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6章 威胁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哈?上官月儿虽然觉得人不要脸天下无敌,可还真么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父亲可是忘了月儿的另外一个身份?”

上官敬炎一下子愣在那里,似乎是真的在思索一般。

上官月儿嘴角微微翘了翘,讽刺意味十足的说道:“月儿自知在府里,恪守着小辈的本分,所以从不张扬,但这并不意味着月儿除开了上官府的女儿就什么都不是,月儿可是当今圣上亲封的永安县主。”

“父亲觉得,永安县主和上官府女儿两个身份,孰轻孰重?”上官月儿抬起头,两眼晶亮的看着上官敬炎,目光灼灼。

上官敬炎似乎也是想起了这么一茬,当下脸色便冷了下来,“你是说你是以永安县主的身份与夜倾羽合作的,所以上官家不能随意干预,是这个意思吗?”

上官月儿动了动眉头,这过河拆桥拆的可真快,只不过才说完,热脸就变成冷脸了。但她也不会因为这样退步,毕竟生意不比别的,她是没有说实话,如果说了实话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可别到头来她弄得那些都是给上官府做了嫁衣。“是的,父亲,月儿自己能算的来这笔账,不然,父亲觉得上官府能给我超过面馆盈利的补偿吗?”

“你——”上官敬炎脸色铁青,“你不要忘了,你就算是被封为了县主,依旧是上官府的女儿,你的未来前程都要依仗上官府,就算皇上许你婚事自己做主,你可别忘了是谁未婚与人苟合怀孕,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你休想还能有什么好日子。”

这句话一说出口,上官敬炎便知道自己有点太冲动了,这等同于撕破了脸皮。

“既然如此,那我以后的一概事情都不与上官府相关吧,我会将海棠院后院那边另开一扇门,当然如果上官丞相觉得这样还不行,我也是可以直接搬出去的,绝对不会给上官丞相带来任何的负面影响。”上官月儿冷冷的开了口。

要不是想着原身的委屈还有那位便宜娘亲的地位,不住在上官府其实对她来说更好。

可上官敬炎怎么会答应呢!

不为别的,这个女儿可是圣上亲封的永安县主,真要是被人知道上官月儿被逼出了上官府的大门,那可不是闹着玩的。更何况,二皇子那边本就在找着上官月儿,如果被他知道上官月儿的身份,而上官月儿本身又离开了上官家,那情况对他可就太不利了。

留着上官月儿在府里,总归是一道双重保障。

“月儿,为父有些过于激动了,这些话是为父的不是,为父自然是希望你能好的。”

“父亲若是没有什么事,月儿就先回去了。”上官月儿却是领略够了上官敬炎的变脸,一边说着那样的话,一边又想来忽悠她,在他的脑子里面其他的人都是没有智商的吗?

上官月儿出了上官敬炎的书房,脸色却不是很好,芜娘和紫上官迎上前去,“小姐,老爷是不是说了什么?”

上官月儿并没有开口,上官敬炎的那些话简直是恶心到她了,女儿在他心里到底是什么?心里没由来的对原身的死反倒有了一种解脱了的感觉,有这样一个没有心的父亲,还不知道会落得什么下场。

回了海棠院好一会儿,上官月儿才缓了过来。

“什么?老爷要小姐让出小姐那份算作上官府的,凭什么啊?”紫上官本来就是个直白性子,当场就跳脚起来。“上官府里有什么好的不都是紧着二小姐那边去了吗?大小姐这边反倒是什么都没有多的,这些年,老爷怎么就不想想上官府给了小姐多少,简直是太过分了!”

上官月儿喝了一口茶,“我没有答应,以后你们在府里都仔细着点。”

上官月儿说的并不是无中生有,而是这一次几近于撕破了脸皮,上官敬炎那边的态度还不知道怎么样,她院子里的人也没什么保障了。

芜娘在一边却是没有说什么,反而劝道:“小姐,这般与老爷撕破了脸皮,对小姐并不大好,小姐最终还是要靠着老爷的。再说,那些产业也都是小姐的,让给上官府一点也没多大关系,小姐要那么多的银子虽说什么都不缺了,可终究用处也不大,用一点银子换老爷的态度也是挺好的事。”

上官月儿当下便将茶杯的盖子盖上,“那芜娘你觉得我做错了?可我若是答应了他的条件,你觉得他会就此罢休吗?”

“这……”芜娘也算是熟知上官敬炎的性子,如果上官月儿当真答应了,上官丞相那边还真说不好,当下便也说不出话来了。

上官月儿没有继续说下去,但这些日子以来,芜娘的那些理念跟她真的是背离太多,她看得出芜娘也没有如同刚开始那会儿对她用心了,人心是世界上最无法把握的,上官摇也觉得无能为力,只能由着她了。

晚上,上官月儿在完善白天想到的事情,紫上官和芜娘都已经休息了,房间里静静地,只有她在灯下写写画画的身影。

楚非离进来的时候,上官月儿正写的认真,完全没留意到有人近身,更何况,外边有了朱雀和青龙,基本上没有人可以进来。

楚非离走到她身后看着纸上的那些字,字迹很是清秀却又带着锋利的筋骨,不属于他见过的字体,却很好看,上边的字大多数他都不认识,很是奇怪。

上官月儿偏过头,却是将手里的毛笔搁置下来,这些天熟悉了很多,拿着毛笔写字倒也不觉得别扭了。

楚非离刚进来的时候她是没有发现,可楚非离走近了,她却是早就发现了,倒是楚非离一直没动静,她倒也想看看他什么时候开口。

“你写的是什么字,怎么与平日里见过的那些都不一样?”楚非离还是第一次发现这个事情,因为以往,上官月儿嫌弃毛笔太麻烦基本上都是让朱雀代笔的。

上官月儿想着自己习惯写成了简体的汉字,他不认识也是正常的,“这是之前那本古书上的字体,边上还有能看得懂的注释,我觉着这样的字一个意思却要比平日里的字简单许多就学了下来。”

“这是什么?”

上官月儿看着他指着慈善两个字问着,便说道:“慈悲的慈,善良的善。”

“这个呢?”楚非离倒是觉着新奇,立马又指着另外一个问道。

“这个是会面的会。”上官月儿瞟了楚非离一眼,发现他兴致勃勃的看着纸上的纸,生怕他要一个一个的问下去,便伸手去抓住他又要点下去的手,“我直接说给你听吧,这件事我原本就是要跟你商量看可不可行的。”

“嗯?”楚非离抬起头,等着上官月儿的下文。

上官月儿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我近日出门,在街上看到不少乞丐,想着之前你领兵攻打了北辰,战乱时候不少百姓逃到了水云境内,那些人肯定也都没有安置好,再加上水云王朝也不可能什么地方都是能够温饱的,便有一个想法。”

“嗯。”楚非离细细揣摩着上官月儿的话,没想到她居然会考虑到这方面来,这些基本与她的生活都搭不上关系。

“我想从我自己这边所赚的银子里面,每个月拿出一笔来用于这方面的改善,比如在固定的地方施粥,或者是买下地皮建简单的房子按照一户来领一间可供生活的房子,然后尽量在我名下的铺子和作坊里安置这些符合条件的人做工,小孩子可以在用这些银子建造的私塾跟着学习,当然私塾不单单只教授读书识字,更重要的是可以交给他们一些能够赖以生存的手艺。”

楚非离在上官月儿说出这样的想法的时候心里很是震撼,尤其是上官月儿考虑的很是全面,越往后听越是让他震惊。

“这个算是一个长期的大工程,但若是做起来了,于我们自己于江山社稷都是有很大益处的。”上官月儿细细的说着,“我想以你的名义来统筹这件事情,单独的让人来管理这件事。”

“为什么?”楚非离眼里更加的幽深。

上官月儿却是一怔,“什么为什么?”

“这些为什么要以我的名义?”

上官月儿偏了偏头,“没想过,我觉得我们之间早就不分你我,难道不是吗?”

“既然不分你我,那就以你的名义吧,雅舍之主的名义。”楚非离的喉结上下滑动,似乎在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上官月儿被他这么一说倒是也想了上去,“咦,也可以哦。那好吧,那就以雅舍之主的名义。”

“这件事,你就让青龙来负责吧,我会吩咐下去,我手下的人全部听凭你的调遣,王府也会同样的每月拿出一笔银子来。”楚非离轻轻的抱住了她,“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了我们的将来,谢谢你,月儿。”

是的,上官月儿本不需要理会这些,但一旦展开来,这些事情对于楚非离的影响绝对是巨大的,会让他得到许多的民心。

“我也是有私心的,这些事情如果成了,到时候我生下元宝的事情也许就不会闹出太大的动静来。”上官月儿轻轻环住了他,“皇权也无非是民心作为基石才能铸就的,有了这一点,不管将来有什么,天下苍生念着这些,朝中也不会有太大的风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