

楚非离好笑的看着她,步步紧逼,最后伸手去将她圈在里面,然后打开了上官月儿身后的柜门,取出了一床被子。“早点睡吧,你不想明日上官府知道你一夜未归吧?”

上官月儿一想还真是,闹这么晚,万一明天起晚了可就糟糕了,怨念的看了楚非离一眼,自己回床上卷着被子睡到里边靠墙的位置,楚非离展开那床被子睡在了边上,将她往床中间挪了挪,“你要是再往那边去,我就抱着你睡。”

上官月儿立马就不动了,没一会儿便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楚非离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一只胳膊横在自己胸前,底下也是一只腿压在双腿上,他伸手去捏了捏上官月儿的脸,上官月儿伸手拍了拍,又转过身去继续睡着。

楚非离失笑着起身,替她将被子好好的盖着,然后出门去叫了玄武,让他赶往上官府叫青龙和芜娘将上官月儿平日里坐的马车停到如意坊的门口,自己则回了楚王府换了身衣裳上朝。

上官月儿还在睡梦中的时候,整个京城都在沸腾,就连朝堂之上,那些官员们在皇上还没来的时候也在谈论着昨晚的宴会,就连皇上早朝之后还单独的留下了楚非离,问他雅舍的事情。

因为昨晚八皇子从宴会回去后,将带回去的糕点送往了太后那边,皇上这边,还有皇后和八皇子生母那边,所有人都被这点心惊艳到了,尤其是那味道,皇上吃了都念念不忘,更不谈其他人了。

楚非离送了一小坛子红酒给皇上,“这是儿臣特意向雅舍的主人讨要来献给父皇的红酒,至于点心,恕儿臣无能,只能等她心情好的时候做了儿臣再弄一点过来,目前没有了,而且那东西只能吃新鲜的,放两天就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