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0章 楚王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197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云一淡然的瞥了他一眼,“正事要紧,等收复了寨子,你想怎样都随你,王爷说过了,只要事成,你想要的都如你的意愿。”

“我自然是相信云王的为人的,一言九鼎,再往前一点就到了山顶了。”那名男子笑了笑,然后又带着云一和上官月儿等人往上走去。

因着刚刚的一幕在随行的士兵心里都留下了阴影,再往上走的时候,有个士兵更是一失足掉下了深渊。

上官月儿知道自己跟着过来很危险,但这一路上的种种却让她坚定信念,不能在这里丢掉了生命,元宝和楚非离还在等着她。

而云王此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手下的人也大都冷漠无情,天龙他们兄弟们生死的几率各半,那是无数条人命,虽说不是因自己而起,但总归是能救就救,更何况她也有私心,如今她的身后无所依仗,上官府的态度在那里,等同于就是一个孤女,而拥有了传说中的铁血军队,也算是有了一部分实力,那些人想要动她就需要仔细思量。

这支军队能归入楚非离麾下,带来的势力不可小觑,她与元宝就更安全。

就在上官月儿想着的时候,原本站在他前边的士兵突然尖叫了一声,脚下一滑便又从狭窄的小道上掉了下去。

上官月儿心里的弦一直紧紧的绷着,这么突然的一下,让她下意识的贴在了山壁上。

那名男子却是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上官月儿,这些跟着的士兵里面只有上官月儿一人看上去镇定的很,可她的身形比一般的士兵瘦弱许多,看上去倒像是……

上官月儿不知道那名男子已经留意到了她,只跟着剩余的几个士兵低着头往上走去。

到了山上,看到了那一潭深水池,才知道是天然的大泉眼,那个男人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水池,又看了一眼上官月儿,“你,过来。”

上官月儿低着头走了过去,那男人将一包东西递到了她的面前,“将这个撒到水池里。”

上官月儿看了一眼男人手里白色的纸包,迟迟没有下手接。

云一原本还觉得这个男人实在是矫情的要命,可上官月儿的反应却让他也生了疑惑,一时间视线便胶着在了上官月儿的身上。

上官月儿抿了抿唇,一把抓过了纸包,然后走到水池边,将纸包打开,慢慢的伸到水池里。

朱雀不知道到了寨子里面没有,就算是到了寨子,沿途上靠着这条溪流生活的百姓也都是无辜的。

上官月儿在脑子里过了一遍这山顶的大概,除了他们来时的路,应该还有其他的通过寨子上来的路,锁定了路线之后,上官月儿陡然的将白纸包着的东西朝着那名男子挥了过去,只可惜那名男子似乎是早有防范的闪到了一边。

上官月儿很快的就跑到了水池的另一端,一边与他们对峙着,一边打量着自己考虑的路线是否可行。

“你是谁派来的人?”云一死死的盯着上官月儿看着,没想打在他眼皮子底下居然也能有人一直藏着没有被发现,他没有立即就去对上官月儿动手,因为这一路上他早就看出来了,上官月儿其实一点武功都没有。

上官月儿没有开口,只拿眼睛四处的看着,那名男子却是戏谑的开了口,“云大人,难道不是云大人带着的红颜知己吗?”

云一淡淡的扫了一眼那名男子,却是看向了上官月儿,心里的确是惊讶了一下,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跟着他们一直上山,怎么想也不像是其他人能弄来的奸细,可若是太突出,一眼就能看出来也就白费了。

上官月儿却是趁着这段时间看出了一条下山的路,没有过多的考虑,直接便朝着下山的路跑去,云一见她动了,直接从水池上掠过,到了上官月儿面前,一把握住了上官月儿的咽喉。

“云大人,对女人可要温柔点,怜香惜玉。”那名男子一边浅笑着,一边拿出了另外一个白色的纸包,他走到了上官月儿的面前,“刚刚那个只不过是面粉,这个才是真正的软筋散。”

云一将上官月儿点了穴道任由她站在一边,上官月儿一双眼愤怒的瞪着那名男子,就见他笑着当着上官月儿的面,直接将纸包打开,将软筋散倒了进去,一连倒了约莫四包,才停下来。

“不管你的消息传没传出去,这软筋散总会有用的,要知道,寨子不是那么好进,那里面的人不是谁的话都信的。”那名男子见上官月儿的神色并没有太过的紧张,依旧挑着眉眼笑着看向她说着。

上官月儿抿着唇,知道他说的是实话,所以朱雀去那边传信的事情她心里一点谱都没有。

“计划有变,我们先下去和云二他们汇合再说。”云一心里也一阵毛躁,这一次倘若事情失败,他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他一手拎着上官月儿,恨不能现在就杀了解愤,可上官月儿很是关键,他得带着她回去像云王复命。

暗处,玄武看着自家主子阴沉着的脸问道:“主子,现在过去正面交锋对我们很不利,上官小姐在他们手里,一个不好就容易出意外。”

楚非离没有出声,一双眼睛紧紧的锁住上官月儿,被云一拎在手里的上官月儿感受到那股强烈的视线,不由得转动着眼珠朝楚非离所在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看到,她以为是自己太敏感了。

云一他们下山,并没有选来时的路,既然事情已经有撕破的可能,那么直接走那条通往寨子的路反倒是更容易,毕竟沿着原路返回就直接出了寨子,到时候再想进去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楚非离与玄武跟着两人一段距离,没有任何征兆的,楚非离淡淡的开口,“动手,拿下那名中年男子。”

玄武立即反应过来,朝着那名中年男子劈了过去,中年男子瞬间便和玄武战到了一起,云一看着中年男子有些吃力,便想着放下上官月儿过来帮忙,因着玄武蒙着面,他并不知道玄武是哪边的人。

那名中年男子却是开口道:“别管我,看好那个女人!”

云一脚步一顿,也是明白了中年男子的意思,便又很是警惕的守着上官月儿。

楚非离见状,将两枚石子投了出去,正好打在了那名中年男子的膝盖上,原本就很是吃力的应对,一瞬间就变成了玄武占了主动,云一看那名中年男子已经有些力不从心,想着没了他他们更加不可能顺利收复寨子,便立即将上官月儿扔在一边去救那名中年男子。

楚非离瞬间出现在上官月儿所在的地方,将她抱在了怀里,在那一股熟悉的气息出现的时候,上官月儿便全身心的放松了下来。

玄武一对二也很是吃力,但他没有忘记主次,每一次的攻击都是招招要置那名中年男子于死地,云一见状更加拼命的想要保住那名中年男子,最后他找到了机会,将中年男子推了出去,“去找云二,不要管我,云王的事情最重要。”

中年男子窜入里树丛里,很快就从一个坡上滚了下去,上官月儿忍不住往前两步,想要去确认,楚非离将她重新揽回怀里,“那个山坡很陡,摔下去不死也残。”

上官月儿这才没有去管他了,玄武原本就体力耗费了不少,云一的武功本就不在他之下,当下便处于弱势,楚非离走过去站定,没有见他怎么动手,就看到云一中了玄武一剑,半跪在了地上。

“楚王!”云一看清楚了楚非离的模样,心里很是吃惊,二皇子和珍妃以为计划万无一失,可没想到楚王居然比他们还要早的进了寨子,这身边的这名女子能得楚王爷这般重视,又是什么样的身份?

“二哥他这些年依旧没有变化,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你们知道这一整条溪流周边有多少百姓吗?”楚非离的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说出的话却是如淬了寒冰。

云一却是笑着道:“自古以来只有成者为王败者为寇,哪一个不是踩着无数的献血上位的,敢问楚王可未曾做过任何一件沾有血腥的事?”

“本王无愧于心,从不滥杀无辜之人。”楚非离敛下眉眼,低着头看向云一,“世上从来没有无缘无故的恶,若是本王真如你说的这般从未作恶,本王怕是早就成了血流中的一员了,只不过本王还有良知,知道这世上还有许多如本王一样活的艰难的人,二哥,他从来就没体会过这样的生活,所以他觉得一切都是无所谓的,只要自己舒坦了,其他人的性命都不是命。”

云一却是迷茫的看着楚非离,跟在二皇子身边见多了天家的残忍,这是第一次有人在他面前提到良知两字,天家还有所谓的良知吗?

楚非离很少这么多话,说完之后,转过身,将上官月儿整个的挡在了他的怀里,玄武的剑在这一刻划过了云一的脖子,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冲进了上官月儿的鼻腔。

楚非离带着她离开了山顶,玄武将云一的尸身扔下了山崖,毕竟这里是水源,如果尸体腐烂还是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那名中年男子从山坡上滚下来的时候尽量的扯住了一些藤蔓减少了冲势,但因为体力不支,最后还是顺势滚到了山坳里。

山坳处的一处茅草屋里,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从屋里跑出来,屋内一个女人喊道:“小宝,别跑太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