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2章 令牌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48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二皇子那边派出去查探雅舍之主的消息,却依旧是一筹莫展,除了从三公主那里知道了雅舍之主性别男,名字为慕清以外就再也无从知晓了,二皇子没办法,便日日进宫带上画师,让三公主描述,画师画出来,最后反复了无数次,才确定了这慕清的画像。

只不过,画像是出来了,可这人依旧是了无音讯。

就在京城如此热闹的时候,天龙却是只身一人从上官家村赶往了京城,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如此紧急,一路上他都未曾停歇过,直到到了京城的上官记面馆,找到了二愣子,让二愣子带他见上官月儿一面。

二愣子不解的看着天龙,“外边天色都这么晚了,怕是不好找东家了,毕竟左相府不是开玩笑的,不像以前上官宅那边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敲门,这个点东家估计都睡了。”

天龙想了想,也是,这么多年了,也不急在这一时,便在面馆住下了,二愣子这边一早就将上官月儿给的那只信鸽放了出去,要不是二愣子阻拦,只怕天龙都要直接冲出去找了。

实在不是天龙心急,而是他与天虎在外几年就是为了寻找上官月儿,没想到当初在青城救了他们的人就是永安侯爷的亲外孙女,也是永安侯爷在世的唯一血脉了。

天虎回去说给他听的时候,他还有些不信,可后来想到上官月儿的名字,的确就是当年皇上亲自下旨赐下的,这才将前后那些事都连了起来。

上官府这边上官月儿还未起来,朱雀将信鸽捉住后取下了上面的信笺,待上官月儿起了以后便递了过去。

上官月儿正迷迷糊糊的打着哈欠,看了信上的内容后便催着芜娘和紫上官手脚麻利一些,“二愣子那边说天龙有急事找我,你们随意弄一下就好了,待会儿,芜娘你去帮我跟柳姨娘知会一声,就说我有事出府,让她帮着在祖母面前说个一二,省得别的人又借机起什么幺蛾子。”

“不会是上官家村那边出事了吧?”紫上官嘴快直接就脱口而出。

上官月儿听了这话更是一点也不想耽搁,连头上的首饰都没带,只随手插了根簪子,便带着朱雀还有紫上官出了府。

芜娘思忖着,上官家村那边若是出了事,上官月儿该不会也扯进去了吧,早就说小姐就该有小姐的样,可这小姐自打大病醒了之后就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对什么都感兴趣,却唯独对做个规规矩矩的大小姐不感兴趣……

芜娘也实在是不好说些什么,倒是想起上次,林姨娘从她这边要去了一块兰花帕子,不知道上官月儿知道了会不会计较这件事。

上官月儿她们一走后,芜娘在海棠院里就没什么可做的,一整天的胡思乱想着,前些天还有林姨娘时常走动一二,现在林姨娘被禁足了,倒是也没个说话的人了。

毕竟能与她聊上一二的,也就只有林姨娘和紫上官,紫上官又跟着上官月儿一天到晚的在外边跑,芜娘突然觉得很是孤寂。

上官月儿三人直奔上官记面馆,二皇子那边便立马就得了消息,带着随从穿着私服也直奔上官记面馆而去。

天龙一见上官月儿便立即跪在了地上,“属下见过小姐。”

“天龙,这么久不见也不至于行这么大的礼,你忘了,我不怎么喜欢这样跪来跪去的,以前在上官宅的时候就说过,按照以前那样就行了。”上官月儿看着底下的天龙,倒是好生感叹,她的确是有很久没有回过上官家村了,现在倒还是有些怀念当初那简单的生活呢。“你这么急着找我,可是上官家村那边出了什么事情?”

“小姐不用担心,并不是上官家村出了什么事情,属下这次来就是专程为了小姐而来的。”天龙并没有起身,抬起头看向上官月儿说着。

上官月儿一怔,心下也差不多知道天龙所说的事情应该是很重要的,便说道:“有什么你都可以说,朱雀和紫上官是自己人,没什么不能知道的。”

朱雀和紫上官不由得感激的看了上官月儿一眼,这是上官月儿完完全全信赖她们的证明。

“属下知道,当年永安侯爷走的时候,小姐还年幼,我等从未见过,但只要小姐是永安侯爷的后代,就是我等效命之人。”天龙说的很是真切,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块令牌,上边刻着姓氏林,“这块令牌就是当初老侯爷麾下那一支铁骑的军令,如今见到小主人,属下物归原主。”

上官月儿听得有些发懵,一时间没有伸手去接,她不久前才知道外祖父麾下有这么一支神奇的军队,怎么就突然间出现在她面前了?

“天龙,你突然间这么说,我都没什么头绪,芜娘之前跟我说,外祖父是将你们分散出去安置了,你怎么还说我是小主人?”上官月儿想着之前芜娘的话,便准备细细的问问。

天龙也是知道估计上官月儿真的什么都不清楚,便思索了一下说道:“当初侯爷送我等出去也是迫不得已的,小姐,侯爷和侯夫人之死必有蹊跷,我等要不是侯爷早就没命了,所以并没按照侯爷说的分散安居,而是找了一处山里聚集在一起安定下来,我与天虎是带着大家的意愿出来寻找小姐的,却不料一年前听闻小姐被送到清静之地静养,一时间没有方向的在外面寻找,没想到被有心人跟踪了,我与天虎逃出包围之后重伤在身,恰好在青城附近昏迷,醒来之后就到了第一次见到小姐的地方。”

上官月儿一下子就明了了,天龙说的话与她当初的想法不谋而合,“我前几日才在琢磨当初外祖母死得突然,外祖父又是有武艺在身,身体强迫心志坚定之人,又怎么会一下子吐血而亡,你这样说可是知道什么?”

“属下等人也只是猜测,就在夫人病重之后,侯爷便一直心事重重,而且很是紧急的将我等偷送出京城,之后我等便忙着安顿,等安顿好了再出来探听消息的时候便得知,侯夫人病亡,侯爷情深义重不忍夫人独自上路也相继身亡的消息,那时候我等猜测京中必定是容不得侯爷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的举动,侯爷一死,只怕是不少人都将主意打到我等的身上,于是,大家商量先避世一段时间,等风头过去后再出来,侯爷的大恩,我等永世难忘,侯爷的冤屈,我等自然是义不容辞的想要昭告天下。”

上官月儿细细思索了一下,如果天龙所说的是真的,那么外祖父之死,永安候府的灭亡只怕没那么简单。“你先起来再说,你说的这件事牵涉深广,一时间不好下手,但我原本就准备好好查探的,等找到了线索便告知于你。”

天龙也是欣慰的点了点头,“看来是上天有灵,让我和天虎等到了小姐,一如以前老侯爷救了我们一样,我和天虎又被小姐给救了,这一切冥冥中自有天命。”

“你们二人都有武艺在身,那牙婆怎么能困住你们的?”上官月儿在上官家村的时候见过天龙天虎的身手,寻常人应该是很难与他们作对的。

“那些人知道我们有底子,在每日的饮食里面下了软筋散,后来我和天虎被小姐救了,慢慢的不在吃那些东西,底子便恢复了过来。”

“你刚刚说,寨子里出来的是你和天虎,可还有其他的人出来了?”上官月儿想起这个便又问道,因为外祖父的这支铁血军队很多人都在打它的主意,如果被人利用了,那可就糟糕了。

天龙想了想之后说道:“当初是只有我和天虎出来了,但这么长时间,怕被人发现,我们没有与寨子那边沟通过,所以也不确定会不会还有人出来。”

“你们之间可有专门的联络暗号?”

“没有,因为宅子里的人我们都是认识的。”

“嗯。”上官月儿想了想说道:“这件事关系很大,而我也知道朝中不少势力明里暗里都在寻找你们的下落,你且先在这边住下来,我那边看如何安排比较妥当,主要是现在不是为外祖父伸冤那么简单,如果处理不好,你们的性命也很难保全。”

“属下知道,属下静候小姐消息。”

此时确定不了还有没有其他人出了寨子,那么就很有可能会暴露出寨子的所在,那些人需要有地方可以安置,而且,这么多年了,那些人是想要安居乐业还是真的像天龙所说的那样一心向着外祖父,那也很难说了。

上官月儿满脑子都是天龙说的事,想着与楚非离一起商量一下,二愣子从前边面馆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

“二愣子,怎的还这般鲁莽?”紫上官蹙了蹙眉头。

二愣子一脸的急色,“小姐,不是小的鲁莽,实在是店里来了大人物。”

“不是说了吗,在我们店里都一视同仁。”上官月儿想着再怎么大的人物,也不过是些小官员和土财主们,真正的大人物都是直接送往府里的,不会在这里跟平民老板姓一起吃。

“可这一回真不能一视同仁,来的人是二皇子。”二愣子急着说道:“而且糟糕的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那面里有一根头发丝。”

上官月儿这才抬起眼来看向二愣子,“出菜前没有检查过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