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1章 下山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95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小孩子从屋里走出来,拿着一个木制的小人偶,一边走一边追着蝴蝶,直到脚下被绊了一下。“哇,娘亲,娘亲,怕怕,怕怕……”

天惠听到哭声从屋里出来,看到小宝坐在草丛里哭着,连忙赶过去,这才发现小宝旁边的人,当她看清楚那个男人的脸色时候,脸上的表情先是震惊然后是愤怒最后却又变成了不忍。

天惠将小宝抱了起来放在地上站稳,拍了拍孩子身上的灰尘,“小宝不怕啊,小宝自己先回屋,娘亲将这个叔叔带回去。”

小宝依旧有些后怕的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稳的往屋里走去,天惠将那个男人半拖半拉的带回了屋里,然后细心的给他处理了身上的伤口,洒上了最简单的伤药,用干净的旧棉布给他包了起来。

寨子里,天升让人从溪边打了一盆水,然后端到了一条狗跟前,不是他小心行事,而是在没有确认那个所谓的小姐的身份的时候,任何人都不能相信,毕竟,整个寨子一百多条人命不能拿来冒险,他让天江通知下去后,紧急用的水已经从寨子里的一口小水潭里取出来了,但为了以防寨子里的人还是喝溪水,所以他还是需要再三的确认是否真的有问题。

那狗就在天升和天江的眼前走到了水盆边,然后低下头去,一点一点的喝着。

天江见状不以为然的说道:“这狗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看起来根本不像是有毒的样子。”

天升也是蹙着眉头,朱雀说的话到底可不可信,常年在军中,跟随着永安侯爷四处征战,敌我双方之间的一些小伎俩见的多了,谨慎已经成为了习惯。

就在天升决定要将朱雀仔细的看管的时候,就看到那喝完了水的狗转过头去准备离开,在这一瞬间,那条狗突然的瘫软在了地上,四肢不停的在地上蹬着,就是没有办法站起来,就连脖子和头也抬不起来,两人就那样睁大着眼睛看着狗在地上拼命的挣扎挣扎。

天江一脸的震惊,“大哥,看样子还真有毒,可这也不算什么大毒,这狗看上去也就没什么力气而已。”

“软筋散对于我们这些有底子的人来说还不算大毒吗?你想想,如果寨子里的兄弟姐妹全部都浑身无力只能瘫软在地,那我们的性命不就全都在对方手里了,对方的目的要的是我们这一只铁血军队的名声,而不是要我们的命吧。”天升的眉越蹙越紧,“赶紧让人传下去,嘱咐他们千万别自己喝了溪里的水。”

寨子里的人寻到天惠这边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快要亮了,天惠打开门后自己出去,“怎么了,可是大哥那边有事?”

“天惠姐,大当家说溪里的水有毒,让大家不要擅自喝水,寨子里的妇人小孩全都转移到寨子深处祠堂那边去。”

天惠寻思了一下便问道:“寨子这几日可是有什么大事?”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我只是负责传话的,天惠姐抓紧吧,其他人都已经到了祠堂那边去了。”

“好,谢谢。”

天惠关了门进了屋,床上的人在一瞬间又闭上了眼睛,天惠过去看了看,摸了摸他的额头,没有发烫,便去了另外一间屋子看看儿子小宝。

那男子醒过来的时候,眼里的神色很是复杂,他看着这屋里的一切摆设,依旧是以前自己在的时候的那样,什么都没有变。

他闭上了眼睛,再睁开的时候,已经恢复了之前的算计精明,本来还想着自己会不会直接死了,没想到却又再一次被她给救了,老天都不亡他。

听着先前外边的对话,看来那个女人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寨子里,现在他得想个办法联系上在外边的云二,然后与他里应外合。

天惠在小宝那边看了一会儿,便起身去外边简单搭成的厨房里忙碌着,小宝起来以后没有看到人,便摸到了那男子所在的房间。

男人睁开眼睛看着他,却在看到这小孩的面容的时候,整颗心剧烈的跳动,那是一张与他很是相像的脸,压下心头的疑惑,男人拿出一个哨子,然后吹了一下递给了小宝,小宝好奇的接了过来,拿着哨子便出去了,小宝出去后没多久,一只小鸟停在了窗子上。

男人在屋里找了一圈,才看到一根木炭,他拿着找了张草纸写了些东西,然后绑到了小鸟的腿上,鸟便很快的飞了出去。

天惠端着粥进屋的时候,便看到男人正一动不动的端坐着盯着她看。

“天惠,我回来了。”

天惠整个人停顿了一下,然后将粥放在了桌子上。“吃吧。”

小宝拿着一个饼在后边走了进来,一手将哨子递给男人,“不响。”

男人看着小宝又看向天惠,“天惠……”

“我要带着小宝离开,你自己吃吧。”天惠说完便回了那边的房间,拿了一个简单的包袱出来,一把抱着小宝,便往门外走去。

“天惠,我真的是有苦衷的,这几年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你,所以我冒着危险回来找你,天惠……”男人说着便要站起来,只是双腿上的疼痛让他一软倒在了地上。

天惠看到他身上的棉布渗出了血,连忙走过去,“你若是不想死的快点最好是不要乱动,这是伤药,也是我跟你之间最后的牵扯了,我本不该救你的。”

天惠说完一把抱起小宝就走出了屋子,小宝偏着头看着屋子方向,“娘亲,那个叔叔好像很痛诶,娘亲,我们要去哪里,要不要带上叔叔,娘亲……”

天惠停下了脚步,看向了小宝,这骨肉之情就是这样玄妙的吗?明明小宝是第一次见,言语间却已经对他很是喜爱,似乎是很艰难的下了决定,又转回身去,“带上他,你就要自己走路了。”

“嗯,小宝自己走。”小宝乖巧的抬着头。

天惠摸了摸他的头,便回了屋子,弯下身去将男子扶了起来,“你能自己走吧。”

男人点了点头,“能。”

就算是这样,男人的大部分重量都在她身上,一路上,几个人走走停停,也没怎么遇见寨子里的人。

天惠带着男人往祠堂方向走的时候,楚非离带着上官月儿已经从山上下来了,天龙带着两人去见天升,天升正坐在大堂里思索着眼下的境况。

就见那妙龄少女天人之姿从门外走来,虽衣衫有些污迹不整,但完全不影响她的那一副精致的面容,天升不由得恍惚的站了起来。

就如多年前,他被老侯爷带到府上的时候,也是这般的年纪,那个女子正一袭素色衣衫带着丫鬟们扑着蝴蝶,少女的脸颊因为运动而粉红,当她回过身来的时候,神采奕奕的双眸里笑意满满,她叫着老侯爷,跑着过来挽着老侯爷的胳膊,笑着问他是谁……

上官月儿站在厅里,看着透过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中年男子,他的脸上带着的柔光,让他看上去整个人都柔和了。

天升陷在回忆里,当他听到天龙叫他,再次定眼看向上官月儿的时候,却很快就知道,这不是她,她的身上永远带着一股淡淡的温婉,而不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清冷。

“大当家,这位便是侯爷的外孙女上官月儿小姐。”天龙怕天升不信,便对着上官月儿说道:“小姐不是有老侯爷留下来的信物吗?拿出来给大当家看看吧。”

上官月儿闻言准备将那枚扳指拿出来,天升却是摇头道:“不必了,我已确定了她的身份,她与玉蕊小姐很像。”

“大当家既然见过大小姐那就好办多了。”天龙这才放下心来。

天江却是在一边说道:“大哥,你啥时候见过大小姐,我们怎么不知道?”

“大概也是孙小姐这般年纪的时候,侯爷让我去侯府保护大小姐安全,在侯府我待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天升早已平复了心情,很是平淡的说着。

“难怪当初问大哥你去干嘛了,都不说,原来是去保护大小姐了。”天江恍然大悟,“那个时候侯爷威名满天下,小姐才名冠京都,却白白便宜了那个酸书生,害得……”

“寨子里的事情安排好了吗?”天升却是突然地开口,“确定了溪水有毒,一定要再三叮嘱他们不要擅自饮水,派些兄弟去祠堂那边守着。”

听到天升安排正事,天江也是严肃起来,“是,大哥。”

天江出去后,天升却是朝着上官月儿跪了下去,上官月儿心下一惊,正想着要不要扶起来的时候,楚非离却是冲她摇了摇头。

“天升愧对侯爷和大小姐,侯爷当初安排我等离开京城那是非之地,可侯爷一家却是就此陨落,独留下孙小姐在世,我等却因为贪生怕死未曾去寻找孙小姐,累得孙小姐在上官府受尽苦楚,天升请孙小姐责罚。”

上官月儿知道天升是发自内心的愧疚,但这些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更何况一开始她就不知道有这样的存在,也没有去指望过,就是可惜了原身,明明有这么好的依仗,却落得那样的病死,不过转念想想,就算是一开始知道了有这样的存在,按照原身的性子怕是会更惨吧,一辈子都成为哄抢的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