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4章 邀请简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7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楚非离回去后就让玄武将大小官员家眷的信息给上官月儿送了过来,上官月儿一一看过之后,从其中选了大概嫡庶女主母小妾约莫六十人,然后将楚非离那边的信全都烧掉了。

整理出来名单之后,上官月儿便着朱雀送了出去,这些邀请简并不是直接从正门入府的,而是从各个方面直接送到人手里的,这也能够保证那些主母和妾侍之间不互相藏起来。

已经有人收到了邀请简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各大府里的人都在互相打探,有邀请简的是哪些夫人小姐,当宫里的公主也会去雅舍宴会的消息传出来的时候,更多的世家都轰动了,纷纷打量这是不是代表着宫里那位的意思。

于是,不管是嫡女也好,庶女也罢,收到邀请简的人都得到了自己府上的重视。

上官月儿早就预知了这样的景象,但她顾着红馆那边的排练,还有宴会上的一些细节问题,所以也没什么心思去关注这些。

楚非离拿到宫里三位公主的邀请简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同上官月儿说道:“没有本王的份吗?”

“这次只邀请女眷,自然是没有你的份的。”上官月儿不以为然的说道,转了转眼珠又笑道:“不过你若是想参加也不是不可以,雅舍你可以自由出入。”

楚非离说的并不是这个意思,而是这样的出自于她手的东西,很是特别,这竹简完全可以珍藏,尤其是想到一下子六十多份,他就想要把这些全部都收起来。

皇宫里,二皇子正在珍妃宫里,手里拿着一份邀请简,若有若无的玉兰花香萦绕,那袋子上的月兰花刺绣就像是真的一般。

他将袋子打开,里面是一块竹简,竹简镂空雕刻着一簇玉兰花,正面写着时间地点,反面是一首与玉兰花有关的诗词,“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皇儿,这雅舍之主这般神秘,连母妃我都想一探究竟了,光这一片竹简就知道必定是风雅到极致的人。”珍妃嘴角含着笑意,“此人必须为你所用,否则你端看这样的架势,朝中将会有多大的影响。”

“儿臣正有此意,只可惜依旧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谁。”二皇子细细的把玩着那片竹简。

一边的三公主伸手去将竹简拿了过来,“二哥,你可别给我整坏了。”

“韵儿,母妃同你二哥有正事要说,你可别在这儿调皮。”

楚芷韵看着到手的邀请简这才放下心来,“知道了,我这就走了。”

“此人与非离关系比较亲近,端看非离能给她们几个丫头片子拿到竹简就知道了,倘若不能为你所用,便也不能叫他得了去。”珍妃的眼里闪过一抹狠厉。

二皇子点了点头,“是。”

从宫里回府后,二皇子便让人查查到底是哪些府上的人收到了邀请简,当名单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却完全捉摸不透,因为这里面几乎所有官员家眷都有,嫡母嫡女,庶女侍妾全都有,而且庶女与侍妾之间不一定是亲生的母女,雅舍之主到底想要玩什么,难道真的只是一场消遣的宴会吗?

收到了邀请简的夫人小姐们互相一问才知道原来每个人的邀请简都不一样,是独一无二的,那上面的诗词无一不是经典。所有的文人雅士都为之疯狂了,纷纷追问这些诗词出自谁人之手,却什么也都没有打听到。

世家大族名流权臣家的夫人小姐们骚动了,这样的宴会怎么能少了她们!那岂不是太没有面子了,于是纷纷使出各种手段想要得到邀请简,尤其是那些家里面嫡女没有收到邀请的,更是为了争一口气,什么手段都使尽了,最后却不了了之。

不为别的,就因为这邀请简请的人不是她,就算是她取代了庶女,那么以后被拆穿了只怕是更丢人。

上官府里,林姨娘一阵焦躁,“这都过了几天了,怎么清儿还没收到邀请简呢?”

赵嬷嬷却是安慰道:“姨娘别着急,听说这次宴会邀请的人挺多的,怕是还没来得及,再说了,咱们府上大小姐也没有收到邀请呢。”

这么一说之后,林姨娘倒是好了许多,但又一想却又觉着不对,“比老爷品阶低的人府上都收到了,怎么会还没轮到老爷,而且我听说这一次的宴会不一定请嫡女,只要入了雅舍主人的眼就可以,上官月儿又没出去过几次,清儿在外边倒是风评很好。”

“这老奴就不知道了。”赵嬷嬷也不知道该如何说,的确,按照林姨娘所说的,应该是一早就到了府里了。

与此同时,柳姨娘从老夫人院子那边回来准备午休,却发现枕头底下似乎有什么东西,当她拿开枕头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素色的长形锦带,锦带上绣着一株玉兰花,那玉兰花就像是真的一样。

柳姨娘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外边的传闻府里早就传开了,她知道这应该就是传闻中的邀请简。

柳姨娘满心欢喜的打开锦带,展开里面的竹简,看到上边说邀请上官府三小姐上官雪参加雅舍之宴,因着三小姐年幼,特邀请柳姨娘陪伴。

柳姨娘闻着那淡淡的香气,心里的激动无以言表。

上官敬炎一回府的时候就垂头丧气的,因为同朝为官的基本上府里都有人收到了邀请简,可偏偏就他府上没有,能不让他懊恼吗。

林姨娘本来是要与他问问情况了,见了他这个样子也就明白的差不多了,“老爷,也不知道那雅舍之主是不是故意的,怎么就独独没有咱们府上的份,老爷可是一朝左相,他未免也太不看在眼里了。”

上官敬炎也是有苦没处说,别人都收到了,他没有,他要是因此去弹劾,只怕所有人都会觉得他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那可就笑掉大牙了。

“老爷,好事啊,老爷。”管家连走带跑的进了来。

上官敬炎此刻正心烦着,看到他这般的没有形象,不由得更是气闷,“什么好事值得你这样激动!”

“不是啊,老爷,府上有小姐收到了邀请简。”

“收到了就收到了,有什么好稀奇的。”上官敬炎还没反应过来,过了两秒瞪大了眼睛问道:“你说什么?我们府上收到了邀请简?”

“是的,老爷,老奴刚得了消息就来通知老爷了。”管家一脸的狗腿样。

林姨娘一下子就激动的笑了起来,“我就说嘛,清儿那么优秀怎么会不受到邀请。”

管家顿时有些尴尬的说道:“姨娘,收到邀请的是三小姐上官雪。”

“你说什么?”林姨娘的脸色一下子就坍塌了下来。怎么会是上官雪?上官雪还是个孩子啊!

上官敬炎也很是不解,“除了三小姐,大小姐和二小姐可有收到过邀请简?”

“老奴没有听说,只柳姨娘收到了邀请简便去知会了老夫人,现在柳姨娘还在老夫人那里呢。”

上官敬炎一听便要去老夫人那边去,林姨娘自然是跟着了,“派人去通知二小姐,让她赶去老夫人的舒畅园。”

她倒是要去看看,凭什么上官雪会收到邀请简。

海棠院里朱雀刚从柳园回来,“小姐,柳姨娘发现了邀请简,直接去告诉老夫人了。”

“柳姨娘是个聪慧的,不去找老爷直接找老夫人,就凭老夫人如今宝贝子逸和雪儿的样子也绝对不会再林姨娘跟前软了去。”上官月儿坐着想了想,“老爷和林姨娘那边可得了消息?”

“回来的时候,管家已经去通知了,这会子怕是都会去老夫人那里核实吧。”

上官月儿想了想,便起身,“走吧,我们也且去祖母那里凑凑热闹。”

上官敬炎和林姨娘前脚刚到,上官清后脚就跟了进来,一看到林姨娘便上前去问道:“姨娘,听说上官雪得到了邀请简?”

一时间,老夫人屋子里的人都看向了上官清,各人的神色可就精彩了。

老夫人有些不悦的看向上官清道:“清儿,你怎的这般没有规矩,冒冒失失的?”

林姨娘一听上官清的话就知道自己女儿肯定是没有收到邀请简,不然也不会这么冒失了,忙拉着上官清朝着老夫人道:“母亲,清儿这是为府里高兴呢,好不容易有一个人能收到邀请简,也能证明咱们上官府并不比别人差,以免那些人嚼烂了舌根去。”

“嗯,府里不管是哪位姑娘能收到邀请简都是极好的。”老夫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

柳姨娘也是温柔的笑着道:“雪儿能有这般造化,都是托了老夫人的洪福,要不是老夫人将雪儿亲自带在身边抚养,雪儿哪能像现在这样规矩周全,那雅舍的主人必定是觉着能养在祖母跟前的小姐不会差,这才给雪儿送来了邀请简,就连妾身也跟着沾了光。”

上官敬炎倒是一进门就盯上了老夫人手里的那竹简,“这就是那传闻中的邀请简?母亲,且给我瞧瞧吧。”

老夫人将竹简递给了上官敬炎,上官敬炎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果真是好诗,果真是风雅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