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2章 人心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3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可里面裹上一件肚兜,底下里面再加一条裤子,不仅没了飘逸的感觉,反而连穿着的人看上去都有些迟缓了。

上官月儿觉着又得去一趟如意坊了,这两样东西若是做出来,自己也有福了。

上官月儿这边觉着不满意,可围观的人却不这么想,院子里的姑娘们都凑近了来瞧如玉身上的衣裳。

如玉的双颊都红了,“你们别看,是不是挺羞人的?”

“有什么好羞人的,人羡慕你的好身材还来不及呢。”上官月儿走过去将如玉的双肩板正,让她站直,“你不信问问她们,这衣裳穿在你身上好不好看。”

如玉的眼神依旧有些不好意思的闪躲,可院子里的姑娘们却是开了口。

“这衣裳的确很是好看,刚刚如玉姐姐出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来了位仙女呢。”

“是啊,寻常的衣衫是能显出小蛮腰来,可跟这件衣裳一比较,反倒是落了下层了。”

“对,艺者就是要光彩夺目,不然站在台上哪有人看,这样的衣裳,每个姑娘们都有一套,一会儿去红姑那里量下尺寸备用。”上官月儿说着,继续看向如玉,“你不用觉得害羞,你所有的一切都是上天赐予的,若是藏着掩着岂不是暴殄天物,而且,你的尽快适应这样的穿着,不久后,你们都将穿着这样的衣服去展示你们的才艺。”

“人都说,恃才傲物,你身上的傲气才能撑得起这件衣裳的美。”

如玉却是一直在想着上官月儿所说的,艺者就是要光彩夺目的话,想着这些年来自己的生活,不由得有些赞同上官月儿说的,便点了点头,“如玉知道了。”

“好了。”上官月儿伸出手去让院子里的姑娘们静了静,“刚刚的十二个人留下,其他的人散去吧。”

留下来的十二个人便跟着上官月儿进了一间空旷的屋子,这是平日里用来练舞的地方,上官月儿让红姑去将丽娘叫了过来,“丽娘,你对音律乐器都比较熟悉,我哼唱一支曲子,你记下来,根据这十二种乐器来调整韵律,确保十二种乐器能很好的融合在一起。”

丽娘点了点头,“好的。”

“紫嫣呢,紫嫣你且拿笔墨纸砚记下词,如玉你可以像上次一样记下曲调,以便我走后丽娘能有个对照。”

上官月儿看着准备妥当之后,便清了清嗓子,“谁的金钗,风霜中掩埋;仙株寂寞,飘玉带;满园芳菲,金陵烟花醉;洁来洁去,只留那片白。谁的金钗,繁花开不败;太虚幻境,情天恨海;心比天高,辗转化尘埃;香消玉断,宛如笑颜在;水做女儿心,往事有谁听,一片痴心只为君。花做女儿身,春梦了无痕,化作春泥也多情。金陵十二钗,道尽千古爱。隔世相闻泪满襟,辗转在红尘,繁华终散尽,幽思淡淡花袭人……”

“好词好曲,很是动人,小姐,不知道这首曲子叫什么名字?”丽娘很是动容的赞叹道。

上官月儿想也没想就说道:“金陵十二钗。”

“可有什么深意?”丽娘一听这个名字,再加上这十二个姑娘和十二个乐器便想着必定不是巧合。

“金陵十二钗是为了纪念十二个女子不同的命运,等同于是十二种警醒,这些到时候你们都会知道的。”上官月儿说到这里,突然灵机一动的又想到了好点子,便匆匆的结束了话题,“我再唱一遍,你们记清楚了。”

上官月儿又连着唱了两遍才作罢,想着从这边到元宝那里比较近便,便没有从大门离开,而是换了一身衣裳装扮从后门带着朱雀离开了,一路进了雅舍,然后上了小岛,到的时候奶娘正将小元宝放进摇篮里。

“睡着了吗?”上官月儿轻声的问着。

秀娘说道:“嗯,宝哥儿刚睡着。”

“我在这儿陪陪他,你先去忙别的吧。”上官月儿坐在了摇篮旁边看着儿子白胖的小脸,心里一阵柔软,“娘亲会努力早些能与元宝日日都在一起的。”

在岛上逗留了一会儿,上官月儿便回到了别院里,带上紫上官一起返回了如意坊。

当上官月儿说明来意的时候,月娘整个都惊呆了,虽然月娘在服饰上比较有想法,但上官月儿说的那种却是想都不敢想,只遮住重要部位,光是想想都觉得太大胆。

上官月儿看着月娘的模样,以为是自己解释的不太清楚,便问道:“月娘,可是我解释的不大清楚?”

月娘支支吾吾的脸都红了,倒是紫上官这丫头胆子大的说道:“小姐,不是你解释的不清楚,而是这样的东西怎么能穿,想想都觉得羞人。”

“有什么不能穿的,我们以前那……”上官月儿顿了顿,“月娘,你就照我说的做几套出来,你们若是不信,完全可以自己穿着试试看,到时候若是不抢着要穿我名字就倒着念。”

月娘和紫上官一脸的不相信,但还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我先做的试试看吧。”

从如意坊出来之后,上官月儿三人这才回府,路上已经擦黑了。

芜娘在海棠院里急的走来走去,上官月儿可是从来没有这么晚还不回府的,这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可怎么办呀,女儿家的就应该多待在家里,老往外边跑可怎么得了。

而林姨娘那边也得到了消息,思量了一下,便带了赵嬷嬷往海棠院这边来。

“芜娘,林姨娘过来了。”底下的小丫鬟过来通告。

芜娘一怔,这个时候林姨娘过来做什么?“林姨娘一个人过来的?”

“是的,只带了赵嬷嬷,赵嬷嬷拎着食盒跟在后边,说是今日做了一些点心,每个院里都送了一些。”丫鬟如实的禀告着,她们这一批人是老夫人指明了直接归大小姐管的,大小姐手上掌握着她们的身契,自然不会有什么隐瞒。

林姨娘再怎么说也是个姨娘,专程的过来,就算是不方便将人往院子里引,要拒绝也是芜娘自己要去当面拒绝的。

芜娘到了院门口站定,“林姨娘,这么晚了,来海棠院可是有什么事吗?”

芜娘是正夫人身边的人,如今又是嫡小姐身边呢的嬷嬷,而林姨娘在府里算不得主子,自然也就不需要她行什么礼的。

“芜娘,大小姐在吗?我做了一些绿豆饼,想着姐姐在的时候最喜欢吃我做的绿豆饼,大小姐也很是爱吃,这些年在府里,平日里也忙没什么闲心弄,今儿个弄了些,就想给大小姐尝尝。”林姨娘语气很是和善,“当初姐姐在的时候与我亲近,大小姐也爱与我打交道,如今姐姐去了,大小姐也不与我亲近了。”

“湘雅自小就孤苦伶仃,后幸得侯爷怜爱,接进了侯府,这才感受到家的温暖。”林姨娘说着像是怀念起什么般的笑了笑,“后来有幸跟姐姐一起跟了老爷,记得也是这样的季节,我们一起做绿豆糕,那时候大小姐身子有些好转,很是开心的跟着我们做,最后却是四不像,想想那时候的日子真是好啊。”

芜娘被林姨娘的话带着回忆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不由得缓和了些,真要说起来,林姨娘也是她看着长大的,一直以来也没什么坏的心思,要不是上官月儿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被丢在祖宅那边不闻不问,她也不会对林姨娘有什么成见的。

毕竟以前上官月儿病着的时候,林姨娘什么好药材都往海棠院里送,该有的衣裳首饰一点也不少。

林姨娘却是有些担忧的看着芜娘,“芜娘,我知道,上官月儿这孩子福大命大,能从祖宅回来已是万幸,可我真的不知道那几个大胆的奴才敢克扣了给你们的月银,险些叫大小姐……”

芜娘心里一动,“姨娘真的有每个月按时安排月银送到祖宅去?”

“芜娘不信我也是应该的,我应该亲自专程看顾此事的,不然又怎么会教小人钻了空子……”林姨娘说着便带着些许哭腔,“可是,芜娘,你也算是看着我长大的,我是什么样的,你与姐姐最清楚了。”

芜娘不由得一怔,是啊,林姨娘是什么样的,她的确是了解的。就像当初小时候,夫人被蛇咬了,也是她不顾毒素直接将毒血吸了出来……

一时间,芜娘便软了语气,“大小姐出去看顾店子还没回来,姨娘且先回去吧,等大小姐回来了,老奴会同她说姨娘来过的。”

“那这绿豆饼……”林姨娘有些不舍的看着芜娘,“大小姐应该也不会吃的,毕竟与我隔阂了不少,芜娘若是不嫌弃就收下吧,我记得芜娘与姐姐一样都爱吃来着。”

芜娘想起上官月儿如今的样子,倒是觉得林姨娘说的没差,但她还是说道:“这绿豆饼老奴就收下了,一会儿大小姐回来会跟大小姐说的,至于大小姐如何处置,老奴就无法决定了,夜黑了,林姨娘快回吧。”

林姨娘这才看了芜娘两眼带着赵嬷嬷从海棠院离开,芜娘看了一眼林姨娘的背影,拎着那个食盒便进了海棠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