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0章 提携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5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哦。”三公主便离开了珍妃的寝宫。

“皇儿,你之前可是给母妃提起过这左相府的二小姐国色天香,也很知礼数,可听韵儿这么一说,似乎不是这样,为了一个庶女值得吗?”珍妃敛了神色,“你之前说,左相府的嫡女上官月儿已经完好了,可是真的?”

“母妃,儿臣之前也只是听人提起过一二,如今看来这上官清是个蠢得,自然是不值得儿臣费尽心思。更何况如今上官清害的韵儿脸上伤了,左相大人可是欠本王一个人情。”二皇子已经计上心头,“那上官月儿儿臣只不过瞧了个背影,看上去清冷无双,气质上胜过上官清许多,至于其他儿臣也不清楚。”

“清冷无双?”珍妃倒是想了想道:“她如果是真的好了,想来容貌自然死不会差的,要知道她娘当初可是水云王朝的第一美人。只不过,长得漂亮没什么用处也没什么好值得计较的,倒是母妃我派出去的探子回报,据说发现了永安候那支军队的线索。”

“母妃所说的可是真的?”二皇子不由得眼前一亮。

“母妃何时说过假话。”珍妃也似乎很是高兴,“暗访了这么多年有了结果,可真是大快人心,这个时候,你该知道怎么做了吧。”

“儿臣知道,这上官月儿儿臣是娶定了。”二皇子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

“可别忘了好好教训下那上官清,韵儿的脸岂是她说伤了就伤了的。”珍妃的眼里闪过一丝凌厉,“本宫和皇上可都舍不得动韵儿一根汗毛,他左相府的区区一个庶女倒是大胆的狠!”

“母妃,这一次韵儿所幸无碍,倒不如让左相记在心里的好,想要惩罚一个庶女,母妃有的是办法,又何必非得要在这个节骨眼上呢。”

“本宫自然是知道的,你且先回吧,时辰也晚了,待会儿仔细宫门都关了。”

“是。”

第二天一早,上官敬炎下朝之后立马便赶回了家里,直接去了芍药居。

芍药居里,上官清正和林姨娘细细的说着宴会上的事情,埋怨的看着林姨娘,“姨娘所说的办法就是这样的,还得我在宴会上丢尽了颜面。”

“我也没想到会这样,要不是三公主那事,这竹简也不会被爆料出来。”林姨娘很是为难,她没想到自己一时聪明以为万无一失,却还是出了这样的纰漏。

上官清整个人都六神无主的喃喃自语道:“整个京城都再对我指指点点,以后要我怎么做人啊,而且三公主又是二皇子的妹妹,珍妃娘娘的心里只怕对我也有隔阂了。”

“你们两个做的好事!”就在母女二人自伤自怜的时候,一道浑厚的声音陡然的响起,将两人都吓了一跳。

林姨娘心虚的站起身来,“老爷。”

“你,你简直是要气死我,没有就没有,好歹雪儿那边有一份是正儿八经的,我就说怎么会到了宴会前一天又想起来给清儿邀请简呢,原来都是你搞的鬼!林氏,你是不是要将我上官府弄得一败涂地才罢休!”上官敬炎简直没气死,早朝时候原本还心情很好的出去,却被人指指点点,要不是二皇子直言相告,他还蒙在鼓里呢,重点是,这孽女居然还将三公主的脸颊都划花了!

三公主那是谁?珍妃和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如若不是二皇子将此事压了下来,他左相府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妾身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啊,妾身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老爷为了左相府啊,老爷!”林姨娘拉着上官敬炎的袖子说道。

上官敬炎再也没忍住,一巴掌甩过去将林姨娘这个人都打歪了,上官清还是头一回看到林姨娘和上官敬炎起争执,吓得一下子跪在了地上,“父亲,姨娘她也是为了清儿,如果这一次雅舍宴会那么多的夫人小姐还有公主都去了,可偏偏清儿没有去,父亲让二皇子如何想清儿,姨娘也是没有办法才出此下策。”

“可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清儿只是想着能借机与三公主攀上交情,也好帮助父亲成事。”上官清一脸的委屈,“原本几位公主与柳姨娘相谈甚欢,清儿原本想要柳姨娘带着清儿一起,可谁想柳姨娘根本不顾及清儿,清儿没有办法才自己想方设法的靠近了三公主……”

“你自己做的事还想赖在柳姨娘身上?”上官敬炎原本就还在气头上,上官清却还想着把注意力分散到其他地方去。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老爷,妾身冤枉啊!”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柳姨娘。上官敬炎一回府,上官月儿那边就得了消息,便让朱雀去通知了柳姨娘,柳姨娘原本思忖着上官月儿只是想让自己过来看看戏,却没想到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面提到了她,当下便明白了,上官清这是想往自己身上也推一点责任,想也没想的还没等下人通报便自己闯了进来。

柳姨娘梳着高云髻,头顶斜插着之前老夫人送的金海棠珍珠步摇,身着一袭月白色的梅花纹纱袍,脚上穿一双软底珍珠绣鞋,这一番打扮格外的清雅,配上柳姨娘的此时楚楚动人的委屈神情,让人格外的怜惜。

上官敬炎心里原本就明白,这件事从头至尾也与柳姨娘没什么干系,伸出手去将柳姨娘扶了起来,语气很是轻柔,与之前的态度截然不同,“你怎么过来了?”

“妾身想着昨日的事情,虽说公主不计较了,可二小姐因此得罪了不少的人,就连雅舍之主都发了话,不欢迎上官府二小姐再去雅舍,妾身想着此事便想来与林姨娘细细说一说昨天的事情,姐姐一向聪慧,定然能想到法子补救,可没想到的是,妾身在院子里等着下人进来通报却听见了老爷的话,妾身不明白,这一切与妾身又有何关系,妾身一心想着怎么安然的度过这一次的劫难,可二小姐却还要将污水往妾身的身上泼……”柳姨娘说着,一双眼里泫然欲泣,似真的很难过的样子。

林姨娘根本就不相信柳姨娘是来找她商量解决办法的,十有八九是来看热闹的,当下看着柳姨娘的模样就一阵来气。

上官敬炎好声好气的哄着她,“我知道与你无关,你放心,我还没到那种是非不分的地步,你倒是好好与我说一说昨天宴会上的事情。”

柳姨娘有些怯怯的看了一眼林姨娘,林姨娘此时的眼神恨不能吃了她,当下便害怕的低下了头。

上官敬炎看在眼里便说道:“你不必怕,有我在,你尽管说。”

柳姨娘便将宴会上的事情事无巨细的都说了出来,尤其是在水桥那里的时候上官清的表现,以及是怎么将三公主弄伤的,事后是怎么处理的。

听完,上官敬炎脸上就完全的黑了,一巴掌将身边的桌子拍的险些要散架了,“孽障!”

柳姨娘伸出手去握住上官敬炎的那只手,一脸担心的说道:“老爷,仔细伤了身子,眼下不是生气的时候,重要的是怎么解决为好。”

“解决,还能怎么解决!”上官敬炎看着上官清那副样子更是来气,“雅舍主人直接都已经说了,不再允许上官府二小姐出入雅舍,而三公主必然是看在雅舍主人的身份上没有当场计较,但宫里的珍妃娘娘肯定是记在心里了的,不是不报,而是时候未到。”

“皇上虽说明里不说,但心里想必是跟明镜儿似得,二皇子出面将宫里压了下来,你知道,为父为了你又得做出多少事吗?”上官敬炎越是细想就越觉得害怕,还不知道这一次的事情要在什么时候给真的报复出来,而报复的接过,上官府能不能承受就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林姨娘却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说道:“老爷,二皇子能这样做,想必是钟情清儿的,这件事必定不会影响老爷仕途的。”

“愚蠢!”上官敬炎简直是要吐血,这林姨娘平时挺聪明的,怎么这个时候越来越想不明白了,“你知道上官清犯得什么事吗?这件事往小了说是意外,可往大了说,那可就是谋害皇家子嗣,你承受得起吗?”

林姨娘一下子傻了眼,上官敬炎长叹了一口气,“二皇子压下这事看的不是上官清的面子,而是老夫的利用价值,你懂吗?清儿……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允许出芍药居。”

“老爷,那可不能啊,老爷,清儿如今已经这样了,再禁足,以后京中都只会传着她的笑柄啊,老爷!”林姨娘死死的抓住上官敬炎的衣摆。

上官敬炎哪顾得上这些,只知道如今府里是必须得给出态度的,就算上边不追究,也还是要处理的。

柳姨娘随着上官敬炎出了芍药居,上官敬炎说道:“雪滟,以后府中的事务便由你帮着老夫人来处理吧。”

“老爷,妾身从未操持过府中的事务,只怕做不好误了事可就坏了。”柳姨娘温柔款款的笑着,“妾身只想一心的侍候老爷和老夫人便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