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1章 玉佩扳指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36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上官敬炎却是难得的看了她一眼,握住了她的手,“这府中的中馈,有些人求之不得,你却避之不及,你并不是不会,只是不想罢了,眼下这府里,老爷我能放心的也就只有你了,论大方得体,聪明贤惠,她们都不能与你相比较。”

“老爷,府中夫人的确是离开的早,老爷也不必这般伤感,老爷还有大小姐呢,俗话说嫡母不在,嫡女算是半个嫡母,况且,大小姐对于财务经商颇有建树,想来府中的事务也是能处理的井井有条的。”

上官敬炎却是顿了一下之后便说道:“月儿年纪大了,想来没多久就会嫁人了,就让她且能安逸的过着吧。”

“这件事我会同母亲说的,其他的你也不必操心,遇到不懂的多问问老夫人,你自来聪慧,想必很快就能上手,就这样吧。”上官敬炎说罢便回了书房。

柳姨娘一个人站在原地看着上官敬炎的背影,心里翻腾了一番,这些年她又怎么看不透呢,如今不过是无人可用了,自己自然就入了他的眼了。

柳姨娘没有直接回柳园,而是去了海棠院,上官月儿正在桌上写着红楼梦的故事,雅舍就像是有声说书一样,那也得她先将故事整理出来给红姑她们,后面的那些人才能看。

“小姐,柳姨娘来了。”紫上官挑起帘子进来说道。

上官月儿放下了手中的笔,便出了房间,柳姨娘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见到上官月儿出来便行了礼,“大小姐。”

“姨娘不必拘礼,坐吧。”上官月儿也过去坐了下来,“姨娘怎么有空来我这边,那边的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吗?”

“妾身是特地来谢谢大小姐的。”柳姨娘倒是也不别扭直截了当地说道:“老爷将二小姐禁足,林姨娘的中馈大权收回来了。”

“这么大的事,这样的处罚,父亲可还真是仁慈。”上官月儿也不知道是在说给柳姨娘听还是说给自己听的,只是轻轻的抿了一口热茶。“父亲应该准许姨娘帮着祖母管理府中事务了吧?”

“大小姐料事如神。”柳姨娘没有直接的回答,而是浅浅的笑着说道。

上官月儿放下了茶杯,“也不算我料事如神,而是如今府里,二小姐等同于废子,我这个大小姐又不得父亲喜爱,想来父亲如今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三妹妹的身上,姨娘自然是母凭女贵了。”

“妾身这么多年在府里这点眼头劲还是有的,老爷他看似长情实际上对谁都不信任的,妾身并没有将身家性命堵在老爷的身上,甚至是上官府的身上,妾身只求大小姐无论任何时候都能保雪儿和子逸周全,妾身便别无所求了。”

上官月儿却是抬起头来看向她,“柳姨娘又怎么会觉得我一个不受宠的女儿能保二弟和三妹周全呢?更何况,若是日后我所托非人,自身都难保又怎么能保雪儿和子逸的周全?”

“妾身别的不会,看人还是很准的。就凭大小姐能在这一年之内为自己挣得的那些名誉地位,还有婚姻自主的权利,妾身便相信大小姐一定不会让妾身失望。”柳姨娘说着从身上取出一个布包裹着的东西,“妾身一直都没有机会与大小姐好好说说话,如今这两件东西是该物归原主了。”

上官月儿诧异的看着那个布包,紫上官从柳姨娘手里接过来,布包打开之后,里边包裹着的是一块雕刻着四爪龙的玉佩还有一个血色的有着一个小小缺口的扳指。

四爪龙形玉佩必定是皇室所有,而这个血色的扳指又是什么来路?

上官月儿有些不解的看着柳姨娘,“这两样东西,姨娘是从哪里得来的?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柳姨娘还没来得及说的时候,紫上官便说道:“小姐,这不是小姐自小就带在身上的扳指吗?本以为掉了,怎么在柳姨娘那里?”

芜娘在一边拿着那枚扳指细细的看着,满脸的惊喜,“小姐,这真的是夫人自小给小姐带着的扳指,这枚扳指还是当年夫人出嫁的时候,老侯爷给的,没想到失而复得了。”

上官月儿接过扳指,看向里面,的确有一行很小的字迹,看上去像是外祖父的名讳。

“小姐,老奴给小姐找个好看的彩绳系起来放在身上吧。”芜娘说着就要去找,上官月儿说道,“不必了,放在我的荷包里随身携带吧。”

“诶,好。”

柳姨娘见三人都归于平静了,这才有些避讳的看了一眼芜娘和紫上官:“妾身想和小姐说些体己话。”

“你们先下去吧,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允许进来。”

“是。”

紫上官很是干脆的往外走,芜娘则是迟疑了一下才跟在紫上官的身后出去了。

“妾身并不是有意一直藏到现在才拿来给大小姐的,而是这两样东西实在是有些不好拿出来,如今见大小姐并无大碍,且能自主处理自己的事情,妾身才敢拿出来给大小姐,不然妾身只怕是好心办了坏事。”柳姨娘见紫上官和芜娘出去了,这才开口道。

“不碍事,你就如实说吧。”上官月儿其实也差不多猜到了是什么事,这块玉佩是皇室成员才有的,而能佩戴四爪的也不过那几个王爷,再加上那个时候她质问楚非离不负责任,楚非离说他曾经留下了一枚玉佩,现在想想大概就是这块了,而柳姨娘能够接触到的时候……

“这两样东西是当初大小姐在偏院留下来的,那一日我与丫鬟一起从小花园那边回来经过偏院的时候,看到一个丫鬟扶着大小姐进了偏院,之后的事情我没怎么留意,因为两个孩子还在柳园等着我,第二天,府里隐隐约约说是大小姐一晚上没回,我便想起了这件事,然后便去了偏院,却发现屋子里一片狼藉,大小姐已经不在,这枚玉佩和扳指便是在偏院的床榻边捡到的。”柳姨娘似乎有些刻意的隐晦,没有说的那么直接。

上官月儿似乎有些印象,但也是断断续续的,只依稀记得回了海棠院后的自己提心吊胆的,谁也不肯理会。而林姨娘那边去了偏院之后什么动静也没有,想到这里,上官月儿不由得问道:“当时偏院里的东西是柳姨娘你归置过了吧?”

“妾身料想着大小姐必然是被人陷害了,便将屋子打开透气,让丫鬟和我一起将屋子里的东西复原。”柳姨娘淡然的说道:“以前夫人在的时候,对我们这些妾侍都很好,念着夫人的旧情,这也是妾身应该做的。”

“可没想到我还是那么不幸的中了计,一次就怀上了孩子。”上官月儿嘴角勾起,“柳姨娘的这份人情我自当会记在心上,柳姨娘所求的我也会让它实现了。”

“妾身谢过大小姐,有了大小姐的承诺,妾身万死不辞。”柳姨娘站起身给上官月儿行了一个大礼。

上官月儿伸手将她托起,“为什么要死,能活着自然还是活着的好,还要活的风风光光的,姨娘既然选择站在我这一边,那就是自己人,我自然不会做出牺牲自己人的事情。”

“大小姐……”柳姨娘很是动容,庆幸当初上官月儿选择她的时候,她紧紧的抓住了这道救命的绳子。

柳姨娘走后,朱雀从后边现身出来,上官月儿把玩着手中的玉佩,“朱雀,你来看看,这是楚非离的玉佩吗?”

朱雀凑过去仔细的看了看,“小姐,这的确是王爷的玉佩。”

原本她以为,原身失身是自己不注意,没想到里面却还有这么一茬,当初的自己没有任何的威胁,可林姨娘母女还是不肯放过,竟然用了这样下流的法子,想到这里,上官月儿缩了缩瞳眸,如果不是恰好遇上了楚非离,而是被别的或者是她们安排的男子得逞了,只怕是就没有后来的自己了,恐怕当时就得直接处死。

真是狠心啊,上官月儿摸着这块四爪的玉佩,想着自己对这对母女是不是太过仁慈了,这个仇怎么说也得要替原身给报了,还有母亲的死想来也与她们脱不了干系。

“这柳姨娘的确是个聪明的,看到了那个玉佩只怕是就知道与小姐在一起的人非富即贵,就算是真的曝光出来,小姐的前程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朱雀想着之前柳姨娘的话便提醒着上官月儿道。

“人有所求才好,怕就怕她无所求。”上官月儿将玉佩收了起来,又回了房间。

朱雀站在原地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个道理,不然柳姨娘又怎么可能为小姐而用。

上官月儿又写了一点红楼梦的后续,按照以前看的电视剧复述出来,她相信,那些夫人小姐定然不会忍太久的,毕竟这样的故事在这个朝代简直是前所未有的。

只不过,上官月儿不知道的是,从那日起,京城里的夫人小姐们都得了一种病,相思病,天天念叨着要到雅舍来听红楼梦。

好在因为此事,不少府里安生了许多,大家都顾不上争斗了,只三五一约,有些为了凑数也只得把自己不乐意的人带上,官员府邸一派和谐。

皇上那边听闻此事,倒是不由得好奇那红楼梦是什么故事,让楚非离带进宫里他瞧瞧,几个公主也是成天的只要楚非离出现在宫里便黏在他身边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