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25章 依仗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0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可不是吗,拿在手里还有一种淡淡香气,这锦带上的玉兰花就像是真的一样,能有这样绣工的绣娘可不好找。”老夫人将锦带拿在手里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柳姨娘当下便说道:“老夫人若是喜欢,等雪儿参加完宴会之后,便将这锦带和竹简交给老夫人存放着。”

“这是给雪儿的,我又怎么能要呢,还是给雪儿自己留着吧。”老夫人眼里很是不舍,嘴里却推托着。

柳姨娘又劝道:“雪儿一个小丫头,老夫人权当是帮着她保管着好了,指不定到时候还能当做是雪儿的嫁妆,有了这样的一份荣耀,与公主一起参加过宴会,想来将来也能许个好人家。”

“好,那就放在我这里存起来吧,等雪丫头出嫁的时候压箱底也是可以的。”

上官月儿进来的时候,林姨娘眼尖一下子就看见了,今日上官月儿梳着云鬓,头顶只简单的斜插着一支珠花簪,身着一袭绛紫色的软银轻罗百合裙,脚上穿一双云烟如意水漾红凤翼缎鞋。

林姨娘故意想岔开话题便笑着说道:“要说压箱底,大小姐那儿随便一件都足以堪称上是独一无二的宝贝,若是到时候大小姐能分一件两件的,她们几个姐妹儿儿无论到了什么样的人家,旁人也不敢小瞧了去。”

上官月儿的脚步一顿,似笑非笑的看着林姨娘,“刚听说三妹妹得了雅舍的邀请简,我便赶忙过来道喜,怎的又扯上嫁人了,可是二妹妹许了什么人家,若真是这样,作为大姐的我还真得好好的想着送什么压箱礼的好。”

上官清当下便翻了脸,“大姐姐说什么呢,什么嫁不嫁的,我可连及笄之礼都还没行呢,这般说出去还让我怎么做人。”

“是啊,大小姐,我们是在说这邀请简做的极为好看,这绣工画艺都很难得,老夫人和柳姨娘说着这宴会上还会有公主出席,也算是莫大荣耀,这邀请简作为压箱底的宝贝也是可以的。”林姨娘连忙给自己圆着场,眼神还时不时的看向上官敬炎,“大小姐怎么扯到清儿身上去了。”

“是啊,月儿,以后这样的话可别乱说。”上官敬炎知道林姨娘暗示的是什么,二皇子如今还有意上官清,上官清可万万不能传出这样有损名声的事情来。

上官月儿见过了老夫人便坐在了一边,“林姨娘这话可真是冤枉我了,我才刚来又怎么知道前面还有这样的事情,就只是听到林姨娘在这边说什么要我出压箱礼,我作为大姐,如果底下的妹妹们出阁自然是要见礼的,莫非姨娘觉得月儿这番也是错了,那以后二妹妹出阁,我就不送了,免得平白的惹了嫌弃。”

林姨娘一时间说要也不是,说不要也不是,僵持在那里不上不下的。

可偏偏上官月儿懒得给她台阶下,笑着问向柳姨娘。“柳姨娘,三妹妹应该不会嫌弃的吧。”

“怎么会呢,大小姐无论给什么,雪儿都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柳姨娘缓了缓又说道:“就算是大小姐什么也不给,雪儿也会一如既往的对待大小姐。”

“听说雪儿要去参加雅舍的宴会,还有公主会去,我这里也没什么提前准备的,来的时候看了看觉得这对蝴蝶簪花很适合雪儿,柳姨娘且替雪儿收下吧,到宴会那天给雪儿戴上,莫让其他府里的夫人小姐小瞧了去,毕竟雪儿此去代表的是我们上官府。”上官月儿说着便让一边的紫上官拿出了一个正方形的木盒子递给了柳姨娘。

柳姨娘感激的看了一眼上官月儿,她之所以得到了消息之后便直接告诉了老夫人,想要的无非就是老夫人能开个口给她和雪儿一点体面,毕竟这些年,她们在府里的地位并不算高,手里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东西。

恰是这个时候,上官子逸从外边拉着上官雪跑了进来,“姨娘,快给我们看看,大姐姐送了什么好东西给姐姐。”

“这……”柳姨娘有些为难的看着上官月儿,见上官月儿笑着点了点头,便当着众人的面将那木盒子打开了。

之间一阵绚烂之后,一对小巧的蝴蝶簪花展现在众人的面前,各色的碎宝石铺成一只蝴蝶的形状,蝴蝶的触角勾丝很是精湛,就连底下垂下的流上官一眼也知道不是凡品。

子逸和上官雪都睁大了眼睛,子逸更是感叹道:“好漂亮啊,姐姐戴上一定好看。”

“大小姐,这,这太贵重了,上官雪还只是个孩子,这么贵重的东西给她……”柳姨娘也被震惊了,在上官府这么多年也没见过这般漂亮的珠宝。

上官月儿却是平淡道:“在我眼里,雪儿是我妹妹,而这些只不过是锦上添花用的东西罢了,姨娘就不要这般说了,只问雪儿喜不喜欢就是。”

“雪儿,还不赶紧谢谢你大姐姐。”柳姨娘在这一刻才知道自己做的决定有多么的正确,光是这一件东西,怕是就算她拼尽性命也没法给雪儿挣来。

上官雪很是开心的跑到上官月儿身前,甜甜的笑着,满眼都是小星星,“谢谢大姐姐,雪儿很喜欢。”

“嗯,你喜欢就好。”上官月儿摸了摸她的头顶,倒是上官子逸跑到上官月儿的另一边拉着上官月儿的手道:“大姐姐送了姐姐那么好的东西,那子逸的呢?”

“子逸……”柳姨娘觉得有些不妥,就算上官月儿选了她,也并不意味着她们三人可以为所欲为,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上官月儿却是笑着看向他,“雪儿是因为要去参加宴会,所以大姐姐给她准备了礼物,那子逸也有宴会要去参加吗?”

“没有。”上官子逸苦着脸想了会儿说道。

“这样吧,如果下次先生教的功课你都记全了获得了先生的赞赏,那大姐姐就奖励你一件东西。”

“真的?”上官子逸的小脸一下子就光亮了。

上官月儿捏了捏他的小脸,“自然是真的。”

“大姐姐最好了。”上官子逸笑着撒着娇。

老夫人在上边看的也是笑呵呵的,“好了,你这皮猴子,还不快来祖母这里来,你大姐姐都拿你没办法了。”

“谁说的,祖母最喜欢子逸了,大姐姐也喜欢子逸。”上官子逸笑着跑向老夫人,摇着老夫人的手臂撒着娇。“祖母,大姐姐都送了东西给姐姐,姨娘是要跟姐姐一起去宴会的,也不能丢了我们上官府的脸面,祖母不如也送一样东西给姨娘呗,好让姨娘也有个依仗。”

上官月儿挑了挑眉,看向柳姨娘,却发现她一脸的惶恐,不像是她教的,如果是子逸这孩子自己的主意,那这孩子当真是了不得。

“子逸,谁教你说的这些话!”林姨娘等了这么久总算是等到了机会,忙不迭的就厉声说道。

上官子逸一个哆嗦,瞬间便低下了头去。

老夫人不由得也怀疑的看向柳姨娘,柳姨娘立马就跪了下来,“老夫人明鉴,妾身自从子逸养在老夫人身边后见面的次数屈指可数的,况且这事情发生的突然,妾身根本来不及去跟子逸说的呀。”

老夫人一想也是这么个礼,便看向上官子逸问道:“子逸,告诉祖母是谁教你说这些的?”

“子逸自己想要说的,并没有人教我。”上官子逸似乎是被吓到了,说话都有些唯唯诺诺起来,“姨娘平日里很是节俭,把什么好东西都留给子逸和姐姐了,子逸见过姨娘的首饰,都很陈旧,没有其他姨娘那么好看,又在外边听到说是代表上官府,先生教导子逸,出门在外,行为举止皆代表了府里的名誉……”

“哇……子逸不是故意的,祖母……”

小家伙越说越小声,突然的就哭了起来,柳姨娘在下方听着,心里既是感动又是酸涩。

“祖母,二弟也是一番孝心。”上官月儿感叹柳姨娘的好命,能养出这样出色的孩子。

老夫人被子逸这么一闹腾心里也觉得苦了这孩子了,看向柳姨娘的时候更加的和善了些,“春雨,将我梳妆台子左下方抽屉里的那个长盒子拿来。”

林姨娘心里一个咯噔,这抠门的老太婆不会是要给柳氏那个贱人赏赐首饰吧!

春雨的动作很是麻利,眨眼的工夫就拿了一个盒子过来,老夫人将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金海棠珠花步摇,足金打造,工艺也很珍贵。

老夫人爱惜的抚摸着那一支步摇,喃喃自语道:“这支步摇还是当年敬炎高中,承蒙皇上看重,老身也有幸参加宫宴,皇后娘娘赏赐的。”

上官月儿心里很是明镜,她也可以给柳姨娘首饰,但这并没有什么作用,柳姨娘想要在府里立足,光是她的支持根本就不够,她之所以特意过来,就是为了试试老夫人的态度,有了子逸这一巧合,反倒是让柳姨娘得到了更多的关注。

老夫人和上官敬炎都很会算,毕竟柳姨娘带着上官雪去参加宴会,见得可都是达官显贵家的夫人小姐,还有宫里的贵人,打扮的不得体丢的可是上官府的颜面。

只不过,没想到老夫人虽然苛刻,却在大是大非上看的很是透彻,能够拿出这样的一支步摇就可以看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