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5章 脱身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89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其他的几个皇子得知二皇子的举动,暗地里褒贬不一。

珍妃得知此事的时候,当场就发了火,“你这样做想过你父皇的想法吗?这样做的确是能顺应民心,可有时候顺应民心就是违背圣意!你以为当初永安候府是怎么倒下的?还不是因为树大招风,容不得了,你呀你,大事聪明,小事怎的就这般糊涂!”

“母妃,儿臣只是顺应民意彰显天家的仁慈,父皇那边也不会怎么怪罪,就算是父皇心中有些不悦,表面上也要赞赏儿臣的举动的,这对儿臣来说利大于弊。”二皇子却是自信满满的说道,“更何况,母妃这边已经就快要找到的铁血军队,这一番举动对于我们来说简直是最好的安排,得民心算什么,儿臣要的是那支军队的心。”

“好了,这件事还没落实,不要整天的挂在嘴上说。”珍妃在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但也不可否认,二皇子说的是事实,这样做,利于他们接下来的招安。“我的人已经制服好了线人,你找个时间跟着过去吧,这一次,一定要整个的拿下来,不愿意臣服的杀无赦,永绝后患。”

“儿臣知道。”儿臣知道。

乾清宫里,皇上刚听闻此事,正在批阅奏章的手顿了顿,“朕的这些儿子们越来越不省心了。”

王公公站在一边看了一眼皇上,却是什么都不敢说。

“非离那边有什么动静吗?”皇上陡然间又问道。

王公公回想了一下,“六皇子那边倒没什么动静,楚王爷也只是早朝的时候出现,下了朝就回府,很是单调,没有任何其他的事情。”

“是吗?”皇上这一句话不知道是反问还是陈述,只是稍微想了想便又开始埋头于公务了。

这个时候,上官月儿等人已经出了城,在官道上走了一段路程了。

朱雀与上官月儿坐在一辆马车里,紫上官和芜娘在后边马车里,上官月儿看了看车外,同朱雀说道:“你能联系上玄武,看看他们到什么地方了吗?”

“不需要联系的,王府的暗卫在行事的时候都会留上一手,王爷他们走的不是官道,在前边的路口处转向小道了,奴婢有留意他们留下的记号。”

“之前没想到二皇子会突然派人护送,现在想要脱身有些困难,你去将紫上官叫到这边来,我有事要吩咐她。”上官月儿担心二皇子是不是知道了什么,这样天龙他们就会有危险,她必须得想办法脱困出去,再往前去距离他们所在的地方越来越远了。

朱雀让人停了马车,去后边换了紫上官,“紫上官,小姐说有件事想要问你,你过去吧。”

芜娘一直都不明白的是上官月儿怎么让朱雀陪在身边,而她和紫上官两人自小服侍小姐的人怎么就单独的坐着,紫上官同她说是因为朱雀有武功能保护上官月儿,这话倒也没什么错,但她还是觉得有些什么是不一样了,尤其是现在上官月儿又单独的叫了紫上官过去,而关于自己没有任何的只言片语。

紫上官过去后坐到了马车上,上官月儿定定的看着她,紫上官不由得缩了缩脖子,“小姐,你干嘛这样看我啊?”

“紫上官,有件事我想要你去做,可能会有些冒险,但我非这样不可。”

紫上官一听便也严肃了起来,“小姐,有什么事你就说,紫上官能做到的必然去做,不能做到的也会努力做到。”

上官月儿靠近她的耳朵边跟她说了一番,紫上官睁大了眼睛,“小姐,你……这样不行,多危险啊,你一个人……”

上官月儿捂住了她的嘴巴,“我不是一个人,到时候有朱雀陪着我呢,倒是你和芜娘一定要注意了,能兜多久就兜多久,千万不要立刻就暴露了。”

“小姐,带着面纱还好,那些人也没有见过小姐的样子,一般是不会发现的,倒是小姐你,这样出去,万一有个什么可怎么得了……”紫上官满眼的担心。

上官月儿握住她的手,“不会有事的,你们顾全自己就好,这一路上走官道应该不会有事,只要不碰上什么熟人就没问题,就这样吧。”

这么多的随从,一般的客栈也住不下,一开始,上官月儿便安排好了随行帐篷,用来驻扎休息,眼下,一行人在官道边的一处小树林驻扎,准备动手做吃的。

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上官月儿与紫上官已经换好了衣衫,连打扮也一模一样,扮作上官月儿的紫上官说要去解急,便带着上官月儿和朱雀往林子深处走去,没一会儿,带着帷帽的紫上官慌慌张张的跑了出来,一把抓住芜娘的手,“芜娘,紫上官被蛇咬了,可怎么得了?”

不一会儿,朱雀便横抱着丫鬟打扮的上官月儿出来,“小姐,紫上官中了蛇毒,虽然奴婢已经吸了一部分出来,但还是有余毒在里面,最好是立即看大夫。”

同行的护卫军里走出来一人,仔细看了看上官月儿带血的脚腕处,“前边镇子还需半日才能到,这边也没什么大夫在。”

“小姐,紫上官自小跟着小姐,小姐怎能弃她于不顾。”朱雀抱着上官月儿跪了下来,一脸的决然,“奴婢愿意带着紫上官回到刚刚经过的镇上去找大夫治疗。”

芜娘看着也是不忍,变向身边的紫上官说道:“小姐,要不我们原路返回吧,紫上官这样也不是办法。”

“原路返回阵仗太大,恐怕影响不太好,朱雀,我准你带着紫上官返回,护卫,你们且牵一匹马来。”紫上官按照上官月儿先前吩咐的说道。

芜娘本要帮朱雀将上官月儿扶上马,紫上官却一步挡在了芜娘身前,将上官月儿扶了上去,“朱雀,紫上官的安危可交给你了,你一定要保她平安。”

朱雀点了点头,拍了拍马立即便扬尘而去。

紫上官这才松了一口气,先前挡在芜娘身前,无非是因为芜娘一眼就能看出那个紫上官才是真正的小姐,而芜娘的性子,是绝对不会允许小姐就这样冒险离开的。

芜娘心里还在忐忑,跟在紫上官身后上了车后便问道:“小姐,紫上官那样要不要紧啊?”

“有朱雀在,应该能及时得到治疗,等治疗后便让她们回上官府好生的养着便是。”紫上官还是有些不习惯端着上官月儿的架子,坐在马车里内心里也很是忐忑。

芜娘也不知道在想这些什么,没找紫上官说话,马车里面一时间很是安静。

而朱雀带着上官月儿离开了一段距离之后,直奔先前的镇子而去,在镇上换了两身衣服,带够了一些干粮,又寻了两匹好马,便由朱雀循着玄武留下的印记追随他们而去。

要说那印记,上官月儿根本就没有看到,可朱雀只需要在那里站一站就知道接下来往什么地方走,让上官月儿好生好奇。

两人在赶路的时候,上官府却是有人又燃起了新的希望。

芍药居里,被禁足的林姨娘和上官清得到了消息,赵嬷嬷在一边说道:“林氏的祖坟距离京城那可是远得很,在南边地带,大小姐这一去组起码得一两个月有余。姨娘,这可是个好机会啊,以前是姨娘太妇人之仁了,留下了这么一个祸患,眼下这一次,可别再犯同样的错误。”

“我自然是知道的,我和清儿如今的处境都是因为她造成的,还有柳氏那个贱人,与她勾结在一起。”林姨娘狠狠的绞着手里的帕子,“清儿如今快到及笄的年龄了,若是继续这样下去可就废了,就算是二皇子没希望了,总还有其他的值得筹谋的人,上官月儿她既然出了上官府的大门,那就永远都别回来的好!”

林姨娘从屋子里拿出了一大袋银子递给赵嬷嬷,“赵嬷嬷,我如今被禁足无法出去,还望嬷嬷能从中周旋一二,带我他日重掌上官府大权,清儿许给好人家,必定不忘嬷嬷大恩。”

“姨娘这是说的什么话,老奴自姨娘出生起就服侍着姨娘,说句大逆不道的话,姨娘就如同老奴的亲生女儿一样,只要姨娘用得着老奴,老奴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辞。”

“有嬷嬷这句话就足了。”

第二日一早,赵嬷嬷冒着被责罚的危险闯进了老夫人的院子,被院子里的下人们拦在了院子里,赵嬷嬷一下跪在了院子正中,哭着喊道:“老夫人,奴婢不是有意要冒犯,而是林姨娘病了,芍药居被禁足,奴婢们没办法出去请大夫,奴婢没办法只能来求老夫人,看在姨娘与老爷这么多年的情分上,请老夫人允许奴婢出去给姨娘请个大夫来。”

老夫人正在与柳姨娘还有秋姨娘说着话,听到赵嬷嬷的声音,蹙了蹙眉,“林氏病了?”

“妾身昨日听下人来回禀的时候还好好的,怎的就突然病了,老夫人莫着急,妾身先去看看,如果是真的,便让赵嬷嬷去请大夫吧。”柳姨娘很是体贴的正在为老夫人捶着肩膀,一开始听到赵嬷嬷说话心里就觉得是林氏在故意折腾,见老夫人没理会自己也没有开口,眼下一听老夫人开口便将话接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