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4章 出远门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楚非离出了面馆之后,玄武在一边说道:“上官小姐之前出来的时候在巷子口那边偷换了一辆马车,让属下跟王爷说一声,她有重要的事情与王爷商量,先一步去雅舍那边去了。”

“好,我们这就过去。”楚非离上了马车直奔雅舍而去。

楚非离走后,二皇子所在的包间里出现了一名黑衣人,“主子,上官小姐往上官府方向去了,楚王爷似乎是去了雅舍。”

“好个楚非离,看来他就是为了来提醒我那一句的,可恨的是还怀了我的好事!”二皇子满脸的阴翳,“看紧了楚非离,留意他之后的动向,有任何风吹草动都要与我禀告。”

“是。”

“楚非离,就算有了雅舍之主的支持又如何,不过是一介平民罢了,本王想要弄死他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情,本王若是得不到,你也不配要!”

上官月儿带着朱雀直奔雅舍,从雅舍一边的侧门进去,所以在前院听红楼梦的夫人小姐们都没有任何的察觉。

朱雀在莲院那边守着,上官月儿便去了小岛上,元宝已经四个月了,看见上官月儿就往她身上爬,秀娘将元宝交给上官月儿之后便下去了。

楚非离到了雅舍,与上官月儿一样是从侧门进去的,楚非离来的时候,上官月儿刚把元宝哄的睡着,正坐在摇篮边摇着。

楚非离走过去,弯下身将上官月儿抱着,“二哥那样闹,你就由着他便可,以后哪怕是天塌下来,你也别跟他单独的相处,任何事情让朱雀和青龙知会我。”

上官月儿伸手握住他的手,“他要找的是面馆的麻烦,我出面比较容易解决,后来你不是来了嘛,我也没出什么事。”

“总之,以后你不能跟二哥单独相处。”楚非离再一次的重申到,他能察觉得到二皇子对上官月儿的野心,就像是猎豹盯上了食物一样。

“好好,以后我听到二皇子三个字就跑的远远的,好了吧。”上官月儿无奈的转过身子,握着楚非离的手,仰着头去看他,见楚非离一脸的忧色,伸出手去在他脸颊那里拉了拉:“笑一个吧,我这不是想着凡事都有你嘛。”

楚非离这才缓和下来,“玄武说你有重要的事同我商量,你今日怎么突然去上官记面馆了?”

“我就是来给你说这个事的。”上官月儿看着他一时间变得严肃起来了,楚非离见她仰着头有些吃力,便也在一边拿了个椅子坐在她面前。

“我今日过去见了一个人,你也认识的,就是天龙,你知道吗,他便是我外祖父那支铁血军队中的一员,他与天虎出来便是为了寻我,中间遇到了一些波折,最后被我从牙婆手里救了出来。”上官月儿说着,便将自己荷包里的那枚血扳指还有林氏军令拿了出来,递给楚非离,“这枚血扳指芜娘和紫上官说是我自小带着的,是我外祖父送给我娘亲的,这枚军令是天龙才给我的。”

楚非离看着这两样东西,自然也知道这两样东西的重量,上官月儿说的事情完全能引起水云王朝局势的动荡,且不说找到了铁血军队的事情,如果军中有人知道铁血军队依旧存在,只怕是也都会分成几派了,毕竟当初铁血军队与水云王朝的许多将领们出生入死那么多次,其中的牵绊不可估量。

“天龙与天虎出来几年了,也没有与寨子那边联系过,可我担心因为没有消息,那边又有人出来……”上官月儿总觉得这心里不怎么踏实。

楚非离却是抬起眼来,“你说的或许是真的。”

“什么?”上官月儿怔愣在那里。

“珍妃那边这些年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这支铁血军队的下落,前几天据说是有了点眉目,珍妃与二哥那边都很相信,想来也很有可能找到了能接洽的人。”楚非离缓缓的说道。

上官月儿却是立刻意识到一个问题,“那如果二皇子想要得到外祖父的那支军队,是不是只可能靠武力来镇压?”

楚非离点了点头,“永安侯爷的那一支铁血军队当初父皇想要都没有可能,他们只效忠永安侯爷一人,依着二哥的性子,很有可能是一开始招安,如果不成,不臣服者杀无赦,二哥得不到的东西也不会让给别人的。”

“听天龙的意思,那边的有些人已经成了家,为了家人也有可能会有变化,二皇子如果侥幸能收的几个人手,在军中怕是也有较大的建树了。”上官月儿很是担心,“那些人是一心维护我外祖父的,不能让他们落到了二皇子和珍妃的手里。”

“这件事我来安排吧,天龙现在还在上官记面馆吗?”

“嗯,我让他在面馆里等着,你若是要去,将军令牌带去吧。”上官月儿将那枚血扳指收进了荷包里,“若是将军令没用,这枚扳指可以当做最后的凭证。”

“此事干系太大,我先行去处理。”楚非离起身,看了上官月儿一眼,“这些日子我可能不在这边,府里的那个也是我的替身,你自己多加注意。”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嗯,你也要小心些。”

楚非离走后没多久,上官月儿想了想,却是觉着有些不放心,嘱咐了秀娘几句之后便匆匆的回了府,让青龙接应着偷偷溜进了海棠院。

当夜,上官月儿让青龙去了雅舍小岛之上,专门看顾元宝的安全,自己则是在海棠院里演了一出戏。

半夜,上官月儿陡然间尖叫着惊醒,芜娘和紫上官都不由得一惊,上官月儿接着失控的不停的哭泣,海棠院彻夜亮灯到天明,芜娘一早便去回禀了老夫人和柳姨娘上官月儿的状态,柳姨娘陪着老夫人一道过来看上官月儿。

老夫人过来的时候,上官月儿怔愣的望着床顶,脸色苍白无血色,老夫人心下一惊,“怎的突然就这样了?”

“小姐半夜似乎做噩梦惊醒,一直哭着喊着说对不起外祖父和夫人,直到天亮才消停了一些,奴婢们也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芜娘在一边说道。

紫上官也是满脸的担忧,“是啊,老夫人,小姐一直就这么愣愣的,跟丢了魂似得。”

“胡说!”老夫人被说的有些心惊胆战的,当场就出声呵斥道:“你们小姐不过是吓到了,以后莫在说这些有的没的。”

“是,老夫人。”

老夫人凑过去,伸手摸着上官月儿的脸颊,“月儿,我是祖母啊,月儿。”

上官月儿这才似乎有了些反应,转过头来看着老夫人,突然间,上官月儿一把抱住了老夫人大哭了起来,“祖母,月儿不孝,有愧于外祖一家,有愧于母亲,昨晚上,月儿梦到了外祖父还有外祖母,还有母亲……祖母,月儿想回林氏祖坟那边去祭奠一二,不然月儿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老夫人一开始被惊吓到了,察觉上官月儿是在抱着她之后才缓了过来,“只不过是噩梦罢了,祖母请个发饰来府里做做法吧。”

上官月儿摇了摇头,从老夫人的怀里挣扎了出来,直接跪在了床上朝着老夫人磕头道:“还请祖母怜悯月儿,准许月儿回林氏祖坟那边祭奠。”

“老夫人,您看大小姐这副模样,怕是吓得不轻,只怕是唯有这样才能安宁啊。”柳姨娘在一边劝道。

老夫人纠结了一下,“不是祖母不准许你过去,只是这一路太过遥远,你一个女孩子家,万一有个什么好歹可怎么办?”

“祖母放心,月儿身边有朱雀在,一般人等皆为难不了月儿。”

柳姨娘又说道:“老夫人,当今圣上一直缅怀永安侯爷的功绩,而我们上官府更是要做出一些实际的行动,以免圣上觉得我们上官府有些太不近人情,大小姐这一次回林氏祭祖,我们何不做的场面大些,叫朝中的人都看看,我们上官府可还有这永安侯爷的血脉,这也算是一种依仗。”

老夫人一听,双眼陡然一亮,的确是如此啊,当场便说道:“月儿,既然你有这份心,祖母便好好的安排一下,可不能苦了你。”

上官月儿心里明白,真正起作用的怕是柳姨娘的那一番话才是,但不管怎样,自己求得就是能出远门的机会,现在有乐,自然也就不计较这个了,再说,在这个府里计较被算计一点用也没有。

上官敬炎回府的时候,老夫人将这件事给他一说,当下上官敬炎也觉得不失为一件好事,还能让自己的仕途更加的期待,立刻便点了头,还拨了不少的家丁护院出来。

等到上官月儿出府的时候,阵势可真不是一般的大,随行的家丁护院不下二十人,马车自然不止有上官月儿这一辆,还有好几辆装着一路上吃食细软的马车,以及祭奠时候的祭品。

上官月儿一行人刚一出城,整个京城都差不多知道了,左相府的嫡小姐,永安候府唯一的嫡孙小姐去林氏祖坟所在地祭奠永安侯爷。

二皇子这边也得到了消息,当下便派出了一队府兵代为护送。

“云王念上官大小姐一片孝心特派府兵护送。”

出远门能有王府的府兵护送,这大概是所有京中闺秀都不能享受到的待遇了吧,一时间,京中的闺秀们都暗自将上官月儿羡慕嫉妒了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