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3章 贵客临门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4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雷凌儿被丫鬟催促着从马车里出来,站到了上官府门前,对于来上官府,雷凌儿心里是百般的不愿的,可偏偏自家的娘亲大小与上官府过世的夫人林玉蕊是好姐妹,因着这些年不在京城,很少走动,却在很早前听到林玉蕊去世了,很是伤心了一阵子,可偏偏自家娘亲又是个身骄肉贵的主子,坐不了长途的马车和船,因而这些年都未能回过京城。

以往雷凌儿也很少来,来过几次也是参加完宫宴就往回赶,这一次不同,因着北辰国那边战败,水云王朝的边疆都安分了下来,这才有机会在京城里多呆些时日。

雷凌儿的母亲知道这件事便一直让她到了这边一定要去上官府看看她那个好姐妹留下来的孤女,听说上官月儿身子弱,还专程带了好些漠北那边独有的药材补品。

打从那天宴会上见识了上官清之后,雷凌儿对上官府就没什么好感,眼下更是不耐。

丫鬟红儿上前去敲了门,递上了威武将军的帖子,并说道:“我家小姐是威武将军的独女,因着我家夫人与你家夫人是手帕之交,这次会京城特来拜访一下贵府的大小姐上官月儿。”

管家一听,接过了帖子便说道:“还请小姐等上一等,老奴这就进去通告一声。”

上官丞相上朝还未回,府里便只有通知老夫人了,而林姨娘那边也得了消息。

老夫人心里犯着合计,“这林氏什么时候还跟将军府夫人是手帕交了,你们赶紧的先将人请进来吧,再派人去请大小姐过来。”

想了想,老夫人又说道:“去把二小姐也叫过来吧,多认识个朋友也是好的。”

老夫人这边派人过去的时候,林姨娘正在做上官清的工作,“雷凌儿是威武将军府的小姐,威武将军捧在手心眼里的人,你过去多结交结交对你也有好处,不要忘了二皇子正需要这些方面的支持。”

上官清暗自的咬了咬牙,“结交也没有用了,人我已经得罪了。”

“什么?什么叫人已经得罪了?”林姨娘心里一惊,这可不是小事啊。

上官清自己也很是为难的说道:“就是前日楚王的生辰宴上,翠儿和她的丫鬟发生了争执,当时父亲和威武将军都在。”

“我就说了那丫头被你惯的不成样了,你看看,好事没有坏事倒是一堆!”林姨娘那个气呀,身边的丫鬟上不了台面连累了主子可不是最大的败笔吗。

“这也不能怪她,翠儿是为了我,谁知道那丫鬟这么不讲理,那雷小姐也不讲理。”上官清有些委屈道,当时父亲就没有像威武将军维护雷凌儿那样维护自己,眼下连林姨娘也不偏向她。

“我的小祖宗,那威武将军是什么人,雷凌儿又是什么人,就连当今圣上都以礼相待的人啊,又怎么会同你讲道理。”林姨娘这边心急如焚,“这样你还更得要去了,也不知道那雷小姐记恨上你没有,今日她既然进了府里你就更要好好的赔个礼。”

林姨娘看着上官清的样子,想着她自个女儿的倔脾气,便又说道:“姨娘知道你心里苦,可你要想长远一些,你与雷凌儿交好了,二皇子必定会对你更加的看重啊。”

上官清这才点了点头,“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海棠院里,上官月儿听到消息的时候倒是一愣,雷凌儿怎么会突然间跑到上官府里来找她,难不成是那天见过自己之后查出来了?

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上官月儿也都是要去见一见的。

雷凌儿和丫鬟红儿还有拿着礼物的随从跟着管家进了府,直接带到了正厅,老夫人已经等在那边了,隔着有些远的时候,见到雷凌儿那身材魁梧的模样,老脸都抖上一抖,却还端着一张慈祥的脸笑着说道:“果然是虎父无犬女,雷将军好福气。”

雷凌儿最忌讳别人这般说,你要是想不出来描述的话语就不要这般词穷的还硬要搭讪,她父亲好福气,就因为她这一身肥肉就能好福气吗?

雷凌儿本就不爽,一进门就被这么一说,当下脸色都不好了。

老夫人不由得有些僵住了,自己应该没说错什么话吧,怎么就像得罪了人似得,雷凌儿没有搭腔,老夫人只好又开口道:“老身听说漠北那边塞外风光无限好,民风淳朴,有时候忍不住想要去看上一看,可惜老身这身老骨头不经折腾,雷小姐从小长在那边,不知道能不能给老身说道说道,好叫老身一补遗憾呢?”

雷凌儿坐在椅子上,下巴都搁在胸前了,两只眼睛隔远了看都像是没睁开一样,可这不代表她糊涂,当下便睁了睁眼睛,看向老夫人说道:“老夫人,漠北那遥远的地方,莫说是老夫人身子骨经不住折腾,就算老夫人年轻个三十岁也不一定能受得了这路途遥远的苦,所以为了老夫人不惦记着,我还是不说的好。”

老夫人没想到雷凌儿说话这般的直接,一时间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而且她那副样子摆明了就是不想与自己多说话,老夫人自讨没趣当下便只对身边的丫鬟说道:“姑娘们怎么还没来?”

“母亲,听说有贵客来访,妾身便带着清儿过来凑凑热闹,没打搅到母亲吧。”

就在此时,林姨娘和上官清走了进来,从来没有这么一刻,老夫人在听到林姨娘的声音的时候恍若天籁,连忙道:“没,让她们年轻人在一起走动走动也是好事。”

林姨娘笑着说道:“妾身也是这个意思,清儿,还不见过雷小姐。”

“哼。”雷凌儿正眼都没看一眼,只是冷哼了一声说道:“老夫人,不知道上官府是什么意思,我今儿个过来只是拜访上官府大小姐的,如今正主子没见着,反而让一个姨娘和庶女来招待我,这是觉得凌儿还不够资格被正儿八经的对待吗?还是上官府原本就是这样,下人没个下人的样子,主子也没个主子的样子,混在一起没个规矩?”

老夫人脸色都白了,她是知道越是高门大户越是对嫡庶介怀,可在上官府里林姨娘和上官清早就是如同正夫人和嫡小姐的存在,所以,一开始也并未觉得不妥,可被雷凌儿这么一说,她也不得不解释道:“雷小姐切莫别动怒,老身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上官府里正夫人早就离世,因是圣旨赐婚且申明正妻之位所属不能随意再续弦,但府里总要有人操持,老身年纪大了,林姨娘聪慧,便跟在老身身边学习着操持府中事务,也算是府里正儿八经的主子,所以,上官府并没有怠慢雷小姐的意思。”

“老夫人这话是在说上官府里如今这般模样都是因为皇上的圣旨导致的吗?”雷凌儿的声音一下子冷冽了起来。

老夫人吓得一哆嗦,连忙说道:“雷小姐可别乱说,这是没有的事。”

“怎么,只能你们上官府私底下说,不能我质问了?”雷凌儿这般端着架子一点儿也不买老夫人帐的样子,林姨娘和上官清缩在一边,生怕一个不好,这怒火就波及到了自己身上。

可雷凌儿一旦不爽起来哪管那么多,直接一个凌厉的眼神扫了过去,“上次宴会上凌儿就领教过了上官府里的二小姐仗势欺人颠倒黑白的功力,今日来府里一瞧,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都是有缘由的啊。”

“上官丞相贵为一朝左相,家里面却这般的乌烟瘴气,让凌儿觉得有必要好好的给父亲提提,让他帮着给皇上伯伯说说……”

“不可!”老夫人虽然被说的失了方寸,但到了紧要时刻还是很能分清楚事情的大小的,“雷小姐,今日府里招待不周,一切都是老身的责任,老身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万万不可拿这么点家事去打搅圣上啊。”

“哦?”雷凌儿似乎正在考虑到底要不要说,就在此时,原本早就到了正厅的上官月儿一直站在外边听着壁角,对于雷凌儿的一番话让她不由得大呼爽哉。

可这点子事情万一真闹到皇上那边,上官府里指不定就又要换一位主母了,这样对于她死去的母亲而言太不公平,就让上官府继续这样下去吧,越是混乱才越有趣不是吗?

上官月儿终于出现在了正厅门前,老夫人一下子就看到了她,“月儿,你可算来了,雷小姐在这边等了有阵子了。”

雷凌儿听到老夫人的话扭过头去就看到,只见上官清正朝正厅里走来,她梳着芙蓉髻,头顶斜插着一支银镀金嵌宝玉蟹簪,身着一袭月白色的柔绢曳地长裙,脚上穿一双软底睡鞋,亲近却又不失端庄,看上去很是清丽,将那一身冷冽的气质更好的凸显出来了。

雷凌儿不由得亮了亮眼睛,整个人瞬间从椅子上起来,目不转睛的看着上官月儿走到了她的面前,居然是她!

雅舍之主!楚王爷的心上人!上官府的嫡出大小姐!

究竟还有多少个身份是她不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