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8章 撞破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1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林姨娘很是反感柳姨娘,眼下柳姨娘又在坏事,自然就说了出来,“柳妹妹,府里都是姐儿,只有瑞琪和子逸是哥儿,雪儿自然是有逸哥儿护着的,可怜夫人去得早,就只剩下大小姐一人,瑞琪作为弟弟理应护着长姐的,不管有没有人敢欺负,最起码也要叫人知道,大小姐背后是有人的不是?”

“林姐姐说的是,倒是我想的太浅显了。”柳姨娘自然是知道林氏的嘴皮子从来得理不饶人,当下便不便再起争执。

“是啊,子逸还小,瑞琪是该肩负起上官府的担子操练操练了。”老夫人想着就觉着开心,毕竟是宝贝到大的孙子,这上官府到时候总不是要给他们兄弟的,瑞琪帮着上官月儿管着铺子,到时候在慢慢的图谋,总归少不了好处,瑞琪得的可不也就是上官府的。

上官月儿静静的垂眸并没有搭腔,反正她买开口同意,那就随便你们想象好了。

老夫人和林姨娘一唱一和的好不爽快,上官清时不时的撒撒娇,上官月儿和另外的人就只是听着,两个姨娘是不想惹得老夫人和林姨娘不快,而上官月儿是懒得和这群失心疯的女人计较。

从老夫人的舒畅园出来,上官月儿才觉得正正的舒畅,一路走回去,却发现路边的那些花卉都开了,心情不由得好转了许多,带着芜娘和紫上官往上官府里的小花园走去,从那边绕路回海棠院,中途会经过正院那边。

而楚非离这会儿刚从朝中回来在书房里处理着公务,上官府管家正毕恭毕敬的带着两人进了府里来,那名锦衣的男子虽然穿着便服却正是二皇子无疑。

朝中近日发生了不少的变化,二皇子急需打通户部那边的官员,便想着之前与上官敬炎说的事情,将上官府的大小姐许配给户部尚书,可上官敬炎这些天也不知道在忙什么,这件事一直没有进展,二皇子也没那个耐心等,便私下里偷偷来上官府质问上官敬炎。

恰好此时上官月儿从小花园里穿了出来,两边的人就要碰头,上官月儿在看到二皇子的那一瞬间迅速掉头,连带着拉着紫上官一起。

“小姐,怎么了?”紫上官被吓得一愣。

“快,往回走。”上官月儿小声的说着,声音很是急切,脚下也没停顿的就带着紫上官往来时的方向走去。

芜娘站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管家领着二皇子已经走近了,而这边的动静也已经引起了二皇子的注意。

芜娘诧异的看了一眼二皇子,想着上官月儿逃也似离开的原因,一时间忘了行礼。

“芜娘,这位是二皇子,不可失了礼数。”管家也没想到带着二皇子进府也能碰上大小姐,不过还好大小姐似乎有什么急事跑开了,不然老爷那边他也不好交代,毕竟老爷心里是想着二小姐嫁给二皇子的。

芜娘被管家这么一说,瞬间便回过神来,忙道:“老奴见过二皇子。”

二皇子此时却是看着上官月儿离开的方向,此时上官月儿仍在可以看到的距离,只能看到侧面,只见那女子梳着朝凰髻,头顶斜插着一支金镶珠石蝴蝶簪,身着一袭月白色的团蝶百花烟雾凤尾裙,在花丛间快步的穿过,那女子的侧面很美,更美的是她身上的那股子清贵冷冽的气质。

在快要到达那座假山的时候,因为走得很急,上官月儿拎起着裙摆,快步间露出了脚上穿着的一双双色缎孔雀线珠芙蓉软底鞋,这女子从头到脚可谓是讲究到了极致。

二皇子眼里闪过一抹惊艳,问向芜娘,“刚刚那位女子是府里的什么人?”

“回二皇子,正是府上的嫡大小姐上官月儿。”芜娘不敢抬头,低低的回道。

二皇子倒是讶异道,“哦?府上的嫡大小姐?我倒是知道府上的二小姐国色天香,却没想到府上的大小姐更是人间绝色,左相大人真是好福气。”

二皇子心里一番计较,虽然知道上官敬炎府上有位嫡小姐,但一直听说体弱多病,且不得上官敬炎喜爱,几乎是没怎么管着养大,一年前还送往清静之地静养,却没想到这位嫡小姐如此惊为天人,而且看样子,并没有什么体弱之症。

上官敬炎为什么要说谎?

要知道,这为嫡女可算是永安候的亲外孙女,这意味着什么,上官敬炎不可能不知道。

永安候在军中的影响力连皇上都比不过,时间过去这么久,唯有六皇子楚非离能与之抗衡一二。

传说中,永安候有一只铁血军队,里面的每一个人都骁勇善战,一个足以抵寻常士兵一百,但这一支军队只听从永安侯爷的命令,连皇上都无法掌控,因而当初永安候暴毙,永安候府只有一个女儿,这个女儿也命薄,嫁人后生下一女就死了。

那一只军队的秘密就再也无人知晓。

他费尽心力找寻也没找到半点线索,简直就像是从人间蒸发掉了一般,但他相信,那些人一定都还在,只是隐匿了身份。

上官敬炎当初百般的发誓声明他完全不知情,而且府上的夫人似乎也完全不懂,不然也不会年纪轻轻就丧命了,而这个大女儿一直都在他的监视之下长大,体弱多病从未出过院子。

他才将注意力从永安侯爷亲外孙女的身上转移到上官敬炎极力推荐的二女儿上官清身上来,上官清的确是生的国色天香,可若真要说起来,美色他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势力却不是长得漂亮就有的。

永安侯爷的那只铁血军队,几个皇子怕是没有人知晓,就连他也不过是小时候有一次偶然的撞破了皇上和王公公的谈话才知道的。

这也是为什么上官月儿代表的力量如此之大,可却没有人打她主意的原因。

二皇子掩下眸子里的深思,心里却是又重新计量了起来。

“二皇子,前边就是书房了,老奴带二皇子过去吧。”管家在一边见二皇子半天没有说话,也不敢贸然打搅,只是试探着说道。

二皇子没有说话,只是步子往前迈了几步,管家便连忙赶着前边带路去了。

“老爷,二皇子来访。”管家进了书房便通知了一声,上官敬炎还没来得及准备,刚放下手里的笔,就见二皇子走了进来,赶忙从书桌后边走出来行礼。“臣见过二皇子。”

“上官丞相,私下里就不要这么拘束了。”二皇子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主位上,看着桌上上官敬炎正在忙碌的东西,是在准备今年的会试,“没想到一年又过去了,又到了这个时候,上官丞相忙碌的紧。”

“殿下见笑了。”上官敬炎脸上满是自信与骄傲,毕竟文试这一块他深得皇上的喜爱,历年来的会试皇上都交给他来筹备的。

二皇子放下手里的册子,“今年可有什么好苗子能够往户部培养的?”

“目前还未看出来,臣已经重点关注了几个。”上官敬炎擦了一把汗,听二皇子提起这个,倒是让他想起这些天他忙着府里的事情,往二皇子那边去的少了些,且二皇子交代的那件事他也没跟进,当下便说道:“二皇子,皇上赐封臣的嫡女上官月儿为县主,许婚姻自主,二皇子提到的那件事情,至今臣还没琢磨好该如何去做,还请二皇子恕罪。”

“恩。”二皇子倒是少见的没怎么生气,“父皇的旨意在,你也无可奈何,倒是父皇当日下旨,说是上官府嫡长女于北辰国一战中立过功,本王一直都不知道府上那位据说一直病怏怏的嫡女还有这般的本事,之前还以为是父皇因着六弟念及永安侯爷才寻了个由头赐封的,可本王刚刚见着府上的大小姐并不像是有不足之症的人,上官丞相,贵府的小姐倒是好本事。”

二皇子的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上官敬炎一听不由得背后一阵冷汗,连忙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管家,管家点了点头,上官敬炎心里便咯噔一下,生怕二皇子因为此事生了间隙,连忙解释道:“二皇子,上官月儿她的确是一直都有不足之症,一年前病重,老臣将她送往祖宅养着,没曾想一年后她奇迹般的好了。”上官敬炎解释的有些急切,“至于二皇子说的立功,老臣也是最近才知道,原来这一次军粮中的那种方便面便是出自臣女之手,北辰国千里冰封,我水云王朝的士兵出兵讨伐在粮食上很是受限,而那方便面随时随地都能吃,一个顶饱,在这一次战斗中减少了我军伤亡,圣上才格外予以赐封。”

“你是说这一次导致楚非离带队出征大获全胜的那种军粮是出自上官府大小姐之手?”二皇子心下不由得震惊,原来皇上赐封并不是因为永安侯爷而是上官大小姐自己争取的!

前有永安侯爷护卫水云王朝疆土不受侵犯,如今,永安侯爷的亲外孙女又做出如此事情来,这件事如果加以利用,在军中必定会掀起不少的风浪。

“是,老臣不敢有任何的隐瞒。”上官敬炎忐忑的说道:“二皇子若是不信,大可以去查查上官家村的上官记作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