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39章 报信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92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寨子里人人身手都不凡,就算是小儿也都是会走的时候就开始习武,且寨子对外防御很是严谨,易守难攻,想要打开缺口很难。”那名男子弯下身去掬起了一捧水,“只要找到水源源头,下点料进去,便可犹如瓮中捉鳖。”

“云王只想要寨子里的人,那些人就算是这样捉住了,没有心投靠也没有用。”那侍卫说道。

那名男子却是笑了起来,“云王爷想要成大事又怎可妇人之仁,先礼后兵对我们是不利的,我们带的侍卫跟那些懂得兵法战术还会武功的寨子人比起来什么都不算,先将他们迷倒了,再仔细的游说,不费一兵一卒岂不是更好?”

上官月儿想到他们可能会在溪流源头下药,那可是要影响所有靠溪流生活的百姓的,一时间心里慌乱如麻,脚下踩到了一根树枝,很是轻微的断裂声。

“谁?”

二皇子身边的侍卫立即便像这边看了过来,上官月儿大气也不敢出的闭了闭眼,再一次觉得这一次回去后一定要跟朱雀学武。

那名男子跟着回过头去,草丛里一只野鸭扑腾着翅膀朝着河边一摆一摆的走了过来,“一只野鸭而已,大人未免太过小心了些。”

二皇子身边的侍卫依旧是不死心的盯着上官月儿所在的方向连续看了几眼才回过头去,“小心点总是好的,毕竟这次的事情非同小可,走吧,把这边安顿好了,我跟你过去一趟。”

两人这才回了营地,直到两人走了好一会儿,上官月儿才谨慎的装作打水的回去了,朱雀心惊胆战的好不容易看到了上官月儿回来,赶紧过去一把握住了她的手,低声的说道:“小姐,下次别单独行动。”

上官月儿装作豪放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水来了,装到水壶里吧。”

“你,过来。”就在这时,那名男子正好点到了上官月儿。

朱雀不由得担心的捏了捏上官月儿的手,上官月儿拍了拍她捏着自己的手,便上前去,“属下见过大人。”

那名男子对二皇子的侍卫说道:“让他们带着点干粮跟着我们一起吧。”

侍卫看了看低着头的上官月儿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随即便对不远处的一位男子说道:“云二,你带着剩下的人稍后启程,在寨子附近做好埋伏,等我办好事情和你们汇合在行动。”

“是。”

出发前,上官月儿去取干粮的时候跟朱雀说道:“沿着溪流走,往前一日的功夫便能到达寨子,你去将消息传给楚非离,就说水里有毒,让他们别喝,一定要快。”

“可是,小姐,你一个人……”朱雀很是不放心。

上官月儿拍了拍她的手,“你所做的事情才是最关键的,记住,一定要尽快的将消息传给楚非离。”

朱雀只好点了点头,看着上官月儿拿了干粮走到了云一带着的那队里。

上官月儿还有另外的几个人跟着云一还有那名男子一起沿着溪流往上,越往前山路越难走,看这架势这溪流的源头应该是在山上。但据那名男子说,这是唯一一处不被寨子人发现的地方。

一行人走的很慢,却并没有耽搁任何的时间。

朱雀在上官月儿走后,找了个机会脱离了队伍,一个人按照上官月儿所说的往前直接极速的前进着,她必须得保证在上官月儿她们到达山顶的时候赶到并将消息传达给楚非离,没有任何机会能让她停下来喘息的。

因为走得是大道,所以比起上官月儿她们倒是快上许多,加上朱雀的速度很快,约莫半日的功夫便到达了寨子的范围,立刻便引起了寨子周围看守人的注意。

昨日,天龙带了几个外人进来,事情还没妥善处理,如今就又来了一个,可见寨子的秘密已经再也守不住了。

朱雀在林子里不断的遇到陷阱埋伏,原本想要放出王府侍卫随身携带的信号弹的,用来告诉玄武和楚非离,可一想到二皇子的人也在这里,朱雀便忍住了。

在最后一个箭阵的时候腿中了一箭被寨子里的人捉住了,蒙住了眼睛带到了寨子里。

楚非离和玄武几人昨夜就到了寨子,只不过交涉的时候有些没谈好,几人正在寨子里被监禁着,天龙一个人的说辞寨子里的人没办法完全的相信,楚非离手里的林氏令牌也被寨子里的大当家给收了去。

寨子里的天江将朱雀带回去的时候,天龙正在与大当家天升说着他这几年的详细情况。

“天龙,你不是说来的时候有好好注意吗,怎的今儿个又来了一个,寨子如今看来也不太平了。”天江蹙着眉头对着天龙说着。

天升起身看了看,“怎么是个女人?”

“大哥,可别小看这个女人,她可是闯到了最后一关,要不是那箭射到了她的腿上,只怕是就要闯进寨子里面了。”天江一边说着,一边倒是看着她有些欣赏,“她这样只怕是与天惠不相上下。”

天江将朱雀眼睛上的布条解开,朱雀整个人是被点了穴位的,不能动弹,只有腿上的伤口还在流着血,很痛,她只能转动着眼珠打量着所处的环境。

天龙一眼看到来人是朱雀的时候也是惊住了,“朱雀,你怎么来了,小姐呢?”

朱雀见是天龙便开口道:“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见楚王爷,天龙,小姐如今有危险。”

“什么?”天龙一下子站起来,走到她旁边替她解开穴位,“大当家,朱雀是永安侯爷外孙女上官月儿县主身边的贴身丫鬟,既然事关小主人,大哥还是让人将楚王爷请过来的好。”

“天江,去将楚王爷带过来。”天升也没有多做犹豫的开了口。

朱雀被天龙扶到了一边坐着,并让人去叫寨子里平日给医治伤口的赤脚大夫过来,天江带着楚非离和玄武很快就过来了。

楚非离一见到朱雀当下脸色就变了,“她人呢?”

“小姐跟随二皇子身边的贴身侍卫云一还有一名熟悉山寨的陌生男子去了山上的溪流源头。”朱雀说着便看到天升正从茶壶里倒着茶,已经放到了嘴边,她立即喊道:“不能喝!水里有毒!”

因为朱雀喊的突然,天升手一抖,茶杯便摔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楚非离此时很是担心的追问道。

“王爷前脚出发后,小姐便装病借着给永安侯爷祭奠的名义出了京城,云王爷派了一队护卫护送,小姐在中途扮作紫上官脱身,赶往这边的途中,我们偶遇了二皇子派来的人,小姐和奴婢便扮作了后勤的侍卫一路跟随来到了这里,大半日前,二皇子一行人就到了这边底下的那片平原处,那名熟悉山寨情况的男子提议找到源头下药,好瓮中捉鳖,被小姐听到了,小姐便命奴婢前来送信,而小姐则被点名与他们一起去了山顶……”

“什么,那些人要在水里下药!”天江一下子就咆哮了起来,陡然的大嗓门让朱雀都抖了一抖。

天龙神色严肃的说道:“大当家,现在当务之急是立即让人通知寨子里的人,小姐也要安排人去救,侯爷的命我们无力挽回,可小姐是为了救我们整个寨子的人才来的,我们不能辜负了她,又欠下侯爷一条命,侯爷可就只有小姐这一个血脉了。”

“寨子里面的事情,你们安排,上官月儿那边我去就行了。”楚非离冷冷的开了口,但只有熟悉他的玄武和朱雀知道,自家主子这是发怒的前兆。

“天龙,天江,让人将寨子里的老弱病残带到寨子深处那口水潭边安顿下来,再带一些备用的干净的水过来,让兄弟们打起精神好好看着寨子。”天升立即便下了命令,这水还不确定是否真的有问题,可自己也不能冒这个险,寨子里这么多条人命让他不敢冒险。

“大当家,天龙想去救小姐,楚王爷对这边的地势不熟悉,我正好可以带路。”天龙没有领命,而是对着天升说道,天升想了想应允了他。

天龙带着楚非离和玄武往山上而去,走的是从寨子里直接通到上边的路,一路上能看到溪流从上而下延绵不绝。

到了一处极为狭窄的山路上的时候,上官月儿整个人都有些吓到,那哪里是路啊,只是一小条悬在山体上的石路,仅够一个人一只脚踏上去的宽度。

云一和那名男子有武功在身,很快就走了过去,其他侍卫都颤抖着双腿,几乎是挪过去的,上官月儿没有武功自然也是两只腿打着颤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的,纵然如此,也还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再往前,出现了一道老旧的铁索桥,铁索桥上的木板有些都已经腐化了,这个时候,云一和那名男子站在一边,猝不及防的,那名男子将站在身边的一个侍卫推了上去,侍卫就那样从铁索桥上掉了下去。

“我来寨子的时候就发现了这里,但一直不知道对岸有什么东西,现在看来,这铁索桥久年未修早就损坏了,想必是很久以前的人留下的,要不是时间不允许,我倒是想过去瞧一瞧。”那名男子云淡风轻的说着,就像刚刚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