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0章 示好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7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月儿详细的给她讲解了这旗袍需要注意的地方,尤其是胸部和腰身,不过这些其实也并不怎么重要了,毕竟古代的衣服也差不多都是手工量身定制的,然后又给月娘说了下宋裤需要注意的地方,尤其是要行走间微微露出里面的一层,但要保证不露出腿脚等。

月娘听得连连称奇,她觉得这将是一场引领水云王朝衣衫风向转变的变革,当下便沉浸在里面,就连上官月儿她们走了也未曾发觉。

上官月儿她们回了上官府,一进府门,管家就前来请人,“大小姐可算是回来了,老夫人一大早上就派老奴去请大小姐,老奴就听到底下人说大小姐一早就出去了,可让老奴等着了。”

“祖母找我可有什么大事?”上官月儿心里盘算着老夫人这些天都没让人请安,今儿个怎么就突然要见她?

“这老奴就不知道了,大小姐去了老夫人的舒畅园就知道了,今儿个老夫人心情好,各院子的主子们都在呢。”管家似乎是有些有意的示好,提醒了一句。

上官月儿心里明了,却也没有点破,只是跟着管家身后去了舒畅园。

一进屋子,里边的人就纷纷的看了过来,上官月儿却是一眼就看到了在老夫人下方的林姨娘,脸上的笑意都还没消散,看样子,林姨娘是又恢复地位了。

上官子逸最先跑了过来,拉着上官月儿的手笑嘻嘻的说道:“大姐姐今日可真美。”

这一句话,再一次的将众人的视线聚集在上官月儿的身上,要说之前是诧异上官月儿突然的出现,可眼下倒是认真的打量着上官月儿,从上到下,那一身的气派还有衣裳首饰,无一不叫人好生感叹。

上官月儿知道子逸不过是孩子心性,看到什么就直接说出来了,可眼下却是让她成为了众矢之的,就连柳姨娘的脸色都有些微微的变白了,忙朝着子逸招了招手,“子逸,过来姨娘这边坐。”

子逸看了看屋子里的众人,有些胆怯的往后退了一步,二姐姐和林姨娘的目光好可怕。

上官月儿却是拍了拍上官子逸的小手,笑着说道:“子逸就跟着大姐姐吧。”

小家伙这才点了点头,但也不像先前那样欢快了。

林姨娘见识多,看到上官月儿身上穿着的那可是千金难求的软烟罗,头上的那一支红翡滴珠凤头金步摇也不是凡品,光那红翡的色泽只怕是宫中都罕有,更何况那步摇的工艺,一眼就知道出自巧匠鬼手之手,脚上穿的那一双云丝绣鞋,看绣法就知道是双面绣,能在珍贵的云丝上锈成的双面绣有价无市!

上官清虽然不知道那具体的价值,却也是能从表面看出那些东西比自己平常用的都要好上许多倍,再加上林姨娘的神情就知道上官月儿身上的东西有多珍贵。

上官清整张脸都气的扭曲了,昨夜父亲回来还跟自己说过,二皇子见到自己很是欣赏,等同于是内定了她就是二皇子妃的人选,今日老夫人就恢复了母亲的中馈大权,还对自己说了不少好听的话,可这些都有什么用,还不是比不上上官月儿身上这一身实实在在的。

林姨娘也是感应到了上官清的情绪,连忙稳住了她,好不容易今日恢复了地位,可别又给弄岔了,尤其是二皇子已经跟老爷私底下说过了,上官清可不能有丝毫的出格的行为举止。

要知道,如今府里正需要打点昨日参加宴会的那些文人墨客们,不然万一经过他们的渲染,上官清可就要被打上嚣张跋扈的烙印了,而老爷也要被言官弹劾说是家规不正了。

这也是为什么老夫人会请上官月儿过来的原因,因为府里可能拿不出那么多的银子或是珍品去封别人的嘴了,最近府上因为海棠院小库房的事情砸进去了不少的银子,可到了关系到府里以后命运的事情上,小库房已经成为了他们盘算中的一座金山。

上官清是好不容易忍住了那一口气,却还是带着酸味的说道:“大姐姐如今可真是忙,今日一大早就去了如意坊,难不成这一身就是在如意坊里买的?这衣衫和首饰可真是好看呢,清儿在府里可从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东西。”

上官月儿刚刚就猜测的知道,估计是楚非离给自己准备的这些衣服碍了他们的眼,可自己总归不至于因着他们连衣服首饰都得看他们脸色吧,左右用的又不是左相府里的开支。

上官清这样子到时候十分的掉价,好歹也是跟嫡女似得一直在府里众星捧月的,怎的就这么俗气,见着好看的都得酸上一番,以后出去她都不想认自己有个这样的妹妹,虽然原本她就不怎么认来着。

老夫人的脸色当场就有些难看,她是眼红上官月儿身上的东西,可也没怎么显露出来,上官清可是以后上官府的希望,怎的就这般扶不上台面!

上官月儿看向上官清笑着说道:“二妹妹对我的行程倒是了解的这般清楚,我身上的这些从哪里弄的没那么重要吧,毕竟掌管着中馈的不是我自己,我就算有再多的东西也没有超过我的月钱。”

上官月儿一边说着一边却是看向了上官清头上的一支水晶蔷薇花簪子,一步步的靠近上官清,伸出手去摸了摸那簪子,“倒是二妹妹头上的这根簪子怎的这般眼熟,我记得我母亲给我准备的嫁妆里面就有这么一支水晶蔷薇花簪子,当年还是我外祖母得先皇赏赐戴过的,这簪子里边可还刻着印记的。”

一听到这话,上官清整张脸都白了,直接一把抢过了那枚簪子,“这是我的,隔了这么久了,大姐姐不会记岔了吧。”

上官月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笑道:“可能吧,看来我得尽早核对一下小库房的东西了,免得时间久了都记不住了起什么纷争,祖母,您说是吧?”

老夫人恨不能闭上眼睛,心里一直喊着这上官清怎么这么没心眼,简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好不容易平复下了心情,老夫人才应道:“一家人哪有什么说不清楚的,月儿,来祖母这里来坐。”

上官月儿闻言,心里却是说道,就是因为是家人,尤其还是你们这样的家人才最说不清楚,不过她也不准备明面上给老夫人难堪,倒是乖巧的走过去,在老妇人身边坐下来。

老夫人一把握住她的手,“哎哟,怎的这么凉,春雨,快去把我常用的那个小手炉拿过来。”

底下的丫头闻言便出去了,没一会儿就拿了一个小手炉递给了老夫人,老夫人又塞到了上官月儿的手里。“外边虽说暖和了,但也还带着寒意,以后出门多穿点衣裳,你身子弱,可别冻病了。”

上官月儿一时间很是不习惯老夫人这般亲密的接触,微不可擦的抽回了手,装作用力的捂住那个小手炉,“谢祖母,月儿这手穿再多也捂不热,习惯了。”

“如今在府里可还习惯?”老夫人很是慈祥的关心着她的饮食起居,“你那院子里就这么三个丫鬟太少了,也还得几个婆子照应着。”

“月儿喜欢清静,人多了反倒不习惯。”上官月儿笑着回应着。

“以往你病着要静养,祖母便依着你了,如今你大好了,又是府里的嫡女,再怎么喜欢清静也得几个粗使的丫鬟婆子。”老夫人语重心长的一副为了上官月儿好的模样,“我让人将人伢子联系好了,你需要几个就自己挑了,要是不放心,那些卖身契你都自己管着。”

“祖母这是要月儿单独院子过吗?”上官月儿心思千转的问道,这么好的事情应该不可能吧,不然老夫人图什么。

老夫人却是嗔怪道:“看你说的,你又没有出嫁,怎么会让你单独的过,只是怕你没什么经验压不住下人,卖身契在你手里总也有一层威胁在,这月例银子自然是公中来出的。”

虽然今日是为了笼络上官月儿,但也不能这样特殊对待,下人的卖身契握在上官月儿自己的手里,便等同于,海棠院那座院子在这上官府里是特殊的存在,完全不受林姨娘的管束。

想到这里林姨娘当场便抬起头来,“母亲,这样是不是有些不妥?没有哪家府里的下人是小姐亲自管束的,基本都是在公中的,母亲若是担心大小姐管束不来,完全可以拨一名得力的嬷嬷过去帮着管理,这样大小姐也能学着一二,也不至于太费心了。”

老夫人听林姨娘这么一说心里一番思量,也对,如果上官月儿那边单独的管着,那她们想的那件事就更加不可能了,再者,安插一个得力的嬷嬷过去帮着上官月儿打理海棠院,反倒能方便她们打小库房的主意。

如今的上官月儿不仅仅是上官府的嫡女,还是皇上亲封的永安县主,对于强行要她拿出嫁妆来贴补公中必然是不可能的,而在她院子里安插个能得她信任的人最好。

当下老夫人便准备开口,想要指派自己身边的嬷嬷过去,恰好上官月儿这时说道:“多谢祖母的好意,月儿院子里一直都有管事的嬷嬷,说起来可一点儿不比府里的嬷嬷差,芜娘是在永安候府长大的,又跟着娘亲一起来丞相府,有些规矩比府里还要谨慎,且处理事情来绝对不会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