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19章 意图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50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二皇子想了想,便说道:“京城里新开张的上官记面馆和上官记杂货铺也是出自府上大小姐之手?”

上官敬炎千般防范就是怕二皇子知道此事,却偏偏被二皇子自己撞破了,好生尴尬的点了点头,“正是,但小女说,这些产业都不是她的,她只是代人打理。”

“代人打理,这背后的人是谁?”二皇子心里的疑问越来越深,这一趟上官府之行带给他的震撼真是前所未有。

上官敬炎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夜家家主夜倾羽。”

“夜倾羽。”二皇子的眼眸缩了缩,他自然是了解夜倾羽的,曾经他花费了不少心思想要拉拢夜倾羽,可最后都没有结果,反倒是他的好六弟与夜倾羽越走越近,这么一来,楚非离出征的事情就很好的关联上了。

“上官府的小姐果然能耐,在那样的地方都能独自一人闯出这样大的产业来,试问,现在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上官记面馆还有上官记杂货铺的大名!”二皇子陡然间想起那天在醉玲珑里的那名女子,虽然没看到容貌,但那一身的气质倒是跟上官月儿很是相似,当下二皇子不由得站起身来,“她与醉玲珑有什么关系?”

上官敬炎心里一惊,却也不想坐实自己欺瞒的罪名,就当做不知道的摇了摇头,“其他的就没有了,老臣所了解的就这么多了。”

“我的人查到前两日威武将军府的嫡小姐雷凌儿可是曾到了上官府里来呆了整整一天,回府的时候看上去很是高兴,雷凌儿来所谓何事?”二皇子细细思量了一番,加上这一些疑问,他都有些怀疑上官敬炎没有对他说实话。

上官敬炎暗道,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二皇子的眼线,思索了一番便如实回禀道:“雷小姐第一次上府里来,说是因为臣的发妻与雷夫人是手帕交,因着府上夫人离世只留下了一女很是惦念,又知道月儿自小身子不好,便让雷小姐带了许多稀罕的药材来。”

“所以,雷凌儿此来是见上官月儿的?”

“正是。”上官敬炎一直不敢懈怠,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回应着,“老臣回府的时候雷小姐一直都待在海棠院那边,直到出府老臣也未曾见到过。”

二皇子想了想,那天宴会之上与楚非离一起去过高台之上的雷凌儿见过那名雅舍里的女子,必定知道那名女子的身份,而此番突然来见上官月儿……

不对,肯定有哪里不对,这上官月儿就算再怎么能耐又怎么会有着这么多重的身份,再者,上官月儿为何会在离开上官府以后的这一年突然间完全不一样了?

二皇子走后,上官敬炎一身的冷汗,等管家回来的时候问道:“二皇子怎么会遇上大小姐?”

“老爷,老奴带着二皇子过来的时候,大小姐正好从小花园里出来,看样子应该是从老夫人那边请安从小花园绕回海棠院。”

上官敬炎想着二皇子的态度,应该是没与上官月儿交锋,因为二皇子虽然问过上官月儿,却只是说看上去没有什么不足之症。“二皇子可有看清楚大小姐的容貌?”

“未曾,老奴带着二皇子过来的时候,大小姐似乎有什么急事拉着紫上官就又原路返回了小花园里,二皇子只见过大小姐的身影,未曾看清楚大小姐的样子。”

“你是说,大小姐拉着紫上官原路返回了?”

“是的,小花园里假山嶙峋,进去了就看不见了。”

上官敬炎不由得放下心来,当日醉玲珑里上官月儿虽然带着帷帽,可紫上官并未遮掩,二皇子那边的人不知道有没有紫上官的画像,紫上官未被看见就是不幸中的万幸。

只是二皇子今日突然上门来撞见了上官月儿,只怕自己在他心中已经存在了疑问,上官月儿如今的依仗早已超过了上官清,如果二皇子改主意对上官月儿上了心,这可真就糟糕了,毕竟那个孩子对自己根本没什么情分。

上官月儿拉着紫上官从另外一条路回了海棠院,关上了院门才觉得舒了一口气。

“小姐,你跑这么快做什么?呼呼……”紫上官累的上气不接下气。

上官月儿也是累的弯着腰喘着气,“管家领着的那人是二皇子,你说小姐我跑不跑。”

上官月儿暗自咬牙,要是自己会武功就好了,也不至于这么狼狈。朱雀从里边出来,听到上官月儿的话问道:“那小姐和紫上官被看见了吗?”

“应该没有吧。”上官月儿一边说着一边朝朱雀招手,“朱雀,快来扶我一把。”

朱雀过去将上官月儿扶进屋里坐着,然后给她和紫上官倒了一杯茶,“二皇子此人心思格外的细密,如今撞破了小姐,必定已经知道小姐并没有传闻里的不足之症。而老爷那边必然将小姐名下的面馆和作坊说了个清清楚楚,还好小姐之前将这一切拉上了夜公子,不然还真不好说。”

上官月儿听朱雀这么一说,想了下倒也是有可能的,“那依你之见,二皇子接下来会怎么做?”

“二皇子在朝中的呼声很高,却独独缺了军权,大军权落不到他手里,小兵权却需要自己培养,在这一方面,二皇子怕是要在户部动手,而如今,老爷是支持二皇子的,府里的小姐能独当一面还能坐拥金山,怕是二皇子会将主意打到小姐身上来,不过……”

上官月儿一边想着,却又听到朱雀欲言又止,想来这里面一定还有什么,便问道:“不过什么?”

“以前奴婢跟在楚王爷身边的时候,倒是听说二皇子对小姐动过心思,那还是在小姐只有八岁左右的时候,如果说二皇子是为了拉拢左相这么做,奴婢倒是不信的,因为左相还没有那个价值,所以当时楚王猜测二皇子本身就是冲着小姐来的,但究竟是为了什么,直到现在怕是也没人查出来。”

朱雀顿了顿又说道:“后来,二皇子听闻小姐在上官府的情况,就罢了心思。”

“照你这么说来,我身上肯定是有什么秘密值得他图谋的,至于确不确定就还要看这之后二皇子的反应?”上官月儿不由得一愣,朱雀说的话倒是让她想了许久,要说之前上官敬炎可能还存在一点父女之情没有直接将她弄死,可林姨娘又是为了什么,这么放心的将她养在外边,而不是趁此机会将她置于死地之后爬上正妻的位置?

上官敬炎知道二皇子想要的东西是什么吗?林姨娘又是不是知道?

如果是这样,那么这个秘密必定是与她的身份有关,除开左相府的嫡女以外能引起人注意的身份,那就只有一个,永安侯爷的亲外孙女。

原主对外祖家的记忆不是很深,只是记得有那么两个和蔼的老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念及此处,上官月儿便开口道:“我外祖当初是怎么死的?”

“小姐没有印象了吗?”朱雀皱了皱眉头,见上官月儿摇了摇头似乎是真的没印象,便说道:“永安侯爷只有小姐亲生母亲这一个女儿,当初夫人死后,永安侯夫人便一直郁郁寡欢,最后因病去世,永安侯爷在永安侯夫人去世后很是伤心欲绝,突然间口吐鲜血气急攻心而亡,当时在水云王朝都感动于侯爷与侯爷夫人伉俪情深,皇上下旨厚葬。”

上官月儿蹙着眉心,这般完美的故事,可她怎么就觉得有些奇怪,一连窜接着发生,要知道,她的外祖可是常年征战,身体很是健魄,素日里运筹帷幄,心理素质也应该是过关的,怎么会突然气急攻心死了呢?里边一定还有什么关联,二皇子所图的肯定不会是上官敬炎的支持那么简单。

“小姐,还好刚刚小姐离开得快,不然就要与二皇子遇上了。”芜娘自然是不知道上官月儿真正顾及的是什么,只是觉得这样碰上有些不大好而已。

上官月儿压下心里的疑问看向芜娘,“哦,二皇子来府里了?”

紫上官看着上官月儿,有些不明白上官月儿怎么有此一问,不过想着芜娘不知道自己和小姐惹出来的事情,要是知道了,还不得担惊受怕到不行,成天的在耳朵边念叨着,这么一想紫上官就将小嘴闭得紧紧的。

“是的,管家直接领着去了老爷的书房,只是这二皇子怎的这般的低调,要不是管家说,老奴都还不知道。”芜娘想着刚刚的事情都还心有余悸,那二皇子一看就不是好相与的主。

“这些事我们也操心不来,倒是刚刚我在听朱雀说我外祖父的事情,不过朱雀也只是听别人说的,芜娘,你长在我外祖府上,外祖父的事情你最清楚了,不如你给我们讲讲。”上官月儿拉过芜娘的手撒着娇。

芜娘这些日子就一直在想着,为什么小姐醒来以后就完全不一样了,尤其是以前总是感叹着自己的身世的,后来都没听她提起过,一时间,芜娘连个一起怀旧的人都没有。

眼下,听上官月儿这么说,心里一阵高兴,原来小姐还是小姐,只是之前为了生存顾不上了。

芜娘在上官月儿身边坐下,“以前小姐就最爱听这些,这么长时间小姐都没提起过,老奴还以为小姐不爱听了呢。”

上官月儿一滞,以前总是爱听,为什么她却半点记忆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