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7章 偷袭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2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如今小人得志就不要计较这些了,好在我们能自由行动,只要上官月儿那小贱人永远回不来了,还怕我们翻不了身吗?”林姨娘这一次倒是铁了心了,也似乎想明白了,只要上官月儿在,她的地位就不可能改变,只能在上官府了却残生,如今唯有一搏,成败在此一举了。

“清儿。”林姨娘唤上官清,上官清走到床边坐下,林姨娘仔细的看了看她,“清儿,你要知道,只有你才配得上最好的东西,就算现在失势,也不能叫人看了笑话去,该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我的清儿就要一直都是明艳照人的。”

“姨娘。”上官清趴在林姨娘的肩头哭了起来,林姨娘轻轻抚摸着她的背。

秋姨娘回了院子,想起今日发生的事情,不由得想到了上官月儿,这大小姐自打回了府之后,明面上还是老爷和老夫人在管着府里,实际上很多事情都围绕着大小姐上官月儿发生了变化,柳姨娘是因为投靠了上官月儿才有了如今的地位,林姨娘也是因为得罪了上官月儿才到了如今的落魄,可她自己呢,是老夫人身前的奴婢,老夫人手里还握着自己的卖身契,她注定不可能投靠了上官月儿,可也不能得罪了上官月儿,一方面还得哄着老夫人,整个府里,只怕是只有她的处境是最为艰难的吧。

看今日柳姨娘的阵势,也是个玲珑心窍的,秋姨娘兀自的想了会儿,实在觉得头疼了,便喊了丫鬟帮着捏捏太阳穴。

上官府里边暂时安定了下来,紫上官却是在马车里一直高度紧张,芜娘随便一句话都能让她心惊肉跳的。

“小姐,小姐今日怎么老是一惊一乍的。”芜娘将马车里的茶几收拾好,把吃食端放在上边,自打昨天紫上官和朱雀走了之后,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想不上来。

紫上官伸手拿住筷子,“没什么,就是第一次出远门,心里不安稳。”

“也是,说起来,这还真算是小姐第一次出远门呢。”芜娘说着便伸出手来,准备帮紫上官将帷帽拿下来。

“你做什么?”紫上官条件反射的往后倾了倾身子,心里更是一惊,生怕被芜娘看到了。

芜娘的手顿在了半空中,“老奴是想给小姐取下帷帽,这样用饭方便,马车里也没有外人,不戴帷帽也是可以的。”

“哦,我有些太紧张了,芜娘,你帮我下去烧壶热水吧,灌满了拿过来。”紫上官也觉得自己反应的有些过了,可这还真是她第一次扮上官月儿,难免有些杯弓蛇影的。

芜娘虽然有些疑惑,但还是下马车去到生火的地方,看着人烧着热水,紫上官趁着这个时候掀开了帷帽,大口大口的吃了一碗米饭,等到芜娘过来的时候,她正好刚刚咽下最后一口。

芜娘看着眼前的空碗,“小姐……”

紫上官拿了水壶倒了杯热水晾了晾,便喝了下去,顺了顺胃,这一系列的动作看的芜娘更是疑惑,偏偏紫上官直接侧在一边假装睡了去,让她无从仔细追究下去。

就这样过了一日,原本一行人准备在前方不远处的镇子上让马匹休息一会儿的,刚走到附近的一条小道上,就从林中出来了不少黑衣人,约莫二三十个。

“保护县主!”领头的护卫喊了一句,护院和护卫便将紫上官和芜娘所在的马车团团的围了起来。

那些黑衣人的目标很是明确,有四五个人直接拿起弓箭便朝着紫上官和芜娘的马车射去,围在马车边的一些护院根本没什么武力,直接被箭射死的有,射伤的也有,芜娘和紫上官在马车内也是面色失常,有几根箭矢险些就透过了马车壁沿刺到了她们身上,好在马车是上好的良木制造,厚度也足够,那些箭矢就算是到了马车上,也只是看看穿破马车壁沿,射不到马车里面。

马车门帘上用的是石块打磨的小方块编制而成,也起到了一定的防御作用。

“什么人,竟然敢对永安县主左相府嫡小姐动手?”护卫头领见状不由得喊道,真正算起来,他们这边人是比较多,但那些护院家丁算不得数,对方来的人个个都是有底子的,想起出城前云王的交代,“务必要保全县主安全,留下一部分守住马车,另外的人随我上。”

黑衣人那边见状挥了挥手,弓箭手往后退了手中却是依旧没有停下,前边的人跟云王府的那些府兵打到了一起。

芜娘伸手握住紫上官的手,“小姐,早知道就不要出来了,在府里最起码没这些事情,请法师做做法,夫人和侯爷都能理解的,可现在……”

紫上官却是握紧了芜娘的手,“芜娘,别怕,现在已经这样了,怕也解决不了,你在里面躲着吧,我看他们的目标应该是我,我去引开他们。”

“小姐……”芜娘不忍看着紫上官冲出去,却又实在是没那个胆量,毕竟外边现在肯定是刀枪箭雨不停,她闭上了眼睛,“侯爷,夫人,一定要保佑小姐平平安安。”

当一根箭穿透了门帘上的缝隙射进来擦着芜娘的脸飞过的时候,芜娘整个人都僵住了,一下子瘫软在了马车里。

紫上官趁着空隙掀开帘子后便直接跳下了马车,躲到了马车后边,看着脚下躺着的尸体,还有疼痛的呻吟声,两只腿都在发抖。

四周没有任何可以挡住的事物,紫上官偷偷的看了一眼,前边的那些护卫也都牺牲的差不多了,咬了咬牙,紫上官蹲下身去,准备躺倒马车底下,好在马车停在的地方下边正好有一堆草堆,紫上官躺下去正好能挡住那些人的视线。

一场混战之后,黑衣人那边也死伤过半,不想再纠缠下去,“派人过去将那上官家大小姐杀了,不要再耽搁下去了!”

黑衣人中有两人在同伴的掩护下,直接冲向了马车,撩起了车帘,却发现里面只有一个老仆躺着,面色一变便退了出来,“有诈,里面没有什么小姐,只有一个年纪大的下人!”

“什么?”黑衣领头的瞬间便变了脸色,“把那老仆捉住了,咱们这一趟不能空手而归,不然死去的弟兄也不好交代!”

“是。”

剩下的数十名护卫听了消息后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他们只需要保住永安县主就可以了,至于那些丫鬟下人与他们无关。

黑衣人没有遇到任何阻碍的就拎着晕过去了的芜娘回到了自己阵营,双方再一次对峙了起来。

“把她弄醒了,今日一定要取了上官家大小姐的性命来祭奠我们死去的弟兄!”领头的男子厉声道。

捉着芜娘的黑衣人掐着芜娘的人中将她弄醒了,直接扔在了地上,手中带血的刀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芜娘才刚刚醒来便被眼前的那道亮光晃花了眼,环顾了一圈才发现,只有她一人被抓了,小姐先于她出了马车,逃出去了吗?

黑衣人看到芜娘一副呆愣的模样,一挥剑便将芜娘身边的地上划出了一道深沟,芜娘身子一抖。

“说,你们家小姐永安县主去了哪里?”

芜娘整个人都颤抖着,“我……我不知道啊……小姐,小姐她在之前就出了马车。”

“出了马车?”黑衣人头领在四周看了看,“你在耍我们吗,这周围什么都没有,你家小姐出来我们能看不到?”

紫上官在马车底下很是纠结的蹙着眉头,怎么也没想到那些人会把芜娘捉了去,当下又从马车底下爬了出来。

“不说实话?我就一根一根的砍掉了你的手指!”黑衣人说着便扬起了手中的剑。

紫上官从马车后边走了出来,“慢着!你们要找的人在这里。”

云王府的府兵护卫一看紫上官站了出来,连忙将她拦在了后边,“县主,那些人只要县主性命,县主不宜过去。”

“可芜娘在那边。”紫上官想着芜娘一直都待小姐不薄,那个时候也是芜娘不断变卖东西,她们主仆三人才能有今日,如果芜娘有事,小姐一定会很难受。“你们让开,我不能看着芜娘死。”

“小姐,老奴这一辈子能跟在小姐身边就足够了。”芜娘说着便突然一把将身前的黑衣人推开,朝着不远处的那株大树撞了去。

“别让她死了!”黑衣人中有人飞快的跟了过去,却在中途停了下来。

芜娘原本以为自己会撞上去,这条命也就没了,却没想到被人挡住了。

夜童甩了甩自己的手,“看起来没几两肉,力气倒是大的很。”

一袭红衣的男子坐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缓缓朝着这群人走来,桃花眼一挑,“哪里来的毛贼,连本公子的妹妹也敢欺负?”

紫上官在看到夜倾羽的那一刻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连忙从护卫身后跑到了夜童那边,将芜娘从地上扶了起来,“芜娘,你没事吧。”

“小姐,老奴还以为再也见不到小姐了。”芜娘一下子哽咽了起来。

夜倾羽却是瞅着紫上官的身影若有所思,但眼下还是知道分寸的,“你们是哪个组织的,知道这马车上坐的是永安县主也敢下手?这些被你们伤到的府兵可是云王府的,你们可知道为了一点点所谓的金银,即将背上的可是被通缉的命运,有钱也没法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