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8章 偶遇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8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夜公子,江湖规矩,还请夜公子不要与我们为难。”那领头的人倒是罕见的对夜倾羽客客气气的。

夜倾羽下了马走到紫上官身边,“并不是本公子与你们为难,而是你们想要的可是本公子妹妹上官月儿的命,无影楼二当家,本公子的话你没听清楚吗?本公子倒是不知道,无影楼倒是什么时候起沦落到了这一步,这种活也敢接,看来本公子是要好好与你们大当家的谈谈了。”

那黑衣人一怔,显然没有想到夜倾羽会将他们的身份说了出来,一时间有一种鱼死网破的想法。

夜倾羽这时却是开了口,“你们就此离开,本公子保证不追究,你应该知道的,就凭你们这几个人不是夜童的对手,鱼死网破什么的就不要想了,只怕你们这些鱼死了还被本公子一网打尽了。”

黑衣人当中不少人动了离开的念头,那二当家的只好下令撤退,离开前朝夜倾羽拱了拱手。

云王府的府兵也是上前来行了礼,“属下多谢夜公子解围。”

“你们先退下吧,本公子要和上官月儿妹子好好说会儿话。”夜倾羽摆了摆手。

护卫们都退下去收拾残局去了,紫上官扶着芜娘站在一边,夜倾羽走过去围着紫上官看了一圈,“你们家小姐呢?”

芜娘看了一眼夜倾羽后又看向身边站着的紫上官,不解的说道:“夜公子,我家小姐不就是在你眼前吗?”

紫上官则是手心里出了一把汗,面对夜倾羽看穿一切的眼神,将帷帽上的面纱掀起,“夜公子,芜娘。”

芜娘一个不稳,险些往身后栽了去,紫上官有些歉意的拉着她,“芜娘,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要瞒着你的。”

“小姐呢?”芜娘一把抓住了紫上官的袖子,想着之前朱雀抱着的人,“被蛇咬伤的人是小姐?”

“小姐并没有被蛇咬伤,只是跟朱雀去又很重要的事情去办去了,芜娘,你别激动。”紫上官看到那边的护卫有人看了过来忙解释道。

“就算是如此,你也不可能让小姐就带了朱雀出去,朱雀纵然是武功再高,如果遇到了我们刚刚遇到的事情,小姐可怎么办?”芜娘一脸的焦急,完全忘记了就算是上官月儿跟她在一起也是没有用的,先前自己可是因为害怕缩在娇子里面来的。

紫上官垂下头去,“小姐不会有事的,有我们在这边吸引人的注意,小姐那边没有人知道的。”

“好了,上官月儿她机智聪明,一般问题都难不住她,倒是你们现在要怎么办?”夜倾羽知道上官月儿的性子,决定做的事情绝对是立即就开始,绝不会等待,别人也拦不住,上官月儿既然单独离开,必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紫上官抬起头说道:“小姐说过,让我们去永安候府的故里等她,如今小姐不在,如果我们回上官府,只会更糟糕。”

“夜童,夜家的商队有同路的吧,让她们跟着商队一起走吧。”夜倾羽偏过头去对着夜童说道。

夜童点了点头,“等他们清理完了,便跟着我们一起去前边镇上吧,那里正好有一个商队,也是要南下的。”

紫上官当下便安下心来,有了夜家商队的掩护,自然没有这般显眼了,这样她们也能安全的到达永安侯爷的故里。

芜娘站在一边却是心情复杂,原本以为的与小姐单独的相处,没想到到头来却是整件事情都瞒着她的,一时间她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能帮着掩护着紫上官的身份。

一行人修整好之后跟着夜倾羽到了前边的镇子上,随后便稍微变换了一下装扮,跟着夜家的商队一起南下。

夜色下,朱雀和上官月儿两人一起马不停蹄的赶着路,到了一处狭窄的山路上,朱雀却是突然的停了下来。“小姐,前方有人,且人数似乎还不少。”

上官月儿听到这话倒是一喜,“该不会是与他们汇合了吧,我们一直都没怎么休息,按说也差不多该遇上了。”

“不是,应该不是玄武他们。”朱雀却是一口否决了。

“不管是不是,我们先悄悄的过去看看吧。”上官月儿下了马,将马系在了一处下坡处,又弄了些干草放在下面给马吃着。

朱雀此时也是和上官月儿一样,将马挨着系着了,然后两人很是小心的往前边走去,约莫过了一段路之后,前方突然的宽阔起来,有几堆篝火跳跃着。

那一伙人看起来训练有素,不像是平民百姓,也不是玄武他们。

其中有一名男子站起身来,“休息好了吗?赶紧将东西收好了继续赶路,误了云王的大事,仔细我们自己的性命!”

篝火下,那名男子的脸很是熟悉。

上官月儿想起来,这名男子,她是见过几面的,在二皇子出现的地方都有这个人。“是二皇子的人,那个说话的就是二皇子身边的护卫,我见过的。”

“二皇子的人怎么会在这里,这条路应该是天龙带着走的,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王爷他们留下的痕迹也很少,不是很熟悉手法的人是看不出来的。”朱雀在一边说道,“二皇子那边也有寨子里出来的人吗?”

上官月儿蹙起了眉头,“之前听非离提起过,珍妃那边与二皇子似乎是得到了很肯定的线索,看来是真的了。”

“就算是这样,小姐,我们出城前,二皇子他们还在京城里,怎么就这么快都赶在我们前边了?”朱雀有些想不明白。

“我们之前在那边耽搁了那么长时间肯定会有差距的。”上官月儿说完却是想到了一件事,“我们看看能不能混进去,找到那个与天龙他们一样的人,得先搞明白是因为被胁迫还是自愿的背叛了,而且,我们跟他们在一起,也能搞清楚二皇子那边的安排。”

朱雀有些担心,“太危险了,小姐,我们还是尽快跟上王爷他们吧。”

“跟上去了也没什么作用,我们这一次的初衷本就是要在二皇子之前到达寨子,安排妥当,但这样看来,二皇子那边的人一早就有准备,怕不是那么容易。”上官月儿看着前方,“我们靠近一些,找到机会便下手替换掉两个人。”

朱雀拦不住她,只得跟着她往前,守了一会儿,趁着他们收拾东西的时候,一个一个的拖了两个人到马车后边,解决掉后,扒了他们的衣服套上,将两人的尸体从一边的坡子上滚了下去。

“什么声音?”那领头的侍卫敏锐的转过头来。

朱雀装作很粗的声音说道:“回爷,垫着车轮的石块掉到下面去了。”

“别磨磨唧唧的,赶紧的上路。”那领头的侍卫没什么耐心的说道,“这一次为了赶路,没怎么带东西,这一车的备用物品可得看好了。”

“是。”

上官月儿和朱雀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将东西收到车上之后,便驾着马车跟在后边往前走去。

夜色里,看的也不是很清楚,所以上官月儿和朱雀都没有擅自行动,一行人只在半夜休息了一小会儿便又加紧着赶路,好在上官月儿和朱雀是负责看着物资的,有马车可以坐一下,上官月儿趁机眯了一会儿。

天亮之后,上官月儿便看到在前方,有一名中年男子与那名侍卫在一起并头骑着马,走到一处岔路口的时候,那侍卫就会习惯性的看向那名男子,那名男子往什么方向走,那侍卫就命令整个队伍往什么方向走。

上官月儿大致上确定了,那名中年男子应该就是二皇子他们得到的人,可那名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是斯文,并不像是常年在军队的模样。“在军中的人是不是也有例外的?”

朱雀看向上官月儿视线所在的地方,摇了摇头,“如果是军队的士兵,断然是不会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基本上都是比较粗汉子,但也有例外的,比如专门的谋士军师之类的就会比较看上去文绉绉。”

上官月儿却是想着,如果这个男人曾经是谋士或者军师的存在,那可就糟糕了。

经过几天的相处,上官月儿趁着休息的时候尽量的靠近两人所在的地方,大致上也摸清楚了一些情况,那就是这个男子对于那个侍卫的种种行为举止都存在着讨好的嫌疑。

外祖父的军队里还有这样风骨的人吗?

上官月儿很是疑惑,但毕竟过去了这么久,或许真的有人心里产生了变化也说不定。

一个铮铮铁骨的士兵,变成这样猥琐阿谀奉承之人,上官月儿想不出是发生了什么,但只觉得看着就碍眼。

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出卖一整个相依为命的寨子里的亲人,实在是有些不耻。

接下来的几天,行进慢了下来,队伍似乎并不着急的前行了,那个男人与二皇子身边的侍卫整天在一起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上官月儿看着他们往前边一处小溪那边走去,忙丢下了手里的活跟了过去。

“这里距离寨子已经不远了,再顺着溪流往前一日路程就差不多了,这条小溪便是寨子生存的依仗,方圆几百里,唯有这一个水源。”

那名侍卫看向他,“你的意思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