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3章 造势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1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芜娘将食盒放在了海棠院正厅的桌子上,然后便坐了下来,林姨娘之前的那些话一下子勾起了她许多的回忆,那时候夫人和林姨娘姐妹情深,府上也都是皆大欢喜,如今却是……

上官月儿带着紫上官和朱雀回了海棠院的时候,就看到芜娘正坐在桌子边对着一个食盒发呆。

“芜娘,芜娘。”紫上官喊了两声发现芜娘没什么反应,便走上前去拍了拍她,“芜娘,在想什么呢,小姐回来了。”

“啊,哦,小姐回来啦。”芜娘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迎接。

上官月儿看向桌子上的食盒问道:“这是什么?谁送过来的?”

芜娘一听便笑着将食盒揭开,一股子绿豆的清香便飘了出来,“小姐,快看这是什么,是小姐最喜欢的绿豆糕。”

上官月儿心里有些尴尬,因为她知道芜娘说的最喜欢吃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原来的上官月儿。

“绿豆糕?芜娘今日里做的吗?好香呢,我倒是想起以前林姨娘最会做这样的点心,只不过后来夫人去世后,林姨娘就没有做过了,说起来,夫人小姐都很喜欢吃林姨娘做的绿豆糕呢……”紫上官凑近了看着那些绿豆糕没心没肺的说着。

芜娘的脸色有些尴尬了起来,上官月儿瞬间就猜到了,这食盒八成是林姨娘送过来的。

“小姐,这绿豆糕是林姨娘送过来的,说是今天多做了一些,给每个院都送了,小姐不在,老奴就私自做主收了下来。”芜娘说这话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却不敢看上官月儿的眼睛,“小姐若是不喜欢,老奴拿出去丢掉就是。”

说着,芜娘便伸手准备去拿食盒,上官月儿却是笑着开了口,“既然是林姨娘送的,就留下吧,不过我最近不怎么吃甜食,这东西也不能安放,你们拿去分了吧。”

“谢谢小姐!”紫上官这个吃货立马就蹦跶了起来,芜娘也在一边情绪明显好了许多。

上官月儿进了卧室,朱雀跟了进去,“小姐不怕林姨娘在里面动手脚吗?”

“林姨娘虽然与我不对付,但也不至于这么没脑子,直接就在这里面投毒。”上官月儿坐了下来,“你去问问青龙,林姨娘过来后发生了些什么。”

“是。”

上官月儿静下来想了想,依旧不知道芜娘是怎么个想法,如今她与林姨娘势不两立,芜娘却还收下了林姨娘送来的绿豆糕,这是想要重修于好吗?

重点是林姨娘为什么这么做?

没一会儿,朱雀便进来了,将青龙的话重复了一遍。

“小姐,林姨娘这个时候专程来是想跟小姐缓和关系吗?”朱雀有些不耻林姨娘的行径。

上官月儿却是陡然间想通透了,“你觉得我的态度是可以缓和的?林姨娘想要跟我修好关系会趁着我不在府里的时候来?”

朱雀一下子倒是想到了,林姨娘在府里的眼线多了去了,肯定也知道小姐白日里出去后便没有回来,“那如果不是冲着小姐,怎么还做小姐最喜欢吃的绿豆糕?”

“这绿豆糕真正喜欢吃的人怕不是我吧,你刚刚也听青龙说了,林姨娘走的时候说,如果我不接受,让芜娘自己留着吃,这个不是很明显了吗?”

朱雀恍然大悟,“林姨娘这是想跟芜娘打好关系,一开始林姨娘打的主意就是芜娘?”

上官月儿却是心思百转,之前也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可以,她真的不希望是芜娘紫上官还有朱雀她们三个人中的任何一个,可人心真不受自己的控制。

芜娘能接下林姨娘的绿豆糕,这也说明,林姨娘这一步棋走的很是到位,至少芜娘是吃她那一套感情牌的。

“我们不在的时候,让青龙多注意一下芜娘的动静吧。”上官月儿最后说道。

朱雀一怔,“小姐是觉得芜娘会背叛小姐吗?”

“不知道,总归注意些是没错的,就当是看看林姨娘下一步想做什么吧。”上官月儿对于亲近的人总归是不知道该如何对待的,她占了前身的身体,总归也不能将她信赖的人给怎么了,上官月儿叹了一口气,便不在想这些事情,而是准备着雅舍的再一次宴会。

基于上次是官员之间的应酬,而这一次是纯粹的歌舞消遣之宴,她准备只请女眷。很多官员家中的女眷也是很有作用的,就比如上官府,林姨娘就是其中之一,吹吹枕边风总归是好的。

而至于邀请的人,她得好好的调查一番,不可能是只请嫡母和嫡小姐,有时候有些嫡母还不如受宠的小妾。

再加上,这一次也是给如意坊做一些活广告,那些衣裳首饰总得有眼光买得起的人来欣赏。

打定了主意,上官月儿便自己忙活开了,想着用什么样的主题才能让人记忆尤深。

第二日,整个京城里就传开了,雅舍之主准备开设宴会,宴请京城中的夫人小姐,此次宴会只是闲暇消遣,但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可以参加宴会,需要收到了雅舍邀请简的夫人和小姐才能去,而且参加的人还需要缴纳一定的费用才能真正获得参加的资格。

一时间,京城里,所有的府上都在谈论着,哪些夫人和小姐会收到邀请,因着上一次宴会的成功,许多官员都想再一次目睹盛况,只可惜这一次只邀请女眷,但若能获得邀请面子上也有光。

有许多的人便在打听着,到底谁家收到了雅舍的邀请,邀请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具体是什么样的。

这样的影响力都波及到了宫里,宫里的几位公主早就在八皇子的渲染下对雅舍里的宴会很是憧憬,听到了这回事,都上赶着跑去找楚非离拉关系,想着能得到个邀请也出去开开眼界。

楚非离一句不能擅自出宫,几个公主便联合起来去找皇上闹,不行再找自己的母妃闹,整个皇宫里也因为雅舍里面的宴会而鸡飞狗跳。

皇上一是被吵的头疼了,而是因着上一次的宴会很是好奇,便准许了公主们的请求。

楚非离来找上官月儿的时候,上官月儿倒是一愣,出于商机考虑,公主来肯定是好事,还能将时装带到宫廷里面去,可公主若是要来,那这宴会上可真是半分差错也不能有,万一出了什么事可就不好交代了。

“你答应了?我的计划里面本来是没有宫里的,公主若是来了,我肩上的担子可就更重了,万一有点什么,我可负担不起责任。”上官月儿手里忙着准备邀请简的设计图稿,停下手里的动作回过头去看向楚非离说道。

楚非离似乎一开始也知道了上官月儿的想法,此时听到上官月儿这么一说,便立即回道:“这个问题你不用担心,我都安排好了,只是雅舍的名号太响了,上次八弟来了以后回到宫里大事渲染,父皇对此也很是感兴趣,她们过来是父皇首肯了的,对于安全问题,你到不需要太担心。”

“那好吧,你可得跟她们说清楚了,我这里不管是谁都是一视同仁的,可不许给我摆什么公主的架子,更不许在我雅舍里找茬。”上官月儿一脸的严肃,楚非离伸手去捏了捏她的脸颊,“嗯,好,都依你。”

上官月儿伸手打了打他捏自己的手,“别闹,我说的可是正经的。”

“嗯,我答应的也是认真的。”楚非离一本正经的看着她,上官月儿实在是无力了,便懒得管他,埋头又画着图稿。

楚非离坐在一边,看着她不断的画着图纸,每一副都很奇怪,“画这样的图做什么?”

“宴会上用的。”上官月儿一边说着,手里的动作却也没有停下。

楚非离就静静的在她身边看着,时不时的帮她研墨,直到上官月儿停下了笔,“朝中那些官员家的女眷你那边应该也有了解吧,回头让人整理一份了给我送过来,我要挑一些出来。”

“好。”楚非离却是握住她的手替她揉着手腕,“朝中的事情你也可以不用理会的,你只需要做你想做的事情就行了,其他的有我呢。”

“这些就是我想做的啊,又能帮助你,我乐在其中呢。”上官月儿仰着头,小脸上满是娇俏。

楚非离看着她,满眼里都是温柔,手里的劲道掌握的很是到位,“你开心就好。”

手腕上的酸胀感很快就消失了,上官月儿不由得感叹人工按摩仪就是好用啊。

时值初夏,上官月儿设计的邀请竹简上刻着玉兰花,而玉兰竹简上里面写的邀请词,外面附带了一首写玉兰花的诗词,每一份竹简都不一样,包裹竹简的素色袋子上也是很简单的一株玉兰刺绣,风雅到了极致,而且,竹简和袋子用玉兰花的汁液浸泡过,细细闻还能闻出淡淡的清香,就算是到时候用来收藏也是可以的,所以,上官月儿收取的那一部分参加宴会的银子完全是物有所值的。

这两样,上官月儿已经将图稿送到了如意坊里,让月娘安排人弄着,然后又着楚非离请了一名画师,将自己画的那些简单的画稿拿过去,让他用他的画笔画出来,总归是要比上官月儿自己的功底好看不知道多少倍的,那些画稿全部都放大了许多倍,类似于现代易拉宝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