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7章 打主意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3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你选择了我,我不可能让你因为我而出什么事,无论什么时候,我都希望我们一家平平安安的。”

楚非离敛下眉眼,亲吻在了上官月儿的额头上,“会的,你所希望的就是我所希望的。”

你想要的一切,我来守护!

这些年,他也隐忍的足够了,可现在不单单只是他一人,他不可能就这样放任下去了。

因为,他不能让他们母子有任何一丝的危险。

而终他楚非离这一生,能得上官月儿如此,夫复何求?

“只不过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否则怕是会被有心人拿去大做文章,防不胜防。”楚非离看着她写下的那些密密麻麻的字迹,“我会将细节的部分好好想想,到时候再同你说。”

“好。”上官月儿的确只是想着这些,但具体在古代实施起来,所有的细节方面楚非离必定比她更能考虑的周到。

上官月儿抬起头,看向楚非离,却见他看着那纸上的字说道:“月儿,这样的字也教给我吧,这样我们之间的秘密旁人便无从知晓了。”

“原本就打算告诉你的,只是眼下教授起来不方便,等合适的时候吧。”上官月儿笑着道,她的确一开始就跟楚非离想到一起去了,以后他们之间还有更多的事情,旁人知道了都不好,用这样特殊的只有他们两个人认识的简体字来写最好不过了。“元宝今儿个乖嘛?”

“嗯,我出门的时候都挺好的,你早些休息,我去那边陪着他。”楚非离说着又轻柔的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

上官月儿抱紧了他,有些撒娇似的在他怀里拱来拱去,“有时候真希望扔下一切,我们一家三口找个地方隐居好好的过过小日子就好了,总觉得这样对不住元宝。”

“等我解决好了一切,我们便按照你说的找个地方好好过日子。”楚非离嘴角微弯,现在还不是走的时候,因为他们的身份就算走到哪里都有后患。

上官月儿感受到楚非离的情绪变化,便又抬起头笑道:“想想也就好了,有时候我们的身份注定了一切,如今的努力就是为了以后,你去陪元宝吧,等我琢磨着寻个时间直接住进雅舍好了,那样我就能整日里陪着元宝了。”

楚非离走后,上官月儿想着儿子那肉呼呼的小脸也睡了去。

第二天,京城里的上官记面馆和上官记杂货铺开业,整个京城的街道都被堵住了,全都是慕名而来排队想要品尝和买东西的人。

“你都不知道那牛肉酱有多好吃,直接拌在饭里就能当菜吃了,还下饭,我家小子那么挑嘴的都能多吃一碗饭。”

“芝麻酱口感也浓厚,回味无穷啊。”

“还有那香菇肉酱,豆瓣酱,相思菜,简直是好吃到不行。”

“是啊,他们家那腊肉腊肠腊鱼也不知道是怎么腌制的,口感简直好到不要不要的。”

“你们是没吃过他们家现煮的面吧,那面条劲道,面汤鲜浓,好吃到舌头都吞下去。”

“哎呀,你们还说啥呢,前边人都走老远了,还不快点跟上。”

一时间,京城里人人都知道,上官记面馆和上官记杂货铺的大名,就连一向将其他商户不看在眼里的夜家也是为此着急。

上官月儿昨夜睡得有些晚,早上被芜娘和紫上官叫醒的时候脑袋都还晕晕的。

“小姐,老夫人那边说又恢复请安了,说是为了府里能多培养下感情。”紫上官一边给上官月儿穿着衣裳一边说着。

上官月儿一阵腹诽,古代人就是这么麻烦,人要是真的尊敬你,见不见面都尊敬,这府里的感情见一面就多一份仇,培养个毛线。

她一边打着哈欠,一边任由着她们掇拾,直到完全收拾好了,才清醒一些。

“小姐,赶紧的吧,不然就要晚了。”

一出门,接触到新鲜的空气,上官月儿便彻底的清醒了,不慌不忙的往老夫人的舒畅园走去。

老夫人和几位姨娘正有说有笑着,上官月儿一进门,那气氛就陡然间紧张了起来,上官月儿波澜不惊的走了进去,看到上官清那双嫉恨的双眼,一点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得罪她了。

上官月儿当然是不知道,芜娘和紫上官趁着她还没清醒给她怎么打扮的,所以只当上官清和林姨娘是一直都看不得自己。

“大小姐这些年倒是越发生的美貌了,比之当年在京中盛名的夫人不相上下。”柳姨娘的一双眼里是由衷的惊艳。

当年,永安候府的林玉蕊真的是惊艳了整个京城,包括当今的皇上都曾属意于她,只可惜,永安候府原本就牵涉过多,尤其是永安侯爷掌管的军权让永安候府树大招风,皇上就算再怎么样也不可能真的接林玉蕊进宫的。

而据说林玉蕊之所以会嫁进将军府,是因为当初的一场宫宴,恰好刚当上状元郎的老爷救了差点溺水的林玉蕊,皇上便下旨赐婚,并直接给了上官敬炎一个二品大员的官职,后来才慢慢升到现在的地位。

上官月儿倒是一笑,“娘亲去世这些年,月儿倒是有些记不住她的样子了,柳姨娘这么一说,让我不由得想寻个画师将以前娘亲的画在好好的复原一下,那些画卷都有些陈旧了。”

“到时候在海棠院里挂起来,也算是作为女儿的一番悼念。”上官月儿笑着说着,似乎是打定了这个主意。

“大小姐的心固然是好的,可睹物思人,夫人已经去世这么久了,再挂着画像日日怀念,大小姐的身子骨才好,可别因为这般伤怀又伤了身子。”林姨娘如今恢复了地位,想着若是府里到处能看到林玉蕊的画像,她就觉着心里堵得慌,这样她休想晚上能安静的入睡了。

老夫人也不由得想了想那个画面,当下也觉得不妥,便说道:“是啊,月儿,你心里念着就好了,可别将自己又给拖坏了。”

要说老夫人为着上官月儿想或许还有几分真实,可林姨娘要不是心中有鬼,怎的看上去这般的慌乱,难不成自己母亲的去世还有着其他的原因?

上官月儿看向林姨娘的眼神不由得带上了探究,林姨娘不敢与她对视,只是讪讪的别过脸去同老夫人说道:“母亲是不知道,今儿个上官记面馆和上官记杂货铺开业有多火爆,那排队的人都排到咱们府门口了,门房觉得稀奇便问了两句,才知道那些人都是各府里派出去的家丁,就是为了尝一口上官记面馆里的面还有杂货铺的东西。只不过才一早上到这会子的功夫,怕是要将店子里的东西都搬空了,要说这店子日进斗金还真不算少的。”

老夫人当下便朝上官月儿看了去,“月儿,这铺子开业你怎么不去?”

生意火爆到这个程度,那得多少银子啊,要是上官月儿过去,被那些人认出来就好了,这样他们上官府还能趁机沾沾边。

“自然有人顾着,月儿是一介闺阁女子,这样的时候最忌讳抛头露面了。”上官月儿说着又加了一句,“月儿始终谨记着刚回府时祖母的教诲,让月儿守本分知礼数,月儿万不敢丢上官府的脸面。”

老夫人这脸被打的生疼,这话的确是自己说的,只得讪讪的道:“也是,女孩子抛头露面是不妥当。”

想着自家儿子说的话,上官月儿不同意入股的事情,老夫人就觉得像是有无数的银子从自己眼前飞走了。

“月儿也是这样想的,再者,上官记面馆可是获得了皇上赏识的,朝堂之上的人对此也应该知晓,没什么人敢随意的找麻烦,月儿自然是放心的。”上官月儿不咸不淡的说着,再一次的敲打了老夫人,当初圣上下旨可就是因为上官记作坊的事情,而上官记作坊和上官记面馆还有杂货铺都是一脉相承的,就等同于面馆也跟着作坊沾着有功劳的边的。

林姨娘却还是不死心,这份产业若是能忽悠过来成为上官府的,那么就会是她儿子瑞琪的。“女孩子家打理多有不便,底下的人也不好管理,大小姐不若时常问问老爷意见,老爷毕竟见过不少世面,也能帮你压得住场面。”

上官月儿又怎会不知这上官府里的几个人再打着自己的主意,可她的主意又是那么好打的吗?

“父亲朝堂上的事情就有够心烦的,月儿又怎能去麻烦父亲,况且现在也没什么事情,一切都挺顺利的。”

林姨娘只得笑了笑,随即装作不在意的朝着老夫人道:“母亲,瑞琪就快要回来了呢,以后就能替老爷分忧解难了。”

老夫人果然没有辜负她,顺口就说道:“月儿,瑞琪回来了,到时候可以多让瑞琪帮着你,在外边就没人敢欺负你一个小女子了。”

“老夫人,现在也没人敢欺负了大小姐去啊,怎么说大小姐也是我们上官府的嫡长女,还是圣上赐封的永安县主,这一般人也欺负不了啊。”柳姨娘浅浅的笑着,说出的话带着笑意,而且语气也十分的和善,让人听着心生好感。

可在座的又有几个是真心把上官月儿当做嫡女的,就拿秋姨娘来说,自己都是老夫人这边出去的人,又怎么会开口维护上官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