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共253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章 明知危险为何还去

  • 书名:秀色可餐之王爷请笑纳
  • 作者:梓嫣
  • 本章字数:3054
  • 更新时间:2021-09-18 22:04:58

老侯爷当初的安排也算是为了保护前身的一种吧,好歹她也是平安的度过了十几年。

“你与我母亲是同辈,我叫你一声升伯伯吧。”上官月儿说着将手伸出去托着天升起来,“这也是外祖父的心愿和安排,所以升伯伯不必愧疚,倘若一开始知道这些,那些虎视眈眈的人恐怕立马就会有所行动,而彼时的我不过是一弱小幼女,无心无力去掌控自己的命运,到头来只怕会被有心人利用。”

“这一次我与天龙大哥的相遇也算是冥冥中自有安排,我来寨子并不是为了你们能效忠于我,而是你们是随着我外祖父戎马一生的战友,我不愿那些有所图谋的人利用你们去达成某种目的,更何况,那些人还是我的敌人。”上官月儿看着天升缓缓的说着,“升伯伯理应明白,一旦寨子里的人卷入了朝廷的纷争之中,想要全身而退是何等的困难,这应该也是升伯伯一直以来不与外界接触的原因吧。”

“孙小姐所言甚是,我们因为侯爷声名鹊起,却累得侯爷被害,当今圣上视我们为眼中钉,若是不能为圣上所用,自然是只有灭亡一条道路。”天升说着便问道:“小姐与楚王爷又是何关系?”

“升伯伯不必担心他,他与我是一起的,且绝不会与我为难。”上官月儿说着看向楚非离,楚非离恰好看着她,眼里一抹星光。

天升看了一眼楚非离,大概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但还是开口说道:“我并不是不信任楚王爷,而是,宫中的事大多时候都会身不由己,到时候不是楚王爷愿不愿的事,只有别无选择……”

“他们争的事本王都不在意,如若月儿要争,我便替她打下这江山,如若月儿要退,我便可许她一世安稳,我这一生,所图无非就是她了。”楚非离丝毫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不妥,就像是一个男子般真心的爱慕着心爱的姑娘。

天江在一边的表情很是纠结看了一眼天龙,在他耳边说道:“楚王……真是,怪酸的。”

天龙自然是知道楚非离与上官月儿的关系,更是知道他们之间还有一个小元宝的存在,上官月儿与楚非离是怎么处理小元宝的他不知道,但他知道,很明显现在他们两人不想更多人知道小元宝的存在,因而他只是笑了笑没有答话。

倒是天升的眸子闪了闪,似乎真的放下心来,因为楚非离的这份心他懂,曾经他也是能用自己的性命去换一个人的平安喜乐,只可惜,那一份藏在心里的情永远只能被那一声升大哥所掩盖,他所谓能完成的能在他有生之年看到别人去完成,似乎也是不错的。“既如此,我代表整个寨子里的兄弟姐妹信任楚王,但请楚王一辈子都要记住今日所说的话,如有违背,天打雷劈不得好死。”

上官月儿抬眼去看向楚非离,却见他正准备举起右手起誓,伸出手去拦住了他,“我知道升伯伯是为了我着想,但人心这回事,如果到头来变了,就算是有誓言也是没什么用的,倘若真有那么一天,与其他因为誓言与我虚与委蛇,倒不如敞敞亮亮的,这誓言不发也罢。”

“你果真与你母亲不一样,倘若你母亲有你这般的决绝聪慧就好了……”天升笑着感叹道,语气里很是伤感。

上官月儿很是好奇天升与自己母亲之间究竟发生过什么,但想了想又觉得不大尊重,便没有问出来。“云王的人马如今应该到了寨子附近,升伯伯可要小心应对。”

“寨子周围有无数的陷阱,不熟悉寨子坏境的人是轻易闯不进来的。”天江一副很是不屑的说着。

上官月儿想着以朱雀的身手都中了箭,看来这寨子里的防护的确是很可以,心里的不安也减轻了几分。

天升思索了一下问道,“月儿,你们先前是怎么知道水源在哪里的,而且所走的路还独独绕过了寨子?”

“说来,我也正想问问此事,云王麾下带队的是一名长相很是俊雅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对于寨子里的情况很是熟悉,云王那边的行程全是他安排的,升伯伯可知道这些年除了天龙天虎两兄弟可还有其他人出去过?”

“除了天龙田虎,寨子里的兄弟基本上都没出去过,要说这长相,我们常年征战,基本上不可能是你说的那番容貌,就算是军中的军师参谋也没有俊雅的。”天升偏着头仔细的想着,脑海里一一闪过那些面孔,还真是对不上号。

天江却是说道:“大哥,这思来想去也只有一个人符合这个条件,大哥可别忘了,三年前的事……”

天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那个人是整个寨子的败笔,也怪我当初太过心软,今日才为寨子带来这样的祸患。”

“上官月儿,那个家伙在哪里,我正好要找他算算账。”天江大着嗓门喊道。

那声音在上官月儿耳边如同雷响,耳朵都跟着嗡嗡嗡的回响,定了定神,上官月儿才说道:“那个人从山顶滚了下来,具体的我也不知道了。”

一下子,几人都沉默了下来,天升才开口道:“山顶往下山势陡峭,应该是活不了了。”

“死了才好,真是个祸害,要不是他……”天江似乎很是气愤,但也只是说了一半就没有说了。

“月儿,你风尘仆仆的赶过来,一路上又那么紧张,先去休息吧,云王的人一时半会儿也进不来。”天升慈善的看着上官月儿说道。

上官月儿点了点头,天龙便在一边说道:“我带小主子去看看朱雀吧。”

天升微微颔首算是同意,天龙便带着上官月儿三人去了朱雀休息的地方,因为朱雀还伤着,几个大男人进去有所不便,上官月儿便让他们等在外边,自己一个人进去看朱雀。

此时,朱雀腿上的箭已经取了出来,脸上有些苍白,原本有些放松的眯着,听到动静很是警觉的睁开了双眼,手已经往一边摸着剑的把柄。

“是我,不用紧张。”上官月儿将她的行动看在了眼里,轻柔的出声道。

朱雀这才放下了手里的剑,起身坐起来,上官月儿赶紧走过去将她稳住,“你受伤了,那些礼节就不用管,伤的重不重?”

上官月儿说着便往她的腿上看去,眉宇间有些担忧,不知道会不会伤到骨头,那样朱雀……

“大夫说不打紧,箭是横着穿过小腿肚的,没有伤到筋骨,就是插到了肉里,拔出来养养就好了。”朱雀的声音有些虚,拔剑的时候那血可喷出来了不少,所以就算是没伤到筋骨,也没她说的这么轻飘飘的。

上官月儿握着她的手,“你好好的养着,直到伤口好完全为止,可别给我又下床乱跑,这边就算是起了什么纷争,那也是男人的事,他们在,还不需要你去上战场。”

“知道了,小姐。”朱雀笑着点了点头,“云王那边的计划失败了吗?”

“没有,水源里下了软筋散,不过,云一和那个男人都死了,云王派来的人群龙无首,想必也打不出个什么花来,所以,你放心的养好伤,不然有个什么后遗症我可是很内疚的。”上官月儿并没有当朱雀是丫鬟,而是她的姐妹那般,朱雀心里也是明白的,所以才会对上官月儿更加的忠心。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事情,上官月儿便从房间里出来,只有楚非离和天龙站在院子里。

天龙一脸的紧张,“小姐,朱雀没事吧?”

“还有些虚,伤养好之前是不让她下地的了,你们也帮我看着她点。”上官月儿随口说着,并未察觉到天龙一瞬间放松下来的神情。

天龙想也没想的一口应了下来,“好。”

上官月儿这才转过头去看了他一眼,也不知道天龙那一脸认真的样子还有固执的语气是为了什么,有些莫名其妙的准备细细揣摩的时候,天龙开了口,朝着对面的房间指了指,“那边的屋子是为小姐准备的,小姐且去休息休息,我想进去看看朱雀。”

上官月儿睁大了眼睛看着天龙还没整理好说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天龙那万年不变的严肃脸上似乎有那么一丝可疑的红色,我去,这两个什么时候搭上的!

还没等她看清楚,身边的人便掳了她往对面的房间走去,楚非离的气压一直很低,并没有恢复过来,只可惜这一路上忙着赶路,到了寨子又耽误了这么半天,再加上天龙这抢戏,上官月儿还没发觉男人的不同。

到了房间,上官月儿还在说着:“你觉着天龙和朱雀有戏吗?这两个都是木头桩子不爱说话,真好奇在一起能干啥……”

上官月儿一回头,就看到楚非离一脸的阴翳,转了转眼珠,有些底气不足的往前迈了一步,刚好到楚非离的身前,问道:“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

“明知道危险,为什么还要去?”楚非离的嗓音忍不住的有些颤抖,想着如果上官月儿落到了云王的手里会是什么下场。