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1章 倒打一耙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4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老夫人一听,便知道自己再说让嬷嬷过去的话就是自己打脸了,左相府里的嬷嬷又怎么能跟长在永安候府的嬷嬷比,当下便讪讪的说道:“月儿自己有安排那就好,就按照你说的办吧。”

底下的人神色各异,但只有林姨娘知道老夫人这般的真实原因,就算如此,她还是气的不清,中馈是掌了,可她的手压根就伸不到上官月儿那边去,要不是还能管束着其他的人,这中馈吃力不讨好她才懒得理会。

既然重新掌权了,她自然是得好好的筹谋,给清儿和瑞琪挣一个锦绣前程。

老夫人又说了些无关痛痒的话,还是没忍住的问道:“月儿,之前你说的那个作坊还有面馆不少人都在念叨着那生意有多火爆,什么时候,祖母能亲自去看看尝尝他们说的极品佳肴?”

“祖母若是想,不久后就能尝到。”上官月儿笑着说道,“我打算在京城也开一家面馆和杂货铺。”

“那你这些天出去可是再看店铺位置?”老夫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一点,“京城里开店可不比青城那个小地方,有什么要帮忙的可以跟你父亲商量。”

“嗯。”上官月儿听了也就听了并不想说些什么,要真较真起来,怕是又得费心费力半天。

老夫人见上官月儿的态度很是有所缓解,不由得又追问道:“那作坊和店子每日都赚的不少吧?”

“算是吧。”

老夫人一下子就高兴起来,“月儿,你之前说过那是别人的,可你自己也会,不如府里出银子,你帮着开一个,这京城的店就算是上官府的,如何?”

“府里那么多店铺也不差这一个吧?”上官月儿抬起头看向老夫人,“我记得母亲当年陪嫁了不少的店铺,光是京城里主街道上就不下四五家,不过我近日去看了下,店里的生意很是惨淡,可见府里并没有擅长经营的人,就算再开多少家显然都不顶事。”

“以前没有,现在不是有吗?”老夫人激动的一把抓住上官月儿的手,“那些店面如果你愿意都可以交给你去打理,或者用那些店面开面馆和杂货店都行。”

上官月儿敛下了眉眼,“祖母,月儿可是要嫁到夫家去的,如果对自家铺子太过用心,到时候月儿嫁了人,店里的一切都了如指掌……”

老夫人心里一咯噔,是啊,上官月儿要是嫁人了,带走了店里的那些关键的东西可就不妙了,当下便说道:“祖母也是随口这么一说,具体的还得跟你父亲商量一下,你也别往心里去啊。”

上官月儿当下便愈发的觉得心凉了,原本只是试探一番,没想到老夫人的立马就变了卦,果然是母子啊,自私凉薄的性子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秋姨娘还有柳姨娘瞬间就明白了今儿个老夫人为什么态度转变这样大,原来是在这里等着,两人心里了然,对于老夫人和老爷的打算,心里又是多了一分计较。在上官府里,可不能太傻了,不然被吞到骨头渣都不剩下。

以前的正夫人林玉蕊就是最好的例子,柳姨娘还在庆幸着自己手里的那两个小店子没有入了府里人的眼,虽然收入少,却也能给她贴补一二。

“月儿就想问一句,水云王朝律法可有说过,女子嫁入夫家之后嫁妆是要充公的?”上官月儿对于他们随意处置自己母亲的嫁妆一直都有些耿耿于怀的,既然今日聊到了这里,那自然是要好好的说道一番的。

老夫人没想到上官月儿会突然这么一问,下意识就说道:“自然是没有这一条的,女子的嫁妆原本就是给她自己撑腰,不让夫家看轻了去的,除非自愿又怎么会充公。”

“那月儿一直不明白,为什么母亲的陪嫁铺子一直都是林姨娘在打理,所得的盈利也全都归了府里的公中?”上官月儿说这句话的时候,话是对着老夫人说的,可视线却是看向一边的林姨娘的。

林姨娘当下有些慌乱,但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大小姐,当初是夫人一直说不擅长这些,所以便托付给妾身打理的,这件事母亲和老爷都是知道的。”

“哦,我母亲尚在,身边也有可用之人,怎的就肯放心将这些铺子全都交给林姨娘来打理,更何况,林姨娘一直都是寄宿在我外祖父家中,甚少接触这些事,又怎的我母亲直接托付,林姨娘就直接应下了,既然不知道如何打理,却还强撑着打理,姨娘可知道,我母亲的那几个陪嫁铺子当时价值是多少,如今价值又是多少?”

老夫人听上官月儿这么一说倒也起了兴致,“怎么,月儿觉得这些铺子有问题?”

“祖母,以前月儿虽小,但也曾听母亲提起过,这几个铺子当初都是京城里顶重要的首饰铺子,胭脂铺子,还有一间药馆,怎么着每年最差的收益也有个二十来万两银子,可眼下,药馆因为以次充好客人都不上门,首饰铺子里没什么好货色,因为好的都进了府或者是送了人,胭脂铺子里的那些东西一股子劣质的香味,京城里的贵人们谁用?”

“难怪这些铺子的收益一年不如一年,到现在都比不上敬炎的月俸了!”老夫人咬牙切齿的瞪了林姨娘一眼。

“现在,那几个铺子的价值只剩下房屋地契的价值,多一分都是不可能的。”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让母亲手下的人来打理,说不定还能有得赚,唉……”

老夫人早已被上官月儿点燃了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呵斥道:“林氏,你说,你明明不会打理,怎的偏偏要接手这几家铺子,好好的生意被你折腾没了,你安的什么心?”

林姨娘一哆嗦,连忙跪了下来,“母亲,生意好坏不是妾身能左右的呀,这几年夜家也不断的蚕食着京城的生意,妾身也实属无奈啊。”

老夫人一听,这倒也是,夜家近些年来几乎垄断了整个京城的生意,别说京城,整个水云王朝都基本上布满了夜家的店铺,这一点谁也不能否认。

上官月儿见老夫人的神色转变,这才悠悠的说道:“林姨娘倒不是没有半点能耐,至少林姨娘自己的绣坊还有京郊附近的庄子都打理的不错,那是当初永安候府赐给姨娘做嫁妆的,每年赚的可不少呢。”

老夫人的脸色瞬间铁青,林姨娘的嫁妆她怎的就不知道,当初只是纳了个妾,还是从永安候府抬来的,当时到没有细细想过这些,陡然间被提及还是在这样对比的情况下,老夫人心里自然是更加的恼火。

难怪这些年,林姨娘手头总也有余,她还以为是敬炎宠爱着林姨娘所以多加照拂,却没想到人根本是自己将上官府的金库糟蹋了反倒紧紧守着自己的金库,时不时的拨点款给府里应应急,在她和上官敬炎面前做足了好形象。

老夫人的一只手握着手杖紧紧的攥着,“林姨娘,月儿说的可是属实?”

林姨娘恨的直咬牙,可恨她怎么不知道上官月儿这个小蹄子暗地里做足了这样的功课,不仅是林玉蕊的陪嫁就连自己的陪嫁都这般清楚,当初永安候府念在同支血脉一场,也为了让她在上官府里照应林玉蕊一二,便赐了她一份价值不菲的嫁妆,其中就包含了上官月儿所说的绣坊还有京郊外的庄子,那可是她最后的底牌,如今却被上官月儿给翻了出来,如此的猝不及防。

可老夫人眼里容不得沙子,更何况她这样有前科的。林姨娘只好低着头回道:“大小姐说的的确属实,妾身名下的确有一个绣坊还有一个不大不小的庄子。”

林姨娘一字一句说的艰难,说完后还没等老夫人发怒,便对一边的赵嬷嬷吩咐道:“嬷嬷,你去芍药居里将这两张地契取出来。”

“母亲,妾身愿意将这绣坊还有庄子交给公中,所有的收入也都归于公中所有,一切单凭母亲做主。”林姨娘的心里滴着血,一双眼直直的盯着上官月儿的那一双绣鞋,今日不仅没有咬下上官月儿的一块肉,反倒让自己吐出了私藏许久的底牌,这口气让她如何能咽得下去。

老夫人见林姨娘这么说了,这才没有大发雷霆,面色缓和了不少,只是这心里依旧有些不爽,对于林姨娘欺瞒的这件事又记上了一笔。“如今公中由你来管,你的那些收入也都并入公中,怎么用也是你自己做主,总归不会被旁人吞了去。”

“是,以后妾身会将账目每一笔用到了什么地方记下来,隔几日拿来给母亲审查,以免妾身有什么做的不到位的地方,母亲能及时的指出来。”林姨娘脸色一片惨白的跪在地上,敛下的眉眼里恨意滔天。

老夫人倒是一点好话都懒得说了,“早就该如此,还有玉蕊的那几个铺子你都交上来,我看你也没那么多心思打理,我自会和敬炎商量,安排妥帖的人去管着。”

“是,妾身记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