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2章 不了了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对于林姨娘的识时务老夫人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没过一会儿,赵嬷嬷就从芍药居那边你拿来了地契,老夫人自个儿接在了手里收了起来。

林姨娘已经站了起来坐在之前的位置上,上官清看着这一幕,心里却是相当的不平,林姨娘的那两样东西一早就说了是给自己的陪嫁,可眼下却直接成了府里的产业,到时候轮不轮得到自己就又是一回事情了。

这一切,都是上官月儿引起的!

“大姐姐之前说作坊和面馆都很赚钱,就算不是大姐姐的,大姐姐应当也有不少的分红吧,不然靠着大姐姐的月钱可是连身上的一匹布都买不下来,更不谈做成衣裳了。”上官清将重心又重新转移到了上官月儿的身上。

林姨娘装作劝着上官清说道:“清儿,你这话可就说的不合适了,你大姐姐身上的可是软烟罗,何止是月钱,就算是府里的银子都奉上也不一定会有一匹的。”

什么?上官清当场就惊呆了,她是看出来了上官月儿身上的料子价值不菲,却没想到这就是传说中的软烟罗,软烟罗是什么,那可是连宫里的妃子也不一定能有的布料,她上官月儿凭什么!

不只是上官清,就连一边的秋姨娘还有柳姨娘也都纷纷看了过来,老夫人也是睁大了双眼,不能怪她们的表情太夸张,只是因为这样的料子她们只是听说却未曾见过。

而林姨娘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当年的永安候夫人有过一块软烟罗的帕子,据说还是宫里的娘娘赏赐的。

几个姨娘没见过,老夫人可是见过的,曾经在宴会上见过一位王妃身上穿过这样料子做的衣裳,这么一瞧可不是么。

上官清藏着眼里的嫉妒,“原来是传说中的软烟罗,难怪这般好看。”

“你大姐姐不止这一身衣裳金贵,脚上的那一双可是云丝制作的双面绣鞋,头上的步摇掐丝工艺一看就是出自鬼手,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的珍品。”林姨娘看到老夫人的神情变化,不由得又说道。

上官清吸了一口冷气,肺都险些气炸了,可还要佯装着不在意。

上官月儿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裳,还有露出在外的脚尖,不得不佩服这不管是现代的女人还是古代的女人,对于时尚的敏感度都是一样的,只需要一眼就能辨别出来是不是名牌,要不是林姨娘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一身原来这么值钱。

“月儿,你这身行头是什么时候备下的?”老夫人脸色阴郁,一是因为林姨娘的事情,而是因为自个儿在为府里的银子犯愁,可偏偏最有钱的孙女一点心都没有。

上官月儿伸手去轻轻拂过衣衫,“祖母说的是月儿身上的衣衫?这是今日去如意坊那边的掌柜说是有人送给月儿的,月儿见好看就直接收下了,要不是林姨娘说,月儿还不知道原来这般贵重呢,月儿现在倒是有些纠结了,这衣衫这般贵重,月儿都已经穿了,退还回去也不像话,可若是收下……月儿对京中的一些事情还不了解,还是等父亲回来了再决定吧。”

“等我回来决定什么?”上官敬炎刚从外边回来,正准备和林姨娘合计上官清的事情,却发现他们不在芍药居里,下人告知他府里的主子们都在老夫人这里,他便赶了过来,以来就听到了这句话。

上官清见上官敬炎回来,一时间有了底气,在这个上官府要说谁对她好,除了林姨娘就是上官敬炎了,尤其是如今二皇子的态度摆在那里,她在上官敬炎面前说什么就是什么了。“父亲,我们正在说大姐姐这一身价值连城的事情,大姐姐说是有人送给她的,一开始不知道这么名贵,刚刚姨娘说是软烟罗、鬼手步摇、还有云丝双面绣鞋,大姐姐正在苦恼说已经穿了又不能退回去,不退回去,这么名贵的礼收了又似乎不大合适,还不知道对方是男是女呢。”

“哦?有这回事?”上官敬炎在听到那三样宝物的时候眸子都亮了,打量了上官月儿一番就确定了情况,“月儿,倒是谁这么大手笔送了这三样宝物?”

“女儿不知,这是今早去如意坊准备买点布料的时候如意坊的掌柜说有人点名送给女儿的。”上官月儿掀了掀眼帘,一本正经的说着。

“如意坊?”上官敬炎想了想说道,“可是醉玲珑对面的那个如意坊?”

“是的。”

上官敬炎看着上官月儿,想要从她面上看出什么来,只可惜看了半天半点变化也没看出。这如意坊和醉玲珑都属于夜家的产业,如意坊的掌柜说点名送给上官月儿的,而上官月儿又是醉玲珑的半个东家,他不信上官月儿什么都不知道。

只不过那些事不能为外人知道,她才在这里故意说着这样的话吧。

思索了一番之后,上官敬炎开口道:“既然是有人特意送给你的,那你就留着吧。”

上官清惊讶的看着上官敬炎:“父亲,这可不是寻常的物件,万一收下了给府里带来什么不好的结果怎么办?”

“是啊,老爷,那送东西的人也不知道是男是女,大小姐又没有出去过,不可能有人认识,那人这么做肯定是针对老爷来的。”林姨娘在一边架着火。

就连老夫人也被惊吓到了,“敬炎,你可得仔细着点,这东西来源好好的查清楚了。”

“噗嗤。”一边的柳姨娘笑了起来,一时间,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看向了她。

柳姨娘似乎知道自己有些失态,拿了帕子在嘴边点了点,“妾身失态了,只是觉得对方要真针对老爷这样的东西为什么要送给大小姐呢?直接给老爷不是更好吗?这样老爷到了后院想送给谁就送给谁,何必送给大小姐打草惊蛇呢?”

“再说了,如果是女子不就什么都没有,如果是男子,若是男未婚女未嫁,单看这出手的手笔,相信也是非富即贵,这么一说倒也算是一桩郎有情的美事,倘若到时候真结成了亲家,也算是一桩锦绣良缘。”柳姨娘说的温软,带着女儿家的娇态,倒是看的上官敬炎赏心悦目的。

林姨娘却是冷了脸,“柳姨娘说的什么话,大小姐是左相府的嫡女,那公子若是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简直就是孟浪,这样的话说出去,大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柳姨娘却是一脸无辜的看向上官敬炎,“林姨娘和二小姐说的也是猜测,妾身说的也不过是妾身的猜测,想缓和一下大家紧张的情绪,没想到却说错话了,妾身不再多言就是。”

说完,柳氏便垂着头一副委屈的模样,看的上官敬炎心也疼肝也疼,这几日好不容易有了种年少轻狂的时候恋爱的心境,看着柳姨娘哪哪都觉得好,此刻原本就觉着不想再纠缠上官月儿这件事,又被林姨娘和上官清牵扯了这么一出,也懒得再计较一番。

“好了,既然是人送给月儿的,就让月儿自己决定就好。”上官敬炎最后说了这么一句,看着林姨娘又要出声,便小声的在她耳边说道:“若是想清儿顺利的嫁给二皇子,就不要在这件事上纠缠。”

林姨娘一惊,却也不敢随意开口了,只是心里早已掀起了惊天淘浪,难不成二皇子和上官月儿之间有什么?

有了上官敬炎的发话,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了,说了没几句话,老夫人便打发了所有人,独独留下了上官敬炎,商量林姨娘之前的那些问题,再就是上官月儿要在京城开面馆的事情,看看能不能让上官家从中获利。

“母亲,这件事很好解决,只需府里出一笔资金入股上官月儿的面馆和杂货铺运作,之后府上不需要管理任何事情,只约定时间领取分红银子就成,这样,不管将来面馆和杂货铺是谁的,府上的利益都不会发生变化。”上官敬炎很快就理清楚了头绪,与老夫人说着。

老夫人一听瞬间就开朗了,“哎呀,我怎么就糊涂了,是啊,你说的这个法子再合适不过了,等抽空我们给上官月儿说一声,左右现在林姨娘的绣坊和庄子在手里,府里暂时也不差钱,正好有银子往里面投。”

“嗯。”上官敬炎此时想着林姨娘居然还瞒着这么大一件事情,心里也是有一块疙瘩。“玉蕊的那几个铺子我这就去寻几个得力的人去管着。”

“你自己去安排吧,那些个事情我也有心无力了,你自己好生看着点,府里的开支大,没有进项可是不行的。”老夫人折腾了一天精神也有些不济了,又说了会儿话,就让上官敬炎去忙活上官月儿母亲留下来的那些店面的事情去了。

上官月儿从老夫人的舒畅园里出来后直接回了海棠院,之前遇到红姑的那天她就看好了铺子,宴会之前已经让二愣子将店面盘了下来,现在宴会也办完了,面馆和杂货铺的事情也该提上日程,还有青城那边上官家村的作坊也得配合着存货。

上官月儿忙活着自己的事情,外边却到处在打听雅舍的主人以及那些舞姬的来路,而上官月儿并不打算趁热打铁,她走的并不是这条路。

第二天,上官月儿在府里想着红姑她们的安排,左相府门前却是来了一位贵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